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俊男之坊

终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简红装 书名:坐享俊男之坊

?    “浅儿……真的是你吗……?”

    崖底,当容浅一行众人出现在昶乐公主面前时,她,泪流满面,满脸动容!

    “孩子,娘对不起你……”

    因为责任,所以放弃,这么多年来,她的确愧对了她的女儿,让她一个人漂泊无依,孤苦伶仃。

    当年,因受林至善的设计追杀,她负伤跌落悬崖,虽未有死去,但也气息奄奄,命在旦夕。后来,是浅儿的父亲--风敛痕,救了她,几乎用上了他自己的性命!

    这些年来,她一直照顾着她的丈夫,不离不弃。

    因为要救她,痕失去了他的双腿,再也无法行走。所以不管如何,她都不能离开他,哪怕是明知他们的女儿可能是在受苦。

    当初她父皇母后引火而焚时,她皇叔蔚轩涵,虽然救下了所有的墨月臣民,将之带到了崖下。但是重建家园,休养生息,又岂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简单完成的?而她,作为墨月国的公主--难辞其咎,又岂能袖手旁观!

    她皇叔蔚轩涵,是真心悔过的,为了墨月的臣民,呕心沥血,费劲心思!所以不管在情在理,还是看在痕身体的份上,她都不能离开。

    不是没有想过接回浅儿,只是事关重大,墨月臣民已再不能承受任何的打击了!

    外界一直流传墨月宝藏之事,人人想要据之占为已有。如何那个时候她出去了,走漏了风声,暴露了身份,那么不仅是墨月臣民……就连浅儿,都说不定会有危险,遭涉杀身之祸!

    所以,她不能冒险,她宁愿日夜揪心,心怀愧疚的每日思念她的女儿!也不要贸然行动,将什么都置于危险之地!

    一直以为,这一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她的女儿??墒侨缃?,当她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时--自己心中的那份激动……猛烈的根本无法控制!

    “浅儿,对不起……对不起……”

    上前,抱住那温暖的身体,无比歉疚,彼此相像的两个人,此刻在深崖下面,第一次……相见!

    “娘,不要这么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这一切你都是有苦衷的?!?br />
    没有怨怪,也没有愤对,这是上天注定好的安排,一切皆在冥冥之中!

    微笑,安慰,心意相通,在这和风月丽之中,微笑至始至终挂在每个人脸上。

    “浅儿,这是……”

    知道自家闺女吸引人,可是没想到却是这般的吸引人法?

    九个男人,个个优秀出色,深情浓意!昶乐公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有谨此自己最大的祝福!

    “浅儿,既然来了,就让娘为你主持一场婚礼吧?”

    这一生,她只见证了她女儿的出生,至于其他,便再无缘得见?;橐鲋?,如同女人的第二次生命,所以,她想要得见,和所有人一起!

    “好。我都听娘的?!?br />
    这一场婚礼,必定前所未有,惊世骇俗!之前,容浅想过不办仪式的,只他们几人永远的在一起??墒侨缃?,她改变主意了,她之所有和云绕他们一起来崖下,就是希望在自己父母的见证下,与他们一同手牵着手,光明正大!

    *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

    声势浩大的场面,万里飘红,到处洋溢着一片喜悦!

    身着红色喜袍的九个人,个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站成一排,和那面前一抹轻窈动人的身影,相得益彰!

    彼此的温情,彼此的爱意,如今,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圆满!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浅儿,娘好骄傲……”

    眼中含着盈光,站在坐于轮椅中的风敛痕身旁,昶乐心中宽慰,落下了幸福感动的泪水!

    而身旁,风敛痕虽站不起来,但却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与之一同看向那自己爱情的结晶,露出了欣慰的笑。

    当年因为他的冲动,才导致的昶乐中了林至善那女人的设计,差点性命不保!所以,他必须救她,哪怕是赔上自己的命!

    昶乐伤情严重,几乎活不下来,他耗尽一切心力,才勉强的救下了她,为此废了自己的双腿。

    不过,没有双腿又如何?这一生,只要昶乐能快乐,他就算怎么样都无所谓!并且如今,他看到自己的女儿能够那般快乐,他的心也跟着快乐,满足的幸福不断洋溢!

    “呵,这丫头,果然有一手!我看就是像我,这么倒行逆施,惊世骇俗!”

    场上满意的,不止是昶乐夫妻,同时还有的是,容浅的叔公--蔚轩涵!

    离经叛道的老头儿,虽然如今年事已高,并且全心全力为重建墨月!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却并不显老,很有一种老顽童的感觉!

    很喜欢容浅,因为觉得她和自己一样有反骨!此刻的蔚轩涵,当看着这盛大的十人集体婚礼时,心花怒放,嘴是笑的合不拢!

    “好!好!我蔚轩涵的外孙女,理应如此!理应如此!”满意的点着头,感觉找到了接班人,蔚轩涵握着那之前容浅献上的墨月国宝藏地图,心中欢喜,洋溢而出!

    “礼成,送入洞房--!”

    这时,正当蔚轩涵这般作想之时,在众人的注视下,司礼声音响起,一行人开始缓步的往洞房而去!

    “额……今天晚上怎么办?九个夫君,浅儿该怎么分?”摸着下巴,似乎正为此事而烦恼,蔚轩涵犹豫,不由的认真犹豫。

    “皇叔……这个就是浅儿的事了,至于我们……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br />
    轻笑的打趣,遇上这种事,任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没有办法!所以与其操心,不如索性什么都不管了,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相信浅儿和那几个……一定会处理好的!

    “痕,出来久了,我推你回去吧?!?br />
    相视一笑,轻然的转身,推着轮椅,昶乐公主慢慢而去。

    “哎,哎--”

    只留下蔚轩涵似乎还有纠结,搞不明白的喃喃自语:“哎,真的是不好分嘛!我这不也是在为浅儿担心嘛?真是的,没有一个理解我……算了,我自己玩泥巴去!”

    *

    夜,满幕星辰,繁光点点。满室嫣红的喜房中,九个男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甘示弱!

    “喂,今晚该轮到我了吧!你们其中,就我还没圆过房呢!”傲娇中,云绕抓狂的说道,眼中明显的坚定!

    “我也没有啊。我不该,今晚我也要!”一旁,是里玉的争辩声??嫘?,虽然他年纪小,但这种事情上,他向来当仁不让!

    “你个小屁孩,来凑什么热闹?走走走,一边去!”才不把其放在眼里呢,云绕大手一挥,就要赶人!

    可是不依不饶,根本不让其得逞,里玉较着真,瞪大着双眼一动不动:“我不!我也是浅浅的夫君,要和浅浅一起睡觉!”

    “你--”

    气的不打一处来,云绕刚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这时,一向较为沉默的墨沉开口了,那话语中是太久的克制和爆发,“今晚是洞房花烛,根本不该以谁有谁无而论。我和浅浅是第一次,如今也理应是我?!?br />
    “哼,第一次了不起?浅儿是我的师妹,论资历,那也是我??!”听之不满,应少离插了嘴来!

    可是,听闻他的话,对面君北羽不爽了,一双凌厉的眼眸寒气十足,全身上下透露着令人难以靠近的气息:“资历长又怎样?这里认识最久的,和浅浅青梅竹马的……是本王!”

    “青你个大头鬼??!这种事情,讲得是你情我愿,一拍即合,哪看这些个有的没的?浅浅,今晚我陪你可好?”

    死皮烂脸,笑的跟朵花似得,慢慢的上前靠近,玉咸厚着脸皮,试图伸出那咸猪手!

    “啪!”

    是玄夜雪打断的声音!吃痛的跳起,玉咸大为不满!可入耳时,却听到对方那温雅和煦的声音,说的淡然好听,但却夹着十足十的威胁意味:“怎么?是想尝尝我那药的滋味……”

    “你!玄夜雪,你太过分了!我们几人中,就你一个人占大便宜,都和浅浅好了两回了!怎么,如今你还不知足,想要的更多……哼,告诉你,只要有我玉咸在--没门!”

    气呼呼的双手叉腰,玉咸大叫大嚷!

    而听闻之,容浅的一个头都有两个大,不住的皱紧眉头,一脸苦闷。天呐,如今这才成婚第一晚,就争成这个样子?那以后的日子……她该要怎么办?唉,苦恼!

    有些垂头丧气,想着觉得那几个都太麻烦,还是紫音和萧予初比较好,不争不抢,一直沉默体贴。

    “其实……我觉得今晚我也可以。要不我们划拳比输赢,谁胜者谁得……”噗,是紫音的声音!

    打死容浅她也不相信这是一向道貌岸然,清心寡欲的圣子传人所说的话,简直……雷死人不偿命!雷得外焦里嫩!

    “紫--”

    很想出声反驳,可是,还没待容浅开口说一个字,一旁,萧予初连连点头,应声道好:“对对,划拳比赛,谁胜者谁得!”

    和浅浅在一起,谁不想?但是如果按各种资历年份的话,便肯定没他们的份!所以怎么想都是觉得划拳靠谱些!这样一来,他们每个人可都有九分之一的机会呢!

    想想都觉得靠谱,站在紫音身旁支持,萧予初俊气而道。

    可是他这厢高兴了,那边便有人不爽了,只见暴跳如雷,云绕浑身气的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拳一个解决了他们!

    “那不行!你们都幸福过了,就我还苦哈哈的!所以今晚,不管怎么样,浅浅都是我的!”

    上前拦在容浅面前,云绕双手挡??!而作为同是天涯沦落人,里玉也不管什么同盟不同盟了,帮着云绕一起,一同对抗面前七人!

    “对,今晚浅浅是我们的!你们休想碰她一下!”

    “哎,臭鲤鱼,你帮谁呢!”

    “滚,死咸鱼!你自己甜蜜了,就不管我的死活了!今天,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的!”

    瞪大着眼睛,不由而同,第一次,里玉和云绕连成一气,左右同时拉住容浅的手,推开窗子,往外跃去,毫不犹豫!

    “哎,哎--”玉咸急的大叫,一脸的想要追出。

    而面前,君北羽挡着,修长好看的手在空中划了个圈:“由他们去吧?!?br />
    “可是--”

    “云绕历经了这么久,也该是时候转正了。今天晚上,就由他们去吧?!笔适钡?,玄夜雪上前,一脸笑意的缓缓说道。而话说完后,竟是和君北羽一同转身,相约去下棋了。

    “紫音,我们也走吧?!?br />
    萧予初和上官紫音是难兄难弟,所以长夜漫漫,他们两人一起比较合适。

    向来沉默的墨沉自然不会选择和应少离在一起,而是一个人转出,睡他的觉去!

    “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回来。大家一早就商量好的,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时间……”叹了口气,应少离说道,虽同有不爽,但样子……他没得选择。

    “可是……他们三个人啊,这……”皱着眉头,好像还是很纠结,玉咸不死心,仍是不甘而道。

    而闻言,应少离只是扬唇一笑,意味深长……一切皆在不言中!

    “哎哎,别走啊你--”

    消失的身影,只留下玉咸一人。撅着嘴,像是在郁闷着什么!算了,既然这样,他就哪里也不去了,就待在这儿等着,等到天亮!

    *

    一室春光,满是旖旎,幸福在这里蔓延,低低浅浅中,只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低缓提醒:“轻点,我有了……”

    有了?有了什么?

    一脸迷茫,相视一看,听到人儿的话,愣愣的僵了数秒,然后间便听见挫败的愤懑和郁闷的哀呼!

    “浅浅,你有了!”

    “啊,是谁的!”

    “靠!是谁小子这么阴险?我这都还没出手呢,结果--”

    “呜呜呜,浅浅,你太偏心了……”

    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当激情过后,消息传播而出,那几个人皆疯魔了!

    “是我的!”

    “我的!”

    “嗯,应该,可能,也许……是我的!”

    “哼,反正不是玄夜雪的!”

    “那也不一定啊,如今我已在吃药,身体好多了,说不定……”

    “想都别想!是我的!”

    “喂喂,你们能不能顾及下我们的感受?”

    “你是谁呀?一边去!孩子是我的!”

    “你妹!我的--!”

    吵吵闹闹,争论不休,当眼看着面前的这几人,吹胡子瞪眼,眼看着就要动起手来!容浅笑了,笑的甜蜜!

    孩子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就行!

    这个孩子,将会和她一样的幸??炖?。因为这一生,她有他们……她,无比的幸运,满足!

    ------题外话------

    新文暂时不开,休息一阵子再说,希望届时亲们还能够捧场。

    推荐我的完结文《坐享之夫》np,《刁妾不下堂》《妾美不及妻》《冷残欢》一对一,爱你们!╭(╯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坐享俊男之坊终章》,方便以后阅读坐享俊男之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坐享俊男之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