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庶嫁

番外六(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奚别离 书名:重生之嫡女庶嫁

?    北冥宗的修士们尚未集结完毕,笼罩着整个云梦山的护山法阵便被青暝的仙兵强攻打破,巨大的威压涌入,很多低级的小弟子直接被压得伏地不起,宗主殿前的祁云天等人也感受到了那种源自境界压制的强大迫力,众修士纷纷向天上祭出长剑法宝,欲与青暝等人决一死战。

    半天中的青暝面上一片淡然,目光中甚至还带了一丝悲悯俯视着殿前广场上众人,身后是严阵以待的几千仙兵,他开口,听着声音不大,却极其清晰地传入众人耳中:

    “本座驾临,尔等何必无谓反抗,放下剑,我饶你们不死?!彼醋牌钤铺欤骸霸趺词悄?,不过是大乘的修为,也敢来同本座对峙,青玄呢?”

    许多小弟子尚蒙在鼓里,祁云天和泠夙真人却是早就听白云楚禀过其中关窍的,听他提到青玄,便知说的是白云楚,祁云天目光凛然:

    “我北冥宗没有此人,上仙尚未查明事实便贸然领兵下界,涂炭生灵,不怕天道降罚,损了修为么?”

    “呵……”青暝轻笑一声:“没有此人?也对,想来他也是不会对你们言明的,那么本座问你,白、云、楚,这人,你北冥宗有没有?!”

    祁云天也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冷然言道:“我师弟正在闭关,不方便见客,上仙有事可以向我言明?!?br />
    “同你讲?”青暝沉了面色,威压也陡然升起:“你还不配!”他微眯凤目:“速速交出那孽障,我便恕了你们冲撞之罪,否则,休怪本座将你云梦山夷为平地!”

    他一言出口,祁云天心里便是一阵为难,若是云梦山上只有北冥宗众人,他倒是可以做主和青暝决一死战,毕竟他们当中大多数人的性命都是白云楚救下的,更何况大家心里也明白,即便交出了他又如何……

    只是如今,山上还有啸月宗和各大世家宗门散修,北冥代宗主一时陷入两难,刚要开口,却不想旁边泠夙真人厉声喝道:

    “上仙好没道理,是你私自扰乱下界在先,如今反倒成了我们的不是,如今站在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拜上仙所赐失了亲人同道,可笑上仙口中,还能说出一个‘恕’字?!?br />
    她这一番话说完,广场上的众修士都想到了这位“上仙”的狠毒暴戾,便是刚刚微有动摇的,也纷纷想起当年陨落在他阴谋之下的同门和亲眷,一时间群情激奋,手中法器光芒更盛。

    祁云天心中感佩啸月宗高义,传音令两位峰主带各自的亲传弟子上前,却没想到不光是宋云瑶和江夏,一些普通的北冥高阶弟子也纷纷应了他的传音,走到人群最前面,直面仙怒。

    青暝冷笑一声,慢慢向后退了几步:若非那孽障魂体交融之后换了灵根,令自己侦测不到,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不过也好,将这些蝼蚁一一料理了,再去寻那空间和法宝,也免生后患!

    他一挥手,身后的仙兵纷纷涌上,杀向北冥宗众人,青暝自己则带了以心腹手下霜浅为首的五百精兵,逆着大队人马向后折返,对上了堪堪杀将而来的妖仙王东皇太一,以及兽仙王池焱。

    东皇太一看看对面冷笑着的青暝,伸手祭出了本命法器破天神戟,回头对池焱一挥手,后者便领命对上了境界略低的霜浅。

    东皇太一挥动长戟,带着两个儿子扑向青暝,心中也是一阵喟叹:只可惜棋错一着,若是当初能拦住清韵真君,如今二人联手,胜算也能高一些,现下……就看那小子口中的“办法”能不能赶得及了!

    执名峰的喧嚣并没有传到空荡荡的点翠林,白云楚精舍中,岚霏还依偎在自家师父的怀里轻轻阖着眼睛,看上去恬淡无比,可两个元神同魔龙的争斗,却已如水深火热。

    白云楚的灵台处如今已成战场,三个元神都已经是精疲力尽,到了此时,拼的已经不是术法修为,而是意志执念。

    老魔龙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仙根都还不怎么稳固的小地仙居然已经可以修得本命元剑,人剑合一之境,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明明他手中那道剑灵看上去不过是一般的仙器,还是在人间磨折了些境界的样子,此时削在身上却是无比疼痛,他的元神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已经大略实体化了,但即便这样,堪比精钢的龙甲还是被他的剑阵旋开不少,有的地方已经可以算是血肉模糊。

    老魔龙知道,这样下去至多也只能拼个两败俱伤,但他又怎能甘心!

    老魔龙咬了咬牙,狠心放弃了千疮百孔的元神壳子,淡青色的龙精脱壳而出,放出万道光芒直逼白云楚的元神。

    这样破釜沉舟的一击,已经是他的极限,老魔龙打算的是先吞噬了这个小子,自然可以占了他的身体,到时候再慢慢运化调理也就罢了。

    他自认为想的周详,便不管不顾地直冲而下,却意外地在白云楚的脸上看到了一丝释然和喜色。

    糟了!难道中计了!

    老魔龙刚刚转过这个念头,便看到眼前金色障壁升起——这倒无妨,这小子的法阵,他见过多次了,若说化解也不过是……

    不对!突然穿体而过的剧痛让老魔龙悚然一惊:他抬头看了看,只见从应该是白云楚灵台的方向突然射出一道神光,不同于人修和仙家护体的罡气,正是魔类最怕的那种至正光明的禅宗妙法!

    老魔龙绝望地回头看着自己渐渐朽败的元神之窍,已经不是“绝望”二字可以形容。

    棋错一着,他不过是错算了人心:

    “小子,你是疯了还是傻了!你这样毁了本座元神之窍,吞噬了我还有什么意思?赶紧收了那佛家的法宝,我答应你,自此同你和平相待,让我教你修炼的法门也是可以的!”

    白云楚唇角带笑,挥手在自己身上下了几个禁制,慢慢走向老魔:“你不必引诱我,既然我决心除掉你,自然不会在意到底能得了多少好处去……”他擎剑指向老龙:

    “换句话说吧,于我而言,将你斩草除根,就是最大的好处!”

    他说的斩钉截铁,老魔龙已经没有时间去思量其中的深意,伴着灵窍慢慢朽毁下去的,还有他的元神之力。

    白云楚好整以暇地观望着,找到最好的时机上前将他吞噬,岚霏只觉得一阵极狂暴晦暗的力量涌入,她沾染上一分,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好在下一瞬,白云楚就将她的元神拎了出来。

    毕竟是魔神之力,岚霏心里也忍不住一阵后怕,当下言道:“师父,你是不是要闭关好好运化一下?”

    白云楚只是摇摇头:“你先出去吧,咱们怕是没那么多时间可以耽误了?!?br />
    岚霏依言纵身出了他灵台,回到自己的身体,白云楚略平复了一□体里的不适,便拉着她进了须弥空间。

    岚霏握着师父的手,只觉得他气息略微有些不稳,但比往日更强大了许多,但具体是什么境界,她这样一个元婴期的却是无法感应出了。

    拉着岚霏一路疾行到那个法阵旁,白云楚放开她的手,来不及多解释什么,便将手伸入了法阵中,刚刚在精舍里待的那一瞬,他已经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强大灵威,他知道,青暝来了!

    岚霏在一旁紧张地看着自家师父,只见他伸手在法阵里摸了摸,脸上先是现出一丝痛楚,之后便闪过欣喜之色,岚霏眼看着他从法阵中慢慢拉出一物,看上去像是一柄已经锈蚀的剑,却散发着不同寻常的灵气,威严,凌厉,至正光明。

    岚霏尚未出言赞叹,身后的储物戒指里便是一阵躁动,白云楚背后的剑匣内也发出剧烈的嗡鸣声,断玉和照月两柄宝剑居然不受主人控制地自行飞出,瞬间化为剑灵,紫衣和白衣的剑灵脸上现出诚惶诚恐之色,屈膝便要跪倒,却被白云楚一声断喝阻了:

    “不准跪!”

    断玉和照月也只是被剑中皇者的威压所动,身不由己地就要出来膜拜,如今被白云楚一声当头棒喝,心中都带着一丝赧意,赶紧依言垂手站在一旁。

    此时,白云楚手中的宝剑突然剧烈震动,几乎就要脱手飞去,斑驳的锈蚀渐渐开裂,从裂隙里放出刺目的白光,瞬间锈蚀尽数剥落,露出了狭长的一柄宝剑,顿时强大的剑气充斥回荡在须弥空间中,便是岚霏这样的元婴期修士,也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压力,断玉和照月是剑灵,更是被剑气摧地灵体晃动,几乎维持不住人形。

    白云楚挥手祭出几张符篆,刚开始的几张遇到长剑周遭的剑气便消弭于无形,之后的几张补上,在长剑周围形成一个封印类的法阵,将剑气大大削弱了,岚霏这才喘上一口气来,刚安定下心神,识海中便传来一阵十分倨傲的笑声,那笑声很奇特,明明是个柔媚的女人声音,却带着十足的狂放不羁,和上位者的威势。

    “小子不错,这符阵之术是从哪儿学来的,本座沉睡千年,却不知人间竟然出了你这一号……诶?你是青……不对,呵呵,倒是有趣?!彼底?,本体剑便从白云楚手中脱出,悬在他们身前不远的地方,剑灵却并未现型。

    白云楚听到这个声音,也是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焚影的剑灵居然是个女子,不过剑灵本也没有男女阴阳之说,不过是凭喜好而生罢了,更何况他此时也没有闲工夫计较这些:

    “前辈,晚辈的确是与当年的战仙青玄有些瓜葛,此番贸然唤醒前辈,是想要借助前辈之力,解一界倒悬之危,还望前辈能将无上法力赐予晚辈,救万千人于水火,也是前辈大大的功德一件?!彼幌蚯?,更何况是对上这上古神剑的剑灵,却哪知他留的余地,在焚影看来倒成了懦弱无能,当下冷笑到:

    “借力?呵呵,万千年来,有无数人都想要跟我借力,上一个便是你这身体的主人,跟我借力不成,便同那老长虫同流合污了,这样的身体,我才不要住进去,免得邪魔侵身,坠了我万年修为?!?br />
    白云楚听她口气,心中虽然失望,倒也并不感到意外,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自然是有本事说的焚影跟了自己,可是如今青暝就在外面大开杀戒,他又如何耽搁得起!

    白云楚轻叹一声,垂眸笑到:“既然前辈不愿帮我,晚辈也不强求,如此……前辈便请回法阵吧,我得不到助力,却也不能让对头抢了去!”说着,他周遭灵力暴涨,岚霏惊得转头看着他,便看到他额头渐渐浮现出一个玄色的仙印,方才知道,自家师父居然已经突破了玄仙之境,只是因为运化了那只老龙么?

    焚影看他态度突然改变,心中一怒,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丝新奇,她三千年前突破物境成仙,却不爱神界条则桎梏,一意孤行仍以剑灵之体行走世间,三千年来也遇到过很多觊觎她力量的人,或者是仙,跪地哀求的有,被她踢出百里之外,强行炼化的也有,被她反噬的形神俱灭,求之不得便欲毁之的也有,自然也被她料理了,倒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仿佛她不是一个人人觊觎的上古神器,只是一柄普通的飞剑,用也可,不用,也没有一点儿舍不得。

    除了新奇,她心中也有一丝惶惑,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修士和自己的境界差的还很多,但她毕竟刚刚觉醒,还不能发挥出全力,更何况这人还有特别的手段,若是真的硬拼起来,不定自己的确会被他逼回法阵!

    虽然于元神无碍,可那样寂寞清冷的日子,她可是不想再享用千年了!

    这法阵她再了解不过,自从当年自己年轻无状,触怒了那位自开天便存于神界的上仙,被他随手关入这法阵,她就再也没能凭自己的力量冲破出去过,便是能从从外面打破法阵的人,都是凤毛麟角。

    实际上这一千年来,她已经后悔了当初没有答应那个倨傲的小玄仙,导致他身死神灭,自己被法阵之力又吸了回去,虽说此番自己不会再大意被吸回去,可是看着小玄仙的意思,是要将她重新封进去?!

    焚影心里呻寅了一声,突然发觉自己好像是玩儿过头了:

    “慢着!”她一声断喝,渐渐现出身形,一袭红衣光华流转,容颜妩媚明丽至极,便是岚霏这样不甚在意外表的女子,都忍不住生出了许多钦羡。

    焚影现出身形,略沉了沉才言道:“你的对头是谁?”

    白云楚听她口气,心里闪过一丝侥幸:他知道自己赌对了,这个上仙大能并没有与她自己境界相当的定力,而且她还很害怕再回那个法阵。

    白云楚收了已是强弩之末的威压,淡然到:“是青暝,如今他为了消灭罪证,正在虚冥界大肆屠戮人修,若是上仙不愿帮在下,在下也是要与之拼死一战的,只是为了确保上仙不落在青暝手中,在下是定要先将你请回法阵,得罪了!”

    焚影冷笑了一声:“就凭你?即便是你将我关回去,你以为你剩下的那些法力能同青暝一斗?且不说他境界还略胜于你,便是他那些诡异莫测的术法,就不是你一个区区活了几百年的小玄仙能斗得过的?”她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便也不多废话,当即伸手执起自己的本体言道:

    “本座在那法阵里憋屈久了,不愿再回去,既然你将我唤醒,我就给你个面子,我可以帮你,只是你要答应我两宗事情?!?br />
    白云楚大喜过望,垂眸掩去了目色中的狂喜,微笑道:“上仙请讲?!?br />
    焚影见他又恢复了老实的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第一,我不管你们虚冥界什么烂事,我只听你的意思杀人,若是你杀错了人,你自去遭天罚,不干本座事儿?!?br />
    “自然是如此,无论成败,此事都与上仙无关?!?br />
    焚影满意地点点头:“第二,你不可妄图将本座炼作本命元剑,将来本座腻烦了,便要离开此处去云游的,我可不当你的剑灵!”

    白云楚抬眼看看她,突然笑了:“上仙何出此言,晚辈怎敢将上仙当做自有之物看待,更何况晚辈已经有了自己的本命元剑,上仙不必担心,只要您肯助我打败青暝,到时候要去何处,晚辈不敢拦,也不会拦?!?br />
    焚影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心里闪过一丝惊奇,她深知自己这样的上古神剑,对于他们这些剑修来说,就如同是肥鱼之于馋猫,可眼前这个小剑仙,看上去竟是真的不在意自己的去留的样子,她忍不住转头看看一旁的两个剑灵:不过凡品而已……

    她敏锐地看到那个紫衣剑灵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心中便明白,这小子大约就是那小剑仙的本命元剑了,有什么好的?!

    这一对儿主仆,有点儿意思……

    焚影对自己的决定更满意了些,当下颔首算是应了,便回到本体中,宝剑倒飞回白云楚手里,已经敛去了那样骇人的威压,淡金色的光华之下,蕴含着玄妙强大的剑气。

    “走吧?!卑自瞥范葬蚌土礁鼋A檠缘溃骸按笤肌嫉燃绷税伞?br />
    岚霏跟在师父身后离开须弥幻境之时,心里突然想到:这个“都”说的是宗门?宗主师叔,还是……青暝?

    她不愿深想,只是跟定了眼前人,向着主峰御剑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嫡女庶嫁番外六(五)》,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嫡女庶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嫡女庶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