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王妃

惊险江南游【二】 采花盗(1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随风清 书名:军师王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    “夫子?你……”段景康瞪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魔头,一听闻茹儿出事,他立即跟着他们急急赶来,想不到想对茹儿下手的采花淫贼竟是茹儿的亲爹,这怎么可能?

    不只是他,除了早已知情的傲君等人,所有捕快、衙役都一副不明所以,采花淫贼不是许明书吗?怎么变成了郑夫子?这根本不可能嘛!可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森冷气息的犹如来自地狱恶魔的人不正是那位温和待人的夫子吗?且他要侵犯茹儿姑娘,可全是他们亲眼所见,事实胜于雄辩??!若非亲眼所见,怕是不无论钦差如何说,如何提出证明,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哼,许明书,你敢背叛老夫?”不理会段景康,郑岚阴狠的目光直盯着站在人群前的许明书,本以为今晚便要大功告成,却因为许明书的‘出卖’竟害他功败垂成,看来他真的嫌命长。

    面对郑岚阴狠的目光,许明书不发一言地紧抿着嘴唇,仇恨地迎视着他的目光,手中紧紧地握着宝剑,今晚就算付出他的生命,他也要拉着眼前的恶魔下地狱。

    “郑岚,你做恶的日子到头了?!奔庇谖径ǔ鸬男砻魇樘峤R辉?,一剑刺向郑岚,明知无望,但他还是拼得一死也要。

    “哼,不自量力?!敝a袄湫α艘簧?,一点也不将许明书放在眼里,衣袖一挥,阴毒的掌风袭向许明书。

    许明书一惊,还来不及反应,一道白影闪过,只感觉有人拉了他手臂,一眨眼,他们已跃开一丈开外,与此同时,一树粗壮的大树被冻了一层泛着幽蓝光的冰,随即‘啪啪’,那层冰裂开了,粗壮的树干被侵蚀殆尽,触目惊心,在场的人大都倒吸了一口气,显然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武功。

    如果他刚刚没被拉开,那颗树便是自己的下场,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救命恩人,眼眸中充满了惊讶与不可置信,天??!只不过一瞬间,他甚至还没看清她是如何出手,她就已从他认为无人能敌的恶魔手中将他救出,那她的武功该是多高??!

    “他的武功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退下?!钡岬挠锲慈萌烁械揭还刹豢晌タ蛊?。

    “子齐,让所有人后退,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上前?!笨醋叛矍盎医氖鞲?,谨轩低沉着声对子齐道。

    虽然有他和君在,郑岚是绝对逃不掉的,但他的极阴邪功也不容小觑,每一招都带着阴毒,很容易伤及无辜,一旦被掌风扫到,任是大罗神仙也无能相救,上次他从他们手中逃脱,也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所顾忌,才让他得逞,这次岂能再给他机会故技重施。

    “是?!弊悠牍鸬?,一摆手,扬声道“退?!?br />
    虽不明何事,但钦差有命,所有人都必须照办,除了谨轩与傲君外,所有人都退出了十步开外的安全地带,紧紧地盯着眼方相峙的三人,紧张得不行,也为他们这一方的两人担忧,刚刚那一掌可让他们的心到现在还没归位呢!

    “凌轩,这件事本不关你们的事,何必多管闲事,白白送死呢?”郑岚双手抱胸冷笑着道,其实心中可不比表面上那样轻松镇定,而在正在思索着如何从这两人手中再次逃脱,因为这两人中的随便一人,都不是他能对付的,何况是二人联手。

    “哼,尔之行为,天下人人得而诛之?!苯餍椭良愕纳粢醭恋?。

    而傲君根本懒得与他废话,直接出手,灵逸的身形,敏捷的身手,深厚的内力莫不让人赞为观止,直觉不是在看生气决斗,而是在看表演。

    郑岚的邪功虽阴狠、毒辣、掌力阴柔,连绵不绝,但面对明显不论武功还是内力都远在他之上的傲君,完全碰不到她一丝一毫,可也让傲君难以在短时间内将他制服,只因他太邪,太狡猾了,傲君太过正气,一时反而无处可下手。

    正当郑岚又一个忽悠,避过傲君时,身后一股雄厚的掌力猛然袭来,刚险险避过,瞥见是凌轩,心中一惊,刚想故技重施,从两人手中逃脱,但当他正准备一个虚晃,纵身一跃,一掌打向段景康时,看穿他意图的傲君快他一步,如大鹏展翅般高高飞起,猛地往下一冲,一掌对准他的天灵盖打下去,同时,谨轩凌空一指,直指他的左厥阴俞(背脊的死穴)。

    如要避开上方的死招,必定避不开背后那一指,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侥幸,郑岚硬生生地一个后翻,避过了背后那一指,却避不过上方那一掌,但也只能胸口中了一掌,重重地摔在地上,‘嘭’地一声,压死了多少美丽的花儿??!

    捂着胸口,半跪着吐了一大口血,刹时染红了一地的彼岸花,更显妖冶。

    谨轩与傲君双双飞至他身前,冷着声道“郑岚,事已至此,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彼嵌疾⒉淮蛩阌盟叫?,直接将他解决掉。

    “呵,想不到多年来的心愿不仅功败垂成,还落在如厮下场,败在你们手上,老夫无话可说?!北呔厮底?,边颓然地低下对,俨然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

    对于他如狐狸般的狡诈,他们可深有体会,因此谨轩并没有冒然让子齐上前将他拿住,而是上前一步想先废了他的武功。

    果然不出所料,谨轩刚一接近,本来垂着头的郑岚突而抬起泛着蓝光的阴狠的眼光,残忍地冷笑道“去死吧!”话声未落,用尽全身功力的一掌便打向近在眼前人。

    这一掌打下去,眼前的人纵使内力再高,也必死无疑,但早有准备的谨轩却轻易地一个闪身,避过这一掌,同时一掌打出,冷冷哼了一声“死不悔改?!?br />
    子齐等人只见郑岚耍计袭向谨轩,一颗心一时提到嗓子里,还来不及反应,却只听见‘啊’地一声惨叫,连忙看向声音的来源,却只见刚刚还一脸阴险的郑岚如断的线的风筝一般被打飞了一丈远,重重地摔倒在地,口中不断地冒出血,再也起不来了,只有一脸不甘与仇恨瞪着谨轩与傲君。

    冷哼一声,谨轩不再看郑岚一眼,转身对子齐道“他的武功已被废,将他押回天牢,待上奏刑部?!?br />
    子齐手一扬,关元振便带着捕快将郑岚锁起来,待要押走了,呈灰败之色的郑岚突然狂笑起来,却由于受内伤过重,咳出了更多血,却依然狂笑不止。

    “笑什么?”黄樱怒喝了一声,恨不得上前杀了这个死不悔改的淫贼。

    “哈哈哈……就算你们打赢了老夫,废了老夫的武功又如何?就算死,有个美女做陪葬,老夫也不亏??!哈哈……”淫邪的目光死盯着郑茹,郑岚笑得万分得意。

    “你什么意思?”问这话的是段景康,郑岚的目光太过明显了,他所说的美女指的就是郑茹。

    “他们不是很厉害吗?问他们??!哈哈哈……”段景康紧张的模样可谓大大取乐了他。

    真变态,就是要看别他痛苦他才开心,傲君紧握双拳,才忍住一掌了结了他的冲动,冷冷开口道“如果你说的是她体内的幽灵蛊,那你就不用担心了?!?br />
    “你……”没想到他们竟然连幽灵蛊都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此时心中又惊又可笑,枉他一生自负,到头来连败在何人之手都不知道。

    没给他多说话的机会,关元振领着众捕快将他押走了,剩下谨轩、傲君、子齐、黄樱、许明书、段景康与还不断哭泣着的郑茹。

    段景康见傲君如此说,便急急问道“什么幽灵蛊?你是说茹儿中了蛊吗?那怎么办呢?……”

    “段少爷,别急,在凌公子他们在,茹儿会没事的?!倍尉翱档奈侍庥侄嘤旨?,完全不给人回答的空间,许明书明白他的心思,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至此,他完全相信他们是上天派来的,没有什么事能难得倒他们。

    听到许明书的话,段景康才停了下来,看了许明书一眼,尔后又急切地看向傲君。

    傲君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着黄樱道“樱,能解吗?”她刚刚虽是那样跟郑岚说,但其实她一点把握也没有,毕竟幽灵蛊是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现在还不知道,解蛊我并不在行,但可以飞鸽与紫姐姐,相信她会有办法?!被朴H缡邓档?。

    似乎是应她所言,一只带橙色羽毛的白鸽落在了她身上,差点吓了她一跳,低喃了一声,拿下绑于白鸽脚上的纸条,一看,一抹惊喜浮现在脸上,开口地扬着手上的纸条道“郑姑娘有救了,上面是幽灵蛊的解蛊之法?!?br />
    “樱儿,是真的吗?”子齐也是一喜,毕竟郑茹所中的蛊撑不了几日。

    “嗯,橙哥哥猜想我们可能会需要,所以飞鸽给紫姐姐,虽然紫姐姐也是第一次听闻幽灵蛊,但还是难不倒她?!被朴W院赖厮底?,他们圣仙门个个身怀绝技,天下有什么事难住他们。

    “樱,准备一下,尽快帮郑姑娘解蛊?!卑辆砦ハ擅诺拿胖?,当然也自豪万分,便她不会像黄樱一样,尾巴都翘上天了。

    与此同时,可能是蛊毒发作亦或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大,郑大小姐华丽丽地晕倒在段景康的怀中,惊煞了心爱之人。

    十天后,正好是襄杭一年一度的‘花锦会’,也就是俗称了赏花大会,而在襄杭城,‘花锦会’有两层意思,一则自然是名副其实的赏花大会;二则,这一天,当可真正见识到‘美女云集’的盛景,绝对让你目不暇接,留连忘返。

    ‘花锦会’上,各家风流公子全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大都是冲着能走能动的名花而去,想想,此等‘美景’,人间难得几回??!

    傲君与谨轩他们也入乡随俗地漫步于‘繁花似锦’的‘花丛’中,相对于傲君的悠闲慵散,谨轩则是面无表情,不,可说是面色不善。

    这几个月来,在采花盗一案的低气压中,所有的女子都不敢出门,原以为今年的‘花锦会’是办不成了,但就是五天前,采花盗已被明正典刑,出乎所有人意外的,被处斩的采花盗并不是许明书,而是德高望众的郑夫子,当他们听闻这个消息时,依然如听到许明书是采花盗时的反应一样,不,可以说更甚,但事实如此却由不得他们不信,第五天,刑部的公文下来,郑岚就地处斩。

    五天后,‘花锦会’如期举行,襄杭百姓都过回了正常生活,有默契地对绝口不提郑岚,毕竟他们恨不得食其骨血的采花淫贼确实为襄杭做了不少好事,虽然那都不是真心。

    而本来想趁此案一了结,子齐还忙着后续事情的时候,赶紧开溜,继续他们的‘度蜜月’,可傲君一听说要举行‘花锦会’,立即不管不顾要硬在留下,见识见识,谨轩就知道她还没忘了她当初坚持来襄杭城的原因,尤其看看,她现在整一副风流佳公子的模样,引得所有的女子无不脸红心跳,对着她直抛媚眼,而她竟还直收无误,完全无视他这个丈夫,让他怎能有好脸色。

    “君,‘花锦会’看了也看了,我们该走了吧!”谨轩一手拉住竟然还对那群‘花痴’微微一笑,电得她们集体呆住的傲君,不悦道。

    “这才刚来,多玩一会嘛?!卑辆耆奘酉蚶幢涞难垌丝倘甲诺男苄芰一?,边无谓地说着,边往美女最多的地方走去。

    谨轩刚想强行带将爱妻带走,一个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门主,你们在这??!”

    只见从前边走来了五个人,黄樱和子齐夫妇,还有许明书、段景康和郑茹,他们怎么会凑在一起了。

    “你们也来了?!卑辆丝绦那榇蠛?,微微笑了笑,迎上去道。

    “凌公子,你们是襄杭城的大恩人,也是茹儿的大恩人,茹儿一直没机会向你们感谢救命之恩?!敝H阋患桨辆?,眼眶便微红起来,哽咽着道。

    “郑姑娘,这是我们该做的,郑姑娘不用一直放在心上?!卑辆崆岬胤銎鹬H?,笑了笑道,明白地传达了要她放下一切,重新开始生活。郑茹醒来后,他们已跟她说明的她的身世,告诉她郑岚并非她的亲生父亲。

    郑茹也回以一笑,突然感觉背后有股力量在拉着她,下一秒便落入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段景康一脸戒备地瞪着傲君。、

    “段景康,你干什么???”郑茹涨红了脸,气呼呼地问道,只是那羞红的脸,怎么看都没什么威力,倒像是在撒娇,自从两人的关系明确后,段景康时时表现出很强的占有欲,尤其对傲君,时时防备着。

    “茹儿别气,我只是……只是……”见郑茹那气呼呼的样子,段景康就紧张了,完全被吃得死死的。

    看到段景康紧张是不知该如何样的蠢样子,所有人都笑了。

    “门主,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不太好耶!”黄樱突然走到傲君面前,有点担心道,她刚刚就注意到了门主的脸色不太好。

    “没事,可能早上起得太早了?!卑辆×艘⊥?,表示自己只的没事,虽然她也觉得最近几天精神有点不太好,但也认为可以之前太累的缘故,没什么事的。

    “君,你是不是真的不舒服,我看你这几天的脸色真的都不是很好,让你叫??纯?,你又不听,不行,我们现在就回去,让樱给你好好看看?!币涣吵舫舻慕餍朴U饷此?,立即一脸紧张地看着傲君道,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傲君得了绝症呢!

    “谨,我真的没事?!卑辆辖舭哺У?,见谨轩还想继续说,立即转移话题,一旁呆住的许明书道“许公子,许伯母的病好多了吗?”

    “呃?好多,多亏了黄姑娘的妙手回春,不仅解了明书身上的毒,还治好了折磨了母亲多年的顽疾?!贝糇〉男砻魇榛毓窭?,不胜唏嘘道,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那就好,我……”刚一开口,突然觉得一阵头昏目炫,听只得见谨着急万分的声音,接着便陷入了黑暗中,不醒人事了。

    “樱,君怎么啦?”房间里,谨轩紧紧地握着昏迷不醒的傲君的手,担忧地不断询问为傲君把脉的黄樱,其余人也一脸着急,怎么好好的,说晕就晕呢!

    黄樱没有回答,只是突然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说不出是担忧,道不出是着急,反而有点……有点像是惊喜,不是吧!人家生病,她还在这高兴。

    谨轩刚想再责问,黄樱突然张开一张大大的笑脸,不断地对谨轩说道“恭喜恭喜……”

    这下谨轩真的生气了,寒着脸,怒喝道“黄樱,君到底怎么啦?”

    “她??!……呵呵……”黄樱笑得那个白痴??!一点也没谨轩的怒气看在眼里。

    怕自己的小妻子会一不小心死在王爷的铁掌下,子齐趁谨轩还没气得想杀人之前,赶忙开口道“樱儿,别玩了,君到底生了什么病???”

    “门主她??!不是生病?!被朴R廊徊慌滤赖匦呛堑?。

    “该死的,不是生病,君怎么会无缘无故晕倒?!苯餍欢系厣詈粑?,才忍住将这个‘庸医’给扔出去的冲动。

    黄樱也觉得不能整得太过了,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笑呵呵地揭开迷底道“门主她怀孕了?!?br />
    呃?怀……怀孕了?谨轩整个人都呆了,还没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精明的谨王爷此时只会呆呆地重复着‘怀孕了’这几个字。

    其他人也全呆了,尤其是许明书他们三个,头顶都顶着个大大的问号怀孕?是在说凌傲君公子吗?她不是男子吗?怎么男子也会怀孕的?

    最先回过神的是子齐,一脸激动问道“樱儿,这是真的吗?君真的有了?”

    “当然是真的了,我谁啊我!女神医??!岂会把错?!被朴@趾呛堑赜痔龌勾糇〉慕餍媲?,大喊了一声“是真的,你就要当爹了?!?br />
    “我就要当爹了……”谨轩呆呆地又重复着这句话,足足呆了一柱香了时间,突然从房间里爆发出一声震动天地的狂喜声“我要当爹了,我欧阳谨轩在当爹了,哈哈哈……”

    “好吵??!”傲君迷迷糊糊地边嘟囔着边坐起来,什么时候谨的声音这么大了,竟将她硬生生地给吵醒了。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立即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怎……怎么啦?傲君真是觉得不明所以,眼角瞥见床头还站了一堆人,更蒙了,谨轩干嘛莫名激动成这样,还有子齐跟樱也是,许明书他们倒好,直接石化了,一副大受打击的傻样,谁能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

    像是知道了她的所想,谨轩微微放开了她,激动地道“君,你……你有了,哈哈哈……”

    有了?傲君更加觉得莫名其妙了,傻傻地问道“我有什么???”

    “门主,你要当娘了?!被朴J翟诳床还褂腥丝梢源舫烧庋?,都怀孕两个月了,竟然还一点知觉都没有。

    “当娘,你是说我……我……”有宝宝了?傲君也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激动得不知东南西北的谨轩,又摸了摸平坦小腹,里面正在孕育着一条小生命,她和谨的爱情结晶?

    “是真的,君,我们的孩子,哈哈……”紧紧地抱着跟他刚刚一样还没回过神来的傲君,谨轩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看着床上拥在一起的两人,子齐他们识像地退出了房间,临出门前,黄樱一脸奸笑地看了两人一眼,一个计谋在心中形成哼,这次,还不能将你们逼回京都。

    正当两人沉浸在初为人父人人母的喜悦中,谨轩接到皇帝的密信,隔天,不管傲君的反对,直接将她带回京都,结束了为期一年的蜜月之旅,同行的黄樱笑得一脸奸诈,不断地在心中佩服皇后的办事效率真高??!

    郁闷中的傲君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被强押回京都,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宝宝。只因黄樱飞鸽给皇后告密,皇后立即以皇帝的名义给谨轩写一封信,信中一再强调,怀孕的女子得小注意很多很多,最忌在外乱跑,一不小心,可是很容易一尸两命的,吓得谨轩立即站在皇后那边,将爱妻带着京都养胎。

    至此,谨轩与傲君结束了江南之行,回京养胎去了……番外篇采花盗至此结束了!感谢各位亲亲的支持,风清应该不会再写新的番外,因为风清要准备开新文了,希望各位亲亲继续支持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军师王妃惊险江南游【二】 采花盗(18)》,方便以后阅读军师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师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