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83、正乱需结外强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日新说313 书名: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鸡鸣高树颠,狗吠深宫中。荡子何所之?天下方太平。

    刑法非有贷,柔协正乱名?;平鹞?,璧玉为轩堂。

    上有双樽酒,作使邯郸倡。刘王碧青甓,后出郭门王。

    厢房中,张蕊轻舒葱指,拨动琴弦,弹奏出了一曲轻快的乐章,同时她也低吟浅唱,吟诵着《鸡鸣》的诗歌,轻柔的歌声和轻快的琴声相得益彰,宛如一泓春水,令人不自觉地陶醉在她的歌声、琴声之中。

    舍后有方池,池中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鸣声何啾啾,闻我殿东厢。兄弟四五人,皆为侍中郎。

    五日一时来,观者满路傍?;平鹇缏硗?,颎颎何煌煌!”

    阎行就这样静静坐在她的身边,微微眯着眼睛,听着这动听悦耳的声乐。

    如果让颇乏文采的阎行来形容张蕊的歌声,他只能够将她比作出谷的黄莺一般,歌声悠扬婉转,宛如天籁,虽是轻吟浅唱,但恰恰就能够撩动听众的心弦,加上她婉约绵长的唱词,不知多少人会为之沉醉下去,鸳鸯相鸣、琴瑟和谐,轻裘肥马、绕齿冰霜,情境变幻,轻快缓和,全在她的歌喉之间。

    边塞的羌笛胡笳,军中的铙歌鼓吹,这是阎行经常听到的,但如《鸡鸣》这种类似的华丽典雅的庙堂歌辞,他从戎以来,却已经是甚少听闻,如今他静静聆听张蕊的歌声,感觉确实别有一番韵味。

    不过虽然觉得悦耳动听,但阎行心中两相比较之下,还是更喜欢那军中的铙歌鼓吹。只是这类军乐却是不适宜由张蕊来吟唱的,若是换成军中铙歌让张蕊来唱,张蕊那柔美的嗓音反而会成为缺点,缺乏阳刚的歌声完全暴漏出来,轻快悦耳的琴声也比不上战鼓号角的激昂雄浑,两项相加,便全然毁了这样一副好嗓子,和这一篇华丽典雅的诗歌。

    “君不喜此诗么?”

    张蕊突然停止了拨动琴弦的玉指,微微抬着头,眨着漂亮的眼眸,轻声向阎行询问。

    阎行闻声笑了笑,从她身边站了起来,整理了身上的衣物,左顾而言他。

    “有人来了!”

    确实,也是有人来了。

    张蕊已经听到了院子外的脚步声,还有亲卫接近房间时的甲叶声。

    阎行朝她笑了笑,伸手示意她无需起身停止弹奏,然后就迈步打开房门,出到了院子外。

    身材瘦小的周良趋步而来,他看到阎行出房后,连忙越过亲卫,凑到了阎行的身边。

    “主公,长安的天子派来了谒者,要召你入京?!?br />
    “哦!”

    周良小心翼翼地说着话,阎行的眼睛当前一亮,事情没有超出他的预料,他呵然一声,嘲讽地说道:

    “看来这天子的诏令,李傕、郭汜等人已经是用的娴熟,征召完了王宏、宋翼等人,现在也要召我入京了?!?br />
    周良看了波澜不兴的阎行一眼,不无担忧地说道:

    “听闻朝廷内外已尽在李、郭等人掌控之中,此时入长安,恐怕是李儒之谋,主公不得不防?!?br />
    阎行听了周良告诫的话,虽然不置可否,但还是诚恳地点了点头。

    一切确实如周良所说,长安城已经落入到了西凉军的手中。

    从四月份董卓遇刺身死,到六月份西凉军攻破长安城,这期间的朝堂风云、沙场鏖兵,形势变化之快,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但它却也仅仅只是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

    在有了内应献城之后,西凉军入城丝毫没有受到抵挡,很快就趁着夜色攻入到了长安城中,虽然城中还有反应过来的吕布的并州兵顽强抵抗,但寡众悬殊,随着天色渐渐明朗,城中混战的胜利天平也逐渐向人多势众的西凉军一方倾斜。

    据说,当日杀红了眼的李傕、郭汜等人一路杀到了未央宫,对逃出宫城的天子、王允等人穷追不舍,最后在宣平门困住了天子,号称有匡扶社稷之功的王允在西凉军的刀兵和“太师何罪?”的逼问下,窘迫不堪地下了城墙,被一拥而上的西凉兵扯去袍服,拳打脚踢,押入了牢中。

    再然后,王允一家就跟着被征召入京的王宏、宋翼等人被问罪斩首。

    所幸,李傕、郭汜等人对王允虽然粗鄙残酷,但对于汉天子,在贾诩、李儒等谋士的劝说下,还是保留有些许的尊敬的,天子被重新迎回了宫中,停止继续抵抗西凉军的朝堂官员也没有遭受杀戮。

    尔后,天子下达诏书,大赦天下,改头换面、变成清君侧的西凉军将校也纷纷加官进爵,成了匡扶社稷社稷的功臣良将,遭受战火的长安城带着飘散不去血色,再次回到了妥协苟且的沉寂之中。

    至于此次斗争失败一方的另一主角,温侯吕布,听说在城中招呼王允逃走无效之后,带着董卓的头颅和手下几百精锐骑兵,杀出了长安城,走商洛,出武关,投奔南阳的袁术去了。

    赤菟马日行千里,乃是一等一的良驹宝马,而吕布号称飞将,在逃跑途中也是风驰电掣,企图追杀吕布的翟郝等人追赶不上,兵荒马乱之中很快就失去了吕布等人的行踪,只能够望着东南边扼腕叹息,无可奈何。

    而李傕、郭汜等人,攻下了长安、控制了天子,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了如今明面上最大的赢家。

    “提防确实需要提防,但去,还是要去的?!?br />
    阎行若有所思地说了这么一句,这一次去长安,与其说是朝见天子,还不如说是已经获胜的西凉军一方内部的一次利益分配,就像群狼狩猎,捕食到了麋鹿等猎物一样,总要在狼群之中分配肉食,头狼该得多少,狼群中强健者又该得多少,孱弱者又该得多少,总得要议出个章程来。

    之前,局势变幻,阎行还可以让甘陵等人带领兵马,伺机而动,而现在长安的战事尘埃落定,这庙堂之上的折冲樽俎,却是需要自己亲自出面,才能够真正做到有备无患,为自己一方的阵营攫取最大的政治利益来。

    阎行主意已定,又看了看还有疑虑的周良的一眼,爽朗一笑,拍了拍周良的肩膀,笑着说道:

    “我等又不是王宏、宋翼此等竖儒,长安城还有叔升的兵马,左冯翊、河东北境也有我等的兵马在侧,李、郭虽强,却无凌驾众将之力,此去长安,因势利导,定要为诸君搏一个万户侯回来!”

    周良受阎行的情绪感染,嘿然一笑,也连忙向阎行提前祝贺说道:

    “主公恢弘阔度,深谋远见,此番也定能封候拜将,一展宏图大志?!?br />
    阎行听了周良的祝词,勾起嘴角,露出了笑容,他敢应召前往长安,自然是有备无患,但封候拜将,对于阎行而言,仅仅是锦上添花,借此一行,将河东这块基业纳入自己的名下,才是阎行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当然,如果还有可能,阎行对左冯翊的河西之地,也是充满了兴趣,丝毫不介意在西凉军诸位将校争权夺利之际,借机将它纳入囊中。

    想到此处,阎行抬头看向远方天空。

    昔年在河东征讨白波之时,与李傕、郭汜等人有过短暂的交集,与李傕、郭汜最初见面,观其人其事,也只是粗浅给他一种军中战将的感觉,并无太多印象,而现在两人掌控了长安朝廷和天子,权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但如今让阎行内心最为忌惮的,不是两人剧烈膨胀的实力,而是他们身边的贾诩、李儒等谋士,阎行料想,那些控制朝堂、稳定关中的策略定是出自于这些人之手,而此番赶赴长安,自是少不了庙堂争斗、折冲樽俎,而这些谋士在其中能够起到的作用,丝毫不逊色两人手中的精兵强将。

    “好了,元善此次也随我一同前往长安,好好款待朝廷来的谒者,如今虽然朝纲不振,但朝堂这点颜面,我等还是要给的,莫要给外人落得了一个忤逆臣子的罪名?!?br />
    “诺!”

    周良领了命令,行了一礼,就转身退出了院子。阎行呼吸了一口空气,挥掉脑海中的杂思,也掉头回到了房中。

    ···

    长安,士孙瑞府中。

    自长安沦陷后,好像一下子衰老了十几岁的士孙瑞坐在密室中,看着身边的马宇、杜禀、杨琦等人,幽幽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荀公达没有来么?”

    “公达家中的下人来报,公达染病,正欲告病求归?!?br />
    坐在下首的杨琦看了士孙瑞一眼,恭敬地答道。

    士孙瑞闻言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默然不语。

    虽说李傕、郭汜等人攻下了长安城后,只是专注于清算王允、吕布等并州一系的文武朝臣,对于其他朝堂官员没有过多牵连,而士孙瑞因为之前诛董之后,归功王允,殊少尊荣,加上自身乃是关中名族,故而没有受到西凉军的迫害,但眼下这种情形,活着的人,又怎能够说是比那些死去的人幸运呢。

    西凉军攻入长安之时,与吕布的兵马在城中混战一场,乱战中西凉兵杀死了太仆鲁馗、大鸿胪周奂、城门校尉崔烈、越骑校尉王颀等朝官,还有无辜身死的吏民万馀人,长安城中的大街上的尸体狼藉满道,死去士卒的鲜血沿着街道流到沟槽之中,汇集成了血河。

    而当时参与诛董的一大批朝臣中,伍孚、王允、黄琬身死,何颙自杀,郑泰出逃,杨瓒免官,加上如今抱疾求归的荀攸,略略想来,竟然已经只剩下士孙瑞一个。

    一想到这些,担忧局势的士孙瑞又如何能够不叹息呢。

    “士孙公何须如此,眼下局势虽说已经糜烂至斯,但我等后辈身负国恩,又岂敢懈怠沮丧,定当协力匡扶社稷,为君上解忧,救万民于水火之中?!?br />
    马宇看着堪称诸多朝臣领袖的士孙瑞长吁短叹,他虽是年轻后生,胸中的志气却是不乏,当即挺身而出,慨然出声,劝慰士孙瑞。

    士孙瑞闻声看了马宇一眼,昔日合谋诛董的朝臣已经殆尽,如今的朝中的老臣赵温、赵岐、皇甫嵩、杨彪等人,虽说依旧列位朝班,但一举一动也都会牵动到西凉兵敏感的神经,故而他此次密会,只能够召集马宇、杜禀、杨琦等朝中的年轻一辈。

    马氏、杜氏、杨氏与士孙氏都是关中的官宦名族,而马宇则担任侍中一职,虽说李傕、郭汜等人攻下长安之后,为了收买人心,对关中的名族大姓多有笼络,但他们这些关中的翘楚才俊们,对于围攻皇都、无君无父的李、郭等西凉军却是视如仇寇,表面上屈从了李、郭等人,但实地里一直谋划着铲除李、郭等人。

    马宇自幼就有令名,颇多才智,士孙瑞也不因他年轻而小觑于他,当即向他询问:

    “既言匡扶社稷,那计将安出?”

    “士孙公可知姜齐时崔杼、庆封之事?!?br />
    听到马宇的提醒,士孙瑞沉吟一会。他博览全书、涉猎甚广,很快也就想到了马宇说的是春秋齐国的卿族崔杼、庆封二人,两人都曾经弑杀天子,扶立新君,乃至权倾齐国朝野,最后身死族灭,与董卓的行迹倒是有些相似,但不知道马宇提到这,又与如今李傕、郭汜等人有何关联。

    马宇看出了士孙瑞还没有完全猜透自己的意思,他得意地勾起嘴角,轻声说道:

    “崔杼之败,为庆封所趁,而庆封之败,又为王何所趁。两姓权倾齐国,弑杀国君,可谓根基深厚,为何旦夕之间就会身死族灭,窃以为,根由就在于内乱外患,崔杼有诸子内乱分其力,而庆封有田氏、鲍氏、栾氏、高氏伺于外,故而其权势不能长久,齐国社稷这才得以匡扶?!?br />
    马宇的话不多,但听到士孙瑞耳中,却无疑像是如雷贯耳一般。

    为何庆氏在庆封之子庆舍被亲卫王何刺杀之后,庆氏在齐国的权势很快就分崩瓦解,而董卓被吕布刺杀之后,西凉军却能够卷土重来,攻陷长安,再一次用血腥的手段控制了朝堂。

    要点就在于当时的齐国还有田氏、鲍氏、栾氏、高氏等外力,而王允却只有吕布一支兵马可以真正倚助,吕布一败,他们这些人就只能够授首于人,再无还手之力。

    而马宇话中的深意,也就是说,当下的局势,想要铲除李傕、郭汜等人,匡扶社稷,那就是要煽动西凉军的内乱,还有要寻求强而有力的外援。

    士孙瑞心念此处,与马宇四目交接,目光炯炯。

    “内乱何来,外援何来?”

    杜禀、杨琦等人也看向马宇,等待他的下文。

    “李郭等人皆是恃强凌弱、贪图名利之辈,眼下拥众而来,时日一长,必定人心不齐,争利生乱,而外援么?!?br />
    马宇停顿了一下后,看了众人的脸色之后,才再次开声。

    “刘益州父子、驻军河南尹的朱公,右扶风马腾、左冯翊的阎艳,都可为长安的外援!”

    果然,不出言则已,一出言就是震惊四座。

    士孙瑞闻言后,他的眼皮剧烈跳动了几下,刘焉位居益州牧,又是汉室宗亲,加上巴蜀富裕,蜀兵也颇为悍战,而朱俊也是本朝名将,若有可能,二者引为外援自然是好事,可余下的两人,马腾乃是凉州的叛军首领,而阎艳更是西凉军中的一员,这两人,如何能够作为倚助?

    “马君此言,还需慎重??!”

    杨琦率先出声,看着马宇说道。马宇却不以为意,他摇头苦笑说道:

    “今日之势,兵将跋扈,倾凌天子,国家有倒悬之危,不行此险策,如何能够铲除奸凶,匡扶社稷。难道诸君要效法伍德瑜,以身行刺李、郭等人不成?!?br />
    密室中的诸人听了马宇的话,顿时哑然,像伍孚那样去行刺原是武夫的董卓,已经是被验证是行不通的了,就算他们真有吕布之勇,也刺杀得了李傕、郭汜等人,可若没有强力镇压住西凉将校手中的兵马,难保事后,西凉军围攻长安、逼宫天子之事不会再次重演,到那个时候,他们就真成了汉室倾颓的罪臣了。

    室中沉默许久,杜禀看了默然不语的士孙瑞,他倒是提前反应过来,抢先着询问马宇。

    “可若要联结外援,匡扶社稷,又当如何行事?”

    马宇闻言抬了抬眉头,他先看了看士孙瑞,发现这位参与诛董的老臣虽然沉默,但无反对之意,才翻了翻手掌,悠悠开口。

    “诸位莫要忘了,在下所说的这些外援,看似远在州郡,难得为援,可实则朝中却也有人能够暗中联络得上,内外照应,如此,变所欲为,可谓易如反掌,安于泰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大宋炮灰逆袭录三国之风起汉末战争副本乱入者盛汉扶明录带着段子回古代带着小城回史前重生天行九歌之君临天下芈月传之少司命魔改大明大夏桃花源帝国的黎明别梦红楼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国纵横之凉州辞83、正乱需结外强援》,方便以后阅读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