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勾情:特工世子妃

番外之澈与静 12 爱你(番外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烈缺 书名:凤勾情:特工世子妃

?    几人神神秘秘地来到湖边?!貉?文*言*情*首*发』

    一人说:“他们人呢?”

    “在那艘船上!”另外一人指了指不远处湖面上唯一一艘小船回答。

    那艘船吗?寂静的湖面上就孤零零地飘着一艘小船,和其他的小船漂开了好一段距离。

    这种情况下,就算他们呼救也没有人听得见!

    真是天赐良机!

    “好,我们现在就准备动手,东方澈身手不凡,我们要先抓住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奔溉耸腔屎蠛拖罴遗衫吹?,便很清楚东方澈的弱点。

    然后这伙人纷纷跳入水中,企图潜水到画舫所在的位置。

    几人还在水中,刚刚靠近画舫,就发现画舫的四周缠了好像渔网一样的东西,上面竟然还有尖锐的刀刃。

    然后一声声的惨叫声从水中传出来,水面一阵翻腾,就如同水里头来了一群体型巨大的鱼一般。

    然后水面上泛了红,站在船舷上的夏侯静俏皮地笑了一下,她的鱼儿们都上钩了呢!

    东方澈一直都知道夏侯静的机关术了得,她虽然很少设计害人伤人的武器暗器,但是她一旦设计了,就绝对是让一般武林高手都束手无策的。

    过了一阵,水面上冒出了几个人来,虽然还没有死,但伤的不轻。

    东方澈点足,轻轻掠过水面,拎着其中两个人飞回到了船舷上,将两个伤的不轻的人丢到了船上。

    夏侯静蹲了下来,问两个浑身上下少说也有二十多处伤痕的暗杀者,“我问你们问题,最好给我回答,不然我又一千种方法让你们生不如死,想必你们刚刚已经在水下经历过了?!?br />
    夏侯静其实不是一个狠得下心的女人,但是不代表她被逼到一个份上了还不懂得要还击,皇后将她囚禁,用她来威胁东方澈,东方澈服毒的画面到现在都好像就在她眼前一样,她没办法想象如果东方澈真的喝下了毒茶真的一命呜呼了应该怎么办。

    两个被东方澈从水里面拎上来的暗杀者早已痛的浑身都颤抖了。

    “第一,朝廷让太子负责锻造兵器的银两为何少了一半,另外一半项家弄去了哪里?!毕暮罹驳比徊换嵘档秸飧鍪焙蛄嘶谷ノ仕鞘撬伤抢吹?,这京城里头会想要对她和东方澈动手的,除了皇后和项家,还会有谁?

    “项大人,项大人偷梁换柱,将由国库拨给太子的十万两银子变成五万两,另外的箱子里头最初没有装银两,两,在运去给太子之前被装上了砖头?!?br />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从国库里面运出来的就只有五万两白银是吗?”

    “是,是这样的……”

    对皇后和项家来说,他们要的只是东方澈好看,但没想过盗取国库的银两,一来这太不安全了,没必要让偌大的项家冒这个险,二来皇后也不会同意,在她的设想里面这江山以后是她的儿子的江山,这国库的钱,她不会让别人乱动的。

    “第二个问题,项家的金库在哪里?”

    “金,金库?项家没有这种东西……”

    “别试着跟我打马虎眼,我知道项家是肯定会有金库的,虽然不在项府?!毕暮罹埠芸隙?,她在宫里待了两年,对项家她也留意两年了,她虽然武功不到家,但是开锁偷盗之类的事情却是很在行,她在东方敏那里的时候皇后来过很多次,她曾经窃取过皇后带在身上的一些信件,知道项家是有一个金库的。

    “在,在……城外项家修建的庙堂里……”

    城外由项家修建的庙堂?

    夏侯静转身看向东方澈。

    “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有一阵项白岩连夜做噩梦,便请来方士,方士说项家先祖和一帮弟兄帮着东方家打下了天下,不少弟兄死在了沙场,做了孤魂野鬼,北燕建国之后虽然有修建祠堂供奉烈士,但项家却没有任何表示,当年那些弟兄可是追随项家先祖的,项白岩听了方士所言,出钱在城外建造了一个庙宇,用来供奉那些将士的亡魂?!?br />
    夏侯静闻言思索了一下,“这么说来,项白岩做噩梦后修庙宇可能是假,建一座藏金的金库才是真的?!?br />
    这么想想,确实是有这个可能,项家想要出钱造一座庙可没那么容易,在皇上的眼皮底下,身为大臣公然造庙哪有那么容易,自然是要上报朝廷,征得皇上的同意,让皇上下旨把地皮给了你们项家,然后你才可以建造。

    项家以噩梦为引,以供奉开国将士为理由,这皇上自然也就会同意了。

    “是与不是,很快就会有答案了?!倍匠旱难劬锿缸乓还珊?。

    ★

    “你们小心一点,都搬到里面去?!毕暮罹舱驹谡浯涓蟮拿苁颐趴?,指挥着其他人搬运一箱又一箱的银两。

    这些银两是他们今晚的成果,不知道皇后和项家在知道金库被搬了个精光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副神情。

    项白岩没有派多少人守着那做庙堂,因为项白岩觉得越是派人守着,就越容易被发现,所以只有庙堂里面住着的几个假和尚是他的人。

    东方澈带着沧澜教的人不用多少时间就能解决掉障碍,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里面藏着的钱财尽数运出。

    这一间也叫做珍翠阁的珠宝行和盛荣皇朝的那一间一样,都是沧澜教的财产,同样都有一个密室,如今这些从项家金库里面运出来的银两都被运到了这里。

    “这都远远不止五万两白银了?!毕暮罹残ψ潘档?,项白岩那个混蛋,处处给澈哥哥下套子,这回他和他的一帮狗爪子扣下了朝廷拨给澈哥哥负责锻造兵器的银两,就从他自己的身上拿!

    圆满地解决了这件事情,让夏侯静的心情倍感愉快。

    她是很高兴,东方澈的心情就没有她那么好了,因为对现在的东方澈来说,有一个跟对付项家和皇后同等严峻的问题——让静儿喜欢上他!

    “静儿,过来?!倍匠涸谖堇?,人坐着,心却已经在门口的人儿身上。

    “怎么了?”夏侯静回过头来,见东方澈好像有话要跟她讲。

    夏侯静走到东方澈的跟前,然后很自然地坐到了他的身上,明明旁边就有位置坐的。

    “静儿,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了锻造兵器的银两的事情来了?”东方澈今天出宫前是完完全全抱着要和夏侯静好好玩一场的打算的,谁知道夏侯静不光有心要解决掉跟踪他们的人,更是有心要处理少掉的五万两白银的事情。

    夏侯静的话,应该知道,项家给东方澈出的这个难题根本构不成难题,因为东方澈缺什么也不缺钱,他掌管沧澜教所有生意上的事情,钱,他从来都不缺的。

    区区五万两白银,还不至于让东方澈犯愁。

    更何况,夏侯静自己也不是一个缺钱的主儿,四方城多富有,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因为他们欺负我的夫君啊,我不爽,就算我们不缺这五万两,也不能让项家和那个老巫婆得意了去!”夏侯静愤愤地说道。

    因为从夏侯静的口中听到了“我的夫君”这样的字眼,东方澈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好,比今天剿了项家的就金库还让他高兴。

    “静儿,你会再爱上我吗?”东方澈好心情地追问夏侯静。

    夏侯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澈哥哥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笨蛋,什么叫她会喜欢上他吗?她一直以来不都是爱着他的吗?还需要再喜欢上吗?

    “不会!”这一次的都还没有爱完,为什么还要想下一次的?

    东方澈的手指一下子失去了温度,他如此轻易地,就被夏侯静的一个回答给打败了。

    一边说着“不会再爱上”的夏侯静一边却主动地勾着东方澈的脖子,献上樱唇去亲吻他。

    “等等?!倍匠航型?,将头别到一边,阻止夏侯静的亲吻。

    “等什么?他们搬完就走了,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了,我要和你亲亲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夏侯静将东方澈的头掰了回来,不管不顾地继续亲吻。

    女色狼已经露出小狼爪了。

    “静儿!”东方澈将夏侯静的两只手都从自己的身上抓了下来,一只手扣住了它们,她的触碰他固然喜欢,可是她刚刚才说不会爱上他,又……这让东方澈的眉头越皱越紧,都从小丘壑皱成喜马拉雅山脉了。

    “怎么了澈哥哥?”夏侯静故作不解地问东方澈,心道,澈哥哥这回该明白她那个时候的郁闷心情了吧?

    “静儿,你试着喜欢我可以吗?”东方澈有些痛苦地对夏侯静说,他只希望她留一个机会给他。

    “为什么要试着?”夏侯静笑盈盈地说道,根本不用试着喜欢,她本来就很喜欢很喜欢他!

    “因为我想要你的爱?!倍匠旱莱隽俗约盒牡椎目释?。

    “可是以前我天天说喜欢你的时候,你都说让我不要再喜欢你了的!”夏侯静嘟着嘴巴,指控东方澈。

    东方澈皱着眉头,强调,“那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许再拿以前的事情惩罚我?!?br />
    东方澈这认真的模样逗笑了夏侯静,“好啦好啦,不谈以前了,我们现在快亲亲,我好喜欢澈哥哥你的亲亲哦!”

    东方澈的脸色实在是不怎么好看,但是他又不能对夏侯静生气,她没有爱上他不是她的错……

    于是积聚了一股子闷气的东方澈只得用一个深深的热吻来宣泄。

    他闭着眼睛深吻着夏侯静,没有注意到夏侯静脸上露出了小狐狸得逞时候的笑容。

    “啧啧啧,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新婚燕尔了?!钡髻┑纳粝炱?。

    这个时候,别人是绝对不敢闯进来打扰东方澈和夏侯静的。

    夏侯静连忙从东方澈的身上跳了下来,看向门口,门口来了一男一女,男子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多年生病让他即使在病痊愈后看起来仍然有些纤瘦的感觉,不过这不影响他的绝代风华。

    而男人身边的女人花容月貌,乃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女子,气质稍显清冷,让人移不开眼。

    刚才那声音就是从这女子口中发出来的。

    她是东方澈的师妹,也是如今沧澜教的教主——云清染,她旁边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君墨辰——盛荣皇朝镇南王府的世子爷,乃是盛荣皇朝的一把手,盛荣皇朝的皇上最器重的人。

    “云姐姐,你们怎么来了?”夏侯静见到云清染和君墨辰觉得而很亲切,当初还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她成功地躲开了东方澈的查找。

    东方澈冷眼扫过门口的那对夫妻,尤其是在看到君墨辰的时候,目光冷了冷。

    “有人调动了沧澜教这么多人马,四位护法连着跑了七八趟,我想要不来也不行??!”云清染说着就在东方澈的对面坐了下来,“大师兄,你的事情我不插手,沧澜教的人马你想要怎么调动就怎么调动,我这次过来只不过是碍于沧澜教的规矩?!?br />
    一次性调用沧澜教这么多的人马,按照教规,必须是教主本人才行,所以云清染不得不来一趟,事实上,在调用沧澜教众和安排方面,云清染虽为教主,却不及东方澈。

    “谢过教主?!倍匠何⑽⒌阃?,以示谢意,对他来说,这样的道谢已经是很有诚意的了,没有诚意的道谢他也从来不会说出口的。

    “这么说来,云姐姐,你们要在北燕住一段时间了?小宝宝们呢?他们没有一起来吗?”夏侯静很高兴云清染他们能多留一会儿。

    “静儿,我们这回可是偷渡过来的,我可不敢将两个小鬼也带上?!?br />
    云清染笑着摇头,指了指她的丈夫,这要是让北燕这边的人知道君墨辰到了他们北燕的京城里头,还不知道会被当成什么重大事件来对待了。

    至于云清染和君墨辰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是不好带的年纪,只差了一岁,这还要感谢孩子他爹的辛勤播种。

    “不过……师兄,我这一进京城就听说你成亲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成亲都不通知我?”云清染调侃东方澈的心急。

    “没必要?!倍匠捍?。

    “什么叫做没必要?女儿家一辈子就嫁这一次,难道不应该风风光光的?你倒好,连静儿的父亲都没有通知,你等着吧,让夏侯狄知道自己的女儿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被你吃干抹净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云清染一点都没有夸张,夏侯狄就只有夏侯静这一个宝贝女儿,疼她疼到骨头里面了,就这么嫁了,换哪个老爹都不肯的,更何况是夏侯狄。

    “云姐姐,你别说了,我和澈哥哥……我们……成亲也是有原因的……”见云清染逼问东方澈,.

    结果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东方澈便更加生气了。

    “静儿!我们成亲没有别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有了夫妻之实不得不成亲,是我想娶你!”东方澈一把抓住夏侯静的手,很大声地强调。

    他要修正夏侯静心中错误的想法,她不可以到现在还觉得他是因为要负责才娶她的,他的心意她都听到了!

    “澈哥哥额,你抓疼我了……”夏侯静嘟着嘴幽怨道,“好啦,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筹备婚礼的时候,我不是不知道你的想法么……”

    夏侯静越说越小声,那天早上的时候夏侯静还觉得东方澈是因为要负责任才要娶她的。

    “我们都这么亲密了!”东方澈心中苦涩。

    云清染看着两人这一来二去的,倒是有些明白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君墨辰笑眯眯地接话道:“东方澈,你们两人亲密归亲密,可不能说明什么的,这谁说男人和女人亲密一定要是相爱的,我看啊,顶多就是你床上功夫不错,夏侯姑娘觉得你还凑合,所以就和你缠绵缠绵,你别想太多了?!?br />
    君墨辰摆明是在气东方澈,专挑东方澈的痛脚踩。

    君墨辰这话让东方澈的脸部肌肉紧绷了不少。

    君墨辰接着走到自己妻子的身边,搂着云清染的腰,一边大秀恩爱,一边似笑非笑地着扑克脸的东方澈说道,“对了东方澈,你要是自己搞不定的话,我这里可以帮忙的,借兵给你绝对没问题,反正盛荣皇朝和北燕之间只是隔了一个四方城,跟你老丈人说一声,他肯定放行是不?”

    “偷藏别人未婚妻的人的兵,借了想来也是白借?!倍匠盒表啪?。

    “什么叫偷人未婚妻?这好像是某个未婚夫自己对他的未婚妻不好,我不过是见人家小妹妹太委屈了,未免她被某个冰块给荼毒了,才出手帮忙的,这叫日行一善?!本叫γ忻械鼗卮鸬?。

    东方澈的脸色又寒了几分,与君墨辰之间正酝酿着无形的硝烟。

    夏侯静和云清染对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地去将这两个男人分开。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两个男人似乎天生就不是很对盘,明明他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过节。

    “墨辰,赶了一天的路了,未免回房去休息吧,我累了……”云清染对着君墨辰撒了个娇,然后挽着君墨辰的手臂往外走,这要是再让他和东方澈待在一起,两人动了手,她怕这家珍翠阁会彻底报废掉。

    夏侯静也跟着坐回到了东方澈的身上,“澈哥哥,我们继续刚才被打断的!”

    “静儿,你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亲近……”东方澈虽然很不想去想君墨辰刚才说的话,但是他的大脑就是不受控制地去想。

    难道真的如君墨辰说的那样,他们两个人的欢爱,只有**上的欢愉,无关相爱与否吗?

    这一想法让东方澈的心里如同被灌了黄连水一样,苦涩异常。

    静儿啊静儿,我要拿你怎么办?我该如何,才能让你的身心都属于我。

    夏侯静在东方澈的喉结上面狠狠地吮吻了一翻,“呵呵,因为你是我的澈哥哥??!”

    因为她的澈哥哥对她有着非凡的吸引力,让她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黏在他的身上,霸占着他。

    “我是你的丈夫!”东方澈很执着地纠正。

    “好好好,你是我的丈夫,我的夫君,我的男人……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亲密?!毕暮罹残ψ偶绦孜嵌匠?,澈哥哥这闷闷的样子其实挺可爱的。

    坏男人,你欺负了我这么多年,我就欺负你几天,你就炸毛了!

    ★

    东方澈和夏侯静在宫外甜蜜的时候,皇后和项家可已经火烧眉毛了。

    皇后借回家探亲之名与她的父亲和两位兄长商讨着除掉东方澈的事情。

    “父亲,大哥二哥,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东方澈回宫三年,朝中大臣有不少已经倒戈,若是再这么下去,怕是项家地位不保!”皇后咬牙道。

    朝中大臣们大多也是懂得审时度势之人,东方澈的能力这三年大家也有目共睹,相比于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东方敏,两人之间的差距十分明显,自然有不少大臣选择倒向了东方澈。

    眼见着东方澈成了亲,在朝中又立稳了脚,再加上先前发生的事情传进了皇上的耳朵里,皇上对她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皇后已经火烧眉毛了。

    “娘娘,您先别急,东方澈固然有些本事,但到底只是一个人,武功再高也不过是匹夫之勇!”项白岩宽着他的皇后女儿,“你别急,这次东方澈出宫我定然要他有去无回,一次性解决掉他这个麻烦!”

    “父亲,你有几成的把握?”皇后需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十成?!毕畎籽叶宰约旱陌才藕苡邪盐?,谋害太子的事情要是败露,那可就是死罪,他赌上了整个项家,自然是要做好十成的准备的,“此番,我安排了三波人马截杀东方澈,第一波尾随他从宫中出来,鉴于东方澈武功高强,这一波人马成功的可能性不到三成?!?br />
    “这第二波,便已安排在了景馨园四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是我从江湖上请来的,其中还有来自沧澜教的高手!”

    “沧澜教?那个邪教也被父亲你收买了?”皇后诧异道。

    这普天之下,了解沧澜教的兴许没几个,但没听说过沧澜教的,却是少之又少了,沧澜教被称为邪教,但却也曾一度让江湖各门各派闻风丧胆,让几个国家的朝廷都惧之惮之。

    “是啊,这沧澜教中有不少武功高强之人,既是钱财可以收买他们,我倒是不介意破点财?!?br />
    这一回项白岩倒是舍得花银子,将大把的银子奉上,买凶杀人。

    “那这第三波的安排呢?”皇后问。

    “若是刺杀不成,那就扣他一个罪名,让这野种不光当不成太子,更要掉了脑袋!这东方澈多年在外,说他对我们北燕怀有居心也是完全成立的,只要有足够的人证物证。我已与四方城的夏侯城主谈妥了,夏侯城主与东方澈也有过节,这番气势汹汹而来,就是要帮我们证明他通敌卖国一事?!?br />
    项白岩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

    确保这一次一定置东方澈于死地!

    皇后闻言,赞许地点了点头,“那么这件事情就全靠父亲了,皇上如今对我已有嫌隙,我不可再生是非?!?br />
    “娘娘放心,这件事情确保是万无一失的!”

    ★

    “八皇子殿下,您这是干什么?”

    小钱子公公看见东方敏换上了普通富家公子的衣服,而不是他平时穿的衣服,十分纳闷地问道。

    “我皇兄和皇嫂昨天是不是出宫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东方敏一边穿戴着一边问小钱公公。

    “是啊,不过奴才听东宫那边的人说了,太子殿下出门前就交代了,他这几天和太子妃娘娘就住到景馨园里去了,不回宫了?!?br />
    景馨园是当年东方雄为东方澈的母亲置办的宅邸,东方澈和他的母亲在那里生活了好些年,直到东方澈的母亲离世。

    这次东方澈大婚之后就带着夏侯静去景馨园小住,没有人敢有异议。

    “嗯,那本皇子也要去那个景馨园看看!”东方敏决定道。

    “什么?八皇子殿下……这太子殿下不在,您就不用再做功课了,难得可以偷闲了,你为什么还要自己跑去景馨园……让太子殿下逮到,你还不……”小钱公公觉得东方敏的这个决定不明智,实在太不明智了!

    东方敏的脸上带着俊逸的笑容,“因为那里有我牵挂的人?!?br />
    “???”小钱公公一时没听明白东方敏的意思,那里有他牵挂的人?景馨园没有主人居住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年就只有几个丫鬟在打扫着,如今多了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八皇子殿下挂念谁去啊……

    等等,小钱公公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八皇子殿下莫非是喜欢……

    小钱公公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这话他可不敢乱说。

    “小钱子,这里有一封信函,两天后,你去城门口,亲手交给披着蓝色披风的男人,记得,披风上面有一个四角笼子的图案,要看清楚了?!倍矫舸┐髡胫蠼环饫夂玫男藕桓诵∏庸?。

    小钱子公公接过信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八皇子殿下,这回肯定不会再有意外的!”

    “嗯,记清楚了,必须是两天后,不要早也不要晚了?!倍矫羟康鞯?。

    “是,是,奴家牢牢的记得了了!”

    ★

    东方敏来到了景馨园,问了门卫,却得到了东方澈和夏侯静人不在景馨园的消息,事实上,两人从昨天出宫到现在都没有到过景馨园。

    东方敏站在门口,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按照母后和外公的心思,这次冰块皇兄出宫,是他们行动的最佳机会,而且最近冰块皇兄将项家逼得紧,他们会比较急着要出手。

    冰块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的,再说了,上一次他失误了,总不可能再失误第二次吧,东方敏觉得这么低级的错误在东方澈的身上出现过一次就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东方敏正思考着,他脑海里频繁出现的那两个人就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远远地看见东方澈和夏侯静的身影,他立刻躲了起来。

    东方敏很清楚东方澈见到自己之后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他可是有说过,以后都不让他见到夏侯静了。

    东方敏翻过景馨园的围墙,让自己挂在围墙里面。

    直到东方澈和夏侯静进了景馨园好一会儿,东方敏才又爬出来。

    两人都还好好的么,果然他是瞎操心了,不过……既然来了都来了,至少要向小小靖子询问询问他们两个的近况,成亲的那天,他连杯喜酒都没有喝到,更别提见到夏侯静了。

    ★

    东方澈领着夏侯静餐馆了景馨园的角角落落,原本夏侯静还期望东方澈告诉她,他曾经在哪个地方玩耍过,在哪个地方跌倒过,可是……从头到尾,东方澈都一言不发,安静异常。

    他不说,夏侯静也不能问,想来澈哥哥是不高兴的,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在这座圆子里面去世的。

    这里一定有他的梦魇的……

    到最后,东方澈进了其中一间房间之后,便让夏侯静出去,他想要一个人待一会儿。

    夏侯静体贴地没有去打扰他,让他一个人安静地待在房间里,她则四处再走走,兴许她可以寻找到他曾经的痕迹。

    “小靖子!”

    夏侯静正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景馨园里头走着,东方敏忽然蹿出来。

    “东方敏?!你怎么在这里?”夏侯静皱眉,她怎么觉得东方敏有些阴魂不散。

    “因为我知道你们在这里,所以来这里找你们啦!放心啦,这个景馨园的守卫要多稀疏有多稀疏,除了门口的那两个,和零星的那几个打扫卫生的,这里没有别人,不会有人发现我的!”东方敏十分得意地跟夏侯静说道。

    “你又是爬狗洞进来的吗?怎么,景馨园也有狗洞?还是你现凿出来的?”

    就算门口只有两个守卫,你东方敏想要进来也得翻墙吧?

    夏侯静是见过东方敏“翻墙”的本事的。

    “喂,本皇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叫御洞,御洞知道不?”东方敏跳脚。

    夏侯静无语,“好好好,先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来这里干嘛?”

    “来看看你有没有被冰块皇兄给折腾坏?!倍矫羲底派仙舷孪碌卮蛄科鹣暮罹怖戳?。只见夏侯静整个人神清气爽的,一点儿都不像是有受委屈的样子。

    看样子,冰块皇兄真的转性了?终于想明白了应该怎么留住女人了?东方敏揣测道。

    东方敏的话配上他的话,让人听着有一种深深的猥琐感?!岸矫?,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倍矫舸蜃怕砘⒀?,“哦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干嘛?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要……”

    东方敏可是皇后的儿子,说实话,对东方敏,夏侯静一开始是看他很不顺眼的,毕竟他是皇后的儿子,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他真的没有害人的心思,至少对她或者对东方澈,他都只是像个孩子一样。

    但如果说他真的跟个孩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吧,也不完全是。

    “呸呸呸……把你脑子里面那些破想法通通不可能,不可能!”东方敏扁了扁嘴,看夏侯静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

    “你是没什么想法,但是不代表你的母后他们没有?!毕暮罹驳?。

    “他们有是他们的事情?!倍矫籼?。

    东方敏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在自嘲,有些东西,他想要却不能要,有些东西他不想要有人却偏生希望他要。

    “哎,小靖子,难得我见你一面,你干嘛提他们,多没意思?!倍矫裘缓闷厮档?,分明就是不想在这个严肃的问题上多加讨论。

    “不提他们那提什么?提一提你的小情人?”夏侯静调侃东方敏道,“你的画中人呢,如今怎么样了?我现在也算是你的嫂子了,回头要不我给你说说媒,让你把你的画中人娶到手?”

    “去去去,少打我画中人的主意?!倍矫袅⊥?。

    “切,反正你早晚是要娶妻的,倒不如去把你的意中人给娶来?!毕暮罹簿醯?,也许正有必要帮东方敏和他喜欢的人撮合撮合。

    “我说了不会就不会,少仗着你现在是我的皇嫂就管我的事情,你在本皇子的眼里,永远只是那个叫小靖子的小太监!”东方敏指着夏侯静的鼻子吼道,“嗯……既然你没什么事情,那我就走了,免得那个冰块发现我,那我肯定没好果子吃的!”

    东方敏忙脚底抹油,和夏侯静挥手告别后就赶紧开溜了。

    走了几步,东方敏又停了脚步,他回过头来,对着夏侯静笑了笑,“小靖子,你和他……一定要幸福,他虽然冷冷的,但他对你,真的很在意,他……很爱你的?!?br />
    夏侯静有些惊讶,觉得眼前的东方敏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我知道,他只是孤单太久了?!毕暮罹不卮鸬?,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的,她的澈哥哥不是一个冰冷的人,他只是……背负了仇恨,背负了孤独太久了。

    “嗯,那我走了,别太想我??!”东方敏微笑着和夏侯静告别。

    夏侯静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的东方敏给她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然后回头看向东方澈所在的那间房间,也不知道澈哥哥怎么样了,今天回来之后他的状况就不怎么好,刚才她走出来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很恐怖。

    ★

    这天晚上,夏侯静和东方澈住在了他过去住的房间里。

    这一夜,东方澈又做了噩梦,梦到了他的母亲过世的那一天,这个噩梦已经折磨了他很多年了,原本这些天,有夏侯静陪在他身边,他已经没再做这个噩梦了。

    但是今天重新回到景馨园,走过了景馨园的每一寸土地,激起了他很多的记忆。

    这一夜的梦,来的格外的真实,最亲最爱的人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死去,那种痛苦,那种无力感,深入东方澈的骨髓里面。

    娘,娘,不要走,不要离开澈儿啊……

    不可以,娘,娘……

    东方澈弱小的身体抱着他的母亲,母亲口中吐出的血染红了他的手,他不断地摇着已经闭上了双眼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的女人的身体,一声又一声地喊着。

    喊到嗓子都哑了,女人依旧没有醒过来。

    东方澈因为噩梦满头都是汗水,他猛地睁开双眼,一摸身边,空空荡荡的。

    还没有完全从噩梦中完全缓过神来的东方澈慌乱地跑出来,“静儿,静儿……静儿你去哪里了,你不要离开我!”

    夏侯静原本是看东方澈半夜做噩梦,一头的汗,就去厨房给他弄一些精心安神的茶来,结果还没走回到房门口,就听到东方澈撕心裂肺的喊声,她吓得丢下手中的东西跑过去,“澈哥哥,澈哥哥你怎么了?”

    东方澈看见夏侯静,一把将她抱住,力气之大,勒得夏侯静都疼了。

    “静儿,静儿,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他们都不在了,我只剩下你了……”东方澈带着哭腔。

    东方澈抱着夏侯静的身体瘫软了下来,夏侯静支撑不住东方澈的重量,便与他一起坐到了地上,在这个过程中,东方澈拥抱着夏侯静的双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

    “静儿,不要离开我……娘走了,师傅也走了……我只有你了,我只剩下你了……”

    夏侯静的手背湿湿的,是东方澈的眼泪……他竟然哭了!

    东方澈像个孩子一样地抱着夏侯静,从她的身上寻找温暖和安全感。

    “澈哥哥,我在这里,我没事,只是噩梦,只是噩梦!”夏侯静抱着东方澈,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东方澈,她的心也跟着痛,澈哥哥将这些藏在心里很久了,他一直都没有和别人说过。

    “静儿,我爱你,以后都不要离开我好吗?”东方澈的脸不断地蹭着夏侯静的脸,从她的身上汲取温暖。

    “不会的,我不会的,澈哥哥,我也爱你,我不会离开的!”夏侯静也抱着东方澈,告诉他,她也爱他。

    东方澈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夏侯静的话,“你说不会再爱上我的……”

    他的这个样子,真的有些孩子气,一双明亮的眼睛牢牢地锁着夏侯静。

    “笨蛋!我一直都爱着你,为什么还要再爱上你?”夏侯静很认真地回答东方澈。

    “真的?”东方澈伸出手,触碰夏侯静,似乎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之中。

    “真的!”夏侯静重重地点了点头。

    “真的?”

    “真的!”

    “真的?”

    “……”他有完没完……

    “静儿……”借着月光,东方澈捧着夏侯静的双颊,清楚地看着她。

    “嗯?”

    此时的东方澈已经彻底缓过来了,静儿就在他的面前,他没有失去她。

    “那一天,知道你被皇后带走的时候,我很害怕,尽管我的理智告诉我,你不会有事的,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娘亲过世的那一天,我只能无力地抱着她,抱着没有体温的她,却什么都做不了?!?br />
    夏侯静安静地聆听着这些东方澈平时不会说出口的话。

    “静儿,答应我,以后都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东方澈用真切的眼神凝望着夏侯静,无比渴望得到她的点头,得到她的应允,“我会学着如何让你觉得我不闷,学着让你开心,你可以生我的气,气我伤了你,气我不懂你,可是,不要不声不响地跑掉,躲起来让我找不到……”

    “嗯,澈哥哥,我答应你,以后都不跑了?!毕暮罹哺硕匠嚎隙ǖ鼗卮?,“澈哥哥,以后你不会是一个人的,你有我,以后我们还会有小宝宝,像云姐姐的小凤怡和小皮蛋一样可爱的宝宝……”

    东方澈紧紧地抱着夏侯静,感受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温暖,是他孤寂的二十多年生命力最温暖的一个角落。

    ★

    东方澈和夏侯静回宫的这一天,项家也陷入了极度的慌乱之中。

    第一件让项家头疼的事情是项家的生意被人抢光光了。

    朝廷命官是不允许从商的,但是项家家大业大,除了项家老爷子等几人在朝为官之外,还有不少家庭成员是从商的,而且生意做得很不错。

    不过这显然已经不再是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化冰也不是一天的事情了,东方澈要对付项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甚至在他人回到北燕之前就已经开始了的事情,渗透到项家的各个生意里面。

    项白岩在听到账房的报告之后被气晕了过去。

    等到他再度醒过来的时候,他将账房自己从商的二儿子叫到了自己的跟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那是一个金矿吗?为什么会什么都没有?”

    生意上的事情项白岩原本是不会过问的,但是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项老爷子就算不想过问也不行了!

    “对不起爹,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错,我……”

    “混账!”项白岩狠狠地扇了自己的二儿子一耳光!“那你说,为什么事情会连累到你大哥?”

    “爹,我不想的,家里赔了那么多钱进生意里去,我不想我们项家亏的太厉害了,就答应了对方把城北的那块地给他,本来也没什么的,谁想事情会暴露?!?br />
    这样一来,项家老大就多了一项以权谋私的罪名。

    在接着,屋漏偏逢连夜雨,项家原有的多项生意也都出现了问题,一时之间,项家百年来的生意毁于一旦。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下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带来了让第二件让风雨飘摇的项家雪上加霜的事情,“老爷,不好了老爷,金库失窃了!”

    什么?金库失窃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不知道,今日看守的人照例查看金库的锁,发现锁上面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些划痕,几人心疑,就去看了那锁,结果发现锁已经坏掉了,只是单单挂在门上而已?!?br />
    因为金库藏得隐蔽,平时下人们只是负责看守,没进到金库里面去过,钥匙只有项家老爷子有,故而金库里的银两丢了,大家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项白岩的声音都颤抖了,“金库怎么会出事?说!丢了多少?”

    “回,回老爷的话,全,全没了!”金库失窃,所有银两分文不剩!

    话音刚落,刚刚才醒过来的项老爷子又给急昏了过去!

    这头项老爷还昏着,宫里头来了人,皇上让项白岩进宫去一趟,说是宫中来了贵客。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皇上的旨意不能违背,看来只好赶紧将老爷子弄醒了!

    ★

    项白岩进宫的时候脸色苍白,两个儿子都劝他留在家中,但他未免出大事,坚持自己亲自进宫来。

    御花园的凉亭之中,皇上与皇后端坐于亭中石桌前,而皇上的对面,坐着一位访客。

    夏侯狄虽只是四方城的城主,但四方城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他这个城主便也相当于一个小国主了,所以从身份上来,夏侯狄并不比北燕的皇帝差多少,故而东方雄让他与自己平起平坐,以示尊重。

    项白岩见到夏侯狄,心中大喜,今天总算是有一个好消息了,这夏侯狄此番来便是他的第三步棋,嫁祸东方澈,让他背负一个通敌卖国的罪名!

    “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br />
    “项爱卿啊,这位是四方城的夏侯城主?!被噬系?。

    “臣项白岩见过夏侯城主?!毕畎籽掖棺磐?,假装不认识夏侯狄,事实上两人一早就通过信了。

    “这位就是项老先生么?真是久仰久仰!”夏侯狄笑眯眯地说道,不动声色。

    “哪里哪里,夏侯老先生真是过奖了?!毕畎籽仪榈鼗赜ψ畔暮畹?。

    夏侯狄微微一笑,然后对着皇帝说道,“皇上,听闻北燕的太子殿下年轻有为,实乃人中龙凤,我此番来倒是想见一见他?!?br />
    夏侯狄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摆明了是老狐狸一只。

    “夏侯城主过奖了?!被噬纤底哦陨肀叩奶嘧芄艿?,“去请太子过来吧?!?br />
    “奴才遵旨?!惫炝嘶噬系闹家獗闳デ敫崭栈毓痪玫亩匠毫?。

    皇后偷偷与项白岩对视一眼,眼中透着算计,大抵是已经做好了要将东方澈往火坑里面推的准备了。

    “说起来,我与太子倒是也有些缘分的?!毕暮畹液鋈凰灯鹱约河攵匠合嗍兜氖虑槔?。

    “哦?夏侯城主认识澈儿?”皇上微诧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东方澈自小流落民间,去过不少地方,吃过不少苦,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知道的。

    “不光是认识,这‘交情’还不一般呢!”夏侯狄说话时候透着一股怒气,把他的宝贝女儿害得那么惨,让他这个做父亲的,连着几年都见不到自己的心肝宝贝,这梁子,他们结大了!

    “不知道夏侯城主与澈儿是如何相识的?”东方雄自然没有忽略掉夏侯狄在提及东方澈的时候的那股怒意,这让他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与夏侯狄结了梁子,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若是因为这个让四方城倒向了盛荣皇朝那边,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希望两人之间只是小误会,这样他让澈儿给他赔个不是就好了。

    “哎,这件事情,怕是不好说吧?”夏侯狄突然一脸为难的样子,好像他与东方澈的相识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夏侯狄这一句“不好说”,里头的文章可就大了去了。

    皇后和项白岩已然在心中窃喜,这夏侯狄所说不好说的事情,必然是对东方澈十分不利的事情!

    “不好说?不知道夏侯城主这是什么意思?”皇上的心中也闪过几分疑惑,听夏侯狄的这话似乎是有所保留。

    “皇上,我不敢说,是怕这事情说出来伤了我四方城与北燕的友好,还害得皇上责怪太子!”夏侯狄叹息道。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皇上一听这话,那是非得问清楚不可了。

    皇后坐在皇上的身边,亲自给皇上斟茶,“皇上莫要生气,这太子从小长在宫外,做了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也难免!”

    在皇上的面前,皇后这个国母的形象还是要的。

    皇上摇了摇头,只觉得夏侯狄说的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好像很严重,不容他就这么算了,“夏侯城主,是什么事情你不妨直说,若是澈儿做错了,朕定也不能轻饶了他?!?br />
    闻言,夏侯狄一脸的为难,“皇上,这不太好吧,太子乃是您的亲生儿子,北燕的储君!”

    项白岩忙接话道,“夏侯城主多虑了,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上乃是圣主明君,不会徇私的?!?br />
    “哦?是这样吗?”夏侯狄一脸诧异地问皇上。

    “自是如此?!被噬系懔说阃?。

    “不论是太子皇子还是皇上的妃子,这犯了错,皇上都会一样处置吗?”夏侯狄向皇上再三确认。

    “不错,夏侯城主但说无妨?!被噬虾芸隙ǖ鼗卮?。

    “那好,这事儿与其由我来说,不如由皇上您亲自来看?!彼底畔暮畹姨统隽艘桓泵芎唇桓噬?。

    皇后和项白岩对视一笑,这封密函是项白岩交给夏侯狄的,将作为东方澈图谋不轨的罪证。

    皇上接过信函,正要打开,就听得远远得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喧闹声。

    “我说你们别拦着我!”夏侯静身为太子妃愣是将两个守卫给推倒了,然后朝着凉亭跑了过来。

    皇后当即站了起来,“太子妃,你好歹的胆子,皇上与贵客在此,岂容你放肆!来人呐,快把不识大体的太子妃带下去,如此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免得传出我皇家的太子妃是个没有家教的野丫头!”

    皇后这边可等着皇上打开信函,好早早了解东方澈的事情,怎么可以让东方澈的这个来历不明的太子妃给搅了?

    “嘭——”

    皇后这话刚说完,夏侯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上面的茶杯晃了晃。

    “皇后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夏侯狄对皇后怒目而视,说他女儿没家教?去他娘的没家教!你才没家教呢!

    皇后被瞪得莫名其妙,夏侯狄这是怎么了?对她凶什么?

    夏侯静扁了扁嘴巴,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跑到了夏侯狄的身边,“爹——”

    夏侯静知道自己的爹爹这回生的气肯定不轻,所以垂着头,自觉认错,希望她爹一会儿别太为难澈哥哥了。

    她刻意跑在东方澈的前面先来见一见夏侯狄,就是为了防止她爹一见到东方澈就大打出手。

    夏侯静的这一声“爹”可把皇后和项白岩给叫傻了!

    “夏侯城主,你与太子妃是……”这恐怕是东方雄没有想过的,他只当自己的儿子终于肯娶妻了,却不曾想,自己的儿媳妇会是四方城城主之女!

    正巧这个时候东方澈也来了,他见到夏侯狄,便下了跪,“岳父大人?!?br />
    没有争取夏侯狄的同意,东方澈就擅自将夏侯静给娶了,这一跪是跪得太应该了。

    “你这混小子,我女儿又不是菜市场的白菜,你居然敢一声不吭就娶了,让我的宝贝女儿嫁得这么委屈!我告诉我可不承认,不承认!”夏侯狄见到东方澈就一肚子的火气。

    “是,是我不对?!倍匠旱屯?,一副任由夏侯狄处置的样子。

    夏侯静心疼东方澈,便跟夏侯狄求情,“爹,女儿自己愿意嫁的,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

    “不行!这死小子就是认定你喜欢他,就把你吃得死死的!”夏侯狄一边为女儿的事情生气,一边看东方澈这吃瘪的样子也很爽,这小子以前那么不给他面子,饶他说破了嘴皮子也不肯答应和静儿的婚事,一口一个他只当她是妹妹,结果打脸了吧!

    “爹!”夏侯静嘟着嘴,用力地去扯夏侯狄的衣袖。

    夏侯狄的最大弱点就是夏侯静了,夏侯静一撒娇,他就什么辙都没有了。

    “好了好了,他只要答应回头重新给你补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宴,并且承诺以后都对你好,不龟毛了,爹就原谅他,承认他是我女婿了!”

    “嘿嘿,我就知道爹爹你最好了!”夏侯静见夏侯狄妥协了,就笑开了颜。

    这回皇上可算是听明白了,敢情这夏侯狄是这么个生气法。

    “夏侯城主,没想到原来我们成了亲家了??!”东方雄是高兴的,本来东方澈没有娶一个名门之女为自己拉拢一方势力加大与项家抗衡的力量他觉得蛮可惜的,但是现在他发现东方澈娶的是四方城城主之女,这对他来说可谓是如虎添翼??!

    “现在还不算!等皇上您的这个太子给我家女儿补办一场风光的婚礼才行!”夏侯狄才不管对方是不是皇帝呢,亏待了他的女儿就是不行!

    “好好好,应该的,应该的?!痹谡饧虑樯?,的确是他们理亏了,太子娶妻脸最起码的场面都没有,的确太亏待太子妃了。

    皇上高兴,拉拢了四方城,对他们北燕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忽然,皇上想起了自己手上握着的信函,既然夏侯狄与澈儿的过节是关于太子妃的,那么这封信函是什么?

    “对了夏侯城主,这封信函是什么?”皇上带着疑惑将信函拆开来看。

    此时的皇后和项白岩已经后背发凉了,夏侯狄和东方澈都是这关系,那么很明显,夏侯狄之前是假装和他们商量好的,夏侯狄和东方澈才是一伙的!那这封信函能是什么好东西吗?

    项白岩对夏侯狄咬牙切齿,夏侯狄这只老狐狸,居然敢骗他们!

    皇上看完信函之后,脸上的喜悦之情一扫而光,他将信函往皇后的身上一丢,“混账!太混账了!你好好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皇后在知道夏侯狄与太子妃的关系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信函不会是他们希望的那一封了,看到皇上此刻的神情她已经肯定这封信函对她来说极有可能会是一道催命符。

    皇后看到信函上面的字迹是她无比熟悉的。

    这是……东方敏的笔迹!

    信的大抵内容是东方敏离宫出走了,从此不再回皇宫,让皇上和皇后就当是没生过他这个儿子。

    皇后瘫软在地,信纸从她的手上飘落。

    东方敏走了!东方敏走了!

    她这么多年来做这些,和别的女人勾心斗角,几次三番行刺东方澈,为的不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坐上皇位么?

    不管东方敏再怎么没用,他人在,她的希望就还在,可是现在……东方敏一封断绝自己与他们关系的书信,彻底断了她的希望。

    儿子没了……

    她就什么都没了……

    她就算将东方澈弄太子之位上赶下来也没有用了……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尾声★★★★★

    一年后。

    夏侯静挺着一个大肚子在皇宫里散步,御医说,多走动走动对孩子有好处。

    所以趁着东方澈去御书房与皇上商议大事了,夏侯静便一个人到处走走。

    不知不觉地,她走到了原先东方敏居住的地方??醋耪飧鲆丫梦奕司幼〉牡胤?,夏侯静恍惚间想起了那个嬉皮笑脸的仿佛好没有长大的男人来了。

    他已经一年没有出现了。夏侯静到后来才知道,那一天他出现在景馨园,是来跟她告别的。

    他走后,皇后疯了。

    如今的皇后算是生不如死了,留着一条命在后宫里面,疯疯癫癫,又哭又闹,还总是自己见到了鬼,那些鬼来找她报仇了。

    而项家在澈哥哥的打压下也已经大不如前,只有残存的那一点力量在苟延馋喘,一年时间,北燕朝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偌大的项家徒留一个空壳。

    夏侯静还记得那段日子东方敏天天拉着她让她教他机关术。

    夏侯静踏入了这座久没有人造访的宫殿,宫中呈现出了明显的荒败迹象。

    夏侯静去了机关房,那里面摆放着东方敏最喜欢也最引以为傲的机关兽,然而他离开的时候一件都没有带走。

    然后夏侯静又去了东方敏的寝宫,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夏侯静忽然留意到了那副摆放在东方敏床头的画卷。

    他连这画卷都没有带走吗?她记得他很宝贝这画的,都不让她碰,还说这画里面画着的是他心爱的人,一个他爱却不一定要得到,只是希望对方幸福的人。

    夏侯静走过去,拿起了画卷,打开。

    随着画卷的展开,夏侯静看见了画卷上面画着的人……

    夏侯静仿佛被定格了,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秒。

    东方澈从御书房回来之后就寻夏侯静寻到了这里,夏侯静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出神,东方澈凑上前去看了一眼她正在看的画卷,然后笑道,“静儿,你什么时候画了我的画像,我都不知道?!?br />
    夏侯静正出神,没有听到东方澈说什么。

    东方澈不满道,“怎么了?难道我本人还没有我的画像好看吗?”

    夏侯静缓缓地转过视线来,微微地笑了一下,“没有,你本人更加好看?!?br />
    她将手中的画卷收起,放回到了床头,然后回来挽起东方澈的手,“澈哥哥,我们走吧?!?br />
    “嗯?!倍匠汉苄⌒牡芈ё畔暮罹驳难?,她的肚子很大,让他看得有些害怕,生怕她柔弱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么重的肚子。

    走了一阵,夏侯静突然又开口,“对了,澈哥哥,如果以后东方敏再回来,我们不要把他母亲做的那些事情算到他的头上去好吗?他还是你的好弟弟,好吗?”

    “嗯?!倍匠旱卮鹩α艘簧?。

    夏侯静见东方澈答应了,笑了……

    ——《太子妃不乖》全文完——

    ------题外话------

    咳咳,最后的最后,云清染和君墨辰出来打了一次酱油,o(╯□╰)o

    然后,关于尾声,咳咳……有亲事先想到了吗?缺捂脸,缺什么都没有干,嘿嘿~

    好啦,番外写完了,缺可以安心写新坑了,新坑会过些日子再开~到时候记得支持哦~嘿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勾情:特工世子妃番外之澈与静 12 爱你(番外完)》,方便以后阅读凤勾情:特工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勾情:特工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