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是肉文女主!

62可惜不是肉,陪我到最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安妮海格 书名:你全家都是肉文女主!

?    醒来的时候,阮绵绵发现自己就躺在那个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身上盖一床薄薄的绒毯。

    她坐起身,发现这里除了她一个人,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她就这么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像个弄丢了灵魂的小丑一样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就是真实。

    所有的人或物都如同梦境一般朦胧诡异,她甚至都来不及判断那个酷似三哥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在她面前出现过。

    隔天回到公司里,她才得知瑞森已经调走,除了少部分人以外,公司的人员基本上来了一次大换血,而阮绵绵就在那少部分人之中。

    她还是继续做她的秘书长,可是一想到现在总经理换成了三哥,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像压着几担子石头一样沉重,她还记得那个时候阮景期的眼神,冷漠疏离,仿佛不曾认识过她一般。

    她从未见过阮景期对她露出这种表情,即便那个时候喊她“小贱人”的时候亦是如此。

    接下来的两天接触,让她觉得五年未见,阮景期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论是气质上还是喜好上皆是如此。

    第一次送咖啡到他的办公室里,她尽我全部的力量做到专业。

    知道他有洁癖,要她送去干洗的衣服通常比她家晒在阳台上已经洗完的衣服还要干净。比如他不喜欢别人多话,要你做的事就去做就好,no ask、no excuse。

    再比如以前的他不喜欢甜食,于是阮绵绵很自信的买了一杯香浓黑咖啡送到他的面前。

    结果,他却只是顺理成章的接过去之後才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倒掉重买?!?br />
    在那一瞬间,她看着前这位身著Dior黑色修身西装、同样颜色的昂贵衬衣,以及领口处用一种很特别的绑法系著白色领带的冷峻男人在试图穿过他那几乎遮住半张脸如同黑夜一般的刘海而真正的聚焦在他的真实面容上时──

    阮绵绵看到的却是一张桀骜无情,却又英俊的无可挑剔的死气沈沈的脸。

    是的,三哥一直都很帅。

    她同样看到了他那限量版的LV公文包以及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名贵的配饰,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他现在过得很滋润,但是他却不像个人。

    不像个有活人气味儿的血肉之躯──

    他的存在更像一件冰冷的艺术品,而三哥却是口是心非、傲娇心软的大男孩。

    阮绵绵感到挫败,又用最快的速度跑下楼去在星巴克重新为他买了一杯美式咖啡,而后往里面加了两包糖和两份奶,这种搭配会令咖啡刚好不会太甜也不至于太苦。

    当她第二次将咖啡端到阮景期面前时,阮景期这才像隆恩大赦一般缓缓的从跟他的表情一样冰冷的文件里抬起了头。

    他一面小口轻嘬着咖啡,一面用那双冰冷的黑眸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她。

    阮绵绵没勇气与他对视,低头不看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她的双脚站在原地已经快要麻掉的时刻,阮景期才开启嘴唇阴冷的说了一句──

    “叫什么?”

    “阮绵绵?!比蠲嗝喔芯踝约旱慕鸥丫行┓⑷砹?,快要站不稳了。

    “没有英文名吗?你现在可是在一家跨国集团上班?!比罹捌诿辛嗣泻陧?,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Amy?!比蠲嗝嗔偈彼姹惚嗔艘桓?。

    “呵,跟本人一样土?!比罹捌诔冻鲆桓龀胺淼睦湫?,随即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阮绵绵转身前,却把手中一直捏着的一封信递到了他面前。

    “等等——”看到信封上刺眼的“辞职信”三个大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透露着几丝不悦。

    “总经理还有事?”阮绵绵回头看他。

    阮景期敲了敲桌面,“把你的东西带走?!?br />
    阮绵绵不解,“总经理是让我直接交给人事部?”

    “你想离职?”他原本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突然有了起伏,虽波动不大,但还是被阮绵绵觉察到了。

    “嗯?!彼∩ψ?,把自己当成了一桩柱子。

    “这次你又想逃到谁那里?瑞森?听说他都跟你求婚了,作为哥哥的我,是不是该恭喜你钓到一个金龟婿?”

    阮景期目光焦灼的看着她,只见他唇瓣一碰,羞辱的言语就像利剑一样被他一下子刺过来。

    被他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讽刺着,阮绵绵窘迫的垂下了头。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是如此恶毒!她被他揶揄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应对了。

    “怎么不说话了,我说错了吗?”

    阮景期将头抬起来,蛇一样充满危险和冰冷的目光缓缓的移到她的脸上,让她喉头发紧。

    虽然那张扑克脸还是一样的平静无波,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却感觉到眼前的男人已经完完全全的生气了。

    每天在梦里都不放过她就罢了,现在白天也要折磨她,阮绵绵觉得好累,自己真的无力再跟他纠缠下去了……

    “既然总经理忙,那我就自己把辞职信送去人事部?!比蠲嗝嗾刍厝?,手刚碰到信封的一角,整只手臂就被阮景期拽住,用力往怀里一拉?!?br />
    “喂!你做什么!”

    见阮景期高大的身型瞬间就闪到自己眼前,而他居然就像是在抓一只鸡那样擒住阮绵绵的手腕,一边面无表情的将总裁室的门反锁上,一边硬拖着她往办公桌的方向拽。

    阮绵绵来不及抗拒,就已经发出一声闷哼,被他毫不怜惜的推掉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将她扔在了办公桌上。

    随后,她眼睁睁的看着阮景期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丢在一边,顺手松开了自己颈子上系紧的领带让呼吸更加顺畅。

    “你为什么总想着要逃离我身边?难道我对你不够好?”

    阮景期沉重的身体紧跟着压了上来,大手拉开阮绵绵裙子上的拉链,用力将它从她身上扯掉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

    “我记得你以前爱穿棉质的……”

    阮景期莫名的因为一条蕾丝内裤而生气了,冰凉的手指撕开内裤探入花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让阮绵绵又羞耻又难受……

    “你还是那么敏感,绵绵……”

    将阮绵绵的双腿分得大开反压在她的胸口上,阮景期的身体也挤了过来。

    “三哥……不要这样……”

    见阮绵绵在他手指的亵玩下娇喘不断,面色红润,阮景期得逞一声,修长的中指找到了颤动的花口,一声不吭的狠狠插了进去,一直疏通到底。

    “疼!”

    尽管身体已经稍微有点动情,但是她的甬道内长期未被开发,还是非常干涩。

    他的手指一插.进来,里面的层层软肉就怕疼的将他死死吸紧,希望他不要轻举妄动。

    “看样子你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告诉三哥,多久没有做过了?”

    “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淫.荡!”阮绵绵吃痛,不停扭动着身体,还试图用脚去踹他的身子。

    真是受够了??!被阮景期弄得又羞又气,她的眼泪早已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她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他们俩重逢的场景,没想到现实竟然会是这样让人不堪,泪水瞬间充盈了她的眼眶,她微微开启了唇瓣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怎么哭了?”

    阮景期显然是没料到她竟然会瞬间泪流满面,连他的舌头都尝到了她口中泪水的咸涩。

    “是三哥不好,别哭了,三哥再也不欺负你了?!倍倭艘欢?,阮景期轻轻拨开了她的额发,让她的整张容颜都落入他的眸中,在她额头轻轻安抚性的一吻。

    他突然变回了以前的三哥,阮绵绵一时间哭花了脸,“三哥,我不是故意的,绵绵不是故意不要你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阮景期心头一凛,大手把她小小的身子抓在怀里,转过她的脸,胡乱亲吻,含糊道,“三哥都知道,三哥知道你是为我好,三哥最喜欢你了,乖,别哭了?!?br />
    他把她的身体转过来,跨坐在大腿上,正对着他,她心惊肉跳地感觉到三哥的热铁隔著西装裤顶住她的花口,触势待发,似乎要冲出来一样弹跳、滚烫。

    太久未经□的阮绵绵被这来势汹汹的**惊住,乱蹬着小腿,推著正忙碌于替她解开上衣扣子的男人。

    “三哥,我五年……五年没做过,会裂开的……你太大了……”

    “绵绵不要怕,三哥会轻一点?!笔艿饺罹捌诘墓苹?,阮绵绵呆呆地任他把上衣扣子全数解开,内衣也被拉下,一对大菠萝迫不及待跳出来。

    他看到这样的她,只觉分外可爱,轻笑一声,低头含住一颗小樱桃,因为她坐在他大腿上,胸部几乎与他持平,这个高度他很满意。

    “唔……别、会有人进来的……”她紧张地抓住他的短发,小樱桃已经被他吸得高高挺立,染着唾沫的粉红色,在办公室明亮的灯光下泛出诱惑的色泽,阮景期痴痴地捏了捏,惹来她克制的娇喘。

    “怎么办,我现在就想吃了你?!彼谒厣弦Я艘淮罂?,惹来阮绵绵的娇喘。

    她真的慌了,虽然她的位置是背对着门口,但是所有人都看到她进来,现在她前面几乎全部□,后面穿戴整齐,这个姿势,用脚趾头想别人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三哥,晚上去我那里再来好不好?”

    “别哭,三哥知道你也想要了不是吗?”他坏心地用五指在她朝他大大倘开的花瓣里撩拨,勾划刮弄,尽情戏耍,敏感的身体不多时就密水潺潺。

    “三哥……”她咬着嘴唇哭了,□抽搐着,她知道自己的身体被他邪恶的手指弄得想要了。

    “我这就帮你解决,别急?!比罹捌诙掷醋?,那条早就迫不及待的热帖从裤子拉链的裂缝里钻出来,顶在她滑腻的入口处。

    他在她耳边吐着热气,柔声道,“它也很想你?!?br />
    伴随着他沙哑的呢喃,热烫的粗长热铁一寸寸缓缓地没入她体内,直到最后,他才狠狠向上一顶,彻底贯穿了她!

    “唔!”阮绵绵啊呜一口咬住他的肩膀,低泣着承受三哥狂热的疼爱。

    她觉得自己仿佛坐在一张自动电椅上,上下摇晃,一颠一颠地在三哥身体上打转。

    水声一级**碰撞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很是响亮,因为环境的关系,她的体内收缩得很厉害,小三哥被绞得很紧,更是进出得很慢。

    “绵绵,放轻松!”他呼吸有点困难,亲吻她的唇,一下下细啄著,一只手在她背部抚摩,试图安抚她的情绪,让她放松下来,□的捣弄也很温柔。

    阮绵绵终于微微松了下,他抓住这个机会,开始由慢而快急速抽动,“滋滋”地一次比一次插得深,她只能紧紧抱住他的头,连话也说不出来。

    她觉得自己此时很不像话,三哥的衣服穿戴整齐,只在裤子拉练处开了个裂缝,就这麽直接插.入她体内,相比她自己的衣衫不整,实在是太羞人了。

    阮景期抱住她的手越来越紧,收拢,俊脸略微扭曲地快速抽.插了百来下,紧紧抱着她颤抖的小身体,向上一顶,把精.液喷射在她子宫深处。

    她已经软成一滩,柔若无骨地趴在他身上,□狼籍的泥泞。

    “绵绵,辛苦你了……”他疼惜地吻了吻她额头,抱著她后仰,靠在背椅上,却没有要把小三哥从她身体里抽出去的意思。

    阮绵绵有些急了,她顾不得喘气,小腿一蹬,想要拉离他仍旧□的热铁,可是,“哧”地一下被他给按回去,并且巨龙在她体内又开始蠢蠢欲动。

    “三哥,太久了……”她不安地看向门口,刚才的激情太多猛浪了,她无暇顾及有没有人会突然推门而入,现在清醒了,回想起来她不禁觉得心惊。

    “再做一次?!北纠此窍硎鼙凰奈氯笫?,可是这么一动,**又上来了。

    “三哥!”被突然推倒在桌子上,阮绵绵失声惊叫,站着趴下,这个姿势,她一抬头就看见门口,紧张之余,似乎看到有人就在门旁来回走动。

    “绵绵,叫大哥的名字?!彼坏愕闾蜃潘男《?,性感的嗓音沙哑低沈。

    一只手扶住自己热铁,上下左右磨擦着她的花瓣,把她弄得娇喘连连。

    “嗯……三哥……”她张嘴呼吸,好痒,也好舒服,可是得不到舒解,她难受……

    “乖,再叫一声,三哥就给你?!彼祷档睾鋈欢チ艘幌滤囊?核,阮绵绵啊了一下,难忍地摇摆着小脑袋。

    “三哥,不要弄了……”这种不轻不重的磨蹭,太磨人了!

    阮景期可不管,听不到想要的答案,他继续扶不给她,力道时轻时重,她都被弄得要哭了。

    “呜呜……”她垫着脚往后蹭了蹭,可是他却退后,不让她得逞。

    “叫我名字,说了就给你?!彼涫狄脖锏煤苄量?,可是他想要那个答案,想要从她嘴里听到,他想了一辈子的话……

    阮绵绵委屈地抿著小嘴,抓著桌子的边沿处,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她闭着眼睛,轻轻地在心底叹息。

    终究,她还是给了他最想要的声音,于他而言这世界上最美妙最动听的声音——

    “景期,我爱你?!?br />
    醒来的时候,阮绵绵发现自己就躺在那个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身上盖一床薄薄的绒毯。

    她坐起身,发现这里除了她一个人,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她就这么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像个弄丢了灵魂的小丑一样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就是真实。

    所有的人或物都如同梦境一般朦胧诡异,她甚至都来不及判断那个酷似三哥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在她面前出现过。

    隔天回到公司里,她才得知瑞森已经调走,除了少部分人以外,公司的人员基本上来了一次大换血,而阮绵绵就在那少部分人之中。

    她还是继续做她的秘书长,可是一想到现在总经理换成了三哥,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像压着几担子石头一样沉重,她还记得那个时候阮景期的眼神,冷漠疏离,仿佛不曾认识过她一般。

    她从未见过阮景期对她露出这种表情,即便那个时候喊她“小贱人”的时候亦是如此。

    接下来的两天接触,让她觉得五年未见,阮景期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论是气质上还是喜好上皆是如此。

    第一次送咖啡到他的办公室里,她尽我全部的力量做到专业。

    知道他有洁癖,要她送去干洗的衣服通常比她家晒在阳台上已经洗完的衣服还要干净。比如他不喜欢别人多话,要你做的事就去做就好,no ask、no excuse。

    再比如以前的他不喜欢甜食,于是阮绵绵很自信的买了一杯香浓黑咖啡送到他的面前。

    结果,他却只是顺理成章的接过去之後才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倒掉重买?!?br />
    在那一瞬间,她看着前这位身著Dior黑色修身西装、同样颜色的昂贵衬衣,以及领口处用一种很特别的绑法系著白色领带的冷峻男人在试图穿过他那几乎遮住半张脸如同黑夜一般的刘海而真正的聚焦在他的真实面容上时──

    阮绵绵看到的却是一张桀骜无情,却又英俊的无可挑剔的死气沈沈的脸。

    是的,三哥一直都很帅。

    她同样看到了他那限量版的LV公文包以及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名贵的配饰,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他现在过得很滋润,但是他却不像个人。

    不像个有活人气味儿的血肉之躯──

    他的存在更像一件冰冷的艺术品,而三哥却是口是心非、傲娇心软的大男孩。

    阮绵绵感到挫败,又用最快的速度跑下楼去在星巴克重新为他买了一杯美式咖啡,而后往里面加了两包糖和两份奶,这种搭配会令咖啡刚好不会太甜也不至于太苦。

    当她第二次将咖啡端到阮景期面前时,阮景期这才像隆恩大赦一般缓缓的从跟他的表情一样冰冷的文件里抬起了头。

    他一面小口轻嘬着咖啡,一面用那双冰冷的黑眸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她。

    阮绵绵没勇气与他对视,低头不看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她的双脚站在原地已经快要麻掉的时刻,阮景期才开启嘴唇阴冷的说了一句──

    “叫什么?”

    “阮绵绵?!比蠲嗝喔芯踝约旱慕鸥丫行┓⑷砹?,快要站不稳了。

    “没有英文名吗?你现在可是在一家跨国集团上班?!比罹捌诿辛嗣泻陧?,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Amy?!比蠲嗝嗔偈彼姹惚嗔艘桓?。

    “呵,跟本人一样土?!比罹捌诔冻鲆桓龀胺淼睦湫?,随即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阮绵绵转身前,却把手中一直捏着的一封信递到了他面前。

    “等等——”看到信封上刺眼的“辞职信”三个大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透露着几丝不悦。

    “总经理还有事?”阮绵绵回头看他。

    阮景期敲了敲桌面,“把你的东西带走?!?br />
    阮绵绵不解,“总经理是让我直接交给人事部?”

    “你想离职?”他原本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突然有了起伏,虽波动不大,但还是被阮绵绵觉察到了。

    “嗯?!彼∩ψ?,把自己当成了一桩柱子。

    “这次你又想逃到谁那里?瑞森?听说他都跟你求婚了,作为哥哥的我,是不是该恭喜你钓到一个金龟婿?”

    阮景期目光焦灼的看着她,只见他唇瓣一碰,羞辱的言语就像利剑一样被他一下子刺过来。

    被他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讽刺着,阮绵绵窘迫的垂下了头。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是如此恶毒!她被他揶揄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应对了。

    “怎么不说话了,我说错了吗?”

    阮景期将头抬起来,蛇一样充满危险和冰冷的目光缓缓的移到她的脸上,让她喉头发紧。

    虽然那张扑克脸还是一样的平静无波,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却感觉到眼前的男人已经完完全全的生气了。

    每天在梦里都不放过她就罢了,现在白天也要折磨她,阮绵绵觉得好累,自己真的无力再跟他纠缠下去了……

    “既然总经理忙,那我就自己把辞职信送去人事部?!比蠲嗝嗾刍厝?,手刚碰到信封的一角,整只手臂就被阮景期拽住,用力往怀里一拉?!?br />
    “喂!你做什么!”

    见阮景期高大的身型瞬间就闪到自己眼前,而他居然就像是在抓一只鸡那样擒住阮绵绵的手腕,一边面无表情的将总裁室的门反锁上,一边硬拖着她往办公桌的方向拽。

    阮绵绵来不及抗拒,就已经发出一声闷哼,被他毫不怜惜的推掉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将她扔在了办公桌上。

    随后,她眼睁睁的看着阮景期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丢在一边,顺手松开了自己颈子上系紧的领带让呼吸更加顺畅。

    “你为什么总想着要逃离我身边?难道我对你不够好?”

    阮景期沉重的身体紧跟着压了上来,大手拉开阮绵绵裙子上的拉链,用力将它从她身上扯掉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

    “我记得你以前爱穿棉质的……”

    阮景期莫名的因为一条蕾丝内裤而生气了,冰凉的手指撕开内裤探入花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让阮绵绵又羞耻又难受……

    “你还是那么敏感,绵绵……”

    将阮绵绵的双腿分得大开反压在她的胸口上,阮景期的身体也挤了过来。

    “三哥……不要这样……”

    见阮绵绵在他手指的亵玩下娇喘不断,面色红润,阮景期得逞一声,修长的中指找到了颤动的花口,一声不吭的狠狠插了进去,一直疏通到底。

    “疼!”

    尽管身体已经稍微有点动情,但是她的甬道内长期未被开发,还是非常干涩。

    他的手指一插.进来,里面的层层软肉就怕疼的将他死死吸紧,希望他不要轻举妄动。

    “看样子你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告诉三哥,多久没有做过了?”

    “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淫.荡!”阮绵绵吃痛,不停扭动着身体,还试图用脚去踹他的身子。

    真是受够了??!被阮景期弄得又羞又气,她的眼泪早已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她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他们俩重逢的场景,没想到现实竟然会是这样让人不堪,泪水瞬间充盈了她的眼眶,她微微开启了唇瓣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怎么哭了?”

    阮景期显然是没料到她竟然会瞬间泪流满面,连他的舌头都尝到了她口中泪水的咸涩。

    “是三哥不好,别哭了,三哥再也不欺负你了?!倍倭艘欢?,阮景期轻轻拨开了她的额发,让她的整张容颜都落入他的眸中,在她额头轻轻安抚性的一吻。

    他突然变回了以前的三哥,阮绵绵一时间哭花了脸,“三哥,我不是故意的,绵绵不是故意不要你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阮景期心头一凛,大手把她小小的身子抓在怀里,转过她的脸,胡乱亲吻,含糊道,“三哥都知道,三哥知道你是为我好,三哥最喜欢你了,乖,别哭了?!?br />
    他把她的身体转过来,跨坐在大腿上,正对着他,她心惊肉跳地感觉到三哥的热铁隔著西装裤顶住她的花口,触势待发,似乎要冲出来一样弹跳、滚烫。

    太久未经□的阮绵绵被这来势汹汹的**惊住,乱蹬着小腿,推著正忙碌于替她解开上衣扣子的男人。

    “三哥,我五年……五年没做过,会裂开的……你太大了……”

    “绵绵不要怕,三哥会轻一点?!笔艿饺罹捌诘墓苹?,阮绵绵呆呆地任他把上衣扣子全数解开,内衣也被拉下,一对大菠萝迫不及待跳出来。

    他看到这样的她,只觉分外可爱,轻笑一声,低头含住一颗小樱桃,因为她坐在他大腿上,胸部几乎与他持平,这个高度他很满意。

    “唔……别、会有人进来的……”她紧张地抓住他的短发,小樱桃已经被他吸得高高挺立,染着唾沫的粉红色,在办公室明亮的灯光下泛出诱惑的色泽,阮景期痴痴地捏了捏,惹来她克制的娇喘。

    “怎么办,我现在就想吃了你?!彼谒厣弦Я艘淮罂?,惹来阮绵绵的娇喘。

    她真的慌了,虽然她的位置是背对着门口,但是所有人都看到她进来,现在她前面几乎全部□,后面穿戴整齐,这个姿势,用脚趾头想别人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三哥,晚上去我那里再来好不好?”

    “别哭,三哥知道你也想要了不是吗?”他坏心地用五指在她朝他大大倘开的花瓣里撩拨,勾划刮弄,尽情戏耍,敏感的身体不多时就密水潺潺。

    “三哥……”她咬着嘴唇哭了,□抽搐着,她知道自己的身体被他邪恶的手指弄得想要了。

    “我这就帮你解决,别急?!比罹捌诙掷醋?,那条早就迫不及待的热帖从裤子拉链的裂缝里钻出来,顶在她滑腻的入口处。

    他在她耳边吐着热气,柔声道,“它也很想你?!?br />
    伴随着他沙哑的呢喃,热烫的粗长热铁一寸寸缓缓地没入她体内,直到最后,他才狠狠向上一顶,彻底贯穿了她!

    “唔!”阮绵绵啊呜一口咬住他的肩膀,低泣着承受三哥狂热的疼爱。

    她觉得自己仿佛坐在一张自动电椅上,上下摇晃,一颠一颠地在三哥身体上打转。

    水声一级**碰撞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很是响亮,因为环境的关系,她的体内收缩得很厉害,小三哥被绞得很紧,更是进出得很慢。

    “绵绵,放轻松!”他呼吸有点困难,亲吻她的唇,一下下细啄著,一只手在她背部抚摩,试图安抚她的情绪,让她放松下来,□的捣弄也很温柔。

    阮绵绵终于微微松了下,他抓住这个机会,开始由慢而快急速抽动,“滋滋”地一次比一次插得深,她只能紧紧抱住他的头,连话也说不出来。

    她觉得自己此时很不像话,三哥的衣服穿戴整齐,只在裤子拉练处开了个裂缝,就这麽直接插.入她体内,相比她自己的衣衫不整,实在是太羞人了。

    阮景期抱住她的手越来越紧,收拢,俊脸略微扭曲地快速抽.插了百来下,紧紧抱着她颤抖的小身体,向上一顶,把精.液喷射在她子宫深处。

    她已经软成一滩,柔若无骨地趴在他身上,□狼籍的泥泞。

    “绵绵,辛苦你了……”他疼惜地吻了吻她额头,抱著她后仰,靠在背椅上,却没有要把小三哥从她身体里抽出去的意思。

    阮绵绵有些急了,她顾不得喘气,小腿一蹬,想要拉离他仍旧□的热铁,可是,“哧”地一下被他给按回去,并且巨龙在她体内又开始蠢蠢欲动。

    “三哥,太久了……”她不安地看向门口,刚才的激情太多猛浪了,她无暇顾及有没有人会突然推门而入,现在清醒了,回想起来她不禁觉得心惊。

    “再做一次?!北纠此窍硎鼙凰奈氯笫?,可是这么一动,**又上来了。

    “三哥!”被突然推倒在桌子上,阮绵绵失声惊叫,站着趴下,这个姿势,她一抬头就看见门口,紧张之余,似乎看到有人就在门旁来回走动。

    “绵绵,叫大哥的名字?!彼坏愕闾蜃潘男《?,性感的嗓音沙哑低沈。

    一只手扶住自己热铁,上下左右磨擦着她的花瓣,把她弄得娇喘连连。

    “嗯……三哥……”她张嘴呼吸,好痒,也好舒服,可是得不到舒解,她难受……

    “乖,再叫一声,三哥就给你?!彼祷档睾鋈欢チ艘幌滤囊?核,阮绵绵啊了一下,难忍地摇摆着小脑袋。

    “三哥,不要弄了……”这种不轻不重的磨蹭,太磨人了!

    阮景期可不管,听不到想要的答案,他继续扶不给她,力道时轻时重,她都被弄得要哭了。

    “呜呜……”她垫着脚往后蹭了蹭,可是他却退后,不让她得逞。

    “叫我名字,说了就给你?!彼涫狄脖锏煤苄量?,可是他想要那个答案,想要从她嘴里听到,他想了一辈子的话……

    阮绵绵委屈地抿著小嘴,抓著桌子的边沿处,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她闭着眼睛,轻轻地在心底叹息。

    终究,她还是给了他最想要的声音,于他而言这世界上最美妙最动听的声音——

    “景期,我爱你?!?br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你全家都是肉文女主!62可惜不是肉,陪我到最后》,方便以后阅读你全家都是肉文女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你全家都是肉文女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