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谜案集 (第四部)

124地狱归来的凶手23来自地狱

类别:散文诗词 作者:耳雅 书名:SCI谜案集 (第四部)

?    白玉堂和展昭进入电梯。

    此时,几乎整个警局都准备出动了,特警队、刑警,一辆辆警车开了出去。

    走到地下车库的指挥车旁边,白玉堂和其他组员对表。

    结束之后,白玉堂拍了拍展昭道,“猫儿,你们先走?!?br />
    众人都微微有些不解,看着白玉堂。

    展昭好奇,“你不去?那谁指挥行动?”

    “你和包局先指挥?!卑子裉帽咚?,边拿了一旁的平板电脑。

    电脑适时地响了一声,收到了一封邮件。

    白玉堂将邮件打开。

    展昭颇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看,就见是一幅立体官道图。

    指挥车里,蒋平探出头,“头儿,你要的是这个不?”

    白玉堂点头。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对他一挑眉。

    展昭笑了,“那你小心点?!?br />
    “有帮手,不用担心?!卑子裉帽咚?,边走向电梯。

    展昭带着一头雾水的SCI其他成员上车,赶往苹果园。

    白玉堂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怎么了?”

    接电话的,是留守在SCI的两位家属。

    白锦堂拿着电话,看了看休息室里,就见陈瑜正坐着给秦妍芬剥桔子,徐列也在一旁跟两人说笑。

    “风平浪静吧?!卑捉跆玫?。

    “女警呢?到位了没?”白玉堂问话的时候,白锦堂就见电梯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身材瘦高的女警员到了门口,手里拿着一个礼品盒。

    白锦堂微微皱眉,“这么瘦,这都行?”

    白玉堂哭笑不得,“人家柔道三段!全国武术冠军?!?br />
    白锦堂挑眉,对那女警点了点头,女警就转身,走向了走廊尽头的女厕所。

    电梯门打开,白玉堂拿着手机走了出来,眼前是SCI办公室楼下的经济犯罪科,整个科室的人基本都在,桌上大堆大堆的资料,经济科的人正埋头查数据。

    白玉堂敲敲门。

    经济科一群书呆子齐刷刷抬头望过来。

    白玉堂打了个响指,往外一摆手,“清场?!?br />
    经济科众人嘴角抽了抽,赶紧排着队就往外跑。

    等经济科的人都走光了,白玉堂对电话那头的白锦堂道,“可以开始了?!?br />
    白锦堂收了电话,对赵祯使了个眼色。

    赵祯站了起来,晃悠到了休息室里。

    赵祯和陈瑜也熟,进去就问,“马欣呢?”

    陈瑜左右看了看,“是不是跟公孙博士一起走了?”

    “啧?!闭造跷⑽⒅迕?。

    “怎么啦?”陈瑜问。

    赵祯无奈,“我给驰驰买了份礼物,刚才人多,我让马欣藏起来,死丫头给我藏女洗手间里了?!?br />
    “噗?!背妈だ至?,“我给你去拿?!?br />
    赵祯点头。

    陈瑜起来就往外跑,到门口,正撞到在走廊吸烟处抽烟的白锦堂。

    白锦堂和陈瑜打了个照面。

    陈瑜笑眯眯叫“老板”。

    白锦堂点了点头,边问,“脸色那么差?不舒服?”

    陈瑜一愣,摸了摸脸,“有么?”

    白锦堂点点头。

    陈瑜赶紧跑洗手间,准备补补妆。

    到了洗手间,陈瑜就看到洗脸台上放着一个蓝色的礼品盒,赶忙过去拿了,顺便看镜子里的自己。

    左右看了看,脸色有白么?陈瑜对着镜子看脸上的妆,觉得是不是这个粉底白了一点?最近皮肤是有点干啊,一会儿回家是不是敷个面膜?

    她正看着,忽然……目光被镜子里,洗手间顶上的通风口吸引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瑜感觉那个通风口的天窗正在动。

    陈瑜下意识地就盯着看了起来,随后,就见那通风窗“呼”第一声掉了下来,砸在地面上发出了响亮的“嘡啷”一声。

    陈瑜一个激灵,回头,就见那黑洞洞的通风口里,一个人跳了下来。

    说是人,但却是干尸一样的感觉,骨瘦如柴简直就是皮包骨头,面部凹陷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僵尸,再加上病态的肤色。

    陈瑜最近总跟着马欣看行尸走肉,一眼看到就炸毛了——这不是僵尸么?!惊得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陈瑜不愧是搞乐队的,平时总跟齐乐练练嗓子,这一吓不要紧,潜能激发,就听她“呀啊啊??!”一嗓子喊出来,整个SCI都听到了。

    休息室里,秦妍芬霍地就站了起来就往外冲。

    徐列赶紧跟上。

    从通风口里跳下来的是谁?程木!

    惨叫的声音让程木也皱眉,他正想扑过来抓住陈瑜,就听到“嘭”一声,洗手间的一扇门被踹开,一个身影扑了出来,飞起一脚直踹他面门。

    程木赶紧躲开。

    陈瑜拍着胸口喘气,才看到洗手间里出来了一个女警,一脚踹中程木。程木速度极快,躲到一旁,那女警也没追他,往陈瑜眼前一站,护住了她。

    陈瑜感慨自己福大命大,还好这里是警局??!

    “小瑜!”

    与此同时,就见洗手间的大门被推开,秦妍芬冲了进来。

    “小心!”陈瑜见秦妍芬离那干尸好近,吓得喊了一声。

    而那干尸看到秦妍芬之后愣了愣,随后突然扑向她。

    秦妍芬正想反击,就感觉胳膊被人拽了一下。

    她一惊,好大的力气……

    之间她身后白锦堂上来了。

    都快到跟前的程木突然停住了脚步。

    白锦堂身后,赵祯和徐列也到了。

    “程木,你小子失心疯??!”徐列来气,心说竟然杀个回马枪!而且还来袭击陈瑜,这小子简直不知所谓?

    程木一看大势不好,转身一跃,从窗户窜了出去。

    陈瑜睁大了眼睛。

    那女警也纳闷,“这里十一楼??!”

    众人到了窗边一看,却是皱眉——楼下没有摔成肉泥的尸体,也没有逃脱的人影……程木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十楼的窗户打开着。

    程木一跃跳了进来,硕大的办公室空荡荡的,各张办公桌上堆满了各色的文件。

    程木一眼扫过……本来是想找门,但是……目光在一张办公桌上停止。

    就见办公室最靠近出口的那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白衣人。

    程木的脸色,一点点地变白……门口,白玉堂正用一张雪白的A4纸折着飞机。

    程木站在了原地,抬起头,看白玉堂,“你故意设的计么?”

    白玉堂二指夹着纸飞机轻轻往前一送……白色的纸飞机从程木的面颊边擦过,飞出了敞开的窗户,飞向S市的上空。

    “你怎么知道我还会回来?”程木问。

    “因为你那天被抓也是故意的?!卑子裉玫恍?,“你去找陈宓、从陈宓家跟到警局,逃走了还留下信息引我们去苹果园……所以我觉得你可能是有什么东西没拿到。不管那样东西是属于陈宓还是秦妍芬,抓住陈瑜,就是最好的方法?!?br />
    程木看了白玉堂良久,笑了,笑得很凄凉,“就算铲除了苹果园,或者杀死五个F,都是没有用的!”

    白玉堂看了看他,“为什么?”

    “因为他还活着!”程木沉声道,“驱魔就要杀死魔王,杀几个小魔头有什么用?就算魔王死了,也要将他的尸骨烧成灰烬,将整个地狱都烧毁,它们才不能再害人!”

    白玉堂微微皱起眉头,想了想,问,“你的意思是,斯蒂芬还没死?”

    “只有秦妍芬知道魔王在哪儿!”程木冷声道,“但是这个女人为了?;ぷ约旱淖优?,这么多年都隐瞒着……”

    “秦妍芬并不知道斯蒂芬在哪儿?!卑子裉靡×艘⊥?,“你们没有第二套方案么?难道宝都压在了秦妍芬身上?”

    程木看着白玉堂,似乎不解。

    白玉堂无奈,修长的食指轻轻敲了敲脑袋,“你动动脑子,如果你是秦妍芬,真的知道斯蒂芬在哪儿,你会躲起来二十年,还是干脆想法子杀了他,然后跟子女相认?”

    程木愣在原地看着白玉堂,似乎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良久,他有些茫然地说,“她骗我?”

    白玉堂从桌子上下来,看程木,“你追去罗马尼亚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然后……为什么你会回来?”

    程木突然猛地一抬头,“不能去苹果园!”

    白玉堂微微皱眉,“为什么?”

    “会被利用……”程木的话没说完,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只剩下喉部留下一个尾音。

    “程木?”白玉堂赶紧过去。

    但是程木已经摔倒了,他浑身剧烈地抽出了几下,断气。

    白玉堂测了测程木的脉搏,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程木已经死了……

    他仔细地搜了一下,从程木衣襟的内侧,找到了一个夹层,剪开衣服,里边有一枚黑色的,十分细小的窃听器。

    指挥车里,展昭正研究苹果园附近的地形,白驰不解地问展昭,“哥,哥去干什么???”

    展昭微微一笑,“估计是去抓程木?!?br />
    “程木?”白驰惊讶,“程木不是跑了么?”

    “他目的没达到,应该还会回警局去?!闭拐训?,“或者他根本就没离开警局……”

    正这时,展昭的电话响了起来。

    展昭见来电的是白玉堂,微微皱眉,接通,“玉堂,怎么样?”

    “程木死了?!卑子裉玫?,“他以为秦妍芬可以找到斯蒂芬,所以想绑架陈瑜?!?br />
    展昭微微皱眉,“愚蠢?!?br />
    “他死前说‘她骗我’、‘不能去苹果园’、‘会被利用’”白玉堂将程木临终的几句话转述,顺便告诉展昭,“我在他衣服里找到一个窃听器,他可能是被人??睾λ赖??!?br />
    白玉堂看着一旁杨法医检查尸体,边跟展昭说。

    “??亍闭拐阎迤鹆嗣纪?。

    这时,杨法医抬头告诉白玉堂,“他是心脏骤停死的?!?br />
    白玉堂走过去。

    杨法医道,“他的心脏装有一个类似起搏器的装置?!?br />
    白玉堂皱眉,“之前他逃走的时候装病,几乎没有脉搏和心跳,也是这玩意儿搞的鬼?”

    杨法医点头,“相当的精妙,程木的死因是因为这东西突然放出电流?!?br />
    那头,听到了整个对话过程的展昭伸出手,轻轻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时,车队已经到了苹果园外围的林区。

    车辆停下,其他警员都待命。

    包拯抬起头,看还拿着电话发呆的展昭,“怎么样?行动继续么?”

    展昭回过神,忽然神秘兮兮地说,“原来,这是一场F之间的斗争!”

    包局望天,展昭说话的腔调一天比一天神叨,刚才那一下莫名让他想到了赵爵。

    “之前我们推断的也是F之间的斗争?!卑子裉迷谀潜咛搅?,就道。

    “之前我们一直以为,F和F是对立的关系?!闭拐训?,“但是你死我活的斗争,除了对立关系之外,还有一种关系!”

    白玉堂微微地愣了愣,随后一挑眉,“竞争关系?”

    展昭一笑,“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都来自地狱,都是魔王的后裔?!?br />
    包拯皱眉,看展昭,“情况有变?那行动先取消?”

    展昭却是轻轻一摇头,“没这个必要!行动继续!”

    “确定?”白玉堂问。

    展昭一笑,“嗯,因为我知道那个藏着魔王的地狱,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白玉堂和展昭进入电梯。

    此时,几乎整个警局都准备出动了,特警队、刑警,一辆辆警车开了出去。

    走到地下车库的指挥车旁边,白玉堂和其他组员对表。

    结束之后,白玉堂拍了拍展昭道,“猫儿,你们先走?!?br />
    众人都微微有些不解,看着白玉堂。

    展昭好奇,“你不去?那谁指挥行动?”

    “你和包局先指挥?!卑子裉帽咚?,边拿了一旁的平板电脑。

    电脑适时地响了一声,收到了一封邮件。

    白玉堂将邮件打开。

    展昭颇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看,就见是一幅立体官道图。

    指挥车里,蒋平探出头,“头儿,你要的是这个不?”

    白玉堂点头。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对他一挑眉。

    展昭笑了,“那你小心点?!?br />
    “有帮手,不用担心?!卑子裉帽咚?,边走向电梯。

    展昭带着一头雾水的SCI其他成员上车,赶往苹果园。

    白玉堂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怎么了?”

    接电话的,是留守在SCI的两位家属。

    白锦堂拿着电话,看了看休息室里,就见陈瑜正坐着给秦妍芬剥桔子,徐列也在一旁跟两人说笑。

    “风平浪静吧?!卑捉跆玫?。

    “女警呢?到位了没?”白玉堂问话的时候,白锦堂就见电梯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身材瘦高的女警员到了门口,手里拿着一个礼品盒。

    白锦堂微微皱眉,“这么瘦,这都行?”

    白玉堂哭笑不得,“人家柔道三段!全国武术冠军?!?br />
    白锦堂挑眉,对那女警点了点头,女警就转身,走向了走廊尽头的女厕所。

    电梯门打开,白玉堂拿着手机走了出来,眼前是SCI办公室楼下的经济犯罪科,整个科室的人基本都在,桌上大堆大堆的资料,经济科的人正埋头查数据。

    白玉堂敲敲门。

    经济科一群书呆子齐刷刷抬头望过来。

    白玉堂打了个响指,往外一摆手,“清场?!?br />
    经济科众人嘴角抽了抽,赶紧排着队就往外跑。

    等经济科的人都走光了,白玉堂对电话那头的白锦堂道,“可以开始了?!?br />
    白锦堂收了电话,对赵祯使了个眼色。

    赵祯站了起来,晃悠到了休息室里。

    赵祯和陈瑜也熟,进去就问,“马欣呢?”

    陈瑜左右看了看,“是不是跟公孙博士一起走了?”

    “啧?!闭造跷⑽⒅迕?。

    “怎么啦?”陈瑜问。

    赵祯无奈,“我给驰驰买了份礼物,刚才人多,我让马欣藏起来,死丫头给我藏女洗手间里了?!?br />
    “噗?!背妈だ至?,“我给你去拿?!?br />
    赵祯点头。

    陈瑜起来就往外跑,到门口,正撞到在走廊吸烟处抽烟的白锦堂。

    白锦堂和陈瑜打了个照面。

    陈瑜笑眯眯叫“老板”。

    白锦堂点了点头,边问,“脸色那么差?不舒服?”

    陈瑜一愣,摸了摸脸,“有么?”

    白锦堂点点头。

    陈瑜赶紧跑洗手间,准备补补妆。

    到了洗手间,陈瑜就看到洗脸台上放着一个蓝色的礼品盒,赶忙过去拿了,顺便看镜子里的自己。

    左右看了看,脸色有白么?陈瑜对着镜子看脸上的妆,觉得是不是这个粉底白了一点?最近皮肤是有点干啊,一会儿回家是不是敷个面膜?

    她正看着,忽然……目光被镜子里,洗手间顶上的通风口吸引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瑜感觉那个通风口的天窗正在动。

    陈瑜下意识地就盯着看了起来,随后,就见那通风窗“呼”第一声掉了下来,砸在地面上发出了响亮的“嘡啷”一声。

    陈瑜一个激灵,回头,就见那黑洞洞的通风口里,一个人跳了下来。

    说是人,但却是干尸一样的感觉,骨瘦如柴简直就是皮包骨头,面部凹陷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僵尸,再加上病态的肤色。

    陈瑜最近总跟着马欣看行尸走肉,一眼看到就炸毛了——这不是僵尸么?!惊得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陈瑜不愧是搞乐队的,平时总跟齐乐练练嗓子,这一吓不要紧,潜能激发,就听她“呀啊啊??!”一嗓子喊出来,整个SCI都听到了。

    休息室里,秦妍芬霍地就站了起来就往外冲。

    徐列赶紧跟上。

    从通风口里跳下来的是谁?程木!

    惨叫的声音让程木也皱眉,他正想扑过来抓住陈瑜,就听到“嘭”一声,洗手间的一扇门被踹开,一个身影扑了出来,飞起一脚直踹他面门。

    程木赶紧躲开。

    陈瑜拍着胸口喘气,才看到洗手间里出来了一个女警,一脚踹中程木。程木速度极快,躲到一旁,那女警也没追他,往陈瑜眼前一站,护住了她。

    陈瑜感慨自己福大命大,还好这里是警局??!

    “小瑜!”

    与此同时,就见洗手间的大门被推开,秦妍芬冲了进来。

    “小心!”陈瑜见秦妍芬离那干尸好近,吓得喊了一声。

    而那干尸看到秦妍芬之后愣了愣,随后突然扑向她。

    秦妍芬正想反击,就感觉胳膊被人拽了一下。

    她一惊,好大的力气……

    之间她身后白锦堂上来了。

    都快到跟前的程木突然停住了脚步。

    白锦堂身后,赵祯和徐列也到了。

    “程木,你小子失心疯??!”徐列来气,心说竟然杀个回马枪!而且还来袭击陈瑜,这小子简直不知所谓?

    程木一看大势不好,转身一跃,从窗户窜了出去。

    陈瑜睁大了眼睛。

    那女警也纳闷,“这里十一楼??!”

    众人到了窗边一看,却是皱眉——楼下没有摔成肉泥的尸体,也没有逃脱的人影……程木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十楼的窗户打开着。

    程木一跃跳了进来,硕大的办公室空荡荡的,各张办公桌上堆满了各色的文件。

    程木一眼扫过……本来是想找门,但是……目光在一张办公桌上停止。

    就见办公室最靠近出口的那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白衣人。

    程木的脸色,一点点地变白……门口,白玉堂正用一张雪白的A4纸折着飞机。

    程木站在了原地,抬起头,看白玉堂,“你故意设的计么?”

    白玉堂二指夹着纸飞机轻轻往前一送……白色的纸飞机从程木的面颊边擦过,飞出了敞开的窗户,飞向S市的上空。

    “你怎么知道我还会回来?”程木问。

    “因为你那天被抓也是故意的?!卑子裉玫恍?,“你去找陈宓、从陈宓家跟到警局,逃走了还留下信息引我们去苹果园……所以我觉得你可能是有什么东西没拿到。不管那样东西是属于陈宓还是秦妍芬,抓住陈瑜,就是最好的方法?!?br />
    程木看了白玉堂良久,笑了,笑得很凄凉,“就算铲除了苹果园,或者杀死五个F,都是没有用的!”

    白玉堂看了看他,“为什么?”

    “因为他还活着!”程木沉声道,“驱魔就要杀死魔王,杀几个小魔头有什么用?就算魔王死了,也要将他的尸骨烧成灰烬,将整个地狱都烧毁,它们才不能再害人!”

    白玉堂微微皱起眉头,想了想,问,“你的意思是,斯蒂芬还没死?”

    “只有秦妍芬知道魔王在哪儿!”程木冷声道,“但是这个女人为了?;ぷ约旱淖优?,这么多年都隐瞒着……”

    “秦妍芬并不知道斯蒂芬在哪儿?!卑子裉靡×艘⊥?,“你们没有第二套方案么?难道宝都压在了秦妍芬身上?”

    程木看着白玉堂,似乎不解。

    白玉堂无奈,修长的食指轻轻敲了敲脑袋,“你动动脑子,如果你是秦妍芬,真的知道斯蒂芬在哪儿,你会躲起来二十年,还是干脆想法子杀了他,然后跟子女相认?”

    程木愣在原地看着白玉堂,似乎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良久,他有些茫然地说,“她骗我?”

    白玉堂从桌子上下来,看程木,“你追去罗马尼亚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然后……为什么你会回来?”

    程木突然猛地一抬头,“不能去苹果园!”

    白玉堂微微皱眉,“为什么?”

    “会被利用……”程木的话没说完,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只剩下喉部留下一个尾音。

    “程木?”白玉堂赶紧过去。

    但是程木已经摔倒了,他浑身剧烈地抽出了几下,断气。

    白玉堂测了测程木的脉搏,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程木已经死了……

    他仔细地搜了一下,从程木衣襟的内侧,找到了一个夹层,剪开衣服,里边有一枚黑色的,十分细小的窃听器。

    指挥车里,展昭正研究苹果园附近的地形,白驰不解地问展昭,“哥,哥去干什么???”

    展昭微微一笑,“估计是去抓程木?!?br />
    “程木?”白驰惊讶,“程木不是跑了么?”

    “他目的没达到,应该还会回警局去?!闭拐训?,“或者他根本就没离开警局……”

    正这时,展昭的电话响了起来。

    展昭见来电的是白玉堂,微微皱眉,接通,“玉堂,怎么样?”

    “程木死了?!卑子裉玫?,“他以为秦妍芬可以找到斯蒂芬,所以想绑架陈瑜?!?br />
    展昭微微皱眉,“愚蠢?!?br />
    “他死前说‘她骗我’、‘不能去苹果园’、‘会被利用’”白玉堂将程木临终的几句话转述,顺便告诉展昭,“我在他衣服里找到一个窃听器,他可能是被人??睾λ赖??!?br />
    白玉堂看着一旁杨法医检查尸体,边跟展昭说。

    “??亍闭拐阎迤鹆嗣纪?。

    这时,杨法医抬头告诉白玉堂,“他是心脏骤停死的?!?br />
    白玉堂走过去。

    杨法医道,“他的心脏装有一个类似起搏器的装置?!?br />
    白玉堂皱眉,“之前他逃走的时候装病,几乎没有脉搏和心跳,也是这玩意儿搞的鬼?”

    杨法医点头,“相当的精妙,程木的死因是因为这东西突然放出电流?!?br />
    那头,听到了整个对话过程的展昭伸出手,轻轻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时,车队已经到了苹果园外围的林区。

    车辆停下,其他警员都待命。

    包拯抬起头,看还拿着电话发呆的展昭,“怎么样?行动继续么?”

    展昭回过神,忽然神秘兮兮地说,“原来,这是一场F之间的斗争!”

    包局望天,展昭说话的腔调一天比一天神叨,刚才那一下莫名让他想到了赵爵。

    “之前我们推断的也是F之间的斗争?!卑子裉迷谀潜咛搅?,就道。

    “之前我们一直以为,F和F是对立的关系?!闭拐训?,“但是你死我活的斗争,除了对立关系之外,还有一种关系!”

    白玉堂微微地愣了愣,随后一挑眉,“竞争关系?”

    展昭一笑,“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都来自地狱,都是魔王的后裔?!?br />
    包拯皱眉,看展昭,“情况有变?那行动先取消?”

    展昭却是轻轻一摇头,“没这个必要!行动继续!”

    “确定?”白玉堂问。

    展昭一笑,“嗯,因为我知道那个藏着魔王的地狱,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不可一世录入仕12年我的爆笑三国白马踏雪梦还乡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机智女孩历险记历史上的第一海战想起西藏修真重生美利坚今天开始画漫画[重生][综]赤之焰[综港]梦回TVB[综英美]地狱之瞳

如果您喜欢,请把《SCI谜案集 (第四部)124地狱归来的凶手23来自地狱》,方便以后阅读SCI谜案集 (第四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CI谜案集 (第四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