妖娆召唤师

番2 我乃姬无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翦羽 书名:妖娆召唤师

    末日一战后千年,封神大陆凡人帝国经过一系列的战争与吞并,由之前的五十六小国分裂重组成现今日的三十六帝国。

    曾经最强盛的火焚国分化为火焚,赤月,红河三家,而曾经默默无闻的边陲小国云玺,却从一个只有简单渔牧的小国摇身成为封神大陆最强大的帝国,没有之一。

    云玺的崛起,是一个奇迹,传说云玺的雨帝根本就不是云帝血脉,而由一个小小的百夫长起家,在五十六国混乱中逐渐展露头角,以他超凡的统军能力与强大的武力平步青云,率领一支极为恐怖的云雷铁骑踏平了三山五岳,在封神大陆中央最富饶的平原建立起名为“云玺”的帝国。

    虽然战火平息之后,封神大陆依旧生存着三十六个帝国,可是它们的规模与声势完全无法跟云玺比肩,若是云玺雨帝想要抹杀其余三十五家存在,一夕之间就能令他们在封神大陆的地图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何云玺雨帝并没有完全统一三十六国?这在史上是件悬案,不过野史记载,在雨帝云雷骑集结苍澜荒漠准备一举全歼敌国残部的时刻,神宗大长老游龙子突然出现在雨帝的军帐内。

    游龙子乃神宗内地位极尊贵的长老,进入雨帝帐内竟三天三夜没有离开,世人都不知道游龙子与雨帝在此三天内达成了什么协议,导致原本咄咄欲发的云雷铁骑突然收敛爪牙,整装退回苍澜关内,离奇地结束了封神大陆为期十年的战乱。

    幻修者不干预世俗界争斗,这原本是上古铁律,却在雨帝强大的武力下有了动摇。

    可是这等令神宗都为之退让的经历,却不是雨帝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传奇,在封神大陆各国坊间巷尾最流行的是雨帝的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没有人知道雨帝年少时从何处来,只知道他一手带领的云雷铁骑纪律严明,百战不败,如一把无坚不催的钢刀一样,深深地刺向敌国心脏。

    待云玺大军横扫半个封神大陆后,甚至没有人悉知少年的真正模样和名字,因为他总是带着一张银狐面具示人,连最亲近他的副将,后来的醇亲王都未曾成功卸下其面具窥见真容,敬畏地称其“狐主”。

    所以军中一度讹传狐主少年生得一脸横肉,青面獠牙,丑如恶鬼,只能掩面度日,但他手握军权战功卓越,当时云玺国上下依旧将他奉若神明,就连当时的皇帝威烈王都不惜将爱女莺歌下嫁。

    要说莺歌公主,绝对是云玺明珠。

    云玺国虽以渔牧为主,但女子皆生得蜂腰长腿,五官秀美,莺歌公主又是其中翘楚,当年就连封神最强大的火焚世子都对莺歌艳名垂涎三尺,欲与云玺联姻连横称霸封神??墒峭彝跞匆灰饨焊杷腿肷倌暾誓?,并许诺百年后帝位相传,意图将狐主与云玺气运完全捆绑在一起。

    这乃是世上男子最意气风发的一刻,无名无姓的凡夫俗子,一朝得势,权顷天下,左手环抱封神第一美人,右手堪握万里江山??墒侨绻虑槎既绱艘环缢?,那雨帝的故事也就称不上是什么传奇了……

    事情就在这本应该水到渠成的时刻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机,看见装扮得犹如花枝般的莺歌公主被人连推带搡拉入自己营房,狐主的声音如他的银狐面具一样清淡至极。

    “我对公主殿下没有兴趣,你们若再逼我我就弃官了?!?br />
    这绝对是可以名列封神大陆万年第一冷的回答。

    说完此话后,少年便丢下笑脸碎成一地渣的宣旨太监和气得背过去的莺歌公主大步走出帐房,自顾自练兵去了,他经过莺歌公主身旁时,甚至没有停顿半步。

    虽然圣旨宣得隐秘,但这离奇的故事还是像暴风一般席卷了云玺朝堂,莺歌公主回宫后气得呕血,怒摔坐辇,大哭了三天三夜,缠着威烈王赶快答应火焚世子的联姻请求,毕竟那火焚世子一表人才,对她痴心一片,与其在丑陋不堪的狐主门下受辱,还不如去做那火焚世子的爱妃尊贵优雅。

    威烈王后被爱女逼得无奈,又知爱将绝不会屈服于王权之下,只得脱下凤袍,以一个爱女慈母的身份肯请狐主出面平息这场闹剧。狐主年少,多得王后提携,所以难以拂帝后的面子,少年第二日又重新出现在莺歌公主的面前。

    只不过他没有负荆请罪,只是对着莺歌公主做了一件事……

    这件事便惊得前一刻还不依不饶的公主殿下立即平静下来,呆坐于自己宫殿前一天一夜,而后一改刁蛮性子专心监国,甚至再也没有提过火焚世子半个字!

    结亲不成,威烈王只得在自己大限到来之前破例收狐主为义子,将延续了百年的云玺帝脉交到了这个异姓将军手中,不过此举并没有遭到云玺国百官黎民的反对,反而因为这果断的禅让让威烈王被后世称道。

    威烈王卒,狐主以“雨帝”之名即位,区区数年间便横扫封神大陆,势力张扬到不问世俗帝王更迭的神宗幻修者们都不得不出面干预,雨帝威名盛极一时。

    不过若问起那一年,狐主在莺歌公主面前做的到底是件什么事,几乎所有宫人都守口如瓶,毕竟二人是在帷幕后相见,并没有对话传出,让人无从猜测。

    此事只有莺歌自己知道,狐主当时不过是取下了面具,便令她沦陷于那张湛湛明眸下……此生无可自拔。

    云玺城,为云玺国帝都,坐落于凤栖山脉灵气精粹的平原上,是封神大陆为数不多比幻修者山门更灵气充裕的平民城池。

    城中人人称颂雨帝威名,百业繁荣,人们安居乐业,街道上人声鼎沸,俊男美女相游,倒也没有人注意到街角缓步而出的那名男子。

    男子一身白衣,如瀑长发以竹枝松松挽,碎发随意落在眉峰上,凭添几分潇洒。一般男子总喜深色沉稳威武,可是这男子却把廉价的布衣穿出了雍容闲散的意味。

    他的五官不甚清晰,像是用什么特殊幻器模糊了容颜,但即使是朦胧的眉眼,依旧给人一种惊为天人的悸动。要不是使出了秘术让自己在人群中的存在感降至极低,只怕身影一现就会引起骚动。

    男子缓缓沿着河道而行,低头似有思虑,步伐却无彷徨,仿佛早知自己的目的地,悠悠向前,行至一家临河酒肆便向右一拐,踏着吱呀的木板,上了酒肆的二层楼。

    没有招呼小二,因为二层楼早有人在等待他的到来。

    “无忧,你来了?!?br />
    酒肆的窗棱旁早已经端坐一名老者,这黑胡子的老头装束非常古怪,长长的衣襟打成麻花,在腰上缠了一圈又一圈,身上还散发出一股说不清的气味,像是大蒜与酒的混合味道??墒窃谡饴偷木扑炼懵?,居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目,仿佛他的声音,只有那后来的白衣男子可以听见,甚至他的身影,也只在白衣男子眼底现形。

    这等隐匿身形的手段非常巧妙,不过对于黑须老者来说没有什么地方值得称道,因为他是涅槃强者池中非。

    早在末日一战前就已有涅槃境修为,就算神宗太上长老到此都要给三分薄面,云玺帝国虽大,若想变灭,也不过是在池中非弹指之间,这样强大的幻修者,出现在云玺帝都小小的酒肆,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池老之约,虽过十五年,无忧不敢忘记?!?br />
    白衣男子径直向窗边走去,从容坐在池姓老者对面,长袖轻振,登时散开了模糊自己容貌的秘术,显露真容。

    看到白衣男子展现真容后,就连池中非都忍不住微微晃神,小声嘀咕:

    “啧啧,十五年不见,越发像个妖物!世人都称雨帝青面獠牙丑如恶鬼,如果他们看到无忧你真正的模样,表情绝对会精彩万分?!?br />
    原来白衣男子便是雨帝!

    不过二十二三的模样,雨帝无忧有着一张堪称完美的容颜!

    长眉入鬓,目蓄星辰,神俊不可名状,好像天外仙袛降世。

    难怪他从不摘下面具,因为“丑陋”的雨帝,除了睿智英武之外,至少还有一项弱点供人讽刺嘲笑,而坐在池老怪对面的“无忧”,却浑身上下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疏漏,他身侧甚至自动散发出一层柔和银光,好像体内藏有明珠一样,即使没有日光照耀,依旧熠熠生辉,完美得令人害怕。

    造物之神对他太眷顾,以至于当他用真面目示人时,只会让人联想到两个字……妖孽!

    无忧听了池老怪的赞叹,立马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勾起薄唇轻笑起来,这一笑不得了,狭长眼眸内跳动的星火差点又让池老怪失神。

    池中非干咳数下,好不容易恢复神色,如果让世人知道一介凡人可以悸动池中非这等涅槃老怪的心魂,绝对要惊得下巴掉在地上!

    “就算世人见你容颜惊世,也绝对想不到你最让人艳羡的绝不是这造物主眷顾的皮囊,而是你那恐怖的体质与天赋,你若拜在老夫门下,必在千年内步入五衰巅峰,同阶者通通无法战胜你的神通!”

    池老怪啧啧地摇头。

    “可惜!你不修幻!”

    坐在池老怪对面的雨帝无忧,的确只是个一阶战神,一直保持着自己出生时天生的幻阶,多年来荒废灵气,单凭谋略武技一统封神大陆世俗界江山,若他在云玺动用过超越凡人的幻力,早在游龙子到访时以“乱世”之罪被抹杀。

    对于这种天赋的浪费,池老怪似乎比无忧本人还要心痛。相比于无上大道,人间界的那一点点富贵繁华还有浮游般的阳寿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他凝神看向无忧的双眼,一字一句极是认真地问道:

    “当初老夫给你选择的机会,你选人帝之路,那么这十五年,可心愿达成?”

    审视雨帝无忧的同时,池老怪再一次心悸地回想起自己二十年前第一次遇到面前这小子的场面--

    -

    那日风和日丽,封神大陆渔牧小国云玺沿海海潮下散发出一股天灵地宝出世的气息,池老怪恰好御空从这贫瘠的小国过身,敏锐地捕捉到了这股精纯灵气,待他迅速靠近海域,结果竟在汪洋碧海深处发现了个粉嫩嫩的童子。

    童子坐在一张白色的兽皮之上,如乘轻舟,逐浪漂流。

    首先吸引池中非的,并不是海中童子,而是包裹着童子的那张完整狐皮。

    九条雪白的狐尾在水中荡漾,如王兽般张扬出精纯的气息,无以计数的海中幻兽皆臣服于狐皮散发的威压,通通环绕于童子与狐皮百丈开外,带着小心翼翼又极为畏惧的表情守护着童子的酣睡。

    那离奇的场面,犹如万兽朝圣!

    池中非震惊,他认出狐皮为九尾,传说中九尾天狐的完整蜕皮,几乎是世上不可能的存在。

    世上各大兽神还有??裳?,但是九尾全开的天狐自古以来都只在传说中出现,现世狐兽神为碧睛水狐,并不是因为碧睛水狐强于九尾天狐,而是因为天狐过分稀有,能九尾全开的天狐更是逆天的存在,也许三尾,五尾天狐还看不出其强大之处,可是一旦天狐张开第九尾,便能逆转生死,颠倒阴阳,是涅槃强者初窥永生意境的最合适秘宝。

    就算是张皮,亦敌过世间珍宝无数。

    那一瞬间,池中非老怪内心的**极度膨胀,若说涅槃境的修为靠苦修,那么初窥永生绝对需要机缘,现下,他的机缘来了!

    “此物必为老夫所有!”

    心中贪欲爆起。

    虽知被狐皮包裹的童子身份绝对不凡,但为得到晋升永生的那一丝希望,池老怪不俱杀戮童子并将方圆万里内所有感受到此物出世的人与兽通通抹灭的罪行。

    身随心动,他手指间立即捏起幻诀,毁灭之意凸显。

    就在此时,被他手指的海中童子突然张开了眼……

    好清澈明净的双瞳,顿时让池老怪手指一顿,即使感知对方不过只是一阶战神,但这刹那,池老怪心中竟突兀地产生了一种震动。而接下来童子说出的话,更是让他这一指无法按下。

    “这狐皮与我心脉相连,你如果杀我,九尾狐皮会同时寸断?!?br />
    不过是个两三岁的男童,面对池中非老怪恐怖的威压,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根本没有流露出畏惧和惊恐的表情,池老怪甚至觉得,自己是在与一个阳寿比自己更悠长的妖物对话,对方之心性深邃,远在自己之上,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

    如定身一样,池中非矗立天空,面色阴沉不定。

    很难接受,自己被一个光屁股的奶泡威胁,狐皮他无法放弃,而那童子所说的心脉相连也是事实……于是池老怪挤出生硬的笑脸,拼命回想自己万儿八千年前重重重重重孙子出生时自己的那一丁点耐心。

    “小家伙,那狐皮不是什么好东西……来,爷爷这里有好玩的……”

    硬的不行来软的,池中非立即想以物换物,欺负童子懵懂稚气,让他把九尾狐皮换给自己。

    刚把一件朱雀玄火环拿出,想以环上幻化威力不弱的雀鸟来吸引童子目光,池中非老怪就看到童子脸上升起一丝天真笑意。

    这笑容立即让整件事有了新的转机,并向着更麻烦的方向转变,只可惜当时池老怪并没有预料到自己日后二十年对一介凡人的莫名忌惮畏惧,此时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个天大的便宜。

    “虽然这皮跟我心脉相连,但我也不是不可以交给你,不过我这一世想要寻找一些东西,不知道老爷爷可不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小童子脆生生说道,天真浪漫的表情完全无法让人升起拒绝和提防的心思。

    “一件东西?”

    池老怪心中一凛,而后摸着胡子长舒一口气。

    对方只有这个要求,那太容易办到了,以自己的实力和地位,在这初元幻界除了妖娆的肚兜,龙觉的红毛,血十三的内裤……还有什么东西能难得倒他?

    喜上眉梢,池中非脸上的笑意徒然真实了几分。

    “小家伙你要什么东西换狐皮?”此时池老怪已经打定主意对方的要求不会为难自己。

    “我想要……”

    小童子皱了皱眉头,似乎对自己的要求并不是十分有把握,若他是什么通天大能的转生,那他必然已经失去所有记忆,不过池中非老怪并不认为眼前的小人是什么巨擘的转世,因为他从没听闻哪个涅槃强者曾经拥有九尾全开的天狐,更不可能放弃记忆诞生在这片无人海域。

    八成眼前的小人,是极天地灵气新生的什么狐族妖物。

    “我大概是想要……”

    小童子疑惑地坐在狐皮上,摇晃着自己粉嫩嫩的手臂,努力表达自己心中所愿:

    “想要名动天下,俯瞰众生,成为万王之王!”

    犹豫了很久,童子终于捏着小拳,脸上升起一股兴奋与势在必得之意,仿佛这答案是他思索良久后得出的最终结论。

    “不知道老爷爷有什么途径为我实现这个心愿?”

    “噗!万王之王?!”

    池中非立即吐血,完全没有想到小奶泡提出的,是这样一个要求。现在的万王之王是荡漾又抠门的恶魔血十三,难不成他还有办法让一个小奶泡一夜之前成为凌驾于血十三的绝世霸主?

    这简直是个笑话,下意识地,池中非用自己的神识扫过小童子的身体,最初他只感觉对方是个一阶战神,但第二眼再探,池老怪却发现让他心悸的东西!

    小童身上兼备防御力和神识探知力的护体银光,有此光加身,一般幻招无法洞穿防御区域,而且能使小童神识远超同阶战神百倍以上。

    若只有银光也罢了,内视童子体内,经脉间大穴已然全开,只要修炼灵气,几乎百年间不会遇到任何修炼瓶颈,甚至到达天衰境,破境也会远比旁人快上很多。

    以上两种天赋已然逆天,童子一双清澈的眸子,更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清明之眼,瞳力远在天眼之上,可破天下幻局,毫无压力地窥视人心!

    天生的幻修者。

    “我靠!这等天赋,小狐妖是造物主老人家的私生子吧!”

    此时的池中非老肝都在颤抖!差点就指天而狂对日咆哮了!

    “拜我为师,幻修灵气,你可走上万王之道!”

    面对这等天资的童子,池老怪无法不动心,甚至一时间忘记了九尾狐皮的存在。

    “幻修?不要不要,一点也不好?!?br />
    可是还没等池中非把话说完,童子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恶心的东西,像吃了苍蝇一样把头拼命左右摇摆。

    “不要?!”

    池中非万分惊讶,童子拒绝幻修,简直是暴殄天物,像是明珠不选择光芒万丈非要藏在沙子里腐朽一样,心痛得他都想把对方爆打一顿。

    “你当真不想修炼灵力?你这娃娃定是太小,根本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有多幸运!你那些天赋可是别人跪着求都求不来的!”

    “唔,就是不修幻!”

    童子的目光突然晦涩,语气坚定得让人无法动摇。

    “浪费??!浪费??!要不是老夫功法有限制,老夫恨不得直接夺舍了你这身体重新修幻!”池中非老头捶胸顿足,破罐子破摔地咆哮:“既然不修幻,那想万人之上,只有成为凡间帝王了!”

    本是信口一说,没有想到话刚出口,刚才还倔强摇着头的童子眸间突然爆发出湛湛光芒。

    “凡间帝王?!脚踏众生,被万民仰望……咦,这个听起来不错!”

    小童拍着小手,一阵大笑。

    “不如爷爷你教我帝术,待我坐拥万顷山河,享尽王者荣耀后这伴生的狐皮就送给你了!”

    “我靠,你这娃娃……”

    池中非心中有一种呕血的冲动,天生幻修之体,居然要去做什么狗屁帝王!

    “你,叫什么名字?”

    “无忧,姬无忧!”

    童子扬起小脸,脆生生地回答。待他唇角轻扬,海风顿时停滞不前,万千光华自深海而起,璀璨得令人忘记呼吸。

    就算二十年过去,池中非依旧无法抹去当日姬无忧在自己脑海里留下的那潋滟一笑。好像那个时刻,涅槃与凡人的身份发生了微妙的颠倒,自己只能如蝼蚁一样满脸敬畏地抬头眺望童子如白莲花般洁净的小脚。

    他是天生的王!

    直到今日,池中非坐在姬无忧对面,依旧从这年青的男子身上感觉到一股无法遮掩的贵气,他已是封神大陆凡人中最尊贵的存在,这是他当年希冀的梦想。

    “十五年,有没有心愿达成?”

    池中非的问题令姬无忧陷入短暂的沉默,他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眸上,像是在他那湖水般清澈的瞳内笼起烟云,让人再窥见不到湖心暗涌流淌。

    良久,他才轻启檀口。

    “……没有?!?br />
    池老怪听到了一个大出他意料之外的回答。

    “我以为我渴望着俯瞰众生,可是当那一日皇袍加身的刹那,万民向我跪礼,我却抬头被划过天空的游鸟吸引,忘记接过王杖?!?br />
    “他们的狂热与呐喊,并没有如我所预计的那样化为甘霖填满我的心?!?br />
    姬无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茫然,甚至痛苦。

    “这里依旧是空的?!?br />
    只见他手指轻轻按在自己的心房处,目光游离起来。

    “太奇怪了!我自从有记忆起,就渴望走上帝王之道,可当我真正拥有这一切的时候,却突然觉得一切不过是过眼烟云……”

    一股与姬无忧完美气质格格不入的寂寥感拔地而起,看到他眉头紧锁的模样,只怕旁人都会忍不住垂怜。

    池老怪愣了一下,登时怒摔酒杯。

    “我圈圈你个叉叉!臭小子,你一通胡言,是不是又耍什么花花肠子想藏着九狐不交出来,老子陪你玩了二十年了,不待这样戏弄人的!”

    当年的交易,是姬无忧达成心愿成帝后将九尾狐皮交给池中非。现在姬无忧大倒苦水说他灵魂各种空虚寂寞冷……难不成是要扣下狐皮?

    看着池中非老怪那张憋得青紫的老脸,姬无忧顿时回过神来冲对方淡淡一笑。

    “前辈不要着急,无论无忧是否心愿达成,这些年来前辈的照拂无忧都不曾忘记,九尾狐皮对于无忧来说只是伴生之物,并不是不可割舍的东西。现在交给前辈就是?!?br />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袖袋取出一张洁白如雪的完整狐皮。

    此皮轻盈柔软,仿佛没有重量,一经拿出,立即夺去万物光华。

    看着姬无忧递来的双手,池老怪内心一阵激动,等待了二十年的异宝今日终于能收入囊中,他眼角喜悦之意不加遮掩地迸发出来。

    “哼,算你小子有良心?!?br />
    接过狐皮,抹去对方气息,爱不释手摸了又摸,池老怪这才端起酒壶又喝了一口。

    “我二人的交易完成,老夫本不应该与一凡间帝王有交集,从今以后你我二人只怕再无见面的机会,无忧你好自珍重吧?!?br />
    池中非老怪的身影开始若明若暗,依稀融化在空气里,就此斩断二人间纠缠了二十余年的羁绊。

    “前辈慢着!”

    姬无忧突然出声。

    “晚辈还有一件事相求,希望前辈成全?!?br />
    “何事?”

    池中非老怪的身影在空气中再次凝实起来。

    “劳烦前辈带晚辈去一趟仙王岛!”姬无忧迅速作答,看来早在与池老怪见面前心中就有决断。

    仙王岛?

    池中非眉头一皱,这仙王岛他并不陌生,其实非但不陌生,自己还熟悉得很,因为接下来他将去的地方,正是姬无忧口中说的这个地方!

    末日战后,所有战时陨落的人族英烈们通通埋骨王岛,以功封仙,所有人族凡人,强者皆可前去祭拜,可以说是整个初元人族缅怀先烈的圣地。

    可是仙王岛每一百年会封岛一次,举行只有曾经末日一战参战者们才能参加的大祭。

    此一百年的祭奠,就在近期。

    “为何突然想去仙王岛?”

    姬无忧的要求不得不引起池老怪的好奇,毕竟姬无忧二十年来鲜少对幻界之事表现出浓烈兴趣,何况以姬无忧的身份财力,什么时候想入仙王岛都可以通过各大人族主城的传送阵完成。

    “只是想去而已?!?br />
    姬无忧的微笑让人无法拒绝。

    “那你待仙王岛百年大祭过后,老夫回来再带你去?!背乩瞎质嬲姑纪?,以他与姬无忧亦师亦友的关系,倒不在乎多费些脚程。

    “不,不是现在便没有意义?!奔抻歉尤险?。

    “胡闹!”池老怪把桌子一拍,激动起来:“大祭是你能去的?届时所有涅槃老怪,五衰强者通通云集仙王岛上,他们哪个不小心多散出些威压都能把你挤成肉泥,是以每一百年的祭日都严禁凡体百姓靠近仙王岛百里之内,为的正是?;げ恍藁谜咝悦参?。你这小子凑什么热闹?嫌小命太长是不是?!”

    “呵呵,只要在大祭时去仙王岛看一眼,无忧就此陨命也没有关系?!?br />
    听了池老怪的嗔怪和警示,姬无忧非但不害怕,反而流露出早有安排的模样。

    “我离开后,王位自然归还云氏一脉,莺歌公主监国多年,一代女帝非她莫属,我的云雷铁骑醇亲王自可调遣,云玺的繁荣安定会在他们二人手里延续下去,而我孑然一身,毫无羁绊,这次前去仙王岛,就算死在那里,也没有什么遗憾的?!?br />
    一番话,差点把池老怪给噎死……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这臭小子,当年让你修幻你不修,白白浪费了绝佳的天赋,现在让你安安心心当个凡人,你又要死要活地参合幻界巅峰强者们的事情,老子怎么就遇着了你这个小怪物?!不带,老子懒得理你!”

    发起脾气,池老怪甩手就要走,他若离开,姬无忧绝对拦不住,他若自己通过传送阵去,没个十天半月,休想进入仙王岛百里之内,届时大祭早已结束。

    “求你?!?br />
    脸上没有半点央求的诚恳,姬无忧扬起笑意的唇角带着不知从哪来的自信。

    “滚!”

    池老怪的身影在空气中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狐皮若要使用,我这有个秘法,不然就算我与它心脉气息断裂,那不过也只是张死皮?!?br />
    对着即将溶入虚空的池中非,姬无忧神清气定吐出最后一句话,从始到终,掌握着主动权的都是他。

    “畜生!”

    一只大手忽然从虚空探出,一把提起姬无忧的衣领,将他径直拽入空间裂隙里。

    大活人凭空消失,连同桌上酒壶,可是这么大的声音,酒肆里依旧没有人注意到眼前的幻变,好像窗边的桌椅从来没有存在过。

    缩地成寸,瞬行万里。

    二人眼前场景顷刻变幻,身后是海浪滔天,身前是碧树满园,蔚蓝的天空中不断有御器而来的高阶战神出现,空间波动骇人,一个又一个涅槃境的老怪撕裂空间通道而来。

    此时,池老怪已经带着姬无忧踏足仙王岛上!

    那强者驭兽飞腾,衣袂随风猎猎而响的场面与云玺帝都截然是两个世界。

    “噗!”

    一口鲜血立即从姬无忧的唇角飙出。

    “这下知道自己是找死了吧!”

    池老怪的大手拍在姬无忧弓起的背脊上,为他承下绝大部分压力护其性命。

    大祭封岛,滞留在岛内的通通是初元幻界大神通者,对于几乎没有修炼过灵气的姬无忧来说,这里可是死亡炼狱!他就像一枚新鲜的鸡蛋混杂于翻滚的岩块间,任哪个巨石稍不留神就能把他压个肠穿肚烂。

    可是刚吐完血的姬无忧脸上却没有一点惊悚的表情,反而直起腰杆相当优雅地拭去嘴角鲜血,目光好奇地向四处打量。

    仿佛上一刻的死亡?;⒚挥性谒奶锿队耙貊?,那些御空而行的强大幻修者亦不能令他心生敬畏。

    看着姬无忧那潇洒自如的模样,池老怪气得牙痒。

    “岛也来了,快把使用狐皮的秘法交出来?!?br />
    “这个好说?!?br />
    这一次姬无忧没有废话,从袖中拿出一枚玉简放在自己额上,片刻后玉简内已经复刻下一段只有姬无忧知晓的解禁言咒。

    接过姬无忧的玉简,池老怪表情依旧警惕得很。

    “你不会还有什么后招来要挟老夫吧?”俗话说得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些年下来,姬无忧制衡池中非的手段层出不穷,活生生把池老怪的性格都扭曲得不成样子。

    “没有了?!?br />
    姬无忧笑着摆手,唇角勾起一个极好看的弧度。他已经没有心思再戏弄池老怪,全部注意力通通被仙王岛的风景吸引。

    若问他对此地为何突然产生了如此坚定的执念,其实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失去对帝位的兴趣之后,心中冥冥升起一个声音,指引着他一定要在此时此刻到仙王岛来。

    好像只有来到这里,才能再重新选择一次自己的未来!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跟着老夫,不要乱走?!?br />
    狠狠地剜了姬无忧一眼,池老怪嗔怒地吼道。语气十分不善,可若心里真的没有关怀,又怎么会处处护着这老是让自己吃瘪的小辈?

    “是!晚辈一定不惹事?!?br />
    姬无忧恭敬地向池中非作了个揖,然后满脸笑意紧紧跟在他身后。

    “哟,池老弟带着个徒弟来参加祭祀???”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姬无忧的存在,一位天宗长老甚至上前来与池中非打招呼,因为姬无忧那身湛湛的护体银芒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强者的目光。

    “嘿嘿……嘿嘿……”

    池老怪连忙笑着与各路人马应酬,嘴上不说肚子里却腹诽不断:“哼!这臭小子肯认老夫为师尊才有了鬼的?我看这狐妖若有朝一日转性修行,能降服他的老师定也是大妖物一枚!”

    姬无忧谁人不识,却从容不迫地与涅槃,五衰强者们一一应对,甚至博得了数位天宗大长老的青睐。很快二人便与天宗长老们同行,向着仙王岛内祭拜。

    仙王岛远看碧树葱郁,近看才会发现,那些高耸而又笔直的“林木”并不是树木,而是一尊又一尊以碧玉堆叠而成的碑塔,碑石成林,用以纪念在末日一战中无私献出生命的英烈强者。

    这些碧色碑塔环绕的中央,则是仙王陵的所在。

    王陵内光,暗,水,火,风,土六大元素分布均衡,那是因为整个王陵下布施着一个庞大的聚灵阵法。六个阵眼上分别矗立着六尊巍峨石像,所有曾经参与过末日一战的人都能认出那六尊石像正代表当初以魂入珠,操纵妖娆尊王六灵宝珠镇压第一魔祖的六位涅槃大能!

    夜行尊者,王道尊者,魇衣尊者,绝心尊者,原始太尊,甘霖大帝。

    这六尊石像惟妙惟肖,表情皆肃杀威严,仿佛将千年前与第一魔祖沙耶那抗衡的一幕分毫不差地复刻于此地。

    “千年前的光景,现在依旧历历在目??!”一位天宗强者发出感叹。

    “当年若不是六位尊王挺身而出,只怕现在初元早已是魔族的天下?!绷⒓淳陀腥私踊?。

    “所以血恶魔……咳咳,血尊王才设立此岛追思亡者,让我人族子民永世不忘先人付出?!惫樵鹫庑┠昀醋苁潜谎蚪?,所以背里地总是恶毒地称呼其为无赖,泼皮,该天杀的老恶魔!

    “是??!青天厚土,皆我故园!”

    池老怪难得文绉绉地念出一句酸诗,却立即被姬无忧打断。

    “咦,前辈别说青天,这天现在可突然变成红的了!”

    姬无忧话音未落,众人耳边便传来一声巨响!

    轰!

    天空忽然煞云盖顶,云朵如被沸水倾倒后融化一般向四面八方溃散而去。所有人不由自主抬头仰望,看到青天白日已经完全被沸腾煞海笼罩,天地如熔炉一般,威压碎骨,热气袭人。

    惊变陡生。

    “噗!”

    姬无忧顿时又是一口鲜血飙出!在那煞威蛮横的气势之下,池老怪的气息都护不了他周全。

    眼角拼命跳动,姬无忧露出一幅惊诧的表情。

    “莫要害怕……是那该天杀的血老魔来了!”池中非嘴里说着莫怕,牙尖却早开始打颤。

    “该死的血泼皮,每次要来都不打招呼,明明还有几日才是大祭的日子,这么说来就来了!”归元太尊胡子一抖,嗷嗷直叫。

    “我的老腰哟……痛痛痛……这煞气太凶残了!”

    “来人就是血尊王?”姬无忧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却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口,心里反而升起无限好奇。

    他一直以为,幻界唯一的永生强者一定跟凡间帝王一样,风度优雅,雍容贵气,哪知道第一次亲身体会,却从那人族第一人身上感受到了不加遮掩的霸道匪气!

    “原来人族至强者这么有意思?!比滩蛔「刑厩馍翊舐降氖浪捉缁故翘煨?。

    “白痴,快闭眼,千万别在东张西望,那血老魔的威压无人可以直视?!?br />
    死死地闭着自己的眼睛,池中非不忘郑重地向姬无忧交代。他可记得上次大祭有人多看了血恶魔几眼,可足足吐了三天血。

    与池中非一样,一旁的天宗涅槃长老们也早有经验地一动不动,谁都不想触血十三的霉头。

    “晚辈明白?!?br />
    姬无忧立即闭上双眼,可是片刻之后回响于耳边的呼啸声却越来越大,这不禁又勾起兴致,很快强烈的好奇心便冲破了循规蹈矩的意志,在旁人不查的刹那,他悄悄张开了自己的眼。

    恐怖的威压立即如针芒般狠狠刺入他眼眸,不过被煞威一激,一股清澈精纯的气流顿时涌上姬无忧双眸,护住他的虹膜。不是幻力,而是天生的清明之目,令他将目光投射入眼前的暴风狂流之中。

    眸力倒也生得巧妙,因为没有蕴藏半点灵气,反而无法引起血十三的注意。

    很快姬无忧就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老头儿轮廓,煞威正是从这老者的身下散出。

    “此人一定就是血尊王了?!比绻萌酥来耸奔抻强吹搅搜纳碛?,绝对会惊掉下巴,这等眸力,生在一个不修幻力的凡人身上简直逆天。

    跟在老头身后,还有另外两个更加朦胧的影子,从他们的动作上看,像是在将酒壶里的酒水洒落大地,并向六尊纪念石像一一行礼,看上去很是恭敬。

    “这两人又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姬无忧的心脏突然狂跳着快要爆炸!与窥见到人族至强血十三的欢喜之意完全不一样。

    明明感觉到温热的鲜血已经从双眼汩汩流下,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好像下一刻就要失明,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忘记剧痛一再将目光进一步凝实!

    仿佛……他追寻了一生的答案现在就隐藏在那呼啸的风暴里!

    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难以控制自己身体的战栗。

    “那是谁?!”

    忍不住顶着威压向前走了一步,只听见嘭嘭嘭嘭骨碎的声音从姬无忧的身下响起,可是对这样鲜血淋漓的声音,姬无忧自己却置若罔闻。

    “那是谁?!”

    牙将下唇咬破,喉头的咸腥之气浓烈万分,护体银光层层皲裂。眼前景色早已经覆盖一层鲜红,但姬无忧依旧用力地睁着自己的双目,王陵中央的人与物终于一点又一点清晰地出现在他视线的尽头……

    首先映入眼帘一道曼妙人影。

    只见女子长发及地,风姿卓越,五体投地一一认真祭拜五尊王陵石像,而后在走过第六尊石像时略微停顿,蜻蜓点水地点了点头便错身而过……

    虽然是最不隆重的点头礼,却让姬无忧心中忽然响起一道苍凉的声音。

    “记得拜我……”

    再抬头,无忧终于看清了第六尊甘霖大帝之石像!

    俊朗的眉眼,上扬的长眉,仿佛眼角蓄满了星光。而他紧紧抿在一起的唇,似有亘古没有述诸于口的秘密,无声涌动于千年的时光里。

    一道雷鸣,在姬无忧的脑海里轰然响起!

    甚至令他流血的双目下一道赤金的光芒一闪而过,于灵魂深处编织出繁杂记忆!“这也算拜?”

    “我要幻修,从此让世间至强皆以跪礼相拜!”

    眼前一黑,姬无忧便不顾一切地晕厥过去。

    ------题外话------

    写了几个版的小鸡番外,都删了,留下这章,因为还是不打算放过小鸡,矛盾纠结才是他的宿命。

    他要幻修,令世间至强皆跪礼相迎?

    还是他要幻修,重走与前一世一样又不一样的路?

    其中潜台词留给大家想象……

    PS:能收了小鸡当徒弟的大妖孽一枚是谁?到底是谁?咱们下个月底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大宋炮灰逆袭录三国之风起汉末战争副本乱入者盛汉扶明录带着段子回古代带着小城回史前重生天行九歌之君临天下芈月传之少司命魔改大明大夏桃花源帝国的黎明别梦红楼

如果您喜欢,请把《妖娆召唤师番2 我乃姬无忧》,方便以后阅读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娆召唤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