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谜案集 (第四部)

119地狱归来的凶手19突破

类别:散文诗词 作者:耳雅 书名:SCI谜案集 (第四部)

?    秦妍芬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两样东西,一样,只是一本陈旧的笔记本,看着纸张和皮质封面的质感,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而另一样东西,也就是完全吸引了展昭和白玉堂注意力的东西,是一个轮盘……确切地说,是迦列之轮!

    一个能用双手捧住的小方盒,理论上是摆不进去一具完整的尸体的……但是,如果那尸体是干尸,而且,是婴儿的尸体,那就另当别论了。

    白玉堂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厌恶眼神看着秦妍芬从盒子里捧出来的,一个有些像是胎盘干尸一样的东西,眉头皱起。

    秦妍芬平静地说,“这是用大概六七个月大小的胎儿做成的迦列之轮……”

    见展昭和白玉堂眼都瞪大了一圈,秦妍芬道,“这其实接近于胎盘的原始形状,孩子在做成木乃伊之前是死婴,大概是母体发生了意外……”

    “于是有人把他拿出来了?”白玉堂觉得更加不舒服。

    “你可以想象成怀孕的母亲遇难了,为了保住胎儿,医生冒险将孩子拿出来急救,但是急救没有成功,孩子还是不幸地死了?!鼻劐业?。

    “想象成?”展昭皱眉,“那实际情况是怎样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没有多想来自虐?!鼻劐医潜颈始潜敬蚩?,摆放在桌上。

    “这是……”展昭第一眼,就看到了笔记本扉页上的署名。字是用钢笔……或者说老式的蘸水笔写的——罗伊斯F伊利亚斯库。

    白玉堂皱眉,这署名他们之前才刚刚看到过,“是那个妻与女的作者?那个疯狂艺术家?”

    “这是他的手稿?”展昭拿起来翻阅,边看边皱眉。

    白玉堂也凑过去看,就见那是一本标准的,艺术家的绘画笔记,而里边详尽地画着制作迦列之轮的过程。

    “难怪那么协调?!闭拐阎迕?,“原来制作迦列之轮经过那么细致的计算和反复试验,这和妻与女一样,是当成艺术品雕塑做出来的?!?br />
    两人接着往后看,最后……

    展昭看到了那具小的迦列之轮的画,就是此时桌子上摆放着的这个,而另外,还有大的迦列之轮的画……正是之前宋佳佳他们运回来的那个。

    “怎么会这样?”展昭惊讶,“意思是说,那具迦列之轮,其实是妻与女的作者的另一件作品?”

    秦妍芬点了点头,“这两件作品的具体完成时间应该是在三十多年前,完成的地点,是在罗伊斯的家乡?!?br />
    “你们当年是怎么得到这件东西的?”展昭好奇。

    秦妍芬沉默了一回儿,开口,“那是很多年前,我记得,那一年陈宓大概八岁左右?!?br />
    展昭和白玉堂算了算,那就是二十多年前。

    门外,陈宓皱眉听着电话那头众人的对话,却没注意到,此时门口SCI的办公室里,众人也都聚集着在听,听不到门里的,却可以听到门外的,四周围静悄悄的,只有秦妍芬说话的声音。

    “我的老师沈博,是研究东欧历史的专家?!鼻劐业?,“一切,要从妻与女这件艺术品被找到说起?!?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聚精会神听着。

    “我相信你们对那件艺术品有一定的了解!”秦妍芬说。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罗伊斯这个人,二战结束的时候,他只有十八岁?!鼻劐业?。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这么年轻?”

    “他参军的时候只有十六岁,而且……”秦妍芬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找出一些资料,道,“我对他有详细的调查,他的创伤后遗症很严重?!?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但是,有一个问题!”秦妍芬道,“他参加战争的时候是二战结束前的两年左右,那两年,他所在的战区,并不是交战的主战区,相反的,接近于后方,换句话说,他只是被送去做替补的,还没上场,战争已经结束?!?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他所在的战区也没有集中营?!鼻劐医幼潘?。

    “换句话说?!闭拐阎迕?,“他没理由有那么严重的创伤后遗症!”

    秦妍芬点头。

    “咦?”展昭可能觉得自己的记忆有些混乱了,但是想想看又不可能,他从出生到现在记忆就没混乱过,“可我记得那个心理学教授的研究好似和这个背景不太一样啊……”

    秦妍芬笑了笑,“那位心理学教授,斯蒂芬博士?”

    展昭点了点头。

    “他也参加过二战,你知道么?”秦妍芬问。

    展昭点头,“他二战的时候是战地医生,接触到很多创伤后遗症的病人,他原本的研究方向是创伤后遗症,没想到后来歪打正着,在妄想症领域有很大的突破。不过当年人们对创伤后遗症的了解太少,全部归类为精神病……”

    秦妍芬摇了摇头。

    展昭微微一愣,“不对么?”

    “其他的都对,但少了一样?!鼻劐宜底?,拿出了一份复印件给展昭看,“这是他获得的勋章,他在二战的时候,立了一次很大的战功?!?br />
    展昭微微一愣。

    白玉堂凑过去看,皱眉,“这是战争英雄的勋章,医疗人员不是应该得红十字勋章的么……”

    “这位斯蒂芬博士,智商相当的高,他除了是学医之外,还对火药、电路和机械很有研究,他是那时候的,炸弹专家!”秦妍芬说着,拿出了一张照片来,给展昭和白玉堂看,“这就是那位斯蒂芬博士?!?br />
    展昭拿过来看,就见是从一张很旧很旧的原文报纸上复印下来的复印件,上边是斯蒂芬博士授勋的新闻。

    “这位斯蒂芬博士的老家,就在罗伊斯当年负责的那个战区?!鼻劐业?,“他有心爱的妻子,还有一子一女,都被杀了?!?br />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一愣。

    “他老家不是非战区么?”两人都不解,“怎么会全家被杀?”

    “抢劫?!鼻劐业?,“战争时期,除了士兵和难民之外,最多的就是强盗了。这些强盗大多都有军服,很多还是医疗队的服装,可以在战区和非战区自由出入,有些在战区专门抢死人,比如说摘战场上士兵手上的手表、抽皮带之类。不过这能得到的金钱是有限的。而最能赚钱的做法,就是乘火打劫……在战区边缘或者非战区,趁着只有老弱妇孺,家里的壮年都去打仗的时候,抢劫富户?!?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罗伊斯原本应该是个穷困潦倒的艺术家,还是个精神病患者?!鼻劐业?,“但是……他战后却变得非常有钱,这是他身前居住的房子?!?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了秦妍芬给他们看的房子的照片,“不是祖产么?”

    “他是孤儿?!鼻劐乙⊥?。

    “你们看他笔记本上,原本妻与女的设计稿?!鼻劐医始潜痉侥骋灰?。

    展昭和白玉堂低头看,就见原本妻与女的设计稿上,妻子是戴着一条美丽而奢华的红宝石项链的。

    “这是当年斯蒂芬博士报警的时候,记录的财务损失?!鼻劐夷贸隽硪环菰牡母从〖?,“上面有对一条红宝石项链的描述……”

    “这条红宝石项链是斯蒂芬在一次拍卖会上买下来的?!鼻劐医幼潘?,“斯蒂芬他是名门之后,现在的话讲,标准的富二代,他在一次参加拍卖的时候买下了这串项链,理由是和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的红发相当的合称?!鼻劐矣帜贸鲆环莞从〖?,“早期的报纸,有关于这一次拍卖的报道?!?br />
    “所以说……罗伊斯就是当年杀害他妻子和子女的凶手?!”白玉堂问。

    “凶手之一!”秦妍芬接着说,“当年非战区里发生了一系列的抢劫杀人案件,凶手一直没抓到,但是有目击者看到过,是一队穿着医疗兵外套的年轻人,大概六个人。我猜想,他们可能是冒充医疗兵,说有人受伤了,让住户开门帮忙……你也知道,当年那种情况,谁都会开门帮忙的?!?br />
    展昭皱眉,“他的创伤后遗症原来是这么来的!”

    秦妍芬点了点头。

    “罗伊斯当年才十八岁?!卑子裉梦?,“于是他应该不是带头的,还有别人?”

    秦妍芬笑了笑,“刑警的办案经验么?”

    白玉堂坐直了身子,比刚才更专注了一些,问,“你的意思是,罗伊斯在战争之后一夜暴富,却得上了严重的神经病。而给他治疗的那位心理医生,正是当年被他杀光了妻儿的仇人!”

    秦妍芬点头,“大概三十多年前,罗伊斯居住的小镇,发生了一起爆炸,爆炸的当天,罗伊斯完成了妻与女的制作,自杀身亡?!?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莫名地,就想到那一段打给陈宓的骚扰电话里的录音,难道那段录音里哭泣的小女孩儿……就是妻与女雕塑里的那个女孩子?

    “是什么地方爆炸了?”展昭问。

    “那个小镇上的大教堂?!鼻劐医幼潘?,“教堂里,找出了五具被炸成碎块的尸体?!?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五具尸体,目击者说当年抢劫的团伙是六个人……于是,加上罗伊斯,总共六个人,你怀疑是斯蒂芬报仇?”

    秦妍芬拿出了一些当年案发现场的照片,道,“我发现了一些特别的地方,找到的几条比较完整的右手上,都有F的纹身,虽然分不清楚谁是谁了?!?br />
    “F……”

    “罗伊斯的胳膊上,也有F的纹身?!鼻劐医幼潘?,“我让人调查了一些他当年的战友,他们说,罗伊斯还有几个人,他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F,像是结成了一个社团一样,彼此也是兄弟相称的?!?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了点头,“你能查到,于是……斯蒂芬也能查到,所以他杀了那些人报仇?”

    秦妍芬点头。

    白玉堂略微有些不解,“这件事情,其实跟你关系并不是很大,毕竟相差十万八千里,为什么……”

    “为什么会跟我抛弃子女过着逃亡的日子有关系?”陈宓问。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了点头。

    门外,陈宓也皱着眉头,他也搞不懂。

    “到目前为止,你们觉得斯蒂芬这个人怎么样?”秦妍芬问。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道,“那些人是罪有应得的?!?br />
    展昭也点头。

    “没错!“秦妍芬点头,“那是个战争的年代,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为自己无辜的妻儿报仇,斯蒂芬大概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来寻找和研究那些凶手,最后报仇成功。我并没有说他有错,可是后来……却不同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地看着秦妍芬,“后来怎么了?”

    “爆炸那天,斯蒂芬失踪了,另外,当天有五户人家报警,男性户主失踪了,孩子也不见了?!?br />
    展昭皱眉,“孩子不见了?”

    秦妍芬点点头,“五个男孩儿,都是最小的儿子,另外……”

    展昭和白玉堂就见秦妍芬拿出另一些文稿资料,道,“罗伊斯其实有两个女儿,是双胞胎,另一个女孩子没死,后来被人收养?!?br />
    “双胞胎?!”展昭和白玉堂惊讶。

    “而至于被拐走的几个孩子,警方经过了一番调查,有目击证人说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将一个孩子带走,外貌描述和斯蒂芬接近?!鼻劐业?,“而那五个消失的户主,正是当年和罗伊斯一个战区的战友。他们住得其实很分散,共同点就是很富有。当时战争结束百废待兴,很多人都需要重新开始生活,所以生育很晚,他们的幼子年纪都不大。而那几个人的特征是右臂上纹有F。只可惜当年DNA技术还没广泛应用于刑侦,因此不了了之?!?br />
    展昭和白玉堂盯着秦妍芬看着,总觉得,突然之间信息量太大了些!

    “我做了一些调查?!鼻劐业?,“斯蒂芬居住的那个小镇,也就是发生爆炸案的那个,有好多好多人无缘无故失踪!”

    展昭轻轻地摸了摸下巴,良久,“创伤后遗症?”

    白玉堂看展昭,“你觉得罗伊斯杀了人?”

    展昭摇摇头,“不止罗伊斯有创伤后遗症,斯蒂芬自己也有!”

    白玉堂皱眉,“他参战的时候是军医还炸死了那么多人的话……可以理解?!?br />
    “他耗尽精力在寻找那几个F,并且设计将他们害死?!闭拐巡唤?,“他为什么要绑架那些孩子?等下……”

    展昭突然自己想明白了,“如果两个迦列之轮都是罗伊斯做的,那么一个在你这里,另一个却出现在了边陲山区……跟当年的四条电报案件有关系?”

    白玉堂也点头,“迦列之轮是人造的,就表示根本不存在诅咒杀人一说,当年四条电报那个案子的村庄里的人是被人杀死的,那个洞穴、迦列之轮、挖开的坟墓,还有那四条电报……都是伪造!”

    展昭摸了摸下巴,“这个村庄和罗伊斯的村庄从地理上距离并不远,但时间上却相差十多年……斯蒂芬难道带着那些孩子一直居住在那个边陲的小山村?”

    “当年村子与世隔绝是因为泥石流造成的山体坍塌?!卑子裉弥迕?,“造成山体坍塌的方法其实很多,比如说,爆炸?!?br />
    秦妍芬笑了,“难怪你们能查到当年兴隆的案子,救了小宓和小瑜那么多次……”

    展昭指了指笔记本和那个小的迦列之轮,问,“这是谁给你的?”

    “一个女孩儿?!鼻劐业?。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问,“哪国人?”

    秦妍芬笑着摇了摇头,“我就直说吧,是罗伊斯那对双胞胎女儿里活下来的那一个!”

    展昭想了想,突然拿出平板电脑,点出了一张照片来,给秦妍芬看,“是不是她?!”

    秦妍芬皱眉看了看,道,“当年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才十多岁,是被监护人带来的,呃……”

    秦妍芬拿起照片仔细看了看,点头,“应该是她!”

    “怎么确定的?”展昭和白玉堂问。

    “她脖子上有一颗痣很明显的!”秦妍芬指了指那个女人脖子上的痣。

    白玉堂看照片,展昭给秦妍芬看的,是那个程木暗恋的女摄影师的照片,程木当年就是追着她去了罗马尼亚之后失踪,再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被扣押在审讯室里的“干尸”人。

    “她竟然是罗伊斯的女儿?!闭拐巡唤?,“她的监护人是……”

    “妻与女的拥有者,后来死了的那位收藏家?!鼻劐业?,“这姑娘后来再没出现过,每一任收藏妻与女的收藏家都不幸遇难,现在那尊雕塑的所有人很神秘?!?br />
    “她为什么把这些东西给沈博?”白玉堂不解。

    “当年,那位收藏家将东西给沈博,因为他是考古学的权威,他希望他可以调查迦列之轮和罗伊斯死亡的真相……我就是因为调查罗伊斯死亡的真相,才会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鼻劐铱嘈?,“你们也知道,我有一个不太一般的老公?!?br />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一愣,看着秦妍芬,“陈兴隆发现了什么?”

    秦妍芬点了点头,“我研究资料里,有关于教堂爆炸的一些细节图片……其中有照到炸弹。兴隆突然跟我说,那个炸弹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那是F做的?!?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纳闷,“F?那时候他就知道F?”

    秦妍芬点了点头,“嗯!他醉心于炸弹的制造,对这些很了解。他说有一个卖炸弹给雇佣军的人,人家都叫他F博士,这种炸弹一般的防爆人员根本拆不掉!”

    “于是……”白玉堂摸了摸下巴,“F博士,就是斯蒂芬?”

    秦妍芬点了点头。

    “可是……F不是他的仇人么?”白玉堂不明白,“干嘛自称F?”

    展昭皱眉,“斯蒂芬的整个人生观已经颠覆了,他在报仇的同时,自己可能也变成了残暴的恶魔。他将那几个仇人的幼子养在身边,是典型的替代行为,他是要用那几个孩子来弥补他失去的子嗣……他只要儿子而没要女儿的理由是——儿子是他的延续,女儿是他爱人的延续。他的研究结果不是在写罗伊斯而是在写他自己!儿子和他一样,是魔鬼,女儿和他死去的爱人一样,是天使……他会将那五个孩子培养成恶魔……不对,当时失踪的人那么多,也许他不止收养了五个孩子,或杀了N多人。他常年研究罗伊斯,罗伊斯说不定是他一步一步逼疯的,而迦列之轮的制作材料都是人,可能也是他提供的?!?br />
    秦妍芬无奈,“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能查历史材料,对于刑侦和心理方面,我不在行?!?br />
    “那个收藏家,为什么让你们调查?”展昭问。

    “那个收藏家只知道罗伊斯死了,然后这些是他的艺术品,他是想了解这些艺术品的学术价值,从而评估价钱,他并不知道罗伊斯和斯蒂芬的关系。只是因为同情而收养了那个小姑娘……那姑娘可能事发的时候年纪太小,什么都没说。但是这个小的迦列之轮和笔记,是那女孩儿拿着的,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年她的样子,十分瘦小,眼神阴郁又孤僻,抱着这个盒子?!?br />
    展昭不解,“她当年发生了什么?”

    “警方到罗伊斯家的时候,除了妻与女和罗伊斯的尸体之外,在地下室找到了抱着这个盒子的她。她已经吓坏了,什么都没说。后来那个艺术品收藏家将无依无靠的她收养?!鼻劐业?,“时间有些错乱,我没有调查到最后,但是调查到了最后的沈博,却没有公开这些?!?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为什么?”

    秦妍芬道,“当时兴隆跟我说,让我不要太深入,他说F应该很危险。而且当时我要保守我们之间关系的秘密……可惜被一个人发现了?!?br />
    “谁?”

    “方友?!?br />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方友?!”

    秦妍芬无奈,“他是当年历史考古系的一个教员,他一直追求我……到后来,他发现了我和兴隆的关系?!?br />
    展昭和白玉堂惊讶。

    “方友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沈博?!鼻劐宜底?,神色略微黯淡,“沈博让我离开研究院?!?br />
    展昭微微愣了愣,随后笑了,问,“沈博嫉妒你的才华,然后……想要独占研究成果?”

    秦妍芬苦笑,“我没想太多,我只知道,F盯上了我?!?br />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他知道你在调查他?”

    “他知道我在调查他根本不是问题!”秦妍芬无所谓地笑了笑,“我有所谓的是,方友去见了兴隆,他看到了小宓!”

    展昭点了点头,陈宓记忆中,的确有看到过方友。

    “我开始感觉到,有人暗中盯着小宓,我怕他们也会发现小瑜?!鼻劐业?,“所以我做了一件事?!?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他,“你干什么了?”

    “我发表了一幅画?!鼻劐夷贸鲆徽呕宓恼掌?,递给展昭。

    展昭将那副画稿拿起来看。

    白玉堂皱眉瞄着那幅画,觉得有些晕,好多线条好凌乱……但是又似乎有一些规律,但是画稿的中央,有一个F,看着像是署名,构图非常的精巧。

    展昭微微地一挑眉,“你用这幅画警告F?”

    秦妍芬点头。

    白玉堂问,“警告他什么?”

    “这幅画其实将很多字符都拆分了,打乱一切顺序,重组之后,应该是——我有你所有的罪证,不要靠近我的孩子,不然我们同归于尽?!闭拐训?,“还有陈兴隆画的那份,错误的拆弹线路图!”

    “那不是错误的图?!鼻劐乙×艘⊥?,“那个炸弹,这个世界上只有兴隆可以拆掉,那是我们的筹码!如果我们公开那个炸弹的拆解方法,他的军火生意就彻底没法做下去了!要知道,养育五个孩子,还有承载他的野心,是需要很多很多钱的?!?br />
    白玉堂和展昭沉默了良久,问,“所以你才开始逃亡,不见自己的孩子?”

    秦妍芬点头,“其实我并没有完整的证据,我只是虚张声势,因此我不能让他们找到我!只有我走得远远的,他们就不敢靠近陈宓。另外,我一直在调查F还有他带走的那些孩子的下落。兴隆出事之后,我变得孤立无援,我只有能力?;ば″?,所以我放弃见小瑜,世人都以为小瑜是兴隆和余凤的女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样才能确保她不会被我连累?!彼底?,秦妍芬苦笑,“我当年做妈妈太早,觉得有的是时间和子女相处,没想到……”

    展昭和白玉堂都无奈地看着她,果然……她逃亡的理由,是为了?;つ且欢孕置?。

    门口,偷听的众人探头出去看陈宓,就见他低着头看着手机,因为侧着脸,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按理来说……这么多年了,斯蒂芬至少九十多岁了吧?”展昭问,“他应该死了才对,威胁不到陈宓了,为什么最近突然有人开始找陈宓和陈瑜的麻烦?”

    “他们是在找我!”秦妍芬道。

    “他们?”展昭和白玉堂同时想到了程木,但是程木为什么会跟这案子扯上关系?

    “我不是很清楚,我一直在暗中?;ば″岛托¤??!鼻劐抑迕?,“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很不安,我不敢拿他俩的安全来赌,所以还是决定跟你们合作,请你们无论如何?;に┑陌踩??!?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秦妍芬,还没开口,突然,秦妍芬身后一个身影扑了上来,“伯母!让我?;つ愕陌踩伞?!”

    展昭和白玉堂一皱眉,就见徐列被受惊的秦妍芬一把抓住手扔了出来。

    徐列被摔到地上,墩布瞧瞧他,一屁股坐在了他脸上。

    展昭和白玉堂哭笑不得,秦妍芬看来有些身手啊……估计有可以练过。

    秦妍芬愣了愣,赶紧弯腰扶他,“哎呀,我习惯动作……你没事吧!”

    徐列从墩布屁股底下挣扎出来,趴在沙发上,泪流满面,“阿姨,你放心!我会?;つ惆踩?!刚刚不算,我泰拳打乱好!”

    白玉堂和展昭扶额,徐列某种程度上将就是个单纯的二货而已。

    虽然案情还有很多细节没明朗,时间点也有些混乱,但已经是很大突破的进展了,起码知道了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接下来,需要细细地整理一下。

    “不如休息一下吧?”展昭再一次看秦妍芬,觉得她显得很疲惫。

    “哦,好,我知道的基本都说了,近期发生的事情其实我也是一头雾水?!鼻劐宜坪跷锊簧厦Χ行┣敢?。

    “已经帮了很多忙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吧?!卑子裉煤驼拐颜酒鹄?,秦妍芬也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

    “阿姨我给你倒杯水!”徐列跑出去倒水。

    不过刚出门,被白玉堂拽住了,拽到一旁,那意思——你别添乱。

    徐列拍了拍白玉堂,那意思——给我个拍伯母马屁的机会!

    白玉堂对着前边努了努嘴,那意思——先给别人个机会吧,你等下次。

    徐列抬头,就见陈宓正在门口。

    这时,他身后的电梯“?!币簧蚩?。

    众人下意识地望过去,就见陈瑜背着个包跑了出来,“哥?”

    陈宓回头,也有些惊讶地看陈瑜,“你怎么来了?”

    陈瑜上下左右打量陈宓,发现他没事才安心,“展博士说有急事让我来照顾个人,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br />
    陈宓愣了愣。

    展昭凑过来,手里端了杯热水,交给陈瑜,指了指休息室,道,“哦,那里边有个阿姨是重要的证人,她可喜欢你了,所以我寻点私,你帮我照顾照顾她呗?!?br />
    “哦~”陈瑜点头,接了茶杯,“小意思,包在我身上?!庇谑?,笑嘻嘻捧着茶杯去照顾那位“阿姨”了。

    陈宓看了看展昭。

    展昭一笑,指了指桌上的点心,“你有兴趣也去照顾一下那位阿姨吧?!?br />
    白玉堂拍了拍徐列的肩膀,叫了蒋平去查资料了。

    徐列跑去问陈宓,“进不进去?”

    陈宓将茶点给他,道,“你帮忙吧,不过在小瑜面前嘴紧点,露陷了你就完了?!?br />
    徐列紧张,“那不露陷是不是就表示不会完,于是表示有戏?”

    陈宓无奈望天,将他撵走,自己则是走到白玉堂身后,此时, SCI其他查到线索的也在跟白玉堂汇报。

    “让我参与这次调查吧?!背洛刀园子裉玫?。

    白玉堂回头看他,“你不是警务人员?!?br />
    陈宓坚持。

    白玉堂想了想,“包局同意就可以?!?br />
    话没说完,展昭递上来手机,“我发短信问了,包局同意了?!?br />
    白玉堂笑了笑,点头,对众人招手,“有突破性线索,我们重新整理一下案情!”

    正说着,就见门口公孙拿着一份报告进来,“这么巧,我也有突破性线索!”

    秦妍芬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两样东西,一样,只是一本陈旧的笔记本,看着纸张和皮质封面的质感,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而另一样东西,也就是完全吸引了展昭和白玉堂注意力的东西,是一个轮盘……确切地说,是迦列之轮!

    一个能用双手捧住的小方盒,理论上是摆不进去一具完整的尸体的……但是,如果那尸体是干尸,而且,是婴儿的尸体,那就另当别论了。

    白玉堂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厌恶眼神看着秦妍芬从盒子里捧出来的,一个有些像是胎盘干尸一样的东西,眉头皱起。

    秦妍芬平静地说,“这是用大概六七个月大小的胎儿做成的迦列之轮……”

    见展昭和白玉堂眼都瞪大了一圈,秦妍芬道,“这其实接近于胎盘的原始形状,孩子在做成木乃伊之前是死婴,大概是母体发生了意外……”

    “于是有人把他拿出来了?”白玉堂觉得更加不舒服。

    “你可以想象成怀孕的母亲遇难了,为了保住胎儿,医生冒险将孩子拿出来急救,但是急救没有成功,孩子还是不幸地死了?!鼻劐业?。

    “想象成?”展昭皱眉,“那实际情况是怎样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没有多想来自虐?!鼻劐医潜颈始潜敬蚩?,摆放在桌上。

    “这是……”展昭第一眼,就看到了笔记本扉页上的署名。字是用钢笔……或者说老式的蘸水笔写的——罗伊斯F伊利亚斯库。

    白玉堂皱眉,这署名他们之前才刚刚看到过,“是那个妻与女的作者?那个疯狂艺术家?”

    “这是他的手稿?”展昭拿起来翻阅,边看边皱眉。

    白玉堂也凑过去看,就见那是一本标准的,艺术家的绘画笔记,而里边详尽地画着制作迦列之轮的过程。

    “难怪那么协调?!闭拐阎迕?,“原来制作迦列之轮经过那么细致的计算和反复试验,这和妻与女一样,是当成艺术品雕塑做出来的?!?br />
    两人接着往后看,最后……

    展昭看到了那具小的迦列之轮的画,就是此时桌子上摆放着的这个,而另外,还有大的迦列之轮的画……正是之前宋佳佳他们运回来的那个。

    “怎么会这样?”展昭惊讶,“意思是说,那具迦列之轮,其实是妻与女的作者的另一件作品?”

    秦妍芬点了点头,“这两件作品的具体完成时间应该是在三十多年前,完成的地点,是在罗伊斯的家乡?!?br />
    “你们当年是怎么得到这件东西的?”展昭好奇。

    秦妍芬沉默了一回儿,开口,“那是很多年前,我记得,那一年陈宓大概八岁左右?!?br />
    展昭和白玉堂算了算,那就是二十多年前。

    门外,陈宓皱眉听着电话那头众人的对话,却没注意到,此时门口SCI的办公室里,众人也都聚集着在听,听不到门里的,却可以听到门外的,四周围静悄悄的,只有秦妍芬说话的声音。

    “我的老师沈博,是研究东欧历史的专家?!鼻劐业?,“一切,要从妻与女这件艺术品被找到说起?!?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聚精会神听着。

    “我相信你们对那件艺术品有一定的了解!”秦妍芬说。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罗伊斯这个人,二战结束的时候,他只有十八岁?!鼻劐业?。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这么年轻?”

    “他参军的时候只有十六岁,而且……”秦妍芬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找出一些资料,道,“我对他有详细的调查,他的创伤后遗症很严重?!?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但是,有一个问题!”秦妍芬道,“他参加战争的时候是二战结束前的两年左右,那两年,他所在的战区,并不是交战的主战区,相反的,接近于后方,换句话说,他只是被送去做替补的,还没上场,战争已经结束?!?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他所在的战区也没有集中营?!鼻劐医幼潘?。

    “换句话说?!闭拐阎迕?,“他没理由有那么严重的创伤后遗症!”

    秦妍芬点头。

    “咦?”展昭可能觉得自己的记忆有些混乱了,但是想想看又不可能,他从出生到现在记忆就没混乱过,“可我记得那个心理学教授的研究好似和这个背景不太一样啊……”

    秦妍芬笑了笑,“那位心理学教授,斯蒂芬博士?”

    展昭点了点头。

    “他也参加过二战,你知道么?”秦妍芬问。

    展昭点头,“他二战的时候是战地医生,接触到很多创伤后遗症的病人,他原本的研究方向是创伤后遗症,没想到后来歪打正着,在妄想症领域有很大的突破。不过当年人们对创伤后遗症的了解太少,全部归类为精神病……”

    秦妍芬摇了摇头。

    展昭微微一愣,“不对么?”

    “其他的都对,但少了一样?!鼻劐宜底?,拿出了一份复印件给展昭看,“这是他获得的勋章,他在二战的时候,立了一次很大的战功?!?br />
    展昭微微一愣。

    白玉堂凑过去看,皱眉,“这是战争英雄的勋章,医疗人员不是应该得红十字勋章的么……”

    “这位斯蒂芬博士,智商相当的高,他除了是学医之外,还对火药、电路和机械很有研究,他是那时候的,炸弹专家!”秦妍芬说着,拿出了一张照片来,给展昭和白玉堂看,“这就是那位斯蒂芬博士?!?br />
    展昭拿过来看,就见是从一张很旧很旧的原文报纸上复印下来的复印件,上边是斯蒂芬博士授勋的新闻。

    “这位斯蒂芬博士的老家,就在罗伊斯当年负责的那个战区?!鼻劐业?,“他有心爱的妻子,还有一子一女,都被杀了?!?br />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一愣。

    “他老家不是非战区么?”两人都不解,“怎么会全家被杀?”

    “抢劫?!鼻劐业?,“战争时期,除了士兵和难民之外,最多的就是强盗了。这些强盗大多都有军服,很多还是医疗队的服装,可以在战区和非战区自由出入,有些在战区专门抢死人,比如说摘战场上士兵手上的手表、抽皮带之类。不过这能得到的金钱是有限的。而最能赚钱的做法,就是乘火打劫……在战区边缘或者非战区,趁着只有老弱妇孺,家里的壮年都去打仗的时候,抢劫富户?!?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罗伊斯原本应该是个穷困潦倒的艺术家,还是个精神病患者?!鼻劐业?,“但是……他战后却变得非常有钱,这是他身前居住的房子?!?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了秦妍芬给他们看的房子的照片,“不是祖产么?”

    “他是孤儿?!鼻劐乙⊥?。

    “你们看他笔记本上,原本妻与女的设计稿?!鼻劐医始潜痉侥骋灰?。

    展昭和白玉堂低头看,就见原本妻与女的设计稿上,妻子是戴着一条美丽而奢华的红宝石项链的。

    “这是当年斯蒂芬博士报警的时候,记录的财务损失?!鼻劐夷贸隽硪环菰牡母从〖?,“上面有对一条红宝石项链的描述……”

    “这条红宝石项链是斯蒂芬在一次拍卖会上买下来的?!鼻劐医幼潘?,“斯蒂芬他是名门之后,现在的话讲,标准的富二代,他在一次参加拍卖的时候买下了这串项链,理由是和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的红发相当的合称?!鼻劐矣帜贸鲆环莞从〖?,“早期的报纸,有关于这一次拍卖的报道?!?br />
    “所以说……罗伊斯就是当年杀害他妻子和子女的凶手?!”白玉堂问。

    “凶手之一!”秦妍芬接着说,“当年非战区里发生了一系列的抢劫杀人案件,凶手一直没抓到,但是有目击者看到过,是一队穿着医疗兵外套的年轻人,大概六个人。我猜想,他们可能是冒充医疗兵,说有人受伤了,让住户开门帮忙……你也知道,当年那种情况,谁都会开门帮忙的?!?br />
    展昭皱眉,“他的创伤后遗症原来是这么来的!”

    秦妍芬点了点头。

    “罗伊斯当年才十八岁?!卑子裉梦?,“于是他应该不是带头的,还有别人?”

    秦妍芬笑了笑,“刑警的办案经验么?”

    白玉堂坐直了身子,比刚才更专注了一些,问,“你的意思是,罗伊斯在战争之后一夜暴富,却得上了严重的神经病。而给他治疗的那位心理医生,正是当年被他杀光了妻儿的仇人!”

    秦妍芬点头,“大概三十多年前,罗伊斯居住的小镇,发生了一起爆炸,爆炸的当天,罗伊斯完成了妻与女的制作,自杀身亡?!?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莫名地,就想到那一段打给陈宓的骚扰电话里的录音,难道那段录音里哭泣的小女孩儿……就是妻与女雕塑里的那个女孩子?

    “是什么地方爆炸了?”展昭问。

    “那个小镇上的大教堂?!鼻劐医幼潘?,“教堂里,找出了五具被炸成碎块的尸体?!?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五具尸体,目击者说当年抢劫的团伙是六个人……于是,加上罗伊斯,总共六个人,你怀疑是斯蒂芬报仇?”

    秦妍芬拿出了一些当年案发现场的照片,道,“我发现了一些特别的地方,找到的几条比较完整的右手上,都有F的纹身,虽然分不清楚谁是谁了?!?br />
    “F……”

    “罗伊斯的胳膊上,也有F的纹身?!鼻劐医幼潘?,“我让人调查了一些他当年的战友,他们说,罗伊斯还有几个人,他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F,像是结成了一个社团一样,彼此也是兄弟相称的?!?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了点头,“你能查到,于是……斯蒂芬也能查到,所以他杀了那些人报仇?”

    秦妍芬点头。

    白玉堂略微有些不解,“这件事情,其实跟你关系并不是很大,毕竟相差十万八千里,为什么……”

    “为什么会跟我抛弃子女过着逃亡的日子有关系?”陈宓问。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了点头。

    门外,陈宓也皱着眉头,他也搞不懂。

    “到目前为止,你们觉得斯蒂芬这个人怎么样?”秦妍芬问。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道,“那些人是罪有应得的?!?br />
    展昭也点头。

    “没错!“秦妍芬点头,“那是个战争的年代,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为自己无辜的妻儿报仇,斯蒂芬大概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来寻找和研究那些凶手,最后报仇成功。我并没有说他有错,可是后来……却不同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地看着秦妍芬,“后来怎么了?”

    “爆炸那天,斯蒂芬失踪了,另外,当天有五户人家报警,男性户主失踪了,孩子也不见了?!?br />
    展昭皱眉,“孩子不见了?”

    秦妍芬点点头,“五个男孩儿,都是最小的儿子,另外……”

    展昭和白玉堂就见秦妍芬拿出另一些文稿资料,道,“罗伊斯其实有两个女儿,是双胞胎,另一个女孩子没死,后来被人收养?!?br />
    “双胞胎?!”展昭和白玉堂惊讶。

    “而至于被拐走的几个孩子,警方经过了一番调查,有目击证人说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将一个孩子带走,外貌描述和斯蒂芬接近?!鼻劐业?,“而那五个消失的户主,正是当年和罗伊斯一个战区的战友。他们住得其实很分散,共同点就是很富有。当时战争结束百废待兴,很多人都需要重新开始生活,所以生育很晚,他们的幼子年纪都不大。而那几个人的特征是右臂上纹有F。只可惜当年DNA技术还没广泛应用于刑侦,因此不了了之?!?br />
    展昭和白玉堂盯着秦妍芬看着,总觉得,突然之间信息量太大了些!

    “我做了一些调查?!鼻劐业?,“斯蒂芬居住的那个小镇,也就是发生爆炸案的那个,有好多好多人无缘无故失踪!”

    展昭轻轻地摸了摸下巴,良久,“创伤后遗症?”

    白玉堂看展昭,“你觉得罗伊斯杀了人?”

    展昭摇摇头,“不止罗伊斯有创伤后遗症,斯蒂芬自己也有!”

    白玉堂皱眉,“他参战的时候是军医还炸死了那么多人的话……可以理解?!?br />
    “他耗尽精力在寻找那几个F,并且设计将他们害死?!闭拐巡唤?,“他为什么要绑架那些孩子?等下……”

    展昭突然自己想明白了,“如果两个迦列之轮都是罗伊斯做的,那么一个在你这里,另一个却出现在了边陲山区……跟当年的四条电报案件有关系?”

    白玉堂也点头,“迦列之轮是人造的,就表示根本不存在诅咒杀人一说,当年四条电报那个案子的村庄里的人是被人杀死的,那个洞穴、迦列之轮、挖开的坟墓,还有那四条电报……都是伪造!”

    展昭摸了摸下巴,“这个村庄和罗伊斯的村庄从地理上距离并不远,但时间上却相差十多年……斯蒂芬难道带着那些孩子一直居住在那个边陲的小山村?”

    “当年村子与世隔绝是因为泥石流造成的山体坍塌?!卑子裉弥迕?,“造成山体坍塌的方法其实很多,比如说,爆炸?!?br />
    秦妍芬笑了,“难怪你们能查到当年兴隆的案子,救了小宓和小瑜那么多次……”

    展昭指了指笔记本和那个小的迦列之轮,问,“这是谁给你的?”

    “一个女孩儿?!鼻劐业?。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问,“哪国人?”

    秦妍芬笑着摇了摇头,“我就直说吧,是罗伊斯那对双胞胎女儿里活下来的那一个!”

    展昭想了想,突然拿出平板电脑,点出了一张照片来,给秦妍芬看,“是不是她?!”

    秦妍芬皱眉看了看,道,“当年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才十多岁,是被监护人带来的,呃……”

    秦妍芬拿起照片仔细看了看,点头,“应该是她!”

    “怎么确定的?”展昭和白玉堂问。

    “她脖子上有一颗痣很明显的!”秦妍芬指了指那个女人脖子上的痣。

    白玉堂看照片,展昭给秦妍芬看的,是那个程木暗恋的女摄影师的照片,程木当年就是追着她去了罗马尼亚之后失踪,再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被扣押在审讯室里的“干尸”人。

    “她竟然是罗伊斯的女儿?!闭拐巡唤?,“她的监护人是……”

    “妻与女的拥有者,后来死了的那位收藏家?!鼻劐业?,“这姑娘后来再没出现过,每一任收藏妻与女的收藏家都不幸遇难,现在那尊雕塑的所有人很神秘?!?br />
    “她为什么把这些东西给沈博?”白玉堂不解。

    “当年,那位收藏家将东西给沈博,因为他是考古学的权威,他希望他可以调查迦列之轮和罗伊斯死亡的真相……我就是因为调查罗伊斯死亡的真相,才会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鼻劐铱嘈?,“你们也知道,我有一个不太一般的老公?!?br />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一愣,看着秦妍芬,“陈兴隆发现了什么?”

    秦妍芬点了点头,“我研究资料里,有关于教堂爆炸的一些细节图片……其中有照到炸弹。兴隆突然跟我说,那个炸弹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那是F做的?!?br />
    展昭和白玉堂都纳闷,“F?那时候他就知道F?”

    秦妍芬点了点头,“嗯!他醉心于炸弹的制造,对这些很了解。他说有一个卖炸弹给雇佣军的人,人家都叫他F博士,这种炸弹一般的防爆人员根本拆不掉!”

    “于是……”白玉堂摸了摸下巴,“F博士,就是斯蒂芬?”

    秦妍芬点了点头。

    “可是……F不是他的仇人么?”白玉堂不明白,“干嘛自称F?”

    展昭皱眉,“斯蒂芬的整个人生观已经颠覆了,他在报仇的同时,自己可能也变成了残暴的恶魔。他将那几个仇人的幼子养在身边,是典型的替代行为,他是要用那几个孩子来弥补他失去的子嗣……他只要儿子而没要女儿的理由是——儿子是他的延续,女儿是他爱人的延续。他的研究结果不是在写罗伊斯而是在写他自己!儿子和他一样,是魔鬼,女儿和他死去的爱人一样,是天使……他会将那五个孩子培养成恶魔……不对,当时失踪的人那么多,也许他不止收养了五个孩子,或杀了N多人。他常年研究罗伊斯,罗伊斯说不定是他一步一步逼疯的,而迦列之轮的制作材料都是人,可能也是他提供的?!?br />
    秦妍芬无奈,“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能查历史材料,对于刑侦和心理方面,我不在行?!?br />
    “那个收藏家,为什么让你们调查?”展昭问。

    “那个收藏家只知道罗伊斯死了,然后这些是他的艺术品,他是想了解这些艺术品的学术价值,从而评估价钱,他并不知道罗伊斯和斯蒂芬的关系。只是因为同情而收养了那个小姑娘……那姑娘可能事发的时候年纪太小,什么都没说。但是这个小的迦列之轮和笔记,是那女孩儿拿着的,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年她的样子,十分瘦小,眼神阴郁又孤僻,抱着这个盒子?!?br />
    展昭不解,“她当年发生了什么?”

    “警方到罗伊斯家的时候,除了妻与女和罗伊斯的尸体之外,在地下室找到了抱着这个盒子的她。她已经吓坏了,什么都没说。后来那个艺术品收藏家将无依无靠的她收养?!鼻劐业?,“时间有些错乱,我没有调查到最后,但是调查到了最后的沈博,却没有公开这些?!?br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为什么?”

    秦妍芬道,“当时兴隆跟我说,让我不要太深入,他说F应该很危险。而且当时我要保守我们之间关系的秘密……可惜被一个人发现了?!?br />
    “谁?”

    “方友?!?br />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方友?!”

    秦妍芬无奈,“他是当年历史考古系的一个教员,他一直追求我……到后来,他发现了我和兴隆的关系?!?br />
    展昭和白玉堂惊讶。

    “方友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沈博?!鼻劐宜底?,神色略微黯淡,“沈博让我离开研究院?!?br />
    展昭微微愣了愣,随后笑了,问,“沈博嫉妒你的才华,然后……想要独占研究成果?”

    秦妍芬苦笑,“我没想太多,我只知道,F盯上了我?!?br />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他知道你在调查他?”

    “他知道我在调查他根本不是问题!”秦妍芬无所谓地笑了笑,“我有所谓的是,方友去见了兴隆,他看到了小宓!”

    展昭点了点头,陈宓记忆中,的确有看到过方友。

    “我开始感觉到,有人暗中盯着小宓,我怕他们也会发现小瑜?!鼻劐业?,“所以我做了一件事?!?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他,“你干什么了?”

    “我发表了一幅画?!鼻劐夷贸鲆徽呕宓恼掌?,递给展昭。

    展昭将那副画稿拿起来看。

    白玉堂皱眉瞄着那幅画,觉得有些晕,好多线条好凌乱……但是又似乎有一些规律,但是画稿的中央,有一个F,看着像是署名,构图非常的精巧。

    展昭微微地一挑眉,“你用这幅画警告F?”

    秦妍芬点头。

    白玉堂问,“警告他什么?”

    “这幅画其实将很多字符都拆分了,打乱一切顺序,重组之后,应该是——我有你所有的罪证,不要靠近我的孩子,不然我们同归于尽?!闭拐训?,“还有陈兴隆画的那份,错误的拆弹线路图!”

    “那不是错误的图?!鼻劐乙×艘⊥?,“那个炸弹,这个世界上只有兴隆可以拆掉,那是我们的筹码!如果我们公开那个炸弹的拆解方法,他的军火生意就彻底没法做下去了!要知道,养育五个孩子,还有承载他的野心,是需要很多很多钱的?!?br />
    白玉堂和展昭沉默了良久,问,“所以你才开始逃亡,不见自己的孩子?”

    秦妍芬点头,“其实我并没有完整的证据,我只是虚张声势,因此我不能让他们找到我!只有我走得远远的,他们就不敢靠近陈宓。另外,我一直在调查F还有他带走的那些孩子的下落。兴隆出事之后,我变得孤立无援,我只有能力?;ば″?,所以我放弃见小瑜,世人都以为小瑜是兴隆和余凤的女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样才能确保她不会被我连累?!彼底?,秦妍芬苦笑,“我当年做妈妈太早,觉得有的是时间和子女相处,没想到……”

    展昭和白玉堂都无奈地看着她,果然……她逃亡的理由,是为了?;つ且欢孕置?。

    门口,偷听的众人探头出去看陈宓,就见他低着头看着手机,因为侧着脸,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按理来说……这么多年了,斯蒂芬至少九十多岁了吧?”展昭问,“他应该死了才对,威胁不到陈宓了,为什么最近突然有人开始找陈宓和陈瑜的麻烦?”

    “他们是在找我!”秦妍芬道。

    “他们?”展昭和白玉堂同时想到了程木,但是程木为什么会跟这案子扯上关系?

    “我不是很清楚,我一直在暗中?;ば″岛托¤??!鼻劐抑迕?,“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很不安,我不敢拿他俩的安全来赌,所以还是决定跟你们合作,请你们无论如何?;に┑陌踩??!?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秦妍芬,还没开口,突然,秦妍芬身后一个身影扑了上来,“伯母!让我?;つ愕陌踩伞?!”

    展昭和白玉堂一皱眉,就见徐列被受惊的秦妍芬一把抓住手扔了出来。

    徐列被摔到地上,墩布瞧瞧他,一屁股坐在了他脸上。

    展昭和白玉堂哭笑不得,秦妍芬看来有些身手啊……估计有可以练过。

    秦妍芬愣了愣,赶紧弯腰扶他,“哎呀,我习惯动作……你没事吧!”

    徐列从墩布屁股底下挣扎出来,趴在沙发上,泪流满面,“阿姨,你放心!我会?;つ惆踩?!刚刚不算,我泰拳打乱好!”

    白玉堂和展昭扶额,徐列某种程度上将就是个单纯的二货而已。

    虽然案情还有很多细节没明朗,时间点也有些混乱,但已经是很大突破的进展了,起码知道了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接下来,需要细细地整理一下。

    “不如休息一下吧?”展昭再一次看秦妍芬,觉得她显得很疲惫。

    “哦,好,我知道的基本都说了,近期发生的事情其实我也是一头雾水?!鼻劐宜坪跷锊簧厦Χ行┣敢?。

    “已经帮了很多忙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吧?!卑子裉煤驼拐颜酒鹄?,秦妍芬也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

    “阿姨我给你倒杯水!”徐列跑出去倒水。

    不过刚出门,被白玉堂拽住了,拽到一旁,那意思——你别添乱。

    徐列拍了拍白玉堂,那意思——给我个拍伯母马屁的机会!

    白玉堂对着前边努了努嘴,那意思——先给别人个机会吧,你等下次。

    徐列抬头,就见陈宓正在门口。

    这时,他身后的电梯“?!币簧蚩?。

    众人下意识地望过去,就见陈瑜背着个包跑了出来,“哥?”

    陈宓回头,也有些惊讶地看陈瑜,“你怎么来了?”

    陈瑜上下左右打量陈宓,发现他没事才安心,“展博士说有急事让我来照顾个人,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br />
    陈宓愣了愣。

    展昭凑过来,手里端了杯热水,交给陈瑜,指了指休息室,道,“哦,那里边有个阿姨是重要的证人,她可喜欢你了,所以我寻点私,你帮我照顾照顾她呗?!?br />
    “哦~”陈瑜点头,接了茶杯,“小意思,包在我身上?!庇谑?,笑嘻嘻捧着茶杯去照顾那位“阿姨”了。

    陈宓看了看展昭。

    展昭一笑,指了指桌上的点心,“你有兴趣也去照顾一下那位阿姨吧?!?br />
    白玉堂拍了拍徐列的肩膀,叫了蒋平去查资料了。

    徐列跑去问陈宓,“进不进去?”

    陈宓将茶点给他,道,“你帮忙吧,不过在小瑜面前嘴紧点,露陷了你就完了?!?br />
    徐列紧张,“那不露陷是不是就表示不会完,于是表示有戏?”

    陈宓无奈望天,将他撵走,自己则是走到白玉堂身后,此时, SCI其他查到线索的也在跟白玉堂汇报。

    “让我参与这次调查吧?!背洛刀园子裉玫?。

    白玉堂回头看他,“你不是警务人员?!?br />
    陈宓坚持。

    白玉堂想了想,“包局同意就可以?!?br />
    话没说完,展昭递上来手机,“我发短信问了,包局同意了?!?br />
    白玉堂笑了笑,点头,对众人招手,“有突破性线索,我们重新整理一下案情!”

    正说着,就见门口公孙拿着一份报告进来,“这么巧,我也有突破性线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不可一世录入仕12年我的爆笑三国白马踏雪梦还乡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机智女孩历险记历史上的第一海战想起西藏修真重生美利坚今天开始画漫画[重生][综]赤之焰[综港]梦回TVB[综英美]地狱之瞳

如果您喜欢,请把《SCI谜案集 (第四部)119地狱归来的凶手19突破》,方便以后阅读SCI谜案集 (第四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CI谜案集 (第四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