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私聊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大路在此,诸圣退散(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李白不白 书名:悟空看私聊

    嘭!

    一声巨响过后,又一块巨岩被狼牙棒砸成齑粉。

    就在郭大路展示“法天象地”神通的时候,北冥宗落魄山上正在进行第五场大宗师之战。

    北冥宗宗主师玄青对四绝宗大宗师王墨池。

    “师道友,你已连战四场,虽四场皆胜,但气力终究有所损耗,以在下之见,不如休息片刻……”

    不等王墨池把话说完,师玄青举手道:“王道友的好意,玄青心领了,但实话实说,打了之前四个,我并未觉得有什么损耗,说是热身倒十分贴切……”

    奔雷、百花等四宗的大佬们听到这里,脸色顿黑,这话什么意思嘛,暴揍了自家宗主、大宗师,结果说是什么刚好热身,哪怕是实话,也未免太过分和不尊重人了。

    四绝宗方面听了这话,却是倍感受用,师玄青用四位大宗师热身,只是为了和本宗王师伯一战,足见重视程度,也间接说明了王师伯的实力要在前四位大宗师之上。

    王墨池微微一笑,道:“师道友的战力,在下由衷佩服,但……”

    师玄青打断道:“王道友不必多言,即便之前四场有所损耗,剩下的力气解决你也是绰绰有余,无非就是多打一场热身仗?!?br />
    王墨池:“……”

    四绝宗:“……”

    “看棒!”

    师玄青说罢,一记寻常的横扫千军,狼牙棒扫荡四野,劲风鼓荡、飞沙走石,王墨池感受到那种压迫性十足的气场,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当即不敢继续矜持,抽出“地英笔”凌空横直一划,正是“十字符”的起笔。

    师玄青却不管那么多,剑法也好、刀法也好、符阵也好,什么都好……她唯有一拳、一棒。

    郭大路跟她说过,她的证道机缘在于“向强者出手”,只要她有信心、有胆魄,拳不犹豫、棒不迟疑,道在其中。

    四绝宗“书绝”王墨池专攻“字符”,威力强大,那“十字符”看似平平淡淡一横一竖,但北冥宗群山有一半被囊括进去,那一横起于落魄山,落在北冥峰,汲取山石、树木以及山中生灵之力,自筑城门,守得可谓是固若金汤。

    那一竖却带起一道劲风,如铁弓之弦崩然弹开,其风凌厉如刀、迅捷无伦,掠向师玄青。

    噗——

    木棒扫中“十字符”,符意破散,棒势不止。

    王墨池暗暗心惊,他以北冥宗山林草木石做盾,为的就是让师玄青投鼠忌器、手下留情,不料她大棒砸下,一往无前,竟没有丝毫顾忌。

    眼见那一横溃散在即,王墨池只得弃营后退,边退边凌空写字,补上一个“井字符”,以防万一。

    嘭嘭嘭嘭嘭!

    师玄青木棒所向披靡,一路追杀,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王墨池突然有点明白之前四位大宗师为什么会败得那么快。

    师玄青一鼓作气的打法实在太让人感到别扭,根本来不及蓄势,酝酿激发自己的全部实力,她已经挥着大棒打杀过来,勉强应付,只能是节节败退。

    “师道友擅长顺势战斗,不能给她得手的机会,只得一手,后面必是兵败如山倒?!痹莆碇?,地宗庄如山和天宗宋禅丰在进行交流。

    “一言以蔽之,不能退?!?br />
    ……

    王墨池和师玄青这一战的结果没有任何意外,以四绝宗“书绝”小腿被砸折告终。

    “地宗庄如山道友,下来吧?!笔π嗲崛⊥跄?,也不多客套,干净利落地开始下一场。

    风卷云散,空中一道青衣身影飘然若仙,须臾便至落魄山。

    “强弩之末,胜之不武?!弊缟酵攀π?,微笑道,无论境界、气场皆胜从前,渐有圣人气象,“莫如……”

    师玄青无任何言语回应,当头一棒。

    这次诸宗围困北冥,郭大路实乃罪魁祸首,但奇怪的是北冥宗上下,包括当初最排斥郭大路的六长老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任何一句怨言或质疑,他们坚定不移地信任,甚至是信奉郭大路。

    师玄青更不用说,她直接把这场?;背墒枪舐钒才鸥闹さ阑?。

    圣人行事,就是这么不着五六,更何况那个圣人还是郭大路。

    而在郭大路的这场布局中,地宗庄如山和天宗宋禅丰无疑是两个最关键的局点,是师玄青立“向更强者出手”之道的真正跳板。

    庄如山不动如山,大袖飘飘间,他伸出右手拨开师玄青的杀棒。

    “你最强的手段不是这杀棒?!弊缟胶谜韵镜氐闫赖?,“因此我先夺了你的棒?!?br />
    庄如山身形一晃,人影顿时飘忽若虚,与师玄青几个照面下来,果然成功截住她的狼牙棒,左手夺棒,右手拇指岔开,食指中指相并点向师玄青心口。

    师玄青果断弃棒,却没有躲避庄如山的玄虚指,而是握紧拳头捣向对方的胸口。

    哪怕以伤换伤,也不能后退半步。

    庄如山神情微讶,“咦”了一声,虽成功夺了木棒,但也不得不暂退一步,避其锋芒。

    作为半圣强者,作为前辈人物,他这一步退得着实屈辱、郁闷。

    于是他不再手下留情,他要当着天下人的面给师玄青一点颜色看看,让她尝一尝不尊重前辈的后果。

    庄如山十指叉开,齐齐快速抖动,如弹琴、如练指,无数巨石从山中飞来,如过境蝗虫一般飞击向师玄青。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其势不绝于目,其声不绝于耳。

    这就是半圣的力量,通过对初步法则微妙的运用,便能调动成千上万的巨石为自己所用。

    师玄青很快被石雨包围,她没有更多选择,挥舞着拳头,正面迎上,逐一将来袭巨石轰开。

    “若是入圣,便能调动整座山峰了……”庄如山心怀向往地想到。

    师玄青仍旧与飞石周旋,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拳出万遍,其义自见?!闭馐枪舐犯倒幕?,犹如预言一般。

    砰——

    砰——

    砰——

    ……

    漫天飞石之中,师玄青高大过常人的身形也显得有些渺小,但她的斗志和拳势犹如草原烈火,燃烧不尽、永世不衰。

    成千上万块石头竟被她全数打散!

    虽然身上多处遭遇重创,浴血全身,伤痕累累,但战意不仅未退,还一波高过一波地冲上巅峰。

    就好像常人长跑时度过了最疲倦的那个阶段一样。

    于是,她抬起拳头冲向庄如山。

    ……

    “何苦如此?”

    庄如山面对如疯如魔的师玄青,有些不解,“只要你承认是受郭大路那个魔头的蛊惑,交代清楚前因后果,今后仍可立足……”

    师玄青压根不跟他交流,要命的拳头尽情地招呼过去。

    庄如山现在有至少七成把握彻底了结师玄青,但在了结对方的过程中,他仅有半成把握保证自己不受重伤。

    一个大圆满境界的大宗师拼起命、发起疯,连圣人都要稍微认真地对待,更何况半圣?

    面对对方这种完全不要命的打法,庄如山实是一点办法没有,在距离圣人只有半步之遥的关键时刻,他可不想把修为无端断送在这个疯女人的手里。

    “庄道友,此女子染魔已久,入魔已深,不可再手下留情?!?br />
    云层间传来一道平和的声音,自然是天宗那位大长老。

    自天僧飞升被破坏以及明镜台被打碎之后,天宗上下便把郭大路奉为死敌,他们不敢去找郭圣人报仇,自然要把一腔怒气怨气及恨意撒在北冥宗头上。

    “寻常人类修行者哪有这等体魄?便是专修肉身的某些妖修,在面对庄道友万石乱阵的攻伐之后,战意战力也绝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除了魔修,我想不到其它可能?!?br />
    宋禅丰诛心的话语在空中回荡不止,不仅传话庄如山,也传话玄界诸宗。

    师玄青连战连胜,力挫数位大宗师,的确不能仅仅用“天生战修”、“战力强横”等原因来解释,尤其是那几个有大宗师败阵的宗门,对宋禅丰这个说法的反响更是热烈。

    “只是因为师玄青修炼了魔门功法,才得以打赢本宗宗主,否则她根本不是对手……”

    类似这种结论,简直皆大欢喜,一举多得。

    ……

    庄如山双袖并拢,落魄山气聚如幕。

    呼——

    双袖甩开,齐齐向前一送,两股罡风从袖间生出,飞速旋转,一正转,一反旋,形成一根龙卷罡风,绞旋向师玄青。

    这是庄如山的最后一击,算是给宋禅丰和玄界诸宗一个交代,不论能否奏功,他都不会再继续和师玄青周旋下去。

    师玄青不仅不躲,还主动跳进龙卷罡风,她身体随着罡风一起旋转,任由罡风磨骨、淬体。

    庄如山看得有些失神,喃喃自语道:“这女人怕不是真疯了吧……”

    下一刻,他口中的疯女人便带着他的两袖罡风原路返回。

    然后……已经决心敛起战意的地宗大长老看到一只砂锅般的拳头,快如流星地朝自己捶过来。

    他来不及细想,立即遁入小天地。

    不结战而退,等于认输!

    这一战,仍是北冥宗宗主师玄青胜。

    观战者集体失语,一时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

    “惭愧,一时疏忽……”

    庄如山回到云间,抱歉地跟宋禅丰解释了一句,然后道:“剩下的就交给宋道友了?!?br />
    宋禅丰微笑颔首,旋即俯瞰下方,道:“师玄青,你认输吧?!?br />
    内外皆已重伤的师玄青稍作调息,然后大声道:“来战!”

    宋禅丰降临到残破不堪的落魄山,道:“本座承认魔修炼体有独到之处,但事已至此,你再无与我一战之可能,认输吧?!?br />
    师玄青照例举拳,但不及出拳,便被一道摧心掌力打中,身体原地未动,但五脏六腑似已炸裂。

    噗!

    一大口鲜血喷出,身体摇摇欲坠,渐渐支撑不住。

    “你是否已为郭大路收为夜使徒?”

    宋禅丰语气平和如初,面上全无表情。

    “人——渣!呵呵——”师玄青不屑地朝宋禅丰吐了一口血水,拳头再度握紧。

    宋禅丰左手一挥,场间轻风自生,继而化作一道道气绳缠住师玄青。

    “北冥宗除了你,还有哪些人被郭大路收为夜使徒?萧天?鱼灵灵?”

    宋禅丰做有罪问询,显然是想先把郭大路的罪名坐实。

    “宋道友……”

    这时,山峦云雾间,终于有人传话:“郭圣究竟与‘它’有无关联,此事还未有定论,你一口咬定郭圣就是魔子或‘它’的分身,未免太过武断?!?br />
    宋禅丰转头望向某处,面带春风般的笑意,道:“荀道友,有关郭大路和‘它’的关系,本宗宗主已有明确令谕,他阻止本宗宗主飞升,打碎本宗至宝,身份早已不言自明,本宗与他仇比天高,还请荀道友体谅?!?br />
    云雾间传来一声冷笑,却没有人再接话。

    宋禅丰不以为意,转头看向北冥宗,道:“萧天,鱼灵灵,本座亦知你们得‘它’相助,修为一日千里,如今恐怕也已晋级大宗师,不如这样,你们就一起来吧,若你们两个联手能在本座手中走过七招,那么……”

    宋禅丰话未讲完,一阵“噗噗噗噗噗”的响声将他打断,紧接着一道狠辣至极的拳风打向他的胸前。

    师玄青竟挣脱了他的“神仙索”,并发起绝地反击。

    宋禅丰面色一沉,猛地一跺脚,师玄青身体倒飞出去,“轰”地撞进山体之中。

    萧天和鱼灵灵不约而同地同时抢上,宋禅丰趁机伸出双手,凌空一抓,即锁住二人,然后向悬崖一甩,将他们扔了下去。

    稚嫩的大宗师遇上底蕴深不可测的半圣,战斗力就是天壤之别。

    萧天和鱼灵灵被宋禅丰一抓封住周身关窍,根本用不上来任何道术法法力,此时坠崖便与常人坠崖无异,一旦落地,必然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而且,宋禅丰既然有意镇杀他们,自然不会允许长老们出手相救。

    除非……除非小师叔此时从天而降。

    就在他们起了这个念头的刹那,他们的身体便被人凌空抓住,然后一路带回山上。

    救他们的却不是小师叔郭大路,而是北冥宗宗主师玄青。

    “宗,宗主?”二人茫然。

    师玄青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向宋禅丰。

    “替身符?”

    宋禅丰问道。

    师玄青不答,只平静地看着那位半圣。

    刚刚被震飞的刹那,幸亏她及时用了郭大路给她留下的救命符,不然肯定来不及救萧天和鱼灵灵。

    “那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彼戊崴婵谒档?,半圣气场瞬间覆盖整座落魄山。

    师玄青、萧天和鱼灵灵三人皆被笼罩其中,无处可逃。

    这是师玄青第一次感到没有信心。

    哪怕拼命也没任何机会。

    一来她受伤太重,二来对方实在太强,强到超出她的想象,强到好像之前许多年,他一直在隐藏实力一样。

    如今除了动用秘术保命,根本没有其他应对方法,但她有秘术,小天和灵灵怎么办?

    “向更强者出手……那也是有条件的吧?”

    师玄青突然好希望郭大路赶紧出现在这里,希望他能为自己解惑、解围。

    宋禅丰抬起右脚。

    师玄青三人便觉有一座大山压在头顶,一旦落下,必将自己压成扁扁的一片。

    机缘的另一面是劫难。

    这是修行界的常识。

    但宋禅丰对他们这种碾压式的优势,也略有些异常,哪怕对方是半圣,这种踩大宗师如踩蝼蚁的实力,也太令人不可思议。

    师玄青抬头看向天空,仍旧没有任何圣人降临的迹象,她看着宋禅丰道:“你说我们是夜使徒,我看你才是吧!”

    宋禅丰不动声色,右脚缓缓落下。

    当此时,天宗圣人已有明确令谕,且宋禅丰师出有名,诸宗在情势不明的前提下,哪敢贸然出手干预?

    师玄青悄然取出郭大路和师尊红桑圣人留给她的保命秘法,准备在关键时刻救走萧天和鱼灵灵。

    咻!咻!咻!

    就在这时,天空某处,云开雾散,一把桃木剑破虚空而来,瞬息千里,直取宋禅丰。

    宋禅丰察觉飞剑来袭,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边闪身躲避边大声道:“郭圣人既与诸圣约定圣人不准插手此事,何以自毁盟约?”

    原来他的真正目的是故意引郭大路出手。

    那桃木飞剑逼退宋禅丰之后,傲然悬立空中,随即剑中传出一道声音:“本座与诸圣约定不准插手,约定的是他们不准插手,没有约定本座不准插手,你个蠢猪!”

    话音落时,桃木飞?;髁鞴獯滔蛩戊?,后者惊骇莫名,万没料到郭大路堂堂圣人竟一言不合就直接对他下杀手,当下不及细想,立即施秘法逃遁,但为时已晚。

    圣人御剑,意至剑至,如何逃得了?

    桃木飞剑直接插进宋禅丰心口,将他钉死在北冥山上。

    “郭大路,你岂可言而无信?”

    “郭大路,你堂堂圣人,竟镇杀一位半圣,成何体统?”

    “郭大路,你视盟约于无物,拿我等当耍子,我等绝不与你甘休!”

    ……

    “郭道友,你当场镇杀天宗大长老,事关重大,理当予以解释!”

    “因为是魔人,才会如此嗜杀吗?”

    ……

    郭大路杀了宋禅丰之后,玄界诸圣立即炸开锅,抨击声一波接一波。

    轰隆??!

    就在诸圣喧嚷之时,一朵祥云落在北冥峰峰顶,郭大路适时现身,伸手收回桃木剑,宋禅丰的尸身却悬而不落。

    “此人我杀便杀了,不会做任何解释,谁不服?”

    郭大路说着摇身一变,身高八千丈,头如崇山,腰似峻岭,好便似北冥峰顶上之峰,面目狰狞猛恶,长发如瀑布垂落,凶煞煞、恶狠狠,手持裁天巨剑,环顾四周,再次问道:“人我杀了,谁不服?”

    声若轰雷。

    把些虎豹狼虫、满山群怪以及观战修士都唬得磕头礼拜、战兢兢、魄散魂飞。

    玄界诸圣,一时也都鸦雀无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伯爵的侵略指南晴雯的如梦令法师维迦我的身体有扇门最强方丈系统玄穹武神赏花人异邦幽兰全能师尊来自东方的猎魔人天外部落之战神风云一统星空乾坤仙路

如果您喜欢,请把《悟空看私聊第四百四十四章 大路在此,诸圣退散(下)》,方便以后阅读悟空看私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悟空看私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