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元良

第0039章 汉魃庙堂 沉清河瓦瓮封棺(下)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溪忘 书名:最后一个元良

    “嗡——”

    大粽子掌指上带着极强的力道拍过来,顿时将靠在一起的冯宝宝、徐叫花两人强行分离开来。

    紧接着,冯宝宝青霄剑在手腕扭转,一抹流光照着大粽子的心脏刺过去,而徐叫花则是一弹离别钩,钩刃朝着大粽子脑袋直接劈上来。

    只见大粽子袖袍顿时鼓荡起来,一股强横的力量横贯而出,便是直接挡住了一剑一钩,冯宝宝跟徐叫花两人像是刺砍在一团棉花上,怎么也下不了力了。

    砰!

    大粽子桀桀的一喝,便是一股更强的力道震荡出来,直接将冯宝宝跟徐叫花两人击飞了出去,原本就受伤的两人各自一阵气闷,硬生生将喉间涌上来的淤血压了回去。

    徐叫花咬了咬牙,把住插在地上的剑站立起来,然后剑锋一挑,朦胧黑色下,流光斗转,身影便在其中模糊了起来。

    这是徐叫花离别钩最擅长的杀招之一,灵活、敏捷,令对手捉摸不透攻击目标。徐叫花长久以来优秀的身体素养使得他即便身受创伤也依旧将这招发挥得淋漓尽致,对面大粽子一时竟不知道力气该用在哪里,一阵愣神之间便被徐叫花刺进了肩膀。

    钩入皮肉,徐叫花的身形也随之一顿,大粽子脸上带着残暴与狰狞交织的愤怒奋力挥出一掌。

    “噗——”

    徐叫花顿时吃力不住,从口中喷出血来,脚下一扭便栽倒在地上,手中的离别钩也丢了出去。

    还未等大粽子缓过身子,身后又一阵恶风不善,转过头来,一抹凌厉的剑锋直插小腹,大粽子便奋力调转力气推出去双掌,冯宝宝的攻势受阻,剑身插进一截便再也前进不了了。

    随后,大粽子腿上一招十字脚打出去,带着劲风将冯宝宝踹飞了出去。再之后,脚下不停,在蛮力的强行催动下,大粽子身子瞬间横移过去又是一掌劈在冯宝宝的胸口、小腹、后背上,冯宝宝在空中凝滞片刻,又是一抹殷红溅在半空中,身子重重砸落在地上匍匐不起。

    冯宝宝脸上被浑身的疼痛拧成了一团,胸口闷的像是要憋死,浑身又痛又痒,许久才缓过一口气来,便见那边徐叫花再一次跪地起来了。

    大粽子不再去管冯宝宝,转过身子死鱼眼狠狠盯住了徐叫花,脖子扭扭,指掌如钩带着劲风而至。

    徐叫花硬提一口气,举起离别钩横扫过去,被大粽子身子横移开躲避过去,随后徐叫花的手腕像是被钳住,离别钩‘当啷’一声砸在地上,紧接着大粽子一拳砸在徐叫花身上,接着又是一掌,一拳、一掌……

    徐叫花嘴角、鼻腔噗噗的喷出血来,大粽子施了蛮力的每一拳每一掌打在他身上都是极痛的,徐叫花身上的衣衫都被打烂,最后被大粽子一记横踢踹飞出去。

    咚!

    徐叫花被蛮横的砸在了地上,脑袋里晕晕乎乎的,快要失去了知觉。

    躺在地上,徐叫花感觉浑身被打的骨断筋折似的,大粽子打在自己身上残留的力道还在四处乱窜,连带着肝脾又是一阵疼痛。

    徐叫花脑袋被打得有些发懵,可每一次的吐血,都让他脑海里回忆起家道中落的情况,过往的一颦一幕等等画面在脑海里浮现。

    在影影绰绰的攻势间,这个男人,戾气横生,砸地的膝盖一顿,脚掌一担,身躯摇摆重新站了起来。

    另一边,冯宝宝眼睛慢慢睁大,心中一震,手上缓缓恢复了点知觉。

    大粽子又朝着徐叫花扑过来,袖袍一震,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道将指掌劈过去,令人发懵的是,徐叫花居然抬了抬手,不似之前那样身子横飞出去,而是硬生生接了下来,只是身形还是踉跄了两下朝后倒退。

    大粽子又是全力击出下一掌,这一次,带着劲风终于将徐叫花打得倒飞过去。

    “用我的?!?br />
    大粽子身形瞬间朝着半跪在地上的徐叫花横移过去,另一边冯宝宝一声轻喝带着一柄玄铁打制的青霄剑扔过去,在剑与僵尸之间,剑先一步到了徐叫花手中。

    原本已经有些气弱的徐叫花,在手掌握住剑的一刹那,竟感觉浑身战意无穷,仿佛又重新活过来一样,一身疼痛似乎也都轻淡了下去。

    徐叫花脚掌下陡一拧转,身影带起一阵沙尘迎上去,曦微光中只见剑影气势如虹,他手上青霄剑如同百花齐放一般缥缈无形,带着夜光的映衬如同闪电一样刺向大粽子,这一剑是真正的破天遁地、神鬼无形。

    “哧——”

    一剑刺进了大粽子的另一条臂膀,徐叫花身子机巧的横转过去,避过了大粽子杀意腾腾的一掌,随即拔出剑身又是一?;诖篝兆有乜谏?。

    新添的两道血口刷的渗出黑血来,血花飞溅,猩红的尸体皮肉外翻出来令人触目惊心。

    大粽子双掌交叉一股更强的力道喷涌而出,徐叫花则是青霄剑逼出,剑锋与罡气交错之间,两边各自被震飞数米远的距离,随即又各自冲了过来。

    大粽子开始有些腐烂的脸散发着骇人的戾气,一身力道被运转到极致,带着最强战力的指掌打出,直逼徐叫花的脑袋。

    与此同时,徐叫花身影向前猛冲,青霄剑被右手藏在身后,手腕随着身形的移动而扭转。一招燕子抄水使出,徐叫花纵身一跃,一道横转的流光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弧线的中心位置终于是有一抹不衬眼的黑血荡出,随后剑收、人落。

    扑通!

    大粽子不甘的眼神死死盯在前方,脖颈上有一道醒目的剑痕,伤口平滑利索,许久才有血水流淌出来,这速度比青霄?;挂艘慌?。

    随后,尸首分离,咕噜噜的脑袋滚落掉进湖水中。

    “叫花子——”

    很快,一道脆生生的呼喊传来,冯宝宝小步子飞快奔来,一把扶住了身形有些摇晃的男子。

    身前,满地疮痍,血腥气直冲脑门。

    冯宝宝给徐叫花上好了创药,绷带一紧,徐叫花顿时就疼得咧了咧嘴。尸毒不深,用糯米拔出来,再敷点药膏就好的很快。

    胖子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从胃里吐出来一大口湖水,随后,看到满地的尸体,胃里又翻江倒海一阵,脸盘子呕得青白。

    “这墓主到底在自个儿墓里下了多少招,不是机关就是粽子的,他当是死亡游乐场呢?”胖子一脸嫌弃的把翘辫子的粽子给踢到湖里,便坐在一旁忿忿咒骂。

    冯宝宝白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要不等会儿我给你找棵歪脖子树,你自己个儿下去问他老人家就是了,放心,姑奶奶我绝对不拦你?!?br />
    “呸呸呸?!迸肿有槭峙牧伺淖?,一脸假正经,“这可不能乱找,胖爷我这条命好歹也是从死人墓里摸爬滚打捡回来的,老大你一向是乌鸦嘴,一说一个准儿,可千万别把我给捎带上!”

    冯宝宝懒得理他,从地上捯饬起来,拍打一下灰土,便绕着四周像是个大校场一样的祭坛走动一圈。

    他们三人从金殿爬进这座祭坛的入口就是身前的小湖泊,小湖泊的规格有点类似于八卦图,八面玲珑的刚好处在祭坛正中间位置。

    在正前方是一个三角形类似于金字塔的结构,冯宝宝心想该不会王莽那老家伙死的时候都流行起木乃伊裹成大麻花的死法了吧?

    从祭坛走到金字塔前面站定,十多米高的结构,整个祭坛外加建筑就像处在巨大的岩穴当中,与湖水另一岸金碧辉煌的主墓室大相径庭。

    格格不入的岩穴高十数米,隐隐与金字塔的塔尖相接壤,但是还能看到在塔尖上空留有些许距离。

    冯宝宝想要爬上去瞧瞧,眼睛仔细一瞟,顿时一惊。

    先前为了对付瓮阵里的粽子,还没来得及细看这座小金字塔,现在仔细一打量,竟发现上面层层叠叠的布置着细小的孔洞。

    这洞是干什么的?通风的?

    不是,王莽你丫造金字塔也就算了,造得丑成这样?

    冯宝宝一脸狐疑外加鄙视,用脚踩了踩小金字塔的砖墙,很硬实,应该能承受成年人的重量。

    走了两步爬到小金字塔上,冯宝宝用手指抠了抠上面的孔洞,放在鼻尖嗅了嗅。

    顿时就是一股腥臭涌上来,冯宝宝一阵恶心,连忙把手拿开,“这都什么玩意儿,臭死了,这里面丫不会是化粪池吧?”

    胖子在另一头见冯宝宝鬼鬼祟祟的,便悄无声息的摸了过来,猛地拍她肩膀一下,嗓门震得人耳朵疼,“嘿!老大,你丫偷偷摸摸在干啥呢?”

    冯宝宝翻了翻白眼,转身就是一脚踢过去,被胖子灵巧的躲开了,嘿嘿直笑,“老大是不是发现什么好东西了,还想瞒着我们?”

    “是,当然是发现好东西了,你闻闻,是不是金子的味道?!彼底?,冯宝宝就把刚才抠泥巴的食指伸了过去,表情镇定,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胖子一听是金子,大脑立马短路,满眼放着星光,不疑有他的就把鼻子伸过去使劲嗅了嗅……

    “卧槽它大爷的,老大,你这手是不是伸茅坑里去了,怎么又臭又腥的,你丫的又捉弄我!”

    胖子脸上肥肉一哆嗦,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看到冯宝宝笑的前俯后仰,手指一探,就要往她鼻子上蹭。

    “哎哎哎啊,死胖子,快把你的脏手拿开,姑奶奶我不治你死罪啊……”

    冯宝宝一脸嫌弃着跑到小金字塔另一边去,却还是忍不住笑了两声。

    “老大……跑那么远干什么……啧,还真是够臭的……”

    胖子自觉皇威有损,又想追上去,冯宝宝朝他摆了个鬼脸便远远跑开,朝着小金字塔上面爬去,料想那胖子一身麻烦肉,肯定爬不动这么高的地方。

    没想到胖子一路连滚带爬的,硬是紧紧跟在了冯宝宝后面,两人一上一下、一胖一瘦、一高一矮,远远看着像是挂在了塔上,徐叫花也是乐得看热闹,在底下一个劲的煽风点火看大戏。

    “哎呀我说胖子,你这家伙是不是丫的装胖,怎么追起人来腿脚这么利索,都快赶上我了?!狈氡Ρυ谏厦嫒椎木嗬氪ζ叛室鈬N瑟。

    胖子一只手使劲扣住小金字塔的孔洞,另一只手原本是想要擦擦额头的汗,远远的手指缝一股腥臭逼得他又把手甩到一边去,大脸盘子对着冯宝宝,“胖爷这不叫肥胖,这叫沉稳……懂嘛你……”

    冯宝宝呵呵一笑,桃花眸里白山黑水分了泾,“那你可得加油啊,我这都快登顶了,要不在上面等等你?”

    胖子气得咬牙,又使劲踩着小金字塔坑坑洼洼的砖墙往上追,冯宝宝也使劲往下跺了几脚沙土,俩人一个追一个跑。

    一头沙土的胖子揪住冯宝宝裤脚的时候,灰色的脸盘子挤出几分白来,“嘿,老大,你怎么不跑了???”

    上面,冯宝宝两只手紧紧掐住小金字塔尖顶的孔洞,眼神的深处,是一片冷冰冰的空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霸道鬼夫,找上门!恐怖修真墓影尸踪道馆中的退魔师绝命手游乡村的诡异和朴实降魔道长之人间道暗世部今天你是否遇见鬼暹罗阴牌亡灵的投胎之旅我在地狱向你微笑恶鬼,别跑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后一个元良第0039章 汉魃庙堂 沉清河瓦瓮封棺(下)》,方便以后阅读最后一个元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后一个元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