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阑

番外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下归元 书名:凤倾天阑

?    叮叮当当在大门前接景泰蓝的时候,发现皇帝陛下脚步有些不稳。

    不仅脚步不稳,还有些神经兮兮。

    “皇帝哥哥,你来迟了哟,蛋糕已经吃完了啊?!比荻6Pξ?。

    “哦,吃,吃?!本疤├洞?。

    “皇帝哥哥,你看起来很累?早饭吃了吗?”容当当皱眉打量景泰蓝。

    “哦,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本疤├端?。

    叮叮当当对望一眼,火花闪烁——有问题!

    马车一响,慕丹佩下来,还有一个陌生少女。十一二岁模样,亭亭站在晨间的阳光里。

    她一身粗衣陋服,黑压压的头发随意束起,然而那张小小的脸微一顾盼,四面的行人忽然都走不动脚步。

    有一种容色似可生光,那样明丽的日色也不能遮掩。

    尤其一双眸子,如硕大的黑玉玛瑙,看人时特别专注,掠动时似有琉璃光彩。

    容当当忽然转头对姐姐看了一眼。

    容叮叮诚然极美,不过毕竟年纪太小,在这样青春逼人如珠如玉的少女面前,她的美丽便显得稚弱恶女霸道:美男迫承欢全文阅读。

    女孩子天生对美敏感,容叮叮已经发问:“皇帝哥哥,这是谁啊?!?br />
    “小映啊……”景泰蓝把一个面具往自己脸上一扣,顺手又把俩面具往叮叮当当脸上一扣,游魂一般地飘进府去。

    叮叮当当拉下脸上的面具,疑问地看慕丹佩。

    小映是谁?

    皇帝哥哥还从来没有这么失魂落魄过呢!

    慕丹佩耸耸肩,“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姑娘是我们在羊肠胡同救的,救上车就听见他尖叫,然后他就这样了?!彼呈纸淮蟀闶?,以及两个大便造型抱枕塞到两人怀里。

    叮叮当当此刻也无心再去吃喝及研究礼物,顺手将东西都塞给戒明,叮叮上前牵住少女的手,扬起如花般的小脸:“姐姐你好,我是容叮叮,姐姐你好美……”

    少女慢慢低下头,摸了摸容叮叮的小脸,唇角绽开一丝笑,“小姐也很美……”

    容叮叮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回头看容当当,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道:“看不见!”

    容当当的表情也难得地露出一丝诧异。

    容叮叮的惊愕神情一瞬间便收了,更加亲热地拉住了小映,“姐姐,你是不是有点不方便?我带你进去哦?!?br />
    容当当过来,拉住小映另一只手,两人“扶持”着小映,脚不沾地地将她给卷进了府门。

    慕丹佩站在原地没管——不用问,这俩小狐狸一定是去哄口供了。

    她慢慢地摸摸下巴。

    嗯……她也很好奇。

    ……

    片刻后,花园里。

    两个小脑袋,鬼鬼祟祟凑在一起。

    “啊,原来是那个小映?!?br />
    “皇帝哥哥青梅竹马哟?!?br />
    “我说皇帝哥哥怎么这样?!?br />
    “麻麻上次还说,小映家里出了事,后来失踪了,命人寻找呢,谁知道她自己一个人上京了?!?br />
    “你没听她说嘛,麻麻离开北严不久,她那个疯母亲发病更加厉害,在城里呆不下去只好出城搬到乡下,后来家里亲人老毛病发作,短短几年内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了她和她父亲,那时麻麻已经很有名,她听说了,带着傻父亲上京投奔,谁知道傻父亲半路上也死了,幸亏有个老人可怜她,收留了她,带她一路上京,还教她做糖人的手艺,那老人后来也病了,她伺候他送终,为挣钱还债领了一个糖铺的手艺活,每天出摊,也没什么功夫出来找郡王府……真够曲折的……喂,当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明身份?”

    “你知道她是好人?你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都这么多年了,人是会变的。麻麻说,我们要?;せ实鄹绺??!?br />
    “对哦。瞧皇帝哥哥刚才那样子……他很喜欢小映吧咯咯咯……”

    “哼?!?br />
    “你哼什么当当?你好像不大欢喜?”

    “哼……别问了,生日会开始了,快去打扮!穿那条特制的蓬蓬裙!”

    “???你不是说太好看了不要穿吗?”

    “我改变主意了杨小年升官记!容叮叮,你希望你是全场最丑的一个吗?”

    “怎么可能!”

    “不想就去换衣裳,快去,快去?!?br />
    “哎容当当你这个古怪的小孩……”

    ……

    容府的后花园,此刻已经拉开烧烤的架势,一片平整的草地上,拉出一长条铁丝架,铁丝蒙子上陈放着各种肉类以及可以烧烤的蔬菜,其中不乏款来自极东的珍品菇类,和来自南疆的珍异水果。

    客人们三三两两,拿着托盘,好奇地对这新奇玩意探头探脑,丫鬟们在做示范,拈起牛肉条搁在炭火熊熊的铁丝架上,牛肉色泽鲜明,深红的肌理间隔着雪白的脂肪,被炭火烤得渐渐卷曲,泛着金黄的油光,香气如杀气般逼来,很多人食指大动,走上前来各自挑选喜欢的肉食,更多的人还在观望,低低地道:“茹毛饮血!”

    说这话的人,其中就有一位戴着帷帽的女子,体态丰满,胸部高耸,虽然穿得严实,但那胸着实傲人,人站着不动,那胸都在不停地微颤,漾出勾魂的颤栗频率,将来往的家丁眼神,远远地便扯过来钉住。

    她帷帽的巾帷比寻常的要短些,露出她微微丰润的下颌和饱满的唇,十指纤纤地按在唇上,唇色艳红如血,指上蔻丹也如血。

    她站在园门口,靠着一棵树,脸向着园内,眼睛却向着园外。

    几个少女走了过去,远远避开了她,神情有厌恶之色。

    “怎么她也来了……”

    “这不是年轻人聚会么……”

    “边荒之女,就是不懂规矩……”

    声音远远地飘开去,那女子听着,不过唇角一勾,对这些小姑娘的排斥心思,付诸一笑。

    容府的丫鬟们有条不紊地侍应着,时不时也瞟瞟那女子,众人都知道这位的身份,出身边疆巨富之家,嫁与前高官做继室,如今老爷病故她成了遗孀,年纪轻轻极为泼辣,抗拒宗族,将家业牢牢掌握在手中,行事不同于丽京规矩,很是大胆放荡,所以虽然有钱,家中也有爵位,却一直挤不进丽京名流阶层。

    传言是传言,如今众人首次见真人,心里自有一番掂量。别的不说,单凭这位好歹也是“夫人”身份,竟然就以“不放心儿子,跟随照顾”为名,亲自跟着到容府来参加这个生日会,这种作风,在丽京贵妇中,也是绝无仅有了。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看样子也根本不在乎流言飞语,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瞟着园外。

    众人对园外瞧瞧——哦,今日赵十九大人亲自带人守卫,正挺胸腆肚,来回梭巡。一会儿转一遭,一会儿转一遭,每回从园门过,寡妇的眼波溜溜地飞过去,十九大爷的眼神滴滴地转过来,“啪嚓”天雷地火,电闪雷鸣。

    和那边的热辣不同,一旁的一个角落特别安静,那是花园里用遮阳伞隔出的休息空间,伞下都有精致的木桌椅,几个年纪稍大些的小姐,斯斯文文坐着喝茶聊天。

    这些小姐都是陪伴弟妹过来的,其中自然有侍郎家的庶女和编修家大龄未嫁的女儿,这两个大约心中有数,越发显得羞答答,捻裙不语。来往众人看看这两位要命的矜持,再看看那一位要命的放荡,都忍不住在肚子里“扑哧”一声。

    不多时丫鬟又给孩子们发面具,有人戴了有人没戴,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为了景泰蓝戴面具方便,丽京贵族子弟有些人还是见过皇帝的,认出来难免麻烦绝色宫女是王妃最新章节。

    众人都在等着小寿星出现,据说叮叮当当要先陪父母和爷爷奶奶吃蛋糕,完了再出来陪客人。

    烤肉的香气渐渐散开,勾引得众人味蕾不断分泌唾液,很多人都是一大早出门的,此时早已饥肠辘辘,眼巴巴等着丫鬟来帮忙烤肉分菜,又期待着那个传说中美味无比的“蛋糕”,谁知道不仅蛋糕没见影子,丫鬟们安排好座位茶水和生鲜食物之后,居然也告退了,寡妇家的小胖子少爷杀猪般大叫:“喂!你们怎么跑了?你们跑了谁来替我们烤肉?”

    “小主子说了?!币桓鲅诀咝θ菘赊涞鼗卮?,“烤肉如同吃螃蟹,由别人代劳是没意思的,所以请各位自己动手,我等只负责照火添料?!?br />
    “请佳客不要错过今日美食?!绷硪桓鲅诀咝τ?,“此间所有肉类,都来自山间松林放养的牲畜。这些牛羊猪鸡之属,平日里听名师音乐,享受按摩,夏有凉风,冬有暖炉,食物天然,身处空气清新,所以肉质也极为细嫩滑腴,品质不凡。更有出水鲜的海产,快马飞递的各式新鲜海物,鲜美多汁,滋味饱满,一经食用,胜享天然……”

    她笑语晏晏,四面香气浓烈如同最佳注脚,众人口水泛滥,将要越唇而出。

    丫鬟们依次退出,园子里只剩下大大小小的“佳客”们。

    饥肠辘辘的众人四面望望,自家的护卫都留在前院,只好自己动手。

    人群蜂拥到烤箱前,没人注意到墙头探出来两个小脑袋。

    “喂,当当,别踩了我的裙子!”

    “谁叫你穿这么拖拖拉拉的裙子的?”

    “你叫的!”

    “别吵,看戏?!?br />
    “容当当,你再不讲理,我就喊一嗓子?!?br />
    “姐姐,你今天这裙子真美?!?br />
    “嗯……哪里美?”

    “哪里都美……快看!”

    ……人群攒动,都在各自取食,唯独树荫下的几位矜持小姐,互相看看,不动。

    翰林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看着那边人群,笑吟吟对侍郎家的碧恒小姐道:“妹妹不去取食么?”

    侍郎家的碧恒小姐,摸摸发瘪的肚子,温柔婉转地一笑:“倒是不饿,看看景致也好?!?br />
    编修家的大龄小姐转过头,撇撇嘴,“虚伪?!?br />
    墙头上两颗小脑袋齐齐摇晃,“做作!”

    “妹妹可是看着那边人多,怕挤脏了裙子?”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笑问。

    侍郎家的碧恒小姐红了红脸,细声细气地道:“姐姐不也是?不如我们等人少了再去?!?br />
    大龄小姐摇摇头,“人少了也没用,那烤肉架子烟熏火燎的多脏?先别说自己去烤失了身份,动动手倒也颇有意趣,只是这里孩子这么多,万一撞倒什么,你我的衣裙难免狼狈?!?br />
    “姐姐说得正是?!北毯阈〗阕枚硕苏?,声音不疾不徐,颇有风范。只可惜肚子里一阵阵雷鸣之声,听来略有不和谐。

    编修家大龄小姐再次转头,狠狠撇一撇嘴,“无趣!”

    墙头上两个小脑袋齐齐摇晃,“一个无趣,一个刻??!”

    “妹妹是清雅人儿,餐风饮露就能饱腹,我却耐不得饥饿异界撸啊撸TXT下载?!北嘈藜业拇罅湫〗阊壑樽?,凑过去笑道,“不如请别人帮忙吧?”

    碧恒小姐眼角对园外瞟了瞟,脸上红了红,微微倾了倾身子,也低声道:“姐姐的意思?”

    编修家的小姐也瞟了瞟园子外,目光在那寡妇身上掠过,冷哼了声,伸手对一个端着烤肉的女孩召唤:“钱家妹妹,麻烦你来一下?!?br />
    那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停住脚步,转头看来。

    墙头上两个小脑袋,饶有兴趣地瞧着。

    这次生日会,为了掩饰“看赵十九未来可能媳妇”的根本目的,叮叮当当特意扩大了客人范围,没有局限于贵族和高官子弟,只要是京城在职官员家的适龄儿女,都可以得到招待,反正郡王府院子够大。

    这个小丫头他们不认识,叮叮转头问墙下的文十,“十叔叔,那是谁???”

    文十问过前院管事,答:“好像是户部某个主事的女儿?哎小祖宗小心裙子……”

    “钱家妹妹?”编修的大龄女儿拉过那主事家的小丫头,笑道,“你烤的肉好香?!?br />
    “是呀?!毙⊙就妨⒓囱锲鹫绰椭男×?,“我烤了很久呢!”

    “碧恒姐姐饿了,很喜欢你烤的这个牛肉,你这盘,就先给她吃吧?”编修家的大龄小姐微笑着,顺手端过那个盘子,往自己和碧恒面前一放。

    碧恒小姐怔了怔。

    编修家的小姐笑吟吟低声道:“这是钱主事的女儿……”

    碧恒小姐“哦”了一声,不安的神情立即消失,淡淡看了那小丫头一眼,道:“多谢妹妹相让?!?br />
    那主事家的小丫头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那盘子忽然到了别人手中,看着两张红唇从容地开始咀嚼,才明白原来到嘴的食物被优雅地抢了。

    她瞪大眼,嘴一张,想要哭泣,一旁的婆子已经赶紧赶过来,将她的嘴一捂,对两位小姐赔笑:“我家小姐不懂事,您包涵,碧恒小姐喜欢的话,我们再替您去烤一盘……”一边用力将那孩子拉走,一边低声道:“小姐,闹不得,她爹可是咱家老爷的顶头上司……”

    桌前两位娇贵的小姐对视一眼,编修家的小姐笑得得意,碧恒小姐笑得含蓄。

    “这牛肉真新鲜,烤得真香?!?br />
    “是啊,真香?!?br />
    ……

    墙头上两颗小脑袋对视一眼。

    “文十叔叔,咱们的新鲜肥?;褂新??”

    “有,厨房里还有半扇?!?br />
    “抬过来吧,有人要吃牛肉?!?br />
    “不先切片?”

    “不用了,有人胃口比较大?!?br />
    “好,那我命人用蒲包包好送来……”

    “不用包,就这么抬来?!?br />
    “这个……血淋淋的……”

    “有人喜欢新鲜……对了,猪内脏有没有?”

    “有啊夺云动全文阅读。大肠心肝肺一应俱全,咱们大厨房的胡师傅整治这个可是一把好手,可惜怕吓着这些小姐少爷的,没拿上来……”

    “那就拿过来吧?!?br />
    ……

    “世子郡主,东西都齐了,不送到园子里去吗?”

    “不用了,来,你们拿着这些东西,听到我说‘哎呀’,就赶紧洒出去?!?br />
    “洒出去?”

    “对?!?br />
    墙下遮阳伞下,两个小姐优雅对坐,正学着用叉子叉开肉的肌理。

    墙头上,叮叮当当的脑袋探出来,一闪不见。

    忽然有童声响起。

    “哎!十九叔叔,你怎么在墙头上偷看人家小姐?”

    听见这一声,两个少女都一怔,急忙放下手中食物,抬头对墙头看。

    墙头上日光灿亮,隐约人影晃动,随即那童声道:“十九叔叔你扛这么大的肥牛过来做什么……哎呀!”

    “哗?!?br />
    一声方落,一大片东西越过墙头,啪一下砸在遮阳伞上,雪白的伞面立即一片鲜红,碧恒小姐骇然抬头,正看见一大片血肉,从伞面上慢慢地滑下,她觉得脸上湿润,伸手一摸,红彤彤一片鲜血……

    碧恒小姐眼睛一翻,无声无息软了下去。

    “怎么回事!”编修家的小姐胆子大些,霍然站起,砰一声那半扇牛肉落下来,正砸在桌子上,她惊得向后一退,忽然遮阳伞上又有什么东西滑下来,正掉在她脖颈里,她下意识伸手一扯,触手滑腻,冰冷,带着腻人的油腥气和血腥气,甚至还有微微的臭气,她手一拉,一截长长的东西滑到掌心,低头一看,是一截肠子。

    “??!”尖叫声几乎要把遮阳伞刺破。

    “砰?!庇赂仪矣行幕谋嘈扌〗?,终究没能逃脱魔爪,步了碧恒小姐的后尘,唰一下晕了。

    另一边墙头,冒出叮叮当当的脸,无惊无喜从容随意。

    碧恒小姐做作虚伪,编修家的小姐却更不是东西,势利尖刻利用他人,自己抢食还要栽到别人身上,那个傻碧恒还在那自鸣得意。

    所以前一个要惩罚,后一个要狠狠惩罚。

    叮叮当当叹口气——不管十九叔叔怎么想,这两个,他们先拍死出局了。

    丽京的小姐,都这种德行吗?

    如果丽京小姐都这种德行,十九叔叔嫁得出去吗?

    嗯,候选人还剩一个——美貌风流带儿子的寡妇。

    叮叮当当有志一同地先看看场中,刚才那一闹,满园子的人都往这边僻静角落涌来,唯独寡妇家那个胖少爷,充耳不闻留在原地,在那些装着烤好食物的盘子里左抓一把右抓一把,忙不迭地将各种食物往嘴里塞……

    “唉……”叮叮当当又齐齐叹口气。

    有这样一个继子,新晋文豪赵十九,会幸福吗?

    叮叮当当忧愁地叹着气,目光又转向园子外恶魔校草,谁怕谁!。

    园子外也有两个旁若无人的人。

    园子外赵十九正从树荫下走过,肘靠树身,拨了拨额前头发,看了看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再次从树荫下走过,双手抱胸,吹了个小调,看了看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拿着一把刀教护卫们耍刀,眼睛却盯着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一个马步……砰。

    他忽然栽到了地上。

    赵十九晕头晕脑抬起头,正看见靴子的阴影,从自己头顶上越过。

    “劳驾,让让?!币桓雠谒范ニ?。随即毫不停留地,直奔园子内而去,鼻翼连连抽动,“好香!好香!”

    墙头上叮叮当当眼睛一亮。

    “慕姑姑!”

    吃货慕丹佩大女官到了。

    慕大女官护送皇帝和小映,先到太史阑那里坐了坐,因此迟了,她在半路上就闻到了香气,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却遇上个挡路的二货,在园门口晃来荡去搔首弄姿,她往左走他挡住左边,她往右走他正好挡住右边,挡得她焦躁心起,二话不说一抬腿,将二货踹了个马趴。

    她也没心思看二货是谁,抬脚从他脑袋上跨过,直奔园内。

    赵十九晕头晕脑还没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寡妇不依了。

    “喂!你是谁!怎么可以随意伤害赵将军!”寡妇莲步姗姗,挺胸而出。

    是真的挺胸,人还站在园门里,胸已经顶着门外的慕丹佩的鼻子,胸波悠悠地晃,似贮着一对大水袋,让人担心随时会炸破。

    慕丹佩现在心情很不好。

    美食近在咫尺,肉香勾人魂魄,大餐在向她召唤,这么要紧的时刻,却有大胸挡路!

    “劳驾,让让?!彼ナ忠涣?,将面前的大胸女一扔,顺手向后一投,“接??!”

    “砰?!备沾拥厣吓榔鹄吹恼允?,再次被肉弹撞倒在地,他昏头昏脑一抓,只听见“啪”一声微响,似乎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手指顿时感觉被溅湿,随即耳边一声尖叫,刺耳得险些刺破他耳膜。

    “登徒子!混账!”寡妇在他身上尖叫着,捂着胸,一蹦而起,拎着赵十九衣领,啪地甩了他一个耳光,“混账!咱们绝交!”蹭一下踩过赵十九的大腿,飞快地奔向园子外,连自家儿子都没叫。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赵十九傻傻看她捂胸逃窜的背影,不明白她怎么就突然发作了?忽然他若有所悟,傻傻看自己手心——嗯?袋子?水?

    墙头上叮叮当当笑得险些掉下来。

    “居然真的是胸藏水袋!我说怎么这胸颤成这样!”

    “牛人!领先时代潮流的化妆达人!”

    园门口慕丹佩回头,正看见那落在地上的“胸袋”,居然是用鲨鱼皮制作的水袋,寡妇用特制的肚兜藏在胸前,营造出胸波颤颤的效果,却在刚才被赵十九一把抓破官妖TXT下载。

    慕丹佩瞅一眼胸袋,哈哈一笑,鼓掌,“好胸!”

    她看也不看赵十九,转身而去,赵十九傻傻抬头,被打得朦胧的视线里,摇晃着一个高挑的背影。细腰,丰臀,长腿,长年练武的人才有的精致线条,以及利落而又不失袅娜的步姿,偶一侧身,侧面竟然也是山峦起伏,曲线逼人……

    这回可是真实的曲线……

    赵十九忽然吸了吸鼻涕。

    墙头上叮叮当当转了转眼珠。

    “喂,当当?!?br />
    “嗯?”

    “你说十九叔叔这样,叫不叫猪哥相?”

    “猪哥都比他文雅些?!?br />
    “他不会是看上慕姑姑了吧?”

    叮叮当当默了一默,齐齐转头,正看见慕丹佩快步入园,顺手扶起一个拥挤中跌倒的孩子,替他掸干净衣裳,含笑问了几句,她脸上急迫之色已经没了,笑容爽朗而温存,日色辉光里,肌肤明润似也有光……

    不知何时赵十九已经爬起来,也在默默瞧着。

    慕丹佩一边走一边顺手就把有点混乱的人群给分了开来,安排姑娘们避入暖阁,安排护卫们进来收拾,将乱七八糟的烤盘整理好,将碍事的用具命人拿走以免绊倒人,顺手取了一串五花肉亲自烤着,一边往肉上刷油刷调料一边顺嘴安抚调度,等她把肉烤好,园子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连血水都已经洗去,众人都在自己的烤盘前再度安心吃喝,慕丹佩则躲到树荫里,抱着肉狠狠啃一口,满嘴滴油,吸一口气,眯眼舒服地长叹:“哇——”

    叮叮当当也吸口气。

    “能干!”

    “淡定!”

    “从容!”

    “善良!”

    “纯真!”

    “完美!”

    两人叹口气,转头看看赵十九。

    赵十九同志抓着破了的水袋,抱着园门柱子,正痴痴地瞧着呢——以前怎么没发现慕丹佩这么有魅力来着?

    叮叮当当摸摸鼻子,望天。

    十九叔叔终于有眼光了一回,可是这回眼光好像又太高了……

    这回可不是他们帮忙或者测验就能搞定的……

    十九叔叔,自求多福吧……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进去?”忽然一个声音响在他们身后,同时一双爪子伸过来,毫不客气地开始揪容叮叮的头花。

    “哎呀,皇帝哥哥!”

    叮叮当当回首,看见景泰蓝正站在身后,更远一点站着小映,她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淡黄色绢衣色泽柔嫩,更衬得容颜娇艳,亭亭盈盈如一朵半绽的花。

    她微微地笑着,脸向着景泰蓝的方向,神情满足。

    景泰蓝一看叮叮当当望着小映,神情便有些不自然,推着叮叮向前,“走啦一宠成瘾:绵羊王爷精明妃最新章节!”

    叮?;乖诳葱∮车囊律押土?,猝不及防他一推,冲前一步进了园子,哎哟一声。

    园子中众人回首。

    便看见五岁的小仙女。

    雪白的羽毛发饰,被乌黑的发衬得其色如雪,裙子也是雪白的,羽一般的轻,云一般的蓬松,一层一层,被风一吹,轻轻飘起来,也像一片云,忽然过了湛蓝的天幕。

    那轻羽飞扬时,还有细碎的星光闪烁,跳跃在人们的视野里,仔细看去,却是每层蓬羽上都镶了很多小指甲大的晶石,像无数梦幻的星光,忽然自天而降。

    蓬蓬的、甜美的短裙只到膝上,下面是牛奶色的丝织长袜,一双同色的软皮小靴子,靴子在踝口皱出花一样的褶皱,以粉色缎带束紧,衬得女孩的腿更加笔直纤细,玉一般的雕塑感。

    女孩们的眼睛从发饰落到裙子落到靴子,不知道到底该落在哪处,才能抚平心中痒痒,男孩子们都只顾着眼睛发直,烤肉啪啪地落下来。

    而小仙女身边的容当当,一身黑色小西装,白色丝质衬衫,黑色光亮的小皮鞋,一张脸肤色莹润,细长的眸子幽黑深邃,薄唇一线樱红,站在雪洗玉濯的容叮叮身边,叫人惊羡造物主的神奇与完美。

    “吃蛋糕咯?!币簧艚芯逊⒋舻娜巳?,回首便看见厨娘用银亮的餐车推出一个三层的雪白的糕点状物体,极大,镶着彩色的花和白色的奶油,最上面一层点着五根红色的蜡烛,孩子们没见过这样的糕点,都涌了上去,围着蛋糕啧啧惊叹,有人哗然惊叹,“哇,这蛋糕和叮叮的裙子一样美!”

    人群外,戴着面具的景泰蓝也挤了上去,叮叮当当“咦”了一声,道:“皇帝哥哥不是说蛋糕吃腻了吗?怎么忽然又有兴趣了?”却见景泰蓝满头大汗地从人群中挤出来,手中一个小小的纸托盘,托盘上一块蛋糕,居然还是带玫瑰花的最漂亮的一块,殷勤地托到小映面前,“小映,这是蛋糕,你尝尝……”

    小映笑起来,凑过雪白的脸,在蛋糕上闻了闻,欢喜地道:“弟弟,你真好?!?br />
    少女的脸比玫瑰更娇艳,泛出淡淡的酡色。

    容当当忽然眯了眯眼睛——他记得以前皇帝哥哥什么好吃的,都先给叮叮的。

    容叮叮好奇地托腮,大眼睛眨啊眨,眼珠子骨碌碌转,瞟一会小映,再瞟一会景泰蓝,却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

    远处花墙外,太史阑和容楚正负手而立。

    “小丫头好像有点吃味?”容楚浅笑。

    “这点年纪哪有这些想法,”太史阑不以为然,“只怕是看人家好看,有好胜之心了?!?br />
    “知女莫如母,”容楚一笑,也不反驳,揽住她的腰,“我看你必然是对的?!?br />
    “倒是要小心容当当?!碧防桓潘肟?,“他最护短,容不得姐姐受一点委屈,哪怕叮叮自己不觉得委屈,他觉得她委屈也不行,你可得瞧着他?!?br />
    “无事,小子有分寸。外头那些说法不用太放在心上,儿孙自有儿孙的缘法……”容楚在太史阑耳边低笑,“让他们自己操心去,我们自去快活我们的……”

    “……你这白日宣淫的流氓……”太史阑的声音,渐渐没入翠荫深处……

    ……

    热闹了一天,晚间的容府,终于安静下来超能高手在校园全文阅读。

    为儿女生日安排忙碌好几日的太史阑,下午和容楚又胡天胡帝了一番,黄昏天将晚的时候,容楚去前厅见客,她一人独处于室内,对着天边晚霞发一阵呆,摸出怀中一枚白色的物体,把玩了一阵。

    那东西手指般长,雪白,顶端尖锐,似动物的牙。

    太史阑手指,轻轻在那截断牙上抚过。

    这是狗牙,是幺鸡小时候的牙,她串在手链上,穿越不久后这手链就丢了,然后就在前不久,当她再次命人前往极东乾坤山,试图寻找李扶舟的下落时,回来的人,带来了这个东西。

    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她手链上的牙。

    当年那个手链,原来是被李扶舟拾了去?

    回头想想,手链似乎就是在邰府庵堂失火那夜失踪,而那夜,李扶舟曾经来过。

    这手链,一直放在他身上的吧?乾坤山巨震,他消失不见,手链也随之消失,大概在震动中,手链上一枚狗牙掉落。

    这大概是他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了。

    太史阑慢慢握紧那截冰冷而滑润的牙,思念着生命中两个重要的陪伴,幺鸡和李扶舟,思绪如雾气渐渐弥漫,她在雾气中缓缓穿行……

    忽然便到了一处地界,高大的天桥,宽阔的道路,呼啸的车辆,穿梭的摩托,四面喇叭嘀嘀地鸣叫,头顶有轰鸣的声音掠过,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的云路。

    她有些晕眩地抬起头,不敢相信这是在原先那个世界。

    难道又狗血地穿回去了?

    随即她发现自己竟然虚浮在半空,而四面景物依稀有些熟悉……天桥……她霍然浑身一震。

    天桥下,一个阴暗的孔洞里,铺着些破烂的被褥,一个两三岁的,面孔脏兮兮的小女孩,正举起一只小小的白狗,对桥洞深处正在收拾破烂的女子道:“妈妈,幺鸡好不好看?”

    小白狗在她手中低低地叫着,发出“幺、幺”的奇怪声音。

    “咱们自己都养不活,哪里能养狗……”女子直起身来,露出一张愁苦而提前苍老的脸,她伸手,似乎想将狗扔出去,然而当她看见小女孩的神情时,忽然停住了手。

    “好……”她弯下身,抚抚女孩的乱发,“我们养它,有我们吃的,就有它吃的……”

    “喂,你们两个,?;し呀涣嗣?!”忽然有条人影晃进桥洞,大冬天的捋着袖子,露出粗壮手臂上青龙的纹身。

    小小女孩抬起头,努力在光影中辨认那张脸,忽然又觉得不安,抱着小白狗躲到母亲身后。

    女子擦擦手,不安地迎了上去,“明哥,这个月的钱,我们暂时还不够,您再给几天……”

    “没钱?又是没钱?”男子怪里怪气笑一声,忽然探头对里头看看,怒道,“狗都养得起,告诉我没钱?”

    太史阑忽然浑身一震。

    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她思维有些混乱,不确定这是穿越,还是场景倒流,还是只是一个回忆,如果……如果时间真能倒流,此刻在灾难的前夕,她是不是可以救回妈妈?

    如果这是老天给她补偿一生遗憾的机会,她一旦做了,那么她的人生轨?;岵换岣谋??之后的她会不会存在?还有她的丈夫儿女……

    她茫然,却在看见混混上前一步时,忍不住要挪动身子——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此刻让她不救母亲,她做不到不攻自倒最新章节!

    然而当她想动的时候,才发觉身子如被固定在原地,使尽力气也无法挪出一步。

    难道……难道这不过是个梦境?

    脑海中这个念头掠过,她忽然觉得绝望,老天如此残忍,予她一场梦境,只是为了她将内心深处的疼痛,再切身体会一次?

    桥洞里混混狞笑,上前一步,要夺女孩手中小白狗,女孩沉默反抗,抱着小狗向外跑,混混要追,母亲扑过去,拉扯住混混……一切都按照当年的轨迹,冰冷而无所改变地进行。

    她咬牙,听见浑身的骨骼都似乎在格格作响,不得不攥紧拳,慢慢转过头去。

    不忍见,不能见。

    忽然她看见一条人影。

    人影从天桥上跑下,速度很快,一双长腿迈出矫健的频率,从她的角度只看见那人乌黑的发顶和宽宽的肩,身影看来有几分眼熟,却又似是而非,隐约只是个少年。

    那少年以一种寻常人根本无法达到的速度,三两步掠下天桥冲向桥洞,此时一辆车呼啸而来,女子正被混混推搡而出……太史阑闭上眼睛。

    “嘎——”尖利的刹车声。

    隐约还有孩子受惊之后的大叫,以及有些奇怪的狗叫声。

    太史阑抿紧唇,睁开眼睛,慢慢转头。

    她忽然浑身一震。

    天桥下,桥洞的阴影里,女子跌倒在地,眼神里残留惊恐,混混站在对面,张大了嘴,一辆车歪歪扭扭停在桥洞前方三米处,车上人正打开车门下来,一边下车一边大叫:“我操!刚才谁他妈的推了我的车?谁推了我的车!”

    车门被车主砰一声甩在桥桩上,闪亮的黑色车门上,竟然有一个鲜明的……掌印。

    太史阑眼睛霍然睁大。

    她终于明白混混脸上的表情为什么那么惊恐了。

    救人正常,可救人推的不是人,竟然是重达数吨的车……

    怎么可能……

    桥洞前,唯一平静的是那个出掌推车救人的少年,他并没有管其余任何人,只是微微蹲下身,对着抱紧小白狗、感激又警惕地望着他的女孩,张开了双臂。

    他声音轻柔而温和,煦煦如春日暖阳。

    他说:“别怕,我来了?!?br />
    日光下,张开双臂的少年,脸微微扬起,太史阑终于看见了他的脸。

    她手指一颤,一瞬间热泪盈眶。

    ……

    “太史!”

    太史阑霍然睁开眼睛,看见漫漫晚霞之下,容楚如画的眉目。

    他眼神微微关切,正俯身看她,道:“怎么睡着了?也不知道保暖?!彼媸指巧咸鹤?。

    她有些发怔,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还是这屋子,还是眼前人,连夕阳落在窗棂上的光影,似乎都没什么变化最后一个北洋军阀全文阅读。

    刚才……是梦?

    可是,梦有这么清晰而逻辑分明吗?

    最后一霎那一句“别怕,我来了”,犹自在耳边回响,隐约也是熟悉的声音。

    是……他吗?

    是他真如她猜想,借助乾坤阵之力,跨越时空?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去的那时空,似乎竟然是她的当年?

    是否内心愿力所在,会影响去处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又不是离去时的他,她记得梦里他只是个少年,比离去时的年龄小上许多。

    难道这真的只是梦?只是她内心的渴盼太重,投射在意识里,不知不觉在梦里,为他编织了一个归宿和去处?

    她沉默思索,出神地瞧着天边的晚霞,收了斑斓的色彩,在紫黑色的窗棂上方,一寸寸地冉冉淡去。

    身边的容楚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询问她神情的异常,他很自如地坐在她身边,揽着她的肩,陪她注视至日光沉没,月色升起。

    她沉思至掌灯,他沉默陪伴至掌灯,她醒转时才发觉,身上披着厚衣,不知何时两人手指相扣,掌心温暖,不被冷冷月色浸染。

    她忽然觉得,就这样,已经是老天给予的完满。

    是梦是真,没有答案。也不必再去追寻答案。她和他必各自有自己的幸福,只需珍惜便好。

    他无论在何处,终究是当初春日暖阳的李近雪;他无论去或留,在她心中永生。

    她相信另一个世界,定予他平静安适,不必近枯藤荒树,踩踏没入脚踝的冷雪。

    ……

    月色澹澹,她微微展开笑容。

    他似乎没在看她,却很及时转头,捕捉到她的笑容和此刻终于活泛的眼神,他微微舒口气,给她一个安慰的笑,道:“今晚月色真好?!?br />
    她没有看月色,却扣紧了他的手指,将他的手指,贴紧自己的心口。

    她道:

    “是,真好?!?br />
    ------题外话------

    嗯,这个番外也齐了,马上就要过年了,番外就写到这里吧。

    大家新年快乐啊。

    月底了,攒到票的亲,请最后一次扔给凤倾吧,给凤倾一个完美始终,给我长达七个月的要票生涯一个漂亮回应。这下短期内,你们可真的看不到我神烦的叨叨了。

    一月二十八日八点,很好的数字,以此时刻为这本书正文带番外的正式结束。14年新文,女帝本色,因此会有更美好的期待,而13年的凤倾,也因大家的陪伴善始善终。

    所以最后想说的,还是这一句:有大家,真好。

    期待明年,新的故事再聚。

    谢谢大家。 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叮叮当当在大门前接景泰蓝的时候,发现皇帝陛下脚步有些不稳。

    不仅脚步不稳,还有些神经兮兮。

    “皇帝哥哥,你来迟了哟,蛋糕已经吃完了啊?!比荻6Pξ?。

    “哦,吃,吃?!本疤├洞?。

    “皇帝哥哥,你看起来很累?早饭吃了吗?”容当当皱眉打量景泰蓝。

    “哦,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本疤├端?。

    叮叮当当对望一眼,火花闪烁——有问题!

    马车一响,慕丹佩下来,还有一个陌生少女。十一二岁模样,亭亭站在晨间的阳光里。

    她一身粗衣陋服,黑压压的头发随意束起,然而那张小小的脸微一顾盼,四面的行人忽然都走不动脚步。

    有一种容色似可生光,那样明丽的日色也不能遮掩。

    尤其一双眸子,如硕大的黑玉玛瑙,看人时特别专注,掠动时似有琉璃光彩。

    容当当忽然转头对姐姐看了一眼。

    容叮叮诚然极美,不过毕竟年纪太小,在这样青春逼人如珠如玉的少女面前,她的美丽便显得稚弱恶女霸道:美男迫承欢全文阅读。

    女孩子天生对美敏感,容叮叮已经发问:“皇帝哥哥,这是谁啊?!?br />
    “小映啊……”景泰蓝把一个面具往自己脸上一扣,顺手又把俩面具往叮叮当当脸上一扣,游魂一般地飘进府去。

    叮叮当当拉下脸上的面具,疑问地看慕丹佩。

    小映是谁?

    皇帝哥哥还从来没有这么失魂落魄过呢!

    慕丹佩耸耸肩,“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姑娘是我们在羊肠胡同救的,救上车就听见他尖叫,然后他就这样了?!彼呈纸淮蟀闶?,以及两个大便造型抱枕塞到两人怀里。

    叮叮当当此刻也无心再去吃喝及研究礼物,顺手将东西都塞给戒明,叮叮上前牵住少女的手,扬起如花般的小脸:“姐姐你好,我是容叮叮,姐姐你好美……”

    少女慢慢低下头,摸了摸容叮叮的小脸,唇角绽开一丝笑,“小姐也很美……”

    容叮叮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回头看容当当,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道:“看不见!”

    容当当的表情也难得地露出一丝诧异。

    容叮叮的惊愕神情一瞬间便收了,更加亲热地拉住了小映,“姐姐,你是不是有点不方便?我带你进去哦?!?br />
    容当当过来,拉住小映另一只手,两人“扶持”着小映,脚不沾地地将她给卷进了府门。

    慕丹佩站在原地没管——不用问,这俩小狐狸一定是去哄口供了。

    她慢慢地摸摸下巴。

    嗯……她也很好奇。

    ……

    片刻后,花园里。

    两个小脑袋,鬼鬼祟祟凑在一起。

    “啊,原来是那个小映?!?br />
    “皇帝哥哥青梅竹马哟?!?br />
    “我说皇帝哥哥怎么这样?!?br />
    “麻麻上次还说,小映家里出了事,后来失踪了,命人寻找呢,谁知道她自己一个人上京了?!?br />
    “你没听她说嘛,麻麻离开北严不久,她那个疯母亲发病更加厉害,在城里呆不下去只好出城搬到乡下,后来家里亲人老毛病发作,短短几年内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了她和她父亲,那时麻麻已经很有名,她听说了,带着傻父亲上京投奔,谁知道傻父亲半路上也死了,幸亏有个老人可怜她,收留了她,带她一路上京,还教她做糖人的手艺,那老人后来也病了,她伺候他送终,为挣钱还债领了一个糖铺的手艺活,每天出摊,也没什么功夫出来找郡王府……真够曲折的……喂,当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明身份?”

    “你知道她是好人?你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都这么多年了,人是会变的。麻麻说,我们要?;せ实鄹绺??!?br />
    “对哦。瞧皇帝哥哥刚才那样子……他很喜欢小映吧咯咯咯……”

    “哼?!?br />
    “你哼什么当当?你好像不大欢喜?”

    “哼……别问了,生日会开始了,快去打扮!穿那条特制的蓬蓬裙!”

    “???你不是说太好看了不要穿吗?”

    “我改变主意了杨小年升官记!容叮叮,你希望你是全场最丑的一个吗?”

    “怎么可能!”

    “不想就去换衣裳,快去,快去?!?br />
    “哎容当当你这个古怪的小孩……”

    ……

    容府的后花园,此刻已经拉开烧烤的架势,一片平整的草地上,拉出一长条铁丝架,铁丝蒙子上陈放着各种肉类以及可以烧烤的蔬菜,其中不乏款来自极东的珍品菇类,和来自南疆的珍异水果。

    客人们三三两两,拿着托盘,好奇地对这新奇玩意探头探脑,丫鬟们在做示范,拈起牛肉条搁在炭火熊熊的铁丝架上,牛肉色泽鲜明,深红的肌理间隔着雪白的脂肪,被炭火烤得渐渐卷曲,泛着金黄的油光,香气如杀气般逼来,很多人食指大动,走上前来各自挑选喜欢的肉食,更多的人还在观望,低低地道:“茹毛饮血!”

    说这话的人,其中就有一位戴着帷帽的女子,体态丰满,胸部高耸,虽然穿得严实,但那胸着实傲人,人站着不动,那胸都在不停地微颤,漾出勾魂的颤栗频率,将来往的家丁眼神,远远地便扯过来钉住。

    她帷帽的巾帷比寻常的要短些,露出她微微丰润的下颌和饱满的唇,十指纤纤地按在唇上,唇色艳红如血,指上蔻丹也如血。

    她站在园门口,靠着一棵树,脸向着园内,眼睛却向着园外。

    几个少女走了过去,远远避开了她,神情有厌恶之色。

    “怎么她也来了……”

    “这不是年轻人聚会么……”

    “边荒之女,就是不懂规矩……”

    声音远远地飘开去,那女子听着,不过唇角一勾,对这些小姑娘的排斥心思,付诸一笑。

    容府的丫鬟们有条不紊地侍应着,时不时也瞟瞟那女子,众人都知道这位的身份,出身边疆巨富之家,嫁与前高官做继室,如今老爷病故她成了遗孀,年纪轻轻极为泼辣,抗拒宗族,将家业牢牢掌握在手中,行事不同于丽京规矩,很是大胆放荡,所以虽然有钱,家中也有爵位,却一直挤不进丽京名流阶层。

    传言是传言,如今众人首次见真人,心里自有一番掂量。别的不说,单凭这位好歹也是“夫人”身份,竟然就以“不放心儿子,跟随照顾”为名,亲自跟着到容府来参加这个生日会,这种作风,在丽京贵妇中,也是绝无仅有了。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看样子也根本不在乎流言飞语,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瞟着园外。

    众人对园外瞧瞧——哦,今日赵十九大人亲自带人守卫,正挺胸腆肚,来回梭巡。一会儿转一遭,一会儿转一遭,每回从园门过,寡妇的眼波溜溜地飞过去,十九大爷的眼神滴滴地转过来,“啪嚓”天雷地火,电闪雷鸣。

    和那边的热辣不同,一旁的一个角落特别安静,那是花园里用遮阳伞隔出的休息空间,伞下都有精致的木桌椅,几个年纪稍大些的小姐,斯斯文文坐着喝茶聊天。

    这些小姐都是陪伴弟妹过来的,其中自然有侍郎家的庶女和编修家大龄未嫁的女儿,这两个大约心中有数,越发显得羞答答,捻裙不语。来往众人看看这两位要命的矜持,再看看那一位要命的放荡,都忍不住在肚子里“扑哧”一声。

    不多时丫鬟又给孩子们发面具,有人戴了有人没戴,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为了景泰蓝戴面具方便,丽京贵族子弟有些人还是见过皇帝的,认出来难免麻烦绝色宫女是王妃最新章节。

    众人都在等着小寿星出现,据说叮叮当当要先陪父母和爷爷奶奶吃蛋糕,完了再出来陪客人。

    烤肉的香气渐渐散开,勾引得众人味蕾不断分泌唾液,很多人都是一大早出门的,此时早已饥肠辘辘,眼巴巴等着丫鬟来帮忙烤肉分菜,又期待着那个传说中美味无比的“蛋糕”,谁知道不仅蛋糕没见影子,丫鬟们安排好座位茶水和生鲜食物之后,居然也告退了,寡妇家的小胖子少爷杀猪般大叫:“喂!你们怎么跑了?你们跑了谁来替我们烤肉?”

    “小主子说了?!币桓鲅诀咝θ菘赊涞鼗卮?,“烤肉如同吃螃蟹,由别人代劳是没意思的,所以请各位自己动手,我等只负责照火添料?!?br />
    “请佳客不要错过今日美食?!绷硪桓鲅诀咝τ?,“此间所有肉类,都来自山间松林放养的牲畜。这些牛羊猪鸡之属,平日里听名师音乐,享受按摩,夏有凉风,冬有暖炉,食物天然,身处空气清新,所以肉质也极为细嫩滑腴,品质不凡。更有出水鲜的海产,快马飞递的各式新鲜海物,鲜美多汁,滋味饱满,一经食用,胜享天然……”

    她笑语晏晏,四面香气浓烈如同最佳注脚,众人口水泛滥,将要越唇而出。

    丫鬟们依次退出,园子里只剩下大大小小的“佳客”们。

    饥肠辘辘的众人四面望望,自家的护卫都留在前院,只好自己动手。

    人群蜂拥到烤箱前,没人注意到墙头探出来两个小脑袋。

    “喂,当当,别踩了我的裙子!”

    “谁叫你穿这么拖拖拉拉的裙子的?”

    “你叫的!”

    “别吵,看戏?!?br />
    “容当当,你再不讲理,我就喊一嗓子?!?br />
    “姐姐,你今天这裙子真美?!?br />
    “嗯……哪里美?”

    “哪里都美……快看!”

    ……人群攒动,都在各自取食,唯独树荫下的几位矜持小姐,互相看看,不动。

    翰林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看着那边人群,笑吟吟对侍郎家的碧恒小姐道:“妹妹不去取食么?”

    侍郎家的碧恒小姐,摸摸发瘪的肚子,温柔婉转地一笑:“倒是不饿,看看景致也好?!?br />
    编修家的大龄小姐转过头,撇撇嘴,“虚伪?!?br />
    墙头上两颗小脑袋齐齐摇晃,“做作!”

    “妹妹可是看着那边人多,怕挤脏了裙子?”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笑问。

    侍郎家的碧恒小姐红了红脸,细声细气地道:“姐姐不也是?不如我们等人少了再去?!?br />
    大龄小姐摇摇头,“人少了也没用,那烤肉架子烟熏火燎的多脏?先别说自己去烤失了身份,动动手倒也颇有意趣,只是这里孩子这么多,万一撞倒什么,你我的衣裙难免狼狈?!?br />
    “姐姐说得正是?!北毯阈〗阕枚硕苏?,声音不疾不徐,颇有风范。只可惜肚子里一阵阵雷鸣之声,听来略有不和谐。

    编修家大龄小姐再次转头,狠狠撇一撇嘴,“无趣!”

    墙头上两个小脑袋齐齐摇晃,“一个无趣,一个刻??!”

    “妹妹是清雅人儿,餐风饮露就能饱腹,我却耐不得饥饿异界撸啊撸TXT下载?!北嘈藜业拇罅湫〗阊壑樽?,凑过去笑道,“不如请别人帮忙吧?”

    碧恒小姐眼角对园外瞟了瞟,脸上红了红,微微倾了倾身子,也低声道:“姐姐的意思?”

    编修家的小姐也瞟了瞟园子外,目光在那寡妇身上掠过,冷哼了声,伸手对一个端着烤肉的女孩召唤:“钱家妹妹,麻烦你来一下?!?br />
    那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停住脚步,转头看来。

    墙头上两个小脑袋,饶有兴趣地瞧着。

    这次生日会,为了掩饰“看赵十九未来可能媳妇”的根本目的,叮叮当当特意扩大了客人范围,没有局限于贵族和高官子弟,只要是京城在职官员家的适龄儿女,都可以得到招待,反正郡王府院子够大。

    这个小丫头他们不认识,叮叮转头问墙下的文十,“十叔叔,那是谁???”

    文十问过前院管事,答:“好像是户部某个主事的女儿?哎小祖宗小心裙子……”

    “钱家妹妹?”编修的大龄女儿拉过那主事家的小丫头,笑道,“你烤的肉好香?!?br />
    “是呀?!毙⊙就妨⒓囱锲鹫绰椭男×?,“我烤了很久呢!”

    “碧恒姐姐饿了,很喜欢你烤的这个牛肉,你这盘,就先给她吃吧?”编修家的大龄小姐微笑着,顺手端过那个盘子,往自己和碧恒面前一放。

    碧恒小姐怔了怔。

    编修家的小姐笑吟吟低声道:“这是钱主事的女儿……”

    碧恒小姐“哦”了一声,不安的神情立即消失,淡淡看了那小丫头一眼,道:“多谢妹妹相让?!?br />
    那主事家的小丫头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那盘子忽然到了别人手中,看着两张红唇从容地开始咀嚼,才明白原来到嘴的食物被优雅地抢了。

    她瞪大眼,嘴一张,想要哭泣,一旁的婆子已经赶紧赶过来,将她的嘴一捂,对两位小姐赔笑:“我家小姐不懂事,您包涵,碧恒小姐喜欢的话,我们再替您去烤一盘……”一边用力将那孩子拉走,一边低声道:“小姐,闹不得,她爹可是咱家老爷的顶头上司……”

    桌前两位娇贵的小姐对视一眼,编修家的小姐笑得得意,碧恒小姐笑得含蓄。

    “这牛肉真新鲜,烤得真香?!?br />
    “是啊,真香?!?br />
    ……

    墙头上两颗小脑袋对视一眼。

    “文十叔叔,咱们的新鲜肥?;褂新??”

    “有,厨房里还有半扇?!?br />
    “抬过来吧,有人要吃牛肉?!?br />
    “不先切片?”

    “不用了,有人胃口比较大?!?br />
    “好,那我命人用蒲包包好送来……”

    “不用包,就这么抬来?!?br />
    “这个……血淋淋的……”

    “有人喜欢新鲜……对了,猪内脏有没有?”

    “有啊夺云动全文阅读。大肠心肝肺一应俱全,咱们大厨房的胡师傅整治这个可是一把好手,可惜怕吓着这些小姐少爷的,没拿上来……”

    “那就拿过来吧?!?br />
    ……

    “世子郡主,东西都齐了,不送到园子里去吗?”

    “不用了,来,你们拿着这些东西,听到我说‘哎呀’,就赶紧洒出去?!?br />
    “洒出去?”

    “对?!?br />
    墙下遮阳伞下,两个小姐优雅对坐,正学着用叉子叉开肉的肌理。

    墙头上,叮叮当当的脑袋探出来,一闪不见。

    忽然有童声响起。

    “哎!十九叔叔,你怎么在墙头上偷看人家小姐?”

    听见这一声,两个少女都一怔,急忙放下手中食物,抬头对墙头看。

    墙头上日光灿亮,隐约人影晃动,随即那童声道:“十九叔叔你扛这么大的肥牛过来做什么……哎呀!”

    “哗?!?br />
    一声方落,一大片东西越过墙头,啪一下砸在遮阳伞上,雪白的伞面立即一片鲜红,碧恒小姐骇然抬头,正看见一大片血肉,从伞面上慢慢地滑下,她觉得脸上湿润,伸手一摸,红彤彤一片鲜血……

    碧恒小姐眼睛一翻,无声无息软了下去。

    “怎么回事!”编修家的小姐胆子大些,霍然站起,砰一声那半扇牛肉落下来,正砸在桌子上,她惊得向后一退,忽然遮阳伞上又有什么东西滑下来,正掉在她脖颈里,她下意识伸手一扯,触手滑腻,冰冷,带着腻人的油腥气和血腥气,甚至还有微微的臭气,她手一拉,一截长长的东西滑到掌心,低头一看,是一截肠子。

    “??!”尖叫声几乎要把遮阳伞刺破。

    “砰?!庇赂仪矣行幕谋嘈扌〗?,终究没能逃脱魔爪,步了碧恒小姐的后尘,唰一下晕了。

    另一边墙头,冒出叮叮当当的脸,无惊无喜从容随意。

    碧恒小姐做作虚伪,编修家的小姐却更不是东西,势利尖刻利用他人,自己抢食还要栽到别人身上,那个傻碧恒还在那自鸣得意。

    所以前一个要惩罚,后一个要狠狠惩罚。

    叮叮当当叹口气——不管十九叔叔怎么想,这两个,他们先拍死出局了。

    丽京的小姐,都这种德行吗?

    如果丽京小姐都这种德行,十九叔叔嫁得出去吗?

    嗯,候选人还剩一个——美貌风流带儿子的寡妇。

    叮叮当当有志一同地先看看场中,刚才那一闹,满园子的人都往这边僻静角落涌来,唯独寡妇家那个胖少爷,充耳不闻留在原地,在那些装着烤好食物的盘子里左抓一把右抓一把,忙不迭地将各种食物往嘴里塞……

    “唉……”叮叮当当又齐齐叹口气。

    有这样一个继子,新晋文豪赵十九,会幸福吗?

    叮叮当当忧愁地叹着气,目光又转向园子外恶魔校草,谁怕谁!。

    园子外也有两个旁若无人的人。

    园子外赵十九正从树荫下走过,肘靠树身,拨了拨额前头发,看了看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再次从树荫下走过,双手抱胸,吹了个小调,看了看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拿着一把刀教护卫们耍刀,眼睛却盯着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一个马步……砰。

    他忽然栽到了地上。

    赵十九晕头晕脑抬起头,正看见靴子的阴影,从自己头顶上越过。

    “劳驾,让让?!币桓雠谒范ニ?。随即毫不停留地,直奔园子内而去,鼻翼连连抽动,“好香!好香!”

    墙头上叮叮当当眼睛一亮。

    “慕姑姑!”

    吃货慕丹佩大女官到了。

    慕大女官护送皇帝和小映,先到太史阑那里坐了坐,因此迟了,她在半路上就闻到了香气,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却遇上个挡路的二货,在园门口晃来荡去搔首弄姿,她往左走他挡住左边,她往右走他正好挡住右边,挡得她焦躁心起,二话不说一抬腿,将二货踹了个马趴。

    她也没心思看二货是谁,抬脚从他脑袋上跨过,直奔园内。

    赵十九晕头晕脑还没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寡妇不依了。

    “喂!你是谁!怎么可以随意伤害赵将军!”寡妇莲步姗姗,挺胸而出。

    是真的挺胸,人还站在园门里,胸已经顶着门外的慕丹佩的鼻子,胸波悠悠地晃,似贮着一对大水袋,让人担心随时会炸破。

    慕丹佩现在心情很不好。

    美食近在咫尺,肉香勾人魂魄,大餐在向她召唤,这么要紧的时刻,却有大胸挡路!

    “劳驾,让让?!彼ナ忠涣?,将面前的大胸女一扔,顺手向后一投,“接??!”

    “砰?!备沾拥厣吓榔鹄吹恼允?,再次被肉弹撞倒在地,他昏头昏脑一抓,只听见“啪”一声微响,似乎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手指顿时感觉被溅湿,随即耳边一声尖叫,刺耳得险些刺破他耳膜。

    “登徒子!混账!”寡妇在他身上尖叫着,捂着胸,一蹦而起,拎着赵十九衣领,啪地甩了他一个耳光,“混账!咱们绝交!”蹭一下踩过赵十九的大腿,飞快地奔向园子外,连自家儿子都没叫。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赵十九傻傻看她捂胸逃窜的背影,不明白她怎么就突然发作了?忽然他若有所悟,傻傻看自己手心——嗯?袋子?水?

    墙头上叮叮当当笑得险些掉下来。

    “居然真的是胸藏水袋!我说怎么这胸颤成这样!”

    “牛人!领先时代潮流的化妆达人!”

    园门口慕丹佩回头,正看见那落在地上的“胸袋”,居然是用鲨鱼皮制作的水袋,寡妇用特制的肚兜藏在胸前,营造出胸波颤颤的效果,却在刚才被赵十九一把抓破官妖TXT下载。

    慕丹佩瞅一眼胸袋,哈哈一笑,鼓掌,“好胸!”

    她看也不看赵十九,转身而去,赵十九傻傻抬头,被打得朦胧的视线里,摇晃着一个高挑的背影。细腰,丰臀,长腿,长年练武的人才有的精致线条,以及利落而又不失袅娜的步姿,偶一侧身,侧面竟然也是山峦起伏,曲线逼人……

    这回可是真实的曲线……

    赵十九忽然吸了吸鼻涕。

    墙头上叮叮当当转了转眼珠。

    “喂,当当?!?br />
    “嗯?”

    “你说十九叔叔这样,叫不叫猪哥相?”

    “猪哥都比他文雅些?!?br />
    “他不会是看上慕姑姑了吧?”

    叮叮当当默了一默,齐齐转头,正看见慕丹佩快步入园,顺手扶起一个拥挤中跌倒的孩子,替他掸干净衣裳,含笑问了几句,她脸上急迫之色已经没了,笑容爽朗而温存,日色辉光里,肌肤明润似也有光……

    不知何时赵十九已经爬起来,也在默默瞧着。

    慕丹佩一边走一边顺手就把有点混乱的人群给分了开来,安排姑娘们避入暖阁,安排护卫们进来收拾,将乱七八糟的烤盘整理好,将碍事的用具命人拿走以免绊倒人,顺手取了一串五花肉亲自烤着,一边往肉上刷油刷调料一边顺嘴安抚调度,等她把肉烤好,园子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连血水都已经洗去,众人都在自己的烤盘前再度安心吃喝,慕丹佩则躲到树荫里,抱着肉狠狠啃一口,满嘴滴油,吸一口气,眯眼舒服地长叹:“哇——”

    叮叮当当也吸口气。

    “能干!”

    “淡定!”

    “从容!”

    “善良!”

    “纯真!”

    “完美!”

    两人叹口气,转头看看赵十九。

    赵十九同志抓着破了的水袋,抱着园门柱子,正痴痴地瞧着呢——以前怎么没发现慕丹佩这么有魅力来着?

    叮叮当当摸摸鼻子,望天。

    十九叔叔终于有眼光了一回,可是这回眼光好像又太高了……

    这回可不是他们帮忙或者测验就能搞定的……

    十九叔叔,自求多福吧……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进去?”忽然一个声音响在他们身后,同时一双爪子伸过来,毫不客气地开始揪容叮叮的头花。

    “哎呀,皇帝哥哥!”

    叮叮当当回首,看见景泰蓝正站在身后,更远一点站着小映,她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淡黄色绢衣色泽柔嫩,更衬得容颜娇艳,亭亭盈盈如一朵半绽的花。

    她微微地笑着,脸向着景泰蓝的方向,神情满足。

    景泰蓝一看叮叮当当望着小映,神情便有些不自然,推着叮叮向前,“走啦一宠成瘾:绵羊王爷精明妃最新章节!”

    叮?;乖诳葱∮车囊律押土?,猝不及防他一推,冲前一步进了园子,哎哟一声。

    园子中众人回首。

    便看见五岁的小仙女。

    雪白的羽毛发饰,被乌黑的发衬得其色如雪,裙子也是雪白的,羽一般的轻,云一般的蓬松,一层一层,被风一吹,轻轻飘起来,也像一片云,忽然过了湛蓝的天幕。

    那轻羽飞扬时,还有细碎的星光闪烁,跳跃在人们的视野里,仔细看去,却是每层蓬羽上都镶了很多小指甲大的晶石,像无数梦幻的星光,忽然自天而降。

    蓬蓬的、甜美的短裙只到膝上,下面是牛奶色的丝织长袜,一双同色的软皮小靴子,靴子在踝口皱出花一样的褶皱,以粉色缎带束紧,衬得女孩的腿更加笔直纤细,玉一般的雕塑感。

    女孩们的眼睛从发饰落到裙子落到靴子,不知道到底该落在哪处,才能抚平心中痒痒,男孩子们都只顾着眼睛发直,烤肉啪啪地落下来。

    而小仙女身边的容当当,一身黑色小西装,白色丝质衬衫,黑色光亮的小皮鞋,一张脸肤色莹润,细长的眸子幽黑深邃,薄唇一线樱红,站在雪洗玉濯的容叮叮身边,叫人惊羡造物主的神奇与完美。

    “吃蛋糕咯?!币簧艚芯逊⒋舻娜巳?,回首便看见厨娘用银亮的餐车推出一个三层的雪白的糕点状物体,极大,镶着彩色的花和白色的奶油,最上面一层点着五根红色的蜡烛,孩子们没见过这样的糕点,都涌了上去,围着蛋糕啧啧惊叹,有人哗然惊叹,“哇,这蛋糕和叮叮的裙子一样美!”

    人群外,戴着面具的景泰蓝也挤了上去,叮叮当当“咦”了一声,道:“皇帝哥哥不是说蛋糕吃腻了吗?怎么忽然又有兴趣了?”却见景泰蓝满头大汗地从人群中挤出来,手中一个小小的纸托盘,托盘上一块蛋糕,居然还是带玫瑰花的最漂亮的一块,殷勤地托到小映面前,“小映,这是蛋糕,你尝尝……”

    小映笑起来,凑过雪白的脸,在蛋糕上闻了闻,欢喜地道:“弟弟,你真好?!?br />
    少女的脸比玫瑰更娇艳,泛出淡淡的酡色。

    容当当忽然眯了眯眼睛——他记得以前皇帝哥哥什么好吃的,都先给叮叮的。

    容叮叮好奇地托腮,大眼睛眨啊眨,眼珠子骨碌碌转,瞟一会小映,再瞟一会景泰蓝,却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

    远处花墙外,太史阑和容楚正负手而立。

    “小丫头好像有点吃味?”容楚浅笑。

    “这点年纪哪有这些想法,”太史阑不以为然,“只怕是看人家好看,有好胜之心了?!?br />
    “知女莫如母,”容楚一笑,也不反驳,揽住她的腰,“我看你必然是对的?!?br />
    “倒是要小心容当当?!碧防桓潘肟?,“他最护短,容不得姐姐受一点委屈,哪怕叮叮自己不觉得委屈,他觉得她委屈也不行,你可得瞧着他?!?br />
    “无事,小子有分寸。外头那些说法不用太放在心上,儿孙自有儿孙的缘法……”容楚在太史阑耳边低笑,“让他们自己操心去,我们自去快活我们的……”

    “……你这白日宣淫的流氓……”太史阑的声音,渐渐没入翠荫深处……

    ……

    热闹了一天,晚间的容府,终于安静下来超能高手在校园全文阅读。

    为儿女生日安排忙碌好几日的太史阑,下午和容楚又胡天胡帝了一番,黄昏天将晚的时候,容楚去前厅见客,她一人独处于室内,对着天边晚霞发一阵呆,摸出怀中一枚白色的物体,把玩了一阵。

    那东西手指般长,雪白,顶端尖锐,似动物的牙。

    太史阑手指,轻轻在那截断牙上抚过。

    这是狗牙,是幺鸡小时候的牙,她串在手链上,穿越不久后这手链就丢了,然后就在前不久,当她再次命人前往极东乾坤山,试图寻找李扶舟的下落时,回来的人,带来了这个东西。

    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她手链上的牙。

    当年那个手链,原来是被李扶舟拾了去?

    回头想想,手链似乎就是在邰府庵堂失火那夜失踪,而那夜,李扶舟曾经来过。

    这手链,一直放在他身上的吧?乾坤山巨震,他消失不见,手链也随之消失,大概在震动中,手链上一枚狗牙掉落。

    这大概是他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了。

    太史阑慢慢握紧那截冰冷而滑润的牙,思念着生命中两个重要的陪伴,幺鸡和李扶舟,思绪如雾气渐渐弥漫,她在雾气中缓缓穿行……

    忽然便到了一处地界,高大的天桥,宽阔的道路,呼啸的车辆,穿梭的摩托,四面喇叭嘀嘀地鸣叫,头顶有轰鸣的声音掠过,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的云路。

    她有些晕眩地抬起头,不敢相信这是在原先那个世界。

    难道又狗血地穿回去了?

    随即她发现自己竟然虚浮在半空,而四面景物依稀有些熟悉……天桥……她霍然浑身一震。

    天桥下,一个阴暗的孔洞里,铺着些破烂的被褥,一个两三岁的,面孔脏兮兮的小女孩,正举起一只小小的白狗,对桥洞深处正在收拾破烂的女子道:“妈妈,幺鸡好不好看?”

    小白狗在她手中低低地叫着,发出“幺、幺”的奇怪声音。

    “咱们自己都养不活,哪里能养狗……”女子直起身来,露出一张愁苦而提前苍老的脸,她伸手,似乎想将狗扔出去,然而当她看见小女孩的神情时,忽然停住了手。

    “好……”她弯下身,抚抚女孩的乱发,“我们养它,有我们吃的,就有它吃的……”

    “喂,你们两个,?;し呀涣嗣?!”忽然有条人影晃进桥洞,大冬天的捋着袖子,露出粗壮手臂上青龙的纹身。

    小小女孩抬起头,努力在光影中辨认那张脸,忽然又觉得不安,抱着小白狗躲到母亲身后。

    女子擦擦手,不安地迎了上去,“明哥,这个月的钱,我们暂时还不够,您再给几天……”

    “没钱?又是没钱?”男子怪里怪气笑一声,忽然探头对里头看看,怒道,“狗都养得起,告诉我没钱?”

    太史阑忽然浑身一震。

    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她思维有些混乱,不确定这是穿越,还是场景倒流,还是只是一个回忆,如果……如果时间真能倒流,此刻在灾难的前夕,她是不是可以救回妈妈?

    如果这是老天给她补偿一生遗憾的机会,她一旦做了,那么她的人生轨?;岵换岣谋??之后的她会不会存在?还有她的丈夫儿女……

    她茫然,却在看见混混上前一步时,忍不住要挪动身子——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此刻让她不救母亲,她做不到不攻自倒最新章节!

    然而当她想动的时候,才发觉身子如被固定在原地,使尽力气也无法挪出一步。

    难道……难道这不过是个梦境?

    脑海中这个念头掠过,她忽然觉得绝望,老天如此残忍,予她一场梦境,只是为了她将内心深处的疼痛,再切身体会一次?

    桥洞里混混狞笑,上前一步,要夺女孩手中小白狗,女孩沉默反抗,抱着小狗向外跑,混混要追,母亲扑过去,拉扯住混混……一切都按照当年的轨迹,冰冷而无所改变地进行。

    她咬牙,听见浑身的骨骼都似乎在格格作响,不得不攥紧拳,慢慢转过头去。

    不忍见,不能见。

    忽然她看见一条人影。

    人影从天桥上跑下,速度很快,一双长腿迈出矫健的频率,从她的角度只看见那人乌黑的发顶和宽宽的肩,身影看来有几分眼熟,却又似是而非,隐约只是个少年。

    那少年以一种寻常人根本无法达到的速度,三两步掠下天桥冲向桥洞,此时一辆车呼啸而来,女子正被混混推搡而出……太史阑闭上眼睛。

    “嘎——”尖利的刹车声。

    隐约还有孩子受惊之后的大叫,以及有些奇怪的狗叫声。

    太史阑抿紧唇,睁开眼睛,慢慢转头。

    她忽然浑身一震。

    天桥下,桥洞的阴影里,女子跌倒在地,眼神里残留惊恐,混混站在对面,张大了嘴,一辆车歪歪扭扭停在桥洞前方三米处,车上人正打开车门下来,一边下车一边大叫:“我操!刚才谁他妈的推了我的车?谁推了我的车!”

    车门被车主砰一声甩在桥桩上,闪亮的黑色车门上,竟然有一个鲜明的……掌印。

    太史阑眼睛霍然睁大。

    她终于明白混混脸上的表情为什么那么惊恐了。

    救人正常,可救人推的不是人,竟然是重达数吨的车……

    怎么可能……

    桥洞前,唯一平静的是那个出掌推车救人的少年,他并没有管其余任何人,只是微微蹲下身,对着抱紧小白狗、感激又警惕地望着他的女孩,张开了双臂。

    他声音轻柔而温和,煦煦如春日暖阳。

    他说:“别怕,我来了?!?br />
    日光下,张开双臂的少年,脸微微扬起,太史阑终于看见了他的脸。

    她手指一颤,一瞬间热泪盈眶。

    ……

    “太史!”

    太史阑霍然睁开眼睛,看见漫漫晚霞之下,容楚如画的眉目。

    他眼神微微关切,正俯身看她,道:“怎么睡着了?也不知道保暖?!彼媸指巧咸鹤?。

    她有些发怔,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还是这屋子,还是眼前人,连夕阳落在窗棂上的光影,似乎都没什么变化最后一个北洋军阀全文阅读。

    刚才……是梦?

    可是,梦有这么清晰而逻辑分明吗?

    最后一霎那一句“别怕,我来了”,犹自在耳边回响,隐约也是熟悉的声音。

    是……他吗?

    是他真如她猜想,借助乾坤阵之力,跨越时空?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去的那时空,似乎竟然是她的当年?

    是否内心愿力所在,会影响去处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又不是离去时的他,她记得梦里他只是个少年,比离去时的年龄小上许多。

    难道这真的只是梦?只是她内心的渴盼太重,投射在意识里,不知不觉在梦里,为他编织了一个归宿和去处?

    她沉默思索,出神地瞧着天边的晚霞,收了斑斓的色彩,在紫黑色的窗棂上方,一寸寸地冉冉淡去。

    身边的容楚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询问她神情的异常,他很自如地坐在她身边,揽着她的肩,陪她注视至日光沉没,月色升起。

    她沉思至掌灯,他沉默陪伴至掌灯,她醒转时才发觉,身上披着厚衣,不知何时两人手指相扣,掌心温暖,不被冷冷月色浸染。

    她忽然觉得,就这样,已经是老天给予的完满。

    是梦是真,没有答案。也不必再去追寻答案。她和他必各自有自己的幸福,只需珍惜便好。

    他无论在何处,终究是当初春日暖阳的李近雪;他无论去或留,在她心中永生。

    她相信另一个世界,定予他平静安适,不必近枯藤荒树,踩踏没入脚踝的冷雪。

    ……

    月色澹澹,她微微展开笑容。

    他似乎没在看她,却很及时转头,捕捉到她的笑容和此刻终于活泛的眼神,他微微舒口气,给她一个安慰的笑,道:“今晚月色真好?!?br />
    她没有看月色,却扣紧了他的手指,将他的手指,贴紧自己的心口。

    她道:

    “是,真好?!?br />
    ------题外话------

    嗯,这个番外也齐了,马上就要过年了,番外就写到这里吧。

    大家新年快乐啊。

    月底了,攒到票的亲,请最后一次扔给凤倾吧,给凤倾一个完美始终,给我长达七个月的要票生涯一个漂亮回应。这下短期内,你们可真的看不到我神烦的叨叨了。

    一月二十八日八点,很好的数字,以此时刻为这本书正文带番外的正式结束。14年新文,女帝本色,因此会有更美好的期待,而13年的凤倾,也因大家的陪伴善始善终。

    所以最后想说的,还是这一句:有大家,真好。

    期待明年,新的故事再聚。

    谢谢大家。 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番外三》,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