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谜案集 (第四部)

127 地狱归来的凶手26 F的末日与未来

类别:散文诗词 作者:耳雅 书名:SCI谜案集 (第四部)

    “那里?!?br />
    众人抬眼望向展昭手指的方向,越过树林、公路、蓝天之下,只有一个清晰的物体存在——摩天轮。

    包拯微微皱眉,不解地问展昭,“摩天轮?你确定?”

    白玉堂想了想,道,“那是游乐园的方向……我们之前去调查的那个历史研究院就在那里?!?br />
    赵虎也凑了过来,“就是存放妻与女是那个闹鬼的历史研究院?”

    展昭的嘴角微微上翘,“就是那里?!?br />
    包拯让特警队的将所有逮捕的人都押送去警局,其余人轻装简行,一起开车驶向游乐园的方向。

    展昭示意车子在历史研究院的大门前停下,众人下车。

    白玉堂关上车门的时候,就看到对面一辆车子停了下来。

    那是白锦堂的车子,开车的是大丁。

    后车门打开,小丁往外一蹦,打开车门。

    众人望过去,就见秦妍芬从车子里出来,手里拿着那个盒子,脸上有些困惑。

    白玉堂知道,人是刚才展昭在车子里打电话叫来的,双胞胎帮忙送到历史研究院门口。

    包拯纳闷,“她怎么来了?”

    “让她帮忙认个人?!闭拐讯灾谌苏姓惺?。

    秦妍芬走了过来。

    一行人一起往历史研究院那幢白色大楼走。

    这里白天没有晚上那么冷清,有一些研究人员经过,整体的环境看起来就像是大学图书馆附近的样子,绿化也做得不错,鸟语花香。

    众人顺着大路一直走,到了研究大楼门口。

    正好遇到抱着两大摞书走过来的宋佳佳。

    宋佳佳一看到众人就哭丧着脸,“你们怎么又来啦?!?br />
    众人都挺无辜地看她。

    宋佳佳叹气,“这次又是什么妖魔鬼怪跑出去杀人了?”

    展昭则是问她,“论文准备得怎么样了?”

    “准备什么论文啊,姐要准备卷铺盖走人了?!彼渭鸭淹Ρ鹋?,“这个研究院出事情太频繁,原本资助的几家机构都撤资了,没钱了要改经营项目,历史不做了。然后那天曹博士打电话来说,妻与女身上的叶贺兰咒后半段已经证实了是假的,本来他想聘我做助手的,这下又泡汤了?!?br />
    “那岂不是要另谋生路?”展昭颇为关心。

    宋佳佳嘴角抽了抽,“我的博士论文还要重头写,就算过了估计也进不了好的历史研究院,本小姐可是弄丢过人家国宝的人啊,估计博物馆都不要我……大概找个学校去教书吧……嘤嘤嘤?!?br />
    众人哭笑不得看这个不知是哀嚎还是卖萌的苦逼研究生。

    “不如出书吧?!闭拐迅鲋饕?,“素材丰富,我给你推荐出版社?!?br />
    宋佳佳眨了眨眼,看展昭,“出书?”

    展昭点点头,继续往研究院里走,“你的论文一定会通过的,我保证你有一份最成功论文,各大历史研究院随你挑?!?br />
    宋佳佳好奇地跟上,其他众人也是面面相觑——跟着展昭往研究院里走。

    包拯问白玉堂,“你知道他搞什么鬼么?”

    白玉堂想了想,道,“大概知道一点……”

    众人“刷拉”一下齐齐看白玉堂,那意思——求剧透!

    展昭回头瞄了白玉堂一眼——敢剧透就挠你!

    白玉堂无奈一耸肩,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脖子。

    展昭看到白玉堂这个动作后,微微地笑了笑。

    众人完全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不过研究院就隔着一扇玻璃门了,推开门估计就知道真相了吧?

    研究院的玻璃大门被打开,众人鱼贯而入。

    看门那位大爷抬头看到众人就是一皱眉,“怎么又是你们???”

    宋佳佳也跟在一旁点头。

    展昭走到传达室的门口停了下来,看着结构不算复杂的门卫室,以及里边正看报纸的老头。

    那老头也抬着头,看着众人。

    展昭的视线从老头的脑门开始一点点往下,最后,在脖子的位置停了下来,随后,嘴角微微地挑起,露出了笑容。

    白玉堂的视线也停留在了那老头脖子的位置,微微皱眉,伸手拿过蒋平手里的平板电脑,点出一张照片来看了一下,抬头和老头对比。

    宋佳佳左看看右看看,有些不解——众人这是在干嘛?给传达室大爷相面么?

    而此时,SCI众人则是集体看着白玉堂手中平板上的那张照片——一个女人的照片。

    那是众人一直在寻找的那位人间蒸发的女摄影师?;衣抟了沟呐?,妻与女作品中那位女孩儿的双胞胎姐妹,程木追去罗马尼亚、以及将小迦列之轮交给秦妍芬,从而引发之后一连串调查的,神秘的女人。

    秦妍芬记忆之中的小女孩儿并不长这样,公孙研究了照片之后也肯定这人整过容,然而……秦妍芬通过一点,认出了照片上的女人——她脖子上有一颗痣。

    众人看了一眼照片上的那颗痣,又抬起头,看坐在传达室里那位老头的脖子……也有一颗痣,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状态。

    而此时,那老头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没有了。

    白玉堂将平板反过来,照片那一面对着他,问,“介不介意卸个妆?”

    老头双眼盯着众人看了一会儿,笑了,问,“你们怎么发现的?”

    众人都看展昭。

    小白驰摸着下巴仰着脸回忆,回想第一眼看到这老头的时候,他脖子上有痣么?人肉扫描仪到何种程度,才会记住这样的细节,并且把两者联系起来呢?

    秦妍芬也皱眉看着那老头,“你是化妆的?”

    老头站了起来,伸手到脑后,摸索了好久,终于抓到了什么,随后像剥蛋壳一样,两手深入脸的内部,将一张扭曲变形,带着妆容的面罩和假发一起扯了下来。

    众人都忍不住皱眉。

    白驰之前跟着赵祯一起巡演,见过几位特效化妆的大师,知道用现在的化妆术,想要弄个老人装实在是很轻松,因为妆都很薄,先用脸倒模然后雕刻之后再塑形做出的面罩几乎是贴合着脸部,想做表情都没问题……只是,这一瞬间拽下面皮的那种类似画皮的视觉刺激,比之前白玉堂活剥了那个干尸的皮子还叫人不舒服。

    面具下边,是一张女人的脸。

    跟照片上的比起来,似乎又整过容了,样子有了一些变化,岁数大概三四十岁?因为身型清瘦皮肤也不错,感觉还挺年轻。

    白玉堂莫名有些好奇,问她,“为什么不把那颗痣做掉?留着这么明显的特征不是给自己添麻烦么?”

    那女人眼神复杂地看了白玉堂一眼,就听展昭道,“那个不能做掉,那个是标记!”

    众人都不解,“标记?”

    展昭笑了笑,“对于一个接近百岁的老人来说,老眼昏花是正常。对于一个年轻的时候经常接触爆炸物和有毒物品的人来说,视力衰退也正常。对于一个有严重妄想症和创伤后遗症,常年神经兮兮的老人来说,神经性致盲也是不无可能的。所以说,如果自己有一张经常需要通过整容来变化模样的脸,想被老人家确认身份,留下一个防伪的标志是多么的重要?就像钞票上的盲文一样。

    众人恍然大悟,同时,也好奇起来——这些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良久,那女人笑了,点了点头,“有人提醒过我,说我一定会栽在你们手里?!?br />
    展昭下意识地看了秦妍芬一眼。

    秦妍芬被展昭看了个措手不及,眼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后无奈地看展昭。

    展昭没多说话,回过头,也不知道他想什么。

    整个过程都被白玉堂看到了,白队微微地挑了挑眉,似乎也是若有所思。

    不过在场众人显然没注意到这几个人之间细微的神情变化,包拯走上一步,问展昭,“斯蒂芬在哪儿?”

    展昭双眼望向传达室的桌子……桌上放着一串钥匙。展昭又一次抬头看那个女人,和她目光相对之后,展昭一笑。

    白玉堂走进了传达室,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小钥匙来。

    众人都看着那把小钥匙。

    这是之前小法医王夏天跑下楼追到白玉堂之后,交给他的,程木身上的那串小钥匙,看着像是玩具钥匙,又像是什么发条,总之,之前一直找不到可以使用的地方。然而……

    此时,众人的目光落在了传达室后方那一排小门上。

    因为整个研究院的灯火都在这里有控制开关,所以有不少装阀门的小铁柜。铁柜都上着锁,锁孔的形状,跟那个铁片一样的钥匙吻合。之前展昭他们在研究院追那个“鬼影”的时候,就是“传达室老头”用钥匙打开铁盒,启动的电源。

    然而,铁盒有一大排,每一个的锁孔都差不多,有号码在上面,哪一个是呢?

    白玉堂拿起桌上的那一串,那一串上有十多个铁片钥匙,稍微对比了一下,其中的一个“11”号柜子的钥匙和白玉堂手中那一枚一模一样。

    白玉堂将铁片钥匙□□11号柜子的柜门,打开柜门……里边没有电源阀门,只有另一枚钥匙。不同于其他钥匙,这是一辆车子的钥匙。

    白玉堂拿了车钥匙,走向楼下停车场。

    展昭等人跟了上去,洛天将那个女人拷上手铐,也带了下去。

    地下停车场里,停着不少车。因为研究院有很多地方还在施工,所以有不少较大的车和小型货车。

    白玉堂走到停车场正中央,按了一下车钥匙……远处的角落里,发出了一个信号接收到的声音,一辆小型货车的车头灯亮了一下。

    白玉堂走过去。

    赵虎和马汉到了车门口,刚想开门,秦鸥伸手示意众人别着急。

    他凑上去,拿着手电筒观察了一下那把看起来一枪就能崩开的简易铁索,对众人摇了摇头,道,“是炸弹?!?br />
    众人都皱眉。

    白驰去车子里帮秦鸥拿来他常用的工具箱。

    展昭和白玉堂注意到,原来徐列那天当宝贝一样藏在家里的就是这种工具箱——这是拆弹组的标配,陈宓应该也有。

    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些想笑。

    这炸弹在秦鸥手底下,没有挺过去十五分钟,就听到“咔嚓”一声,被解除了。

    拆弹组的车子也到了,组员用防爆箱将锁头装起来,带走销毁。

    马汉和赵虎打开车门……

    手电筒的强光照进去,就见车厢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病床。

    病床上,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古稀老人,身上还插着一些管子,四周有维持生命的仪器在运作。

    那老人对直射到眼前的手电光毫无反应,证实了展昭的猜测——他已经盲了。

    似乎是听到了有人开门的声音,他颤颤巍巍地升起了一只手,干枯的胳膊在空中伸展着,手指似乎是在摸索什么。

    众人都忍不住皱眉。

    展昭微微一耸肩,看包拯。

    包局无奈摇了摇头,好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真的恶魔,一个人,就算他再能作恶,他也不可能抗拒自然力,像恶魔一样永生不死……一百年后,还要死!所以F在选择自己的延续么?可惜,到此为止了!

    将所有相关人员全部逮捕送去警局。

    展昭和白玉堂到历史研究院门口,阳光普照下的白色建筑,玻璃晶莹剔透。

    宋佳佳捧着一摞书站在门口跟小白驰聊着这次的案子,她终于明白展昭告诉她可以写一本书是什么意思了。

    展昭和白玉堂在台阶下看着警局的车子驶离。

    秦妍芬走了回来,将盒子给了宋佳佳,还有一些自己当年的研究资料。

    宋佳佳打开盒子,看到了那个小型的迦列之轮,也翻看了罗伊斯的绘画笔记,惊讶,“迦列之轮和妻与女,竟然都是艺术品?!?br />
    展昭点了点头,“所以你也不算弄丢了人家的国宝?!?br />
    有了这些资料,宋佳佳完全可以完成一篇很棒的论文,之前惊吓过度的研究生瞬间爆发,握拳,“老娘要出名了!所有论文题材跟我手上的比都弱爆了!啊啊啊啊啊??!”

    ……

    等人都走了,展昭让秦妍芬也上了双胞胎的车子,继续由双胞胎送她回去。

    “F的威胁已经解除了?!闭拐压菜?,“可以跟陈瑜和陈宓相认了?!?br />
    然而,秦妍芬脸上却没有兴奋,反而是担忧,她看着展昭,“你们……不回去么?”

    展昭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br />
    秦妍芬紧张,但是又似乎有话说不出口。

    此时,也许是阳光太强烈,白玉堂戴上太阳眼镜,仰起脸,望着研究大楼的楼顶。

    楼顶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白玉堂走进大楼,进入电梯,显然是上楼了。

    秦妍芬抓住也要进去的展昭,眼中有哀求,“放过他吧……他死了很多很多年了,他没害过好人?!?br />
    展昭看了她一会儿,笑了,“我们能对一个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的人干什么呢?”

    秦妍芬一愣,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展昭道,“不过是跟他聊聊而已,回去跟子女相认吧,陈宓大概已经把事情告诉陈瑜和陈爷爷了?!?br />
    秦妍芬点了点头。

    双胞胎发动车子。

    后座的秦妍芬仰着头,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屋顶的位置。

    屋顶上,有一个人站在栏杆边,目送着车子远去。

    屋顶的铁门被打开,白玉堂走了出来,看到了栏杆边站着的人。

    光看背影,身材匀称瘦高,一看就是身手不错,实在很难跟五十多岁的人联系起来。不过想想包局和自家老爸,白玉堂倒是也能接受,估计自己五六十岁的时候,也能保持这点,坚持运动就行了。

    那人穿着一身黑,留着利落的短发,并没怎么打理的感觉,微微回过头,给了白玉堂一个侧面,下巴上有胡渣,不长,但是几乎盖掉了半张脸,沧桑却又不显颓废,一股子锐利,又一个有范儿的大叔。

    到了门口的展昭也走了出来,边走边点头,“鼻子和眼睛可以看到陈宓的样子,你们家是女儿像妈妈,儿子像爸爸么?”

    那人看了展昭和白玉堂一眼,嘴角微微挑起,带起了一丝笑容,“后生可畏?!?br />
    白玉堂认得这个身影……那天他和展昭从医院沈博的病房出来的时候,在走廊上看到对过楼上的那个身影,就属于这个人。

    “陈兴隆……”白玉堂好好地观察了一下眼前这个跟他们的父辈纠缠不清的世纪大盗贼,一个本来应该已经死了的传奇人物。

    陈兴隆回过头,背对着展昭和白玉堂,双眼望着前方,问,“你们怎么查到我的?”

    “方友家里那具干尸上,找到了一些指纹碎片?!卑子裉玫?,“你也知道现在的科技跟二十年前已经今非昔比,从指纹上可以提取DNA,和陈瑜以及陈宓的DNA一对比,我们发现了直系亲属关系?!?br />
    陈兴隆没说话。

    “当年是你杀了方友?”展昭问。

    陈兴隆沉默了良久,道,“我只是用自己的方法?;て薅胰??!?br />
    展昭摸了摸下巴,“你这么多年都在暗中?;ぜ胰嗣??现在F的威胁已经解除,你之后准备怎么做?”

    “合家团圆貌似有难度?!卑子裉玫?,“X监狱可能还有空位?!?br />
    陈兴隆回头笑了笑,对两人道,“我只是来道个别而已,小朋友?!?br />
    说完,大叔往下一跃,直接跳下楼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跑到栏杆边,看到了挂在栏杆上的挂绳。

    此时,陈兴隆已经到了楼下,放掉身上的伸缩挂锁,他快步下台阶。

    刚到台阶下,一辆白色的宾利停在了他眼前。

    陈兴隆抬头看了一眼,对两人做了个致敬的手势,上车。

    看着那辆白色宾利迅速开走。

    展昭嘴角抽了抽,“又被赵爵挖走一个墙角?!?br />
    白玉堂靠在栏杆上摇头。

    展昭胳膊碰了碰他,“唉,白队长,不开枪打爆车胎???”

    白玉堂无奈看他,“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能干什么?”

    展昭笑了,懒洋洋趴在栏杆上,“阳光不错啊?!?br />
    白玉堂伸手捏了捏他后脖颈,“走了,回警局审完了还要结案?!?br />
    “让他们做么?!闭拐岩翟谡饫锷固?,白玉堂无奈,伸手拽着他,拉下楼,回警局了。

    ……

    两人回到警局刚出电梯,一眼看到了走廊上正在给拖布扫便便的徐列。

    大明星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拿着装了便便的纸袋,正在往垃圾桶里扔。

    展昭和白玉堂有些同情地看着他——没见过这么倒霉的大明星。

    办公室里,陈爷爷喜气洋洋正招呼众人一起去吃饭。

    陈宓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地挠头,陈瑜正搂着秦妍芬哭鼻子,马欣等都在围观中,齐乐赶紧认干妈,心情很好的样子。

    秦妍芬看到展昭和白玉堂是独自回来的并没有逮捕其他什么人,也长出了一口气。

    展昭和白玉堂默契地没提任何关于陈兴隆的事情,转身去了审讯室。

    此时,门口围了不少人,都在看审讯报告。

    “这么快?”展昭看正做结案准备的马汉他们。

    马汉点头,“斯蒂芬博士转去医院之后就死了,其他几个也没怎么反抗,都招认了?!?br />
    “这么顺利?”展昭微微皱眉,打开审讯报告看。

    事情追溯到很多年前,斯蒂芬博士绑架了五个小孩子之后,就开始训练他们成为新的F。创伤后遗症和妄想症让这位心理学博士成了一个恶魔制造者,他也成功地制造了五个F。这一切的发展都跟之前展昭他们的推断,以及秦妍芬的调查完全一致。然而,世人不知道的是,斯蒂芬博士除了这五个儿子之外,还控制了罗伊斯的女儿,也就是这个假扮成传达室大爷,近距离监视一切,又操控了程木的女人。

    这女人真名叫安杰洛,罗伊斯疯了之后,以为自己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安杰洛被当做不存在的女儿一样忽视。于是……控制着罗伊斯的心理医生F博士在她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将她收养了。

    安杰洛,是F的另一个延续。

    之前提到过所有收养安杰洛和收藏妻与女这件艺术品的收藏家都没死于非命。其实,这一切都是安杰洛和斯蒂芬配合所为。养育孩子成为恶魔需要大量的资金。

    斯蒂芬的这些孩子里,那五个F都是他半路拐来的,所以不是完全属于他的,只有这个女儿,是他从婴孩儿养育起,完完全全改造好了的,纯种的恶魔。

    安杰洛二十年前找到秦妍芬,让她调查迦列之轮,是因为那五个F叛变了,他们开始逃离斯蒂芬的控制,开始按照自己的理念来经营F。

    随着斯蒂芬越来越衰老,渐渐长大的五个F脱离他的管制,并且夺走了斯蒂芬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资源。于是,安杰洛开始追杀那几个F。第一次,沈博将研究了一半的秦妍芬踢出了团队,自己独自调查,却查到了迦列之轮根本就是一个骗局的事情。为了自保以及学术成就,沈博隐瞒了当年的真相。

    因为沈博这里卡壳,五个F成功逃脱,这些年隐姓埋名。

    这些年来,安杰洛一直在追查这几个F的下落。

    徐隼和刘宇都是和斯蒂芬博士有生意往来的。F被安杰洛追得走投无路,于是,双方都想通过利用警方来铲除彼此。

    徐隼被警方抓住押解回来之后,安杰洛有暴露的可能,所以他派程木回来杀人灭口。她一直隐藏在沈博附近,希望通过他找到F的踪迹,隐藏入历史研究院,从而让她知道了宋佳佳他们调查当年迦列之轮的事情。

    利用这一次事件,安杰洛向SCI提供了F的线索,想要通过程木引导SCI众人找到F,并且将对方铲除,以坐收渔翁之利。

    而F也怕自己暴露,他们一方面要自我隐藏,一方面要杀掉知情人,所以设计杀死了沈博,并且将目标指向秦妍芬,他们一直以为秦妍芬知道斯蒂芬的藏身之地,想要将他杀了根除祸患。

    而程木在完成任务之后,就成了弃子,被安杰洛杀死。

    “程木这十年经历了什么,她没有说么?”展昭问洛天,“程木之前似乎一直是被蒙在鼓里,他好像一直不知道安杰洛和斯蒂芬是一伙的,这些年都在被利用,最后一刻才想到?!?br />
    洛天道,“关于程木她什么都没说,之说已经结束了?!?br />
    白玉堂微微皱眉,“似乎少了些什么?!?br />
    展昭合上资料,快步走进了审讯室。

    房间里,安杰洛微笑地坐在那里,嘴里低低的声音哼着一首什么曲子。

    展昭仔细分辨了一下,皱眉——是摇篮曲!

    “马欣?!?br />
    展昭突然对外叫了一声。

    马欣打开门,跑了进来,“博士?!?br />
    展昭指了指安杰洛,“给她检查一下,她有没有生过孩子?!?br />
    马欣愣了愣,凑过去给安杰洛检查了一下后,点了点头,“生过……”

    “几个?”展昭问。

    “不确定?!甭硇乐迕?,“她的身体应该是经过多次生产的?!?br />
    白玉堂看着安杰洛,“你在培养新一代的F么?”

    展昭皱眉,“里边也有程木的孩子么?所以他甘愿为你赴汤蹈火,不人不鬼?”

    安杰洛笑了,对展昭和白玉堂轻轻地道,“我的孩子,才是真正的,恶魔的孩子。才是真正的F!”

    说完,她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嘴角开始有血流出来。

    “糟了!”马欣赶紧上前,安杰洛已经开始抽搐。

    白玉堂皱眉,“和程木是一样的情况?!?br />
    展昭站在一旁,低头看着安杰洛。

    安杰洛脸上有胜利的笑容,嘴里含着一口血,对展昭说,“等他们长大,你们已经老了……,说不定已经死了呢,哈哈哈?!?br />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带着狰狞表情停止了呼吸的安杰洛。

    马欣测了测她的脉搏,抬起头对两人摇了摇头,已经死了。

    白玉堂忽然恍悟,“沈博临死跟F道歉,应该是所有的F吧,无论是过去的,还是未来的?!?br />
    展昭点了点头,“如果当年他不是利欲熏心,为了学术成就隐瞒调查结果的话,F就不会有这些年的延续?!?br />
    门口,众人面面相觑。

    也就是说,可能现在,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有几个年幼的F正在被养育着,二十年后,会再一次来袭,祸害人间。

    见众人都愁眉不展的,包局将资料往桌上一放。

    “啪”一声。

    众人抬头。

    包拯无所谓地说,“又不是只有恶魔后后代,担心个屁啊?!?br />
    说完,留下一句,“结案!”就出门了。

    展昭和白玉堂走出审讯室,看着包局十分潇洒地走向电梯。

    电梯门打开。

    下了课的阳阳和小易背着书包跑来找爸爸,正遇上包拯,一起笑眯眯问候“包爷爷好?!?br />
    包拯满意点头,拍拍两个小孩儿,进电梯上楼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也对,未来的恶魔,自然有未来的人会把他们送回地狱,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只要负责抓现在的恶魔,就可以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不可一世录入仕12年我的爆笑三国白马踏雪梦还乡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机智女孩历险记历史上的第一海战想起西藏修真重生美利坚今天开始画漫画[重生][综]赤之焰[综港]梦回TVB[综英美]地狱之瞳

如果您喜欢,请把《SCI谜案集 (第四部)127 地狱归来的凶手26 F的末日与未来》,方便以后阅读SCI谜案集 (第四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CI谜案集 (第四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