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宠,世子好撩人

第九十章 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如影随心 书名:纵宠,世子好撩人

?    “皇上,你我也算共事一场,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会做如此没有把握的事情吗?”萧渊无奈摇头,淡淡地说道。脱离了家族的束缚,他现在倍感轻松,那个繁盛一时的家族,给了他无尽的荣耀,却也给了他甩不开的责任,曾经的他,为了家族的荣耀而变得野心勃勃,他其实很庆幸,在他还没有变得无可救药之时,萧家便就此消亡了。

    如今的他,孑然一身,却轻松自在,若非为了心爱的女人,他也不会再趟这趟浑水,只是可惜了龙天一生辛苦,却偏偏教出了这等无能又没品的皇帝来,不禁为龙天感到悲哀、

    “萧兄不必多说,把证据拿出来,在场的各位英雄自有公断!”其实排除了两人的立场,龙天对萧渊也是很欣赏的,毕竟他的才能手段非常人可比,只是为家族所累,有些权欲熏心罢了。

    萧渊自是能够看得出来龙天的欣赏之意,不禁心中一暖,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其实他一直以来亦是对龙天的人品武功很是欣赏,但可惜两人终究是道不同不为谋,注定了是对手。虽然在两个人的较量中,他最终是输了,但愿赌服输,作为一代枭雄,这点气度他还是有的。

    “呵呵,看来皇上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好在我早有准备,要不然今日不但不能帮上龙兄的忙,只怕我自己还会有麻烦??!”萧渊一脸怜悯地看着龙宇陌,他知道,一旦自己的证据拿出来,那也就意味着龙宇陌这个皇帝算是当到头了,甚至于还有可能命丧当场。

    要知道那场百年难遇的灾难,可是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在场之人很多都是那场灾难的受害者,若是这证据一拿出来,只怕他们一激动,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后果,直接杀了龙宇陌泄愤,毕竟这是江湖,江湖的规矩便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些江湖莽夫发起怒来才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便是天王老子惹怒了他们也照杀不误。

    虽然龙宇陌那边还有忠心的将士,但是这夺宝大会声势浩大,参加的人俱是各门各派的精英人物,那些将士再厉害,与这些从小练功的江湖人士相比,还是有差距的。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若是证明了龙宇陌真得做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能够真正忠于他的人只怕也会大大减少,毕竟他们也有许多是来自于灾区的,只要一想到害得他们妻离子散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效忠的人,不临阵倒戈就不错了,让他们豁出性命去效忠自是不可能的。

    虽然同情龙宇陌,但是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萧渊还是将证据拿了出来,那是一本账簿,上面详细地记载着龙宇陌如何将银两转移,以及转移到何处,甚至于还提到了那地下城,正所谓铁证如山。

    萧渊将那账簿交给了龙天,龙天则让各个门派的掌门挨个传阅,那些掌门看到证据,竟是立刻勃然大怒,纷纷指责龙宇陌丧德败行,不配为君,于是乎,一场夺宝大会竟是演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大会。

    龙宇陌在萧渊拿出那个账簿的时候,竟是愣了一下,这个账簿他明明交给了那个人的,怎么会在萧渊手里,难道那个人背叛了他,不会的,即便是所有人都背叛他,那个人也不会,只因若是没有那个人,只怕早就没有今日的龙宇陌了。

    虽然有些疑惑,龙宇陌也是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解决这些口口声声维护正义要声讨他的江湖人士,他乃是天之骄子,岂能任由着这些贱民侮辱谩骂,这口气他怎么也咽不下去。

    终是忍不住命令将士动了手,那些江湖人士又岂会由着他摆布,当即双方便大打出手,很快整个天奇山便陷入了一场混战,鲜血逐渐弥漫了人们的双眼,泯灭了他们的理智,将他们变成了一个个地杀人机器,混乱中,人们甚至于都忘记了他们的初衷,更是没有发现那个将他们引到这里的女子已经踪迹全无。

    不远处,萧凌月静静地站在山顶上,观赏着自己一手造成的局面,看着这般满地尸骸,鲜血染天的场面,心中却没有丝毫地同情,脸上更是无尽的冷漠,虽然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但是若是他们不贪心,又怎么会被自己当成棋子呢。

    旁边站着的龙天和萧渊则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到如今,他们才算明白萧凌月的计划,先是用夺宝大会将武林人士和龙宇陌引过来,然后用一本账簿轻轻松松地让他们自相残杀,看似简单的计划,实则步步杀机,枉费他们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在眼前这个少女的面前,却是显得那么的可笑。

    看着这看似简单却收效甚佳的布局,萧渊终是明白了原来自己不是败在了龙天的手上,而是败在了自己这个一直不怎么重视的女儿手上,一时间心绪竟是异常地复杂,却终是释然,不管怎么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放下过去,那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与其纠结过去的事情,还不如想想将来的生活呢,想到心爱的女子,禁不住自己的软磨硬泡,终是答应了相伴一生,萧渊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萧凌月看着萧渊那般幸福的笑容,心中有些复杂,想到红颜薄命的三夫人,她怎么也无法释怀,但是她毕竟答应过三夫人不在很萧渊,更何况逝者已矣,她即便是再怎么恨他也不可能让三夫人活过来。

    与其纠结在过去,还不如想想未来的生活,原本她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但是龙宇飞却让她知道了幸福的滋味,想到那个用生命去爱她的少年,萧凌月脸上也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一刻,这一对父女皆是懂得了幸福的含义,虽然未曾言明,但是从对方眼底都能看得出来。相视一笑,前尘往事尽抵消,从此相逢是路人。

    萧凌月与龙天回到客栈,未曾想到等待着他们的竟是龙宇飞失踪的消息,本来沈霏研他们先行回到客栈,是想要龙宇飞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却找遍了整个客栈都找不到他,便去问了客栈的掌柜,这才知道龙宇飞根本没有回到客栈。

    他们随之便扩大了搜索范围,却是找遍了全城,依旧没有收到龙宇飞的任何消息,也就是说龙宇飞在众人眼皮底下又一次失踪了。

    萧凌月在得到这个消息之时,脑子里竟是一片迷蒙,随即便冷静了下来,最起码面上是很冷静,但是她心中的焦急却是谁都能看得出来。

    “奉我家主人之命,送信给世子妃!”正当众人心急如焚之时,一个小厮摸样的男子送了一封信过来,萧凌月不疑有他,便将信展开,却没有想到竟是一张勒索信,信上的大致内容是,让萧凌月带着藏宝图去换龙宇飞,地点是天奇山。

    萧凌月看着那封信,心中的焦躁竟是奇迹般消失了,虽然不知道龙宇飞到底在何处,但是最起码可以确定龙宇飞一定很安全,因为他们若是想要藏宝图,必须要保证龙宇飞的安全。

    “岂有此理,这些人竟是当着本王的面绑架世子,简直不将本王放在眼里!”龙天却是异常地愤怒,恨不得直接带兵去将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一窝端了。但是在没有确定儿子的安全之前,他还真是不敢轻举妄动。

    “父王不必担心,他们只是要藏宝图而已,断不会对相公动手!”萧凌月其实也很担心,但是她知道此时担心无用,与其有时间去担心,还不如想个万全之策将龙宇飞平安救出来,其实她心中早已有办法了。只等着那些人送上门来。

    夜幕降临,萧凌月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心中却是在想龙宇飞是不是很好,龙宇飞一向怕黑,没有人陪着绝对不敢睡,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给他准备东西吃,有没有让人陪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想他。

    躺在床上,与他相识以来点点滴滴都涌入了她的脑海,他一直以纨绔骄纵出名,但是在她面前,却一直未曾提过无理的要求,第一次见面,他的美丽便让她震撼,虽是无意中救了他一次,但是那个时候,她绝对想不到,那个美若天仙的少年,便是她要相伴一生的人。

    后来她为了三夫人嫁入摄政王府,原本以为只是一场交易,却没有想到竟与他再度有了交集,原本是要利用他,却没想到,他的单纯率直让她竟不忍伤害。点点滴滴,涌入脑海,终是明白,原来那个少年的一切早已深入骨髓,成了她的一部分,若要割舍,怕会痛入骨髓。

    第二天一早,萧凌月起的特别早,只因她睡不着,早早地便来到了他们约定的地点,一个晚上的时间对于等待的人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萧凌月纵使心中再是焦急面上却依旧冷漠如霜。

    终于等到了来人,只见来人皆是一身黑衣,有十多个人,个个武功高强,为首之人身材高大,一双眼眸淡漠如水,蒙着黑巾,却是给她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东西呢?”黑衣人的声音也是很冷,冷的仿佛结冰了一样,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感兴趣一般。

    “我要先见到人!”萧凌月勇敢地直视,一脸地无无谓,在没有看到龙宇飞安全地站在他面前,他是不会讲东西叫出来,即便那东西在她看来毫无价值。

    ‘“好!”在于萧凌月对峙了半响之后,那个黑衣人便败下了阵来,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坚持。好在他们的目的只在藏宝图,至于那个比女人还要麻烦的少年,是死是活也是不管他们的事情。

    片刻之后,一个黑衣人将龙宇飞带来了,虽然人是昏迷着的,但是那张绝色的容颜却是千真万确的。

    看到了完好无损的龙宇飞,萧凌月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轻轻地一个挥手,将藏宝图扔给了那黑衣人,那黑衣人亦是遵守承诺将龙宇飞送回到了她的身边。

    “你竟然耍诈!来人,将他们捉回来!”那黑衣人迫不及待地将藏宝图打开,只看到白纸一张,立刻知道自己上当了,当即吩咐属下将他们捉回来,萧凌月却是早有准备,只听得嘭地一声,地面上便升起了一团迷雾,萧凌月竟用了迷雾弹,想要趁着迷雾将龙宇飞带走

    “放箭!”那黑衣人首领见他们跑了,却是不慌不忙,似是早有准备,一招手便出现了一批拿着弓箭的黑衣人,无情地下着命令,

    那些黑衣人皆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听了主人的命令,自是不敢耽搁,顿时漫天箭雨向着萧凌月他们的方向飞去,萧凌月一惊,却也只是片刻,自腰间取下软剑,便迎着那箭雨而上,软?;游杓?,无数箭支纷纷落地。

    只是萧凌月终究只是个人,总有内力耗尽的时候,再加上还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龙宇飞,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被那漫天而下的箭雨弄得狼狈不堪。

    “娘子,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正在这时,龙宇飞却忽然醒来了,睁开眼睛便看到正在抱着他突围的萧凌月,立刻兴奋地说道,显然某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危险的处境。

    “相公!”萧凌月听到龙宇飞的声音,下意识地低头看去,看见龙宇飞那兴奋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对着他宠溺一笑,只是那笑,却是异常地虚弱无力。

    “娘子小心!”龙宇飞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里,却看见一支箭向着萧凌月飞来,而萧凌月此时已是精疲力竭,眼睁睁看着那箭到了自己面前,却无丝毫躲避之力,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睛。电光火石之间,龙宇飞竟一把推开萧凌月,而他自己却没有来得及躲避。

    “噗!”利箭刺入皮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萧凌月却未曾感觉到身上的疼痛,睁眼便见到龙宇飞将她扑倒在地,周围一滩血迹,鲜艳夺目,而且那血竟还在向着周围扩散。

    “相公!”萧凌月不知从哪里跑出的力气,迅速移步到龙宇飞身边,竟是无意中躲过了黑衣人向她射过来的箭,而当那些黑衣人重整旗鼓再次射过去的时候,竟被人挡住了,却是萧凌月的援兵到了。

    白亦轩和夜无痕带着王府的影卫与那些黑衣人战成了一团,龙天这次没有到,不过也幸亏他没来,要不然看到自己从小呵护到大的宝贝儿子深受重伤,不知道心中会如何难过呢。

    不过那些黑衣人倒是很厉害,看到对方多出这么多援兵,丝毫不显慌乱,而是并然有序地与那些敌人交起手来,不用那首领多说,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死士,不过王府影卫也不是吃素的,两方人马可谓旗鼓相当,战况异常激烈。

    不管他们怎么折腾,萧凌月都好像没有感觉似的,只因她的心思都在龙宇飞身上,拼命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是控制不住自己颤抖地双手。

    “娘子,我是不是要死了!”龙宇飞脸色苍白地躺在萧凌月怀里,身上的血液快速地流失,竟是浸染了萧凌月一身。

    “不会的,你忘了你娘子我是做什么的了吗,我可是神医的弟子,怎么会让你有事呢?”只是慌乱只是一瞬,萧凌月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将龙宇飞身上的箭拔了下来,好在中箭的不是重要的位置,很快便解决了。

    只是还不等她高兴,便看到那伤口流出的血竟是黑色的,立刻为他珍脉,须臾,龙宇飞脸色逐渐地泛黑,与之相对应,萧凌月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

    那些黑衣人真够狠的,不仅准备了这么大的阵势,还在箭上抹了剧毒,而且箭上抹的毒发作速度很快,纵使她的医术再是高明,也没办法再短时间内配好解药,也不知道有什么仇恨,竟是非要置他们于死地不可。

    “呵呵,娘子,我相信你,哦,我好累,好想睡觉!”龙宇飞对着萧凌月灿烂一笑,清澈无辜的眸子中满满地都是对萧凌月的信任,却终是抵不过药性,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不许睡,龙宇飞,你绝对不能睡,听到没有,你今天要是睡了,就永远见不到我了!”萧凌月一脸恐慌地摇晃着龙宇飞,那毒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睡美人,顾名思义便是中毒者中了这毒便会很快睡过去,然后便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萧凌月看着龙宇飞的睡意越来越深,心中也随之越来越绝望,她知道龙宇飞睡着之时,便意味着他的生命到达了终点,心中那般刻骨铭心的痛楚,终是让她明白了一个被她忽略了好久的事实,原来她早已爱上了龙宇飞。

    萧凌月此时心中无比悔恨,恨自己不该如此迟钝,到快要失去时才知道他的珍贵,悔自己以前不知道珍惜,这般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男子,她非但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事情,反而屡次三番地伤害于他。

    眼睁睁地看着龙宇飞的生命在自己手中慢慢流逝,萧凌月的表情竟是异常地平静,只是那平静的神情却遮不住苍白的面色以及摇摇欲坠的身子,以前听人家说过,人若是伤心到了极致,反而会更加地平静,她一直不相信,如今她倒是信了,只因她此时心中空荡荡的,就好像傻了一般,对周遭的一切都是视而不见。

    就在这时,几个黑衣人突破了王府影卫组成的防护层,对萧凌月发动了攻击,萧凌月面对着他们的攻击,却是面不改色,不闪不避,如同一个木偶一般,几个黑衣人见此情形,心中一喜,看来他们的运气不是一般地好,竟是如此轻易地就立了头功。

    那边白亦轩沈霏研他们正在和黑衣人打斗,谁也分不出身来救他们,“噗!”一个黑衣人一剑刺穿了萧凌月的胸口,一滩鲜血喷洒到了龙宇飞的脸上。

    “你们,该死!”萧凌月正专注地看着龙宇飞精致的容颜,却是突然看到那如同琉璃般纯净的绝色容颜竟然沾染了血迹,瞬间激起了萧凌月心中的愤恨,她萧凌月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好人,所以纵使有一天她死在了敌人的手上,也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

    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牵连龙宇飞,她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最主要的责任在于她,若非她实力不济,龙宇飞也不会为了她受伤,所以,她会陪着他,不管上天入地,但是在这之前,她要把这些伤害他们的人全部送入地狱。

    面色苍白,灵眸充血,此时的萧凌月如同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一般,长剑在手,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血海,疯狂地收割着那些黑衣人的性命,很快黑衣人便倒下了大片。

    “现在,到你了!”萧凌月剑尖直指黑衣人首领,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灵动的眸子已经变成了血色,阴森森地看着黑衣人首领。让人感觉到那人已经变成了死人一般。

    “白亦轩,萧姐姐这样子很不对劲啊,你快点想办法!”沈霏研他们这些援兵自从萧凌月发狂便一直站在那里观看者,只因萧凌月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若是他们轻举妄动,便也会成为萧凌月攻击的对象。

    “我也没办法,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若是师父在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办法,但是现在他老人家早不知道到哪里游历去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师妹报完仇后,能够恢复神智了!”白亦轩一双星眸隐含着忧虑,却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凌月疯狂。

    这两人在这边讨论的时候,那边黑衣人首领已被萧凌月逼得节节败退,其实若是论武功,萧凌月根本不是黑衣人首领的对手,但是萧凌月却是一直进攻没有反手,似乎抱着黑衣人首领同归于尽的想法。

    而她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弄得黑衣人首领疲于奔命,应付得很是狼狈,本想避其锋芒,等到她筋疲力竭之时,再一举杀了她,却没想到萧凌月竟像吃了兴奋剂一般,体内的内力一直在疯狂运转着,仿佛永远都用不完一般。

    而与之相反,黑衣人首领的内力却是逐渐地被消耗掉了,速度越来越慢,萧凌月终于找到了他的一个破绽,长剑迅速翻转,刺向他的胸口。

    “噗!”利剑刺入心口,这回是必死无疑,却不是那个黑衣人首领,而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子,云千歌。

    “为什么?”云千歌的鲜血喷到萧凌月的脸上,竟让她回复了几分神智,愣愣地看着眼前一脸虚弱,明显快要断气的谪仙男子。

    “因为,他是我爹,更因为,我不想让你心怀仇恨,若是龙宇飞看到你这个样子,想必他在天上也会不安心的!”云千歌淡漠的眸子里竟隐隐带了一丝解脱,看向萧凌月的目光充满了深情。他知道,自己终究是错过了这个女子,如今能够死在她手里也好,最起码她这一辈子都忘不掉自己了,

    “千儿,你不能死,我们的大业还没完成呢,你答应过爹的,要帮着爹完成复仇大业。怎么可以言而无信,都怪这个女人,爹早就跟你说过,红颜祸水,这个女人不能留,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如今这个女人终于害死你了,你满意了吧!不过你这么喜欢这个女人,如今我就让这个女人给你陪葬,也不枉我们一番父子情谊!”

    看着云千歌的呼吸越来越虚弱,黑衣人首领也有些慌乱无措了,毕竟这么些年来云千歌一直都是他的左右手,若是他死了,那他的大业岂不是也要受影响!

    此时他的脸上竟然看不到一丝悲伤,有的只是慌乱和遗憾,甚至于连沈霏研这般的陌生人都不如,让人不得不感慨人性的丑恶。

    只是他忽然剑锋一转,刺向了萧凌月,萧凌月因为完全没有防备,被他一剑刺中了心口,呵呵,相公,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萧凌月晕过去之前,脑袋里只有这句话。

    无忧谷,这里是真正的无忧圣地,谷里鸟语花香,风景优美,可谓是休养胜地,但是谷里却是看不到几个人影。只因这里的主人无极老人在谷外设置了很多阵法。能够进的来的也就无忧老人的几个嫡传弟子而已。

    谷底几间茅草房并然而立,其中一间屋顶上的茅草还带着湿气,明显是刚刚建成的,正午时分,屋里爆发出一声咆哮,“死丫头,你好偏心,做的东西宁可给那老怪物吃,也不给你师父我吃,如此不肖徒儿,小心被雷劈哦!”

    “谁让你个老头学艺不精,你要是能够让我相公醒过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什么,否则我这些好东西就是喂猪也不给你吃,哼!”少女的声音清澈却又带着一丝纯粹,若是有熟人在的话,肯定会很吃惊的,因为这个少女便是萧凌月。

    话说当初她被刺那一剑,本以为是必死无疑,却没有料到正好她的师父与另一个世外高人五音道长赶到,合他们两人之力将她救活了,并且解了龙宇飞的毒,但是因为龙宇飞已经错过了解毒的最佳时间,所以虽然解了毒,却依旧昏迷不醒,到如今已是两月有余。

    只是可惜了云千歌,终是埋葬在了天奇山,据说云千歌死后,他的父亲龙敬,也就是他们见到的那个黑衣人首领,顺利成章地接受了他所有的势力,萧凌月顺带着把那藏宝图送给了他,呵呵,他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那张藏宝图吗,那她就成全他,让他尝尝从高处掉落的滋味。

    说到那张藏吧图,说来也奇怪,她一直贴身携带着它,都没见它有任何异样,却在她死里逃生几天后,心血来潮翻开竟显示出了图案,师父说这藏宝图需要有情人的鲜血浇灌之后才能显示,现在想来,想必是先是龙宇飞的血不小心沾了上去,然后她被那一剑刺穿了的时候,鲜血也占了上去,阴差阳错之下,这藏宝图竟显示了出来。

    只是这藏宝图如今对她来说,无异于废纸一张,所以他随手就找人送给了龙敬,因为她知道,龙敬若是得到了这藏宝图,必定不会安分,果然不出她所料,龙敬得到了藏宝图当天,便带人去了藏宝地,将宝藏带了出来。

    之后便打着孝昭帝嫡子的身份起兵谋反,萧凌月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龙敬竟是龙天的兄长,也就是龙宇飞的皇叔,只不过当初因不满孝昭帝也就是龙宇飞的爷爷,将皇位传给先帝,故而准备起兵谋反,可惜还没成事,便被先帝镇压了。

    先帝念及手足之情,并没有杀他,只是削掉爵位,贬为庶民,可惜龙敬的野心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混迹于江湖之中,成立了天心宫,专门与朝廷作对,可惜他势力有限,无法动摇朝廷半分。

    如今总算有了机会,如今龙宇陌因为天奇山之事暴露,引起民间百姓诸多不满,加之龙敬又有宝藏在手,财力雄厚,势力大盛,初次交战便获得了胜利,之后便乘胜追击,如今天盛王朝已有大半江山易主,与之相反,龙宇陌那边因为失去了龙天这个难得的将才而节节败退,如今已被逼入了绝境。

    呵呵,萧凌月看着这般的结果,满意地点了点头,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等到龙敬得到皇位那一天,便是他命丧黄泉之日,他做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那个皇位吗,那她便让他尝尝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

    “死丫头,我说了多少遍了,龙宇飞不醒,与我的医术没有关系,他的身体没问题,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的!”无极老人一对上萧凌月,便失去了世外高人的风范,完全成了一个要不到糖吃的老小孩。

    “哼,分明是你医术不精,相公他怎么可能不愿意醒来呢?”萧凌月完全不相信,只当无极老人是信口胡邹,转身就进了内室。

    “哎,天机不可泄露,不过算算时间,也该醒来了,呵呵,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谁让你总是欺负我呢!”无极老人自言自语地说着,声音很小,心中竟有种恶作剧得逞般的快感。

    萧凌月来到内室,看着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龙宇飞,心中一阵难过,如今已过了两个月,虽说他逃过一劫,但他一直在昏迷,若是再不醒来,只怕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因为他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

    “相公,你已经睡得够久了,快点醒来吧!”

    “相公,我们以后要生好多孩子,女孩子要像我一般聪明能干,男孩子的话,就要好好管教,千万不要像你一般,否则我会气死的!”

    “相公,我现在瘦多了呢,因为吃惯了你做的饭,别人的饭都不好吃,你要再不醒来,我就要饿死了!”

    ……

    萧凌月一声声地诉说着,说着说着竟流下了眼泪,但是龙宇飞却依旧毫无反应,最后她终是失望而去,而在萧凌月离开不久,床上的龙宇飞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清亮的眸子此时一脸地疑惑,

    “这是,在哪里?”

    (完结)

    ------题外话------

    哈哈哈哈,完结了,谢谢各位读者和朋友的支持,尤其感谢三位朋友,在此向你们表白一下,

    贵妃妹妹,我爱你!

    芊芊,我爱你!

    陛下(猥琐地笑),人家会好好地侍候你的!

    “皇上,你我也算共事一场,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会做如此没有把握的事情吗?”萧渊无奈摇头,淡淡地说道。脱离了家族的束缚,他现在倍感轻松,那个繁盛一时的家族,给了他无尽的荣耀,却也给了他甩不开的责任,曾经的他,为了家族的荣耀而变得野心勃勃,他其实很庆幸,在他还没有变得无可救药之时,萧家便就此消亡了。

    如今的他,孑然一身,却轻松自在,若非为了心爱的女人,他也不会再趟这趟浑水,只是可惜了龙天一生辛苦,却偏偏教出了这等无能又没品的皇帝来,不禁为龙天感到悲哀、

    “萧兄不必多说,把证据拿出来,在场的各位英雄自有公断!”其实排除了两人的立场,龙天对萧渊也是很欣赏的,毕竟他的才能手段非常人可比,只是为家族所累,有些权欲熏心罢了。

    萧渊自是能够看得出来龙天的欣赏之意,不禁心中一暖,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其实他一直以来亦是对龙天的人品武功很是欣赏,但可惜两人终究是道不同不为谋,注定了是对手。虽然在两个人的较量中,他最终是输了,但愿赌服输,作为一代枭雄,这点气度他还是有的。

    “呵呵,看来皇上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好在我早有准备,要不然今日不但不能帮上龙兄的忙,只怕我自己还会有麻烦??!”萧渊一脸怜悯地看着龙宇陌,他知道,一旦自己的证据拿出来,那也就意味着龙宇陌这个皇帝算是当到头了,甚至于还有可能命丧当场。

    要知道那场百年难遇的灾难,可是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在场之人很多都是那场灾难的受害者,若是这证据一拿出来,只怕他们一激动,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后果,直接杀了龙宇陌泄愤,毕竟这是江湖,江湖的规矩便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些江湖莽夫发起怒来才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便是天王老子惹怒了他们也照杀不误。

    虽然龙宇陌那边还有忠心的将士,但是这夺宝大会声势浩大,参加的人俱是各门各派的精英人物,那些将士再厉害,与这些从小练功的江湖人士相比,还是有差距的。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若是证明了龙宇陌真得做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能够真正忠于他的人只怕也会大大减少,毕竟他们也有许多是来自于灾区的,只要一想到害得他们妻离子散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效忠的人,不临阵倒戈就不错了,让他们豁出性命去效忠自是不可能的。

    虽然同情龙宇陌,但是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萧渊还是将证据拿了出来,那是一本账簿,上面详细地记载着龙宇陌如何将银两转移,以及转移到何处,甚至于还提到了那地下城,正所谓铁证如山。

    萧渊将那账簿交给了龙天,龙天则让各个门派的掌门挨个传阅,那些掌门看到证据,竟是立刻勃然大怒,纷纷指责龙宇陌丧德败行,不配为君,于是乎,一场夺宝大会竟是演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大会。

    龙宇陌在萧渊拿出那个账簿的时候,竟是愣了一下,这个账簿他明明交给了那个人的,怎么会在萧渊手里,难道那个人背叛了他,不会的,即便是所有人都背叛他,那个人也不会,只因若是没有那个人,只怕早就没有今日的龙宇陌了。

    虽然有些疑惑,龙宇陌也是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解决这些口口声声维护正义要声讨他的江湖人士,他乃是天之骄子,岂能任由着这些贱民侮辱谩骂,这口气他怎么也咽不下去。

    终是忍不住命令将士动了手,那些江湖人士又岂会由着他摆布,当即双方便大打出手,很快整个天奇山便陷入了一场混战,鲜血逐渐弥漫了人们的双眼,泯灭了他们的理智,将他们变成了一个个地杀人机器,混乱中,人们甚至于都忘记了他们的初衷,更是没有发现那个将他们引到这里的女子已经踪迹全无。

    不远处,萧凌月静静地站在山顶上,观赏着自己一手造成的局面,看着这般满地尸骸,鲜血染天的场面,心中却没有丝毫地同情,脸上更是无尽的冷漠,虽然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但是若是他们不贪心,又怎么会被自己当成棋子呢。

    旁边站着的龙天和萧渊则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到如今,他们才算明白萧凌月的计划,先是用夺宝大会将武林人士和龙宇陌引过来,然后用一本账簿轻轻松松地让他们自相残杀,看似简单的计划,实则步步杀机,枉费他们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在眼前这个少女的面前,却是显得那么的可笑。

    看着这看似简单却收效甚佳的布局,萧渊终是明白了原来自己不是败在了龙天的手上,而是败在了自己这个一直不怎么重视的女儿手上,一时间心绪竟是异常地复杂,却终是释然,不管怎么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放下过去,那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与其纠结过去的事情,还不如想想将来的生活呢,想到心爱的女子,禁不住自己的软磨硬泡,终是答应了相伴一生,萧渊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萧凌月看着萧渊那般幸福的笑容,心中有些复杂,想到红颜薄命的三夫人,她怎么也无法释怀,但是她毕竟答应过三夫人不在很萧渊,更何况逝者已矣,她即便是再怎么恨他也不可能让三夫人活过来。

    与其纠结在过去,还不如想想未来的生活,原本她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但是龙宇飞却让她知道了幸福的滋味,想到那个用生命去爱她的少年,萧凌月脸上也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一刻,这一对父女皆是懂得了幸福的含义,虽然未曾言明,但是从对方眼底都能看得出来。相视一笑,前尘往事尽抵消,从此相逢是路人。

    萧凌月与龙天回到客栈,未曾想到等待着他们的竟是龙宇飞失踪的消息,本来沈霏研他们先行回到客栈,是想要龙宇飞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却找遍了整个客栈都找不到他,便去问了客栈的掌柜,这才知道龙宇飞根本没有回到客栈。

    他们随之便扩大了搜索范围,却是找遍了全城,依旧没有收到龙宇飞的任何消息,也就是说龙宇飞在众人眼皮底下又一次失踪了。

    萧凌月在得到这个消息之时,脑子里竟是一片迷蒙,随即便冷静了下来,最起码面上是很冷静,但是她心中的焦急却是谁都能看得出来。

    “奉我家主人之命,送信给世子妃!”正当众人心急如焚之时,一个小厮摸样的男子送了一封信过来,萧凌月不疑有他,便将信展开,却没有想到竟是一张勒索信,信上的大致内容是,让萧凌月带着藏宝图去换龙宇飞,地点是天奇山。

    萧凌月看着那封信,心中的焦躁竟是奇迹般消失了,虽然不知道龙宇飞到底在何处,但是最起码可以确定龙宇飞一定很安全,因为他们若是想要藏宝图,必须要保证龙宇飞的安全。

    “岂有此理,这些人竟是当着本王的面绑架世子,简直不将本王放在眼里!”龙天却是异常地愤怒,恨不得直接带兵去将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一窝端了。但是在没有确定儿子的安全之前,他还真是不敢轻举妄动。

    “父王不必担心,他们只是要藏宝图而已,断不会对相公动手!”萧凌月其实也很担心,但是她知道此时担心无用,与其有时间去担心,还不如想个万全之策将龙宇飞平安救出来,其实她心中早已有办法了。只等着那些人送上门来。

    夜幕降临,萧凌月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心中却是在想龙宇飞是不是很好,龙宇飞一向怕黑,没有人陪着绝对不敢睡,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给他准备东西吃,有没有让人陪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想他。

    躺在床上,与他相识以来点点滴滴都涌入了她的脑海,他一直以纨绔骄纵出名,但是在她面前,却一直未曾提过无理的要求,第一次见面,他的美丽便让她震撼,虽是无意中救了他一次,但是那个时候,她绝对想不到,那个美若天仙的少年,便是她要相伴一生的人。

    后来她为了三夫人嫁入摄政王府,原本以为只是一场交易,却没有想到竟与他再度有了交集,原本是要利用他,却没想到,他的单纯率直让她竟不忍伤害。点点滴滴,涌入脑海,终是明白,原来那个少年的一切早已深入骨髓,成了她的一部分,若要割舍,怕会痛入骨髓。

    第二天一早,萧凌月起的特别早,只因她睡不着,早早地便来到了他们约定的地点,一个晚上的时间对于等待的人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萧凌月纵使心中再是焦急面上却依旧冷漠如霜。

    终于等到了来人,只见来人皆是一身黑衣,有十多个人,个个武功高强,为首之人身材高大,一双眼眸淡漠如水,蒙着黑巾,却是给她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东西呢?”黑衣人的声音也是很冷,冷的仿佛结冰了一样,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感兴趣一般。

    “我要先见到人!”萧凌月勇敢地直视,一脸地无无谓,在没有看到龙宇飞安全地站在他面前,他是不会讲东西叫出来,即便那东西在她看来毫无价值。

    ‘“好!”在于萧凌月对峙了半响之后,那个黑衣人便败下了阵来,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坚持。好在他们的目的只在藏宝图,至于那个比女人还要麻烦的少年,是死是活也是不管他们的事情。

    片刻之后,一个黑衣人将龙宇飞带来了,虽然人是昏迷着的,但是那张绝色的容颜却是千真万确的。

    看到了完好无损的龙宇飞,萧凌月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轻轻地一个挥手,将藏宝图扔给了那黑衣人,那黑衣人亦是遵守承诺将龙宇飞送回到了她的身边。

    “你竟然耍诈!来人,将他们捉回来!”那黑衣人迫不及待地将藏宝图打开,只看到白纸一张,立刻知道自己上当了,当即吩咐属下将他们捉回来,萧凌月却是早有准备,只听得嘭地一声,地面上便升起了一团迷雾,萧凌月竟用了迷雾弹,想要趁着迷雾将龙宇飞带走

    “放箭!”那黑衣人首领见他们跑了,却是不慌不忙,似是早有准备,一招手便出现了一批拿着弓箭的黑衣人,无情地下着命令,

    那些黑衣人皆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听了主人的命令,自是不敢耽搁,顿时漫天箭雨向着萧凌月他们的方向飞去,萧凌月一惊,却也只是片刻,自腰间取下软剑,便迎着那箭雨而上,软?;游杓?,无数箭支纷纷落地。

    只是萧凌月终究只是个人,总有内力耗尽的时候,再加上还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龙宇飞,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被那漫天而下的箭雨弄得狼狈不堪。

    “娘子,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正在这时,龙宇飞却忽然醒来了,睁开眼睛便看到正在抱着他突围的萧凌月,立刻兴奋地说道,显然某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危险的处境。

    “相公!”萧凌月听到龙宇飞的声音,下意识地低头看去,看见龙宇飞那兴奋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对着他宠溺一笑,只是那笑,却是异常地虚弱无力。

    “娘子小心!”龙宇飞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里,却看见一支箭向着萧凌月飞来,而萧凌月此时已是精疲力竭,眼睁睁看着那箭到了自己面前,却无丝毫躲避之力,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睛。电光火石之间,龙宇飞竟一把推开萧凌月,而他自己却没有来得及躲避。

    “噗!”利箭刺入皮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萧凌月却未曾感觉到身上的疼痛,睁眼便见到龙宇飞将她扑倒在地,周围一滩血迹,鲜艳夺目,而且那血竟还在向着周围扩散。

    “相公!”萧凌月不知从哪里跑出的力气,迅速移步到龙宇飞身边,竟是无意中躲过了黑衣人向她射过来的箭,而当那些黑衣人重整旗鼓再次射过去的时候,竟被人挡住了,却是萧凌月的援兵到了。

    白亦轩和夜无痕带着王府的影卫与那些黑衣人战成了一团,龙天这次没有到,不过也幸亏他没来,要不然看到自己从小呵护到大的宝贝儿子深受重伤,不知道心中会如何难过呢。

    不过那些黑衣人倒是很厉害,看到对方多出这么多援兵,丝毫不显慌乱,而是并然有序地与那些敌人交起手来,不用那首领多说,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死士,不过王府影卫也不是吃素的,两方人马可谓旗鼓相当,战况异常激烈。

    不管他们怎么折腾,萧凌月都好像没有感觉似的,只因她的心思都在龙宇飞身上,拼命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是控制不住自己颤抖地双手。

    “娘子,我是不是要死了!”龙宇飞脸色苍白地躺在萧凌月怀里,身上的血液快速地流失,竟是浸染了萧凌月一身。

    “不会的,你忘了你娘子我是做什么的了吗,我可是神医的弟子,怎么会让你有事呢?”只是慌乱只是一瞬,萧凌月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将龙宇飞身上的箭拔了下来,好在中箭的不是重要的位置,很快便解决了。

    只是还不等她高兴,便看到那伤口流出的血竟是黑色的,立刻为他珍脉,须臾,龙宇飞脸色逐渐地泛黑,与之相对应,萧凌月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

    那些黑衣人真够狠的,不仅准备了这么大的阵势,还在箭上抹了剧毒,而且箭上抹的毒发作速度很快,纵使她的医术再是高明,也没办法再短时间内配好解药,也不知道有什么仇恨,竟是非要置他们于死地不可。

    “呵呵,娘子,我相信你,哦,我好累,好想睡觉!”龙宇飞对着萧凌月灿烂一笑,清澈无辜的眸子中满满地都是对萧凌月的信任,却终是抵不过药性,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不许睡,龙宇飞,你绝对不能睡,听到没有,你今天要是睡了,就永远见不到我了!”萧凌月一脸恐慌地摇晃着龙宇飞,那毒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睡美人,顾名思义便是中毒者中了这毒便会很快睡过去,然后便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萧凌月看着龙宇飞的睡意越来越深,心中也随之越来越绝望,她知道龙宇飞睡着之时,便意味着他的生命到达了终点,心中那般刻骨铭心的痛楚,终是让她明白了一个被她忽略了好久的事实,原来她早已爱上了龙宇飞。

    萧凌月此时心中无比悔恨,恨自己不该如此迟钝,到快要失去时才知道他的珍贵,悔自己以前不知道珍惜,这般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男子,她非但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事情,反而屡次三番地伤害于他。

    眼睁睁地看着龙宇飞的生命在自己手中慢慢流逝,萧凌月的表情竟是异常地平静,只是那平静的神情却遮不住苍白的面色以及摇摇欲坠的身子,以前听人家说过,人若是伤心到了极致,反而会更加地平静,她一直不相信,如今她倒是信了,只因她此时心中空荡荡的,就好像傻了一般,对周遭的一切都是视而不见。

    就在这时,几个黑衣人突破了王府影卫组成的防护层,对萧凌月发动了攻击,萧凌月面对着他们的攻击,却是面不改色,不闪不避,如同一个木偶一般,几个黑衣人见此情形,心中一喜,看来他们的运气不是一般地好,竟是如此轻易地就立了头功。

    那边白亦轩沈霏研他们正在和黑衣人打斗,谁也分不出身来救他们,“噗!”一个黑衣人一剑刺穿了萧凌月的胸口,一滩鲜血喷洒到了龙宇飞的脸上。

    “你们,该死!”萧凌月正专注地看着龙宇飞精致的容颜,却是突然看到那如同琉璃般纯净的绝色容颜竟然沾染了血迹,瞬间激起了萧凌月心中的愤恨,她萧凌月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好人,所以纵使有一天她死在了敌人的手上,也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

    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牵连龙宇飞,她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最主要的责任在于她,若非她实力不济,龙宇飞也不会为了她受伤,所以,她会陪着他,不管上天入地,但是在这之前,她要把这些伤害他们的人全部送入地狱。

    面色苍白,灵眸充血,此时的萧凌月如同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一般,长剑在手,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血海,疯狂地收割着那些黑衣人的性命,很快黑衣人便倒下了大片。

    “现在,到你了!”萧凌月剑尖直指黑衣人首领,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灵动的眸子已经变成了血色,阴森森地看着黑衣人首领。让人感觉到那人已经变成了死人一般。

    “白亦轩,萧姐姐这样子很不对劲啊,你快点想办法!”沈霏研他们这些援兵自从萧凌月发狂便一直站在那里观看者,只因萧凌月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若是他们轻举妄动,便也会成为萧凌月攻击的对象。

    “我也没办法,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若是师父在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办法,但是现在他老人家早不知道到哪里游历去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师妹报完仇后,能够恢复神智了!”白亦轩一双星眸隐含着忧虑,却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凌月疯狂。

    这两人在这边讨论的时候,那边黑衣人首领已被萧凌月逼得节节败退,其实若是论武功,萧凌月根本不是黑衣人首领的对手,但是萧凌月却是一直进攻没有反手,似乎抱着黑衣人首领同归于尽的想法。

    而她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弄得黑衣人首领疲于奔命,应付得很是狼狈,本想避其锋芒,等到她筋疲力竭之时,再一举杀了她,却没想到萧凌月竟像吃了兴奋剂一般,体内的内力一直在疯狂运转着,仿佛永远都用不完一般。

    而与之相反,黑衣人首领的内力却是逐渐地被消耗掉了,速度越来越慢,萧凌月终于找到了他的一个破绽,长剑迅速翻转,刺向他的胸口。

    “噗!”利剑刺入心口,这回是必死无疑,却不是那个黑衣人首领,而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子,云千歌。

    “为什么?”云千歌的鲜血喷到萧凌月的脸上,竟让她回复了几分神智,愣愣地看着眼前一脸虚弱,明显快要断气的谪仙男子。

    “因为,他是我爹,更因为,我不想让你心怀仇恨,若是龙宇飞看到你这个样子,想必他在天上也会不安心的!”云千歌淡漠的眸子里竟隐隐带了一丝解脱,看向萧凌月的目光充满了深情。他知道,自己终究是错过了这个女子,如今能够死在她手里也好,最起码她这一辈子都忘不掉自己了,

    “千儿,你不能死,我们的大业还没完成呢,你答应过爹的,要帮着爹完成复仇大业。怎么可以言而无信,都怪这个女人,爹早就跟你说过,红颜祸水,这个女人不能留,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如今这个女人终于害死你了,你满意了吧!不过你这么喜欢这个女人,如今我就让这个女人给你陪葬,也不枉我们一番父子情谊!”

    看着云千歌的呼吸越来越虚弱,黑衣人首领也有些慌乱无措了,毕竟这么些年来云千歌一直都是他的左右手,若是他死了,那他的大业岂不是也要受影响!

    此时他的脸上竟然看不到一丝悲伤,有的只是慌乱和遗憾,甚至于连沈霏研这般的陌生人都不如,让人不得不感慨人性的丑恶。

    只是他忽然剑锋一转,刺向了萧凌月,萧凌月因为完全没有防备,被他一剑刺中了心口,呵呵,相公,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萧凌月晕过去之前,脑袋里只有这句话。

    无忧谷,这里是真正的无忧圣地,谷里鸟语花香,风景优美,可谓是休养胜地,但是谷里却是看不到几个人影。只因这里的主人无极老人在谷外设置了很多阵法。能够进的来的也就无忧老人的几个嫡传弟子而已。

    谷底几间茅草房并然而立,其中一间屋顶上的茅草还带着湿气,明显是刚刚建成的,正午时分,屋里爆发出一声咆哮,“死丫头,你好偏心,做的东西宁可给那老怪物吃,也不给你师父我吃,如此不肖徒儿,小心被雷劈哦!”

    “谁让你个老头学艺不精,你要是能够让我相公醒过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什么,否则我这些好东西就是喂猪也不给你吃,哼!”少女的声音清澈却又带着一丝纯粹,若是有熟人在的话,肯定会很吃惊的,因为这个少女便是萧凌月。

    话说当初她被刺那一剑,本以为是必死无疑,却没有料到正好她的师父与另一个世外高人五音道长赶到,合他们两人之力将她救活了,并且解了龙宇飞的毒,但是因为龙宇飞已经错过了解毒的最佳时间,所以虽然解了毒,却依旧昏迷不醒,到如今已是两月有余。

    只是可惜了云千歌,终是埋葬在了天奇山,据说云千歌死后,他的父亲龙敬,也就是他们见到的那个黑衣人首领,顺利成章地接受了他所有的势力,萧凌月顺带着把那藏宝图送给了他,呵呵,他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那张藏宝图吗,那她就成全他,让他尝尝从高处掉落的滋味。

    说到那张藏吧图,说来也奇怪,她一直贴身携带着它,都没见它有任何异样,却在她死里逃生几天后,心血来潮翻开竟显示出了图案,师父说这藏宝图需要有情人的鲜血浇灌之后才能显示,现在想来,想必是先是龙宇飞的血不小心沾了上去,然后她被那一剑刺穿了的时候,鲜血也占了上去,阴差阳错之下,这藏宝图竟显示了出来。

    只是这藏宝图如今对她来说,无异于废纸一张,所以他随手就找人送给了龙敬,因为她知道,龙敬若是得到了这藏宝图,必定不会安分,果然不出她所料,龙敬得到了藏宝图当天,便带人去了藏宝地,将宝藏带了出来。

    之后便打着孝昭帝嫡子的身份起兵谋反,萧凌月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龙敬竟是龙天的兄长,也就是龙宇飞的皇叔,只不过当初因不满孝昭帝也就是龙宇飞的爷爷,将皇位传给先帝,故而准备起兵谋反,可惜还没成事,便被先帝镇压了。

    先帝念及手足之情,并没有杀他,只是削掉爵位,贬为庶民,可惜龙敬的野心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混迹于江湖之中,成立了天心宫,专门与朝廷作对,可惜他势力有限,无法动摇朝廷半分。

    如今总算有了机会,如今龙宇陌因为天奇山之事暴露,引起民间百姓诸多不满,加之龙敬又有宝藏在手,财力雄厚,势力大盛,初次交战便获得了胜利,之后便乘胜追击,如今天盛王朝已有大半江山易主,与之相反,龙宇陌那边因为失去了龙天这个难得的将才而节节败退,如今已被逼入了绝境。

    呵呵,萧凌月看着这般的结果,满意地点了点头,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等到龙敬得到皇位那一天,便是他命丧黄泉之日,他做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那个皇位吗,那她便让他尝尝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

    “死丫头,我说了多少遍了,龙宇飞不醒,与我的医术没有关系,他的身体没问题,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的!”无极老人一对上萧凌月,便失去了世外高人的风范,完全成了一个要不到糖吃的老小孩。

    “哼,分明是你医术不精,相公他怎么可能不愿意醒来呢?”萧凌月完全不相信,只当无极老人是信口胡邹,转身就进了内室。

    “哎,天机不可泄露,不过算算时间,也该醒来了,呵呵,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谁让你总是欺负我呢!”无极老人自言自语地说着,声音很小,心中竟有种恶作剧得逞般的快感。

    萧凌月来到内室,看着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龙宇飞,心中一阵难过,如今已过了两个月,虽说他逃过一劫,但他一直在昏迷,若是再不醒来,只怕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因为他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

    “相公,你已经睡得够久了,快点醒来吧!”

    “相公,我们以后要生好多孩子,女孩子要像我一般聪明能干,男孩子的话,就要好好管教,千万不要像你一般,否则我会气死的!”

    “相公,我现在瘦多了呢,因为吃惯了你做的饭,别人的饭都不好吃,你要再不醒来,我就要饿死了!”

    ……

    萧凌月一声声地诉说着,说着说着竟流下了眼泪,但是龙宇飞却依旧毫无反应,最后她终是失望而去,而在萧凌月离开不久,床上的龙宇飞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清亮的眸子此时一脸地疑惑,

    “这是,在哪里?”

    (完结)

    ------题外话------

    哈哈哈哈,完结了,谢谢各位读者和朋友的支持,尤其感谢三位朋友,在此向你们表白一下,

    贵妃妹妹,我爱你!

    芊芊,我爱你!

    陛下(猥琐地笑),人家会好好地侍候你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纵宠,世子好撩人第九十章 结局》,方便以后阅读纵宠,世子好撩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纵宠,世子好撩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