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成双福满堂

番外十五 小儿女1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粟 书名:儿女成双福满堂

?    “哈哈,陈大人也莫如此断论,那‘去岁之米’,总比户部发给大家的禄米强吧?”这是不满于以陈米发俸禄的官员。

    古代官员有两种工资薪酬发放方式,一是俸,也就是银两;二是禄,只得是国家发放给官员的粮米。一般发放的禄米都是官仓里储存了两年以上的陈米,官员们领回来也不自己吃,当时就卖掉,贴了钱再换成新米吃。当然,这也是家境殷实的官员才能做到的,苦就苦在一些家境贫寒,又在清水衙门为官的人,少不得要吃些陈年的禄米。时间久了,自然积累了一肚子怨气,这会儿就发作出来了。

    那户部的陈大人很是着恼,但一瞅发话之人身上洗的褪了色的官服,就哑了火。这个人名头很大,时任监察院御史,姓刘名渊,人称铁嘴刘,贯以刚正不阿,忠心为国自傲,平日里总是一副嫉恶如仇的嘴脸,一旦有官员的阴私事儿被他知道,他就会纠结一群言官弹劾。很是让一些心虚之人畏之如虎,恨得牙痒,却毫无办法。姓陈的身在户部,自然少不了一些明的暗的,对铁嘴刘这种人,无端地就有些心虚,更别说招惹了,只能自认倒霉,夹着尾巴缩回官员队列中去了。

    经过十年前靖北王秦铮在北边率军的一番鞑伐,北戎被灭,原本依附于北戎的几大部族也随之消亡,即使有那一二未被明军消灭的部族,也因为实力大减,被周遭的小部族趁机蚕食蚁噬,很快也湮灭了。赫真部就是那次大战之后发展起来的一个小部族,最初不过两千人口,北戎被灭之前,也不过五万人口,一直受北戎的压制盘剥,勉强维持。北戎消亡之后,赫真族也是最早倒向大明的部族,因为,那一场大战中,赫真也是受益最多的几个部族之一。不但得了大片丰美的草场,还趁北戎大败之时,劫掠了许多财货、牛羊,甚至人口。曾经的漠北之主沦为奴隶。

    又经过近十年的繁衍生息,在逐步吞并了周边数十个小部族之后,如今的赫真部已经发展壮大,人口增至将近三十万,地盘也从之前的几个小山头,变成如今延绵方圆近近千里,几乎占了奴儿干的三分之一和二分之一朝鲜半岛去。

    即便赫真部发展极快,势力已隐隐成了北地部族的老大,但相对于当年的北戎,仍旧是不值一提,这等小部族,自然入不得大明国君臣的眼,没有人看得起这样的小部族。是以,赫真部进京朝觐之事虽然突兀,却并没引起多大反响,仅仅就北地种出稻米一事议论了两句,就都消了声,静等皇帝处置。

    雍安帝也没把赫真族看在眼里,随意地挥挥手,吩咐鸿胪寺行人司的官员:“按岁末常例吧?!?br />
    一国和一家其实一样,家业越大,一些规章制度就越全面,财务花费是重中之重,自然更要严谨,是以,一些经常出现的开支都会有定例,比如官员的俸禄按品级有定数,比如内宫之中的后、妃、各宫主位的月例银子、日常耗费也有定例;再比如皇帝举行什么祭祀、庆典仪式,也有开支定例……这外国、部族觐见,也有招待规格,衣食住行乃至礼仪诸般,都有详细规定。

    照常例,外国和周边部族进京纳贡朝见大都在岁末,新年之际,但因为这个时代交通不便,有些部族、外国使节进京途中或耽搁了,或有特别理由进京的也偶尔有之,这个就属于特例,就需要奏报皇上,由皇上定夺了。

    赫真部送来的是北地第一批种植出来的稻米,宣扬的是大明国教化部族之功,不管那米值不值钱,都是大涨脸面的事,故而,雍安帝心情大好,破例吩咐按‘岁末常例。要知道,到了岁末快过年了,老板安排人出差还会给点儿好处呢,更何况皇帝面对进京觐见纳贡的部族,自然也会待遇优厚一些。这一个吩咐,已经是对赫真部的优待了。

    皇帝话音落下,鸿胪寺行人司的官员正要上前接旨,却在旁边的官员队列中闪出一个人来。此人身着靛青色官袍,不过是个六品小官,搁在别处,怕是朝堂上的大佬们没谁看得上这种小角色,但能够日日随侍在皇帝身边,跟随上朝的六品官员,就没有人不敢轻视了。

    闪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掌侍从、谏诤、补阙、拾遗、审核、封驳诏旨,驳正百司所上奏章,监察六部诸司,弹劾百官,与御史互为补充……的御前给事中赵成芳。

    “皇上,”赵成芳躬身揖手,禀奏道,“臣巡守辽地与奴儿干,对赫真部之事略知道些,此次,赫真部进京奉上北地之稻米,微臣以为,乃是大事,宣扬我主英明、我大明教化、四夷诚服之功,顾臣自请,接洽赫真部使团,并使其见识我朝繁华、仪制,真正安心归附,再无异心?!?br />
    雍安帝对赵成芳主动请命多少有点儿意外。赵成芳在他身边也有一年多快两年了,对他的性子雍安帝还是了解的,知道这个臣子虽然年轻,却并不毛糙冲动,不说同龄人,就是许多为官多年的老臣,也没有他内敛深沉,平日里极少主动发表意见,但真正问到他,他说出来的也总是有条有序,颇有见解。说实话,这样的性子雍安帝非常喜欢,他是想着锻炼赵成芳几年,逐步提起来,做宰相重用的。今日赵成芳自请所述理由,听着也很有些道理,甚至已经说动了他,但雍安帝还是存了一丝疑惑。

    略一沉吟,雍安帝就笑着应了:“好,就准赵爱卿所奏!”

    “臣

    奏!”

    “臣领旨!我主英明!”

    赵成芳领了旨退到一旁,鸿胪寺行人司的官员也行礼退下,雍安帝使了眼色,安辔询问之后,宣布退朝。

    秦铮立于右侧首位,退朝之后,缓缓随在百官后边往外走,自有赵国公徐琼等人打着招呼,小声地说笑寒暄,秦铮一贯冷厉少语,但自从婚后,有妻有子,在人前的冷厉减了几份,待人也平和的多了,与同僚碰在一处,也能偶尔说上一句了。

    不等他走出大殿,一名小内侍匆匆而来,走到秦铮近前躬身道:“皇上召靖北王和越国公东书房觐见?!?br />
    其他大臣闻言纷纷笑着拱手相辞,倒是靖北王秦铮和越国公徐琼恰好站在一起,互相看了一眼就相跟着折返回来。

    大臣们走得远了,也有那么几个转回头望过来??吹降氖怯辛轿坏谋秤?。心里猜测着圣上同时召见两位国之柱石,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两位,一南一北,平定边疆,开疆扩土,俱都是战功赫赫的重臣统率,皇帝同时召见这两位……难道是边疆有变?

    或者,皇帝手里有钱了,看着哪个部族不顺眼,起了动兵讨伐之心?

    几位臣子目光交汇,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猜测……哎,今日殿上不是正说了一个来朝的部族,叫什么赫真部的嘛!这会儿春暮初夏,北地恰好冰雪消融……啧啧,可不正好适合用兵嘛……

    心里正琢磨着,猛地瞅见那位皇帝眼前的红人,给事中赵成芳赵大人脚步匆匆地走过来,那位在堂上碰了一鼻子灰的户部侍郎伍从溪眼睛一亮,向身旁几位同僚打了个眼色,上前一步,状似不经意地跟赵成芳招呼道:“哎呀,小赵大人这是急着去鸿胪寺么?”

    赵成芳正在琢磨着赫真部的那位,猛地被打断,心中不虞,脸上却毫无表现,扬起一脸和煦谦逊的笑容来,客客气气拱手回礼:“见过伍大人。下官手头还有点儿事,要赶着处置了,再去鸿胪寺?!?br />
    伍从溪呵呵一笑,赞道:“小赵大人年少有为,难得还这般谦逊……这眼瞅着就到午时了,小赵大人,几位大人,再忙总要吃饭,不如在下做个东道,几位赏脸一起,可好?”

    不等赵成芳回应,旁边立刻有一位户部的郎中笑着附和道:“下官倒是赶巧知道一家不错的小馆子,就在西华门外,走过去不过一刻钟,店面不大,售卖秘制的酥皮鸭却是极好的?!?br />
    伍从溪笑着摇摇头:“我随非大富,请顿饭的银子还是有的,你也不必太替我省钱了!”

    赵成芳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心中有些不耐烦,但仍旧笑意不减。

    就听那位姓初的户部郎中笑道:“大人这可是冤枉下官了,俗话说‘住大店吃小馆’,许多美味往往藏在不起眼的小铺子里。咱们同僚小聚,好吃舒坦才是正经,倒不必讲究那许多排场。再说咱们同僚小聚,吃的舒坦就好,过于拘泥反而生分了,诸位大人意下如何?”

    三五个人自然纷纷附和。赵成芳也终于开口,笑着拱拱手道:“初大人这话在理。只不过,下官今日只能辜负伍大人了。改日,下官必定置备酒席,另请诸位小聚,也算是向伍大人赔礼!”

    说着,满面含笑地朝几人做了个罗圈儿揖。众人纷纷回礼,却将目光关注到伍从溪身上。

    伍从溪脸上露出一抹遗憾,哈哈笑道:“唉,既然赵大人事务繁忙,我等也不勉强。不过,赵大人赔礼就罢了,不必如此计较?!?br />
    他这般说,初郎中却开口道:“伍大人不计较,自然不必赵大人赔礼了。但赵大人许下的酒席我等可记下了,赵大人可不能食言??!”

    赵成芳又拱手道:“自然,自然。诸位大人,下官就此辞过,先行一步了?!?br />
    众人纷纷拱手:“告辞,告辞!”

    眼看着赵成芳脚步匆匆去了,几位官员面面相觑着,也四散了。只剩下户部侍郎伍从溪和初郎中。

    “大人……”

    “这人年纪轻,却着实滑不留手!”

    初郎中眯眯眼笑道:“大人不必多虑,此人既然当着众人许下了,自然要追着他这一顿东道……若是能够攀上交情,靖北王府也是早晚的事儿?!?br />
    伍从溪点点头,又沉吟道:“此子看着一团和气……只怕不比靖北王好交道?!?br />
    “大人,这事也不急在一时半刻的,大可慢慢图之……”

    伍从溪听着心腹下属的建议,心里却在暗暗盘算。此次陛下召见越国公和靖北王二位,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若是边疆再燃战火,朝堂人事上必定有所动作?;Р抗叵底徘傅牡鞫?,大的战事肯定要抽人专程负责……谁也知道,打仗打的就是钱粮,一旦打起来,需要调度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那动辄可就是十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两……不说其中油水丰厚,单单能够凭此结交上靖北王或者越国公任意一个,也能让艰涩的前程光辉起来。

    初郎中虽说贴心,但毕竟见识浅,还看不透这件事的紧迫,绝对不能耽搁,只能尽快……越快越好。

    不说这边百官各怀心思,只说越国公徐琼和靖北王秦铮两个,互相招呼一声,就一起跟着那引路的小内侍出了大殿,一路往殿后的体顺堂而去。

    景顺帝在位之时喜欢在乾清宫东暖阁召见大臣,雍安帝却改了性子,在乾清宫后

    在乾清宫后殿收拾了一间倒座暖阁出来,冬日关闭门窗,烧了暖炕,温暖如春;夏季开了后门、玻璃窗户,又特别透风凉爽,倒是四季如春,冬暖夏凉的好所在,雍安帝起个名儿,称之为‘体顺堂’!

    当初,邱晨听说这事,撇了撇嘴,给了个评价:“跟个医馆名儿似的?!?br />
    秦铮和徐琼二人踏进体顺堂的时候,那位雍安帝已经脱去了大朝服,换了一身朱红色精绣龙纹的夏常服,神色懒散地坐在临窗的竹床之上喝着什么。

    一见两位臣子进门,杨璟庸也不等二人行礼,随意地抬手道:“就咱们几个也别拘礼了,赶紧过来坐下。今儿进的着杏仁酥酪不错,已经得了靖北王府的三分味道了?!?br />
    秦铮横他一眼,板着脸走过去,在下手坐了。徐琼觑了秦铮一眼,也跟着一起坐了。

    安辔指挥着两个小内侍送上毛巾板儿来,让两人擦了手脸,这才给两人送上杏仁酥酪。一看碗外起的雾气,就知道是冰碗子,在冰盒里湃着的。

    徐琼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接过来吃了一口,笑着赞道:“果然不错?;噬纤嫡饣怪坏昧司副蓖醺娜终嫖?,倒想不出,靖北王府的该是何等美味??!”

    杨璟庸一碗快见底儿了,听了这话随意地挥手道:“想知道靖北王府的美味还不容易,咱们跟着靖北王回去,亲自尝一尝不就知道了!”

    徐琼笑笑,转头看着一言不发的秦铮,失笑着摇摇头,不好再说什么,低头继续吃起酥酪来。

    秦?;腥粑次?,端了碗子,用银匙子挑了两口,就搁下了。是不好吃,甜的都发腻了?;谷??依他看,连半分都不及!

    从衣袖里抽出帕子擦了擦嘴角,秦铮抬眼看向上手的雍安帝,淡淡开口道:“皇上召见微臣,不知有何吩咐?”

    话很正常,语气也很恭敬,但那表情却没有半点儿柔软,一脸冷硬的,好像在说,有话快说,没话说别耽误我回家。

    雍安帝却也不以为意,不紧不慢地咽下最后一口酥酪,撂下碗,接了茶漱了口,又用帕子擦了嘴,这才整顿脸色,含笑道:“也没啥大事,就是筹备武科之事,靖北王署理武英殿,越国公兼理兵部,这事儿少不得你们二位操心铺排着……嗯,我有意将武科恢复常例,仍旧如文科一般,每三年一届,二位爱卿意下如何?”

    一听雍安帝提起的是武科,不管是靖北王还是越国公,都收敛了神色,肃穆起来。

    前朝有鉴,仰文抑武,结果国人推崇文弱,绮靡成风,据说谁家儿郎生的高大些黑壮些,都不好说媳妇。以至于,中原繁华之地,倍受北牧之族欺凌,山河沦陷,几近亡国灭族……

    本朝建国之初,太祖就曾推行过文武并举,武科如文科同样每三年开科,选拔天下英豪为国所用,不断补充到军队中去,使得军队军力不减。

    但太祖之后,天下承平,北地边关虽时有北戎骚扰,却都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时候长了,朝中仰文抑武之风再次兴盛,武科之试也在高祖一朝取消,一直未曾恢复。哪怕是景顺帝,重军功,大胆起用年轻将帅,一举荡平北边大漠,平定西南乃至南陈,立下开疆扩土的不世之功,却并没有恢复武举之试。

    如今,边关安定,百姓承平,雍安帝却重提武举之试……哪怕靖北王和越国公两位武将,也不敢立刻答应。

    这事儿,一提出来,怕是要备受质疑??!

    不单单是文官不会支持,武将同样不会高兴。

    本来和平年代,武将就升迁不易,若是再开武试,三年一选拔出来的英才自然就多了,而且源源不断,狼多肉少,肯定会争夺本就稀少的升迁机会啊。武将们自然不会欢迎!

    看两人沉吟不语,雍安帝也不急,端了一杯茶慢慢拨着飘浮的茶叶,垂着眼,一脸我很有耐心的样子。

    过了片刻,秦铮率先开口,却并不是回答,而是反问:“陛下既然提出武试之事,想来已经有所铺排了吧?”

    雍安帝抬眼,手里拿着茶杯盖儿,就指向秦铮道:“我问你们的意思,你倒问起我来了!”

    略略一顿,见秦铮并不做声,知道拗不过这位,雍安帝很自觉地接着道:“这有什么好铺排的,漠北苦寒,守边将士也不能总吃苦。武试选出来的,直接送到北边去……哦,也不仅仅是北边,南疆、西南、西北,有的是他们为国效命之地?!?br />
    秦铮微微挑了挑眉头,看了雍安帝一眼,缓缓道:“陛下英明!”

    雍安帝一脸飞扬登时蔫巴了,瞪了秦铮一眼,悻悻地将目光转向徐琼:“越国公意下如何?”

    徐琼年纪稍大些,跟雍安帝也没秦铮那么熟稔,自然表现的就恭敬许多,听到皇帝垂问,连忙拱手欠身道:“陛下所言极是……只是,微臣以为,不仅武试所选之人要去边防历练,各府府兵,乃至京中兵将,也该适时送去边关历练。没见过血的兵可不算好兵?!?br />
    “哈哈,越国公果然思虑周到,没见过血的兵不是好兵,此话大善!”雍安帝抚掌赞叹,转眼看见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秦铮,登时觉得一阵憋气。

    “秦爱卿,你觉得越国公所言如何???”

    “越国公忠君为国,所言自然是为国为社稷的耿耿忠言。微臣附议?!鼻仫R涣痴?。

    见他说到这里,又闭紧了

    ,又闭紧了嘴巴,雍安帝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指着秦铮道:“你还有什么话,一并说完,别在我这里装木头?!?br />
    秦铮和徐琼连忙起身,秦铮更是躬身及地,道:“陛下误会了,微臣不善言辞,君前奏对却不敢懈怠错漏,是以,不是微臣装木头,只不过是在琢磨着如何开口罢了?!?br />
    “哼!”雍安帝气哼哼地瞪他一眼,一甩手坐下。这还叫不会说话,要是会说话了得怎样?真的一张嘴吐出朵莲花来才算?

    真不知道,这货如此古板无趣,怎地就得了那位的芳心……论长相,论言语风趣,论才干……他哪里及得上自己???哼哼!

    心里腹诽着,雍安帝看秦铮那张冰块脸越发不顺眼,又瞪了他一眼,喝道:“说!”

    秦铮微微躬身,拱手道:“微臣以为,边关换防一事固然势在必行,加强扩大水师一事也刻不容缓。若是开武试,不妨偏一些水师之才,以充实我大明水师,方能护卫我大明万里海疆?!?br />
    雍安帝脸上的怒气渐渐散去,挑着眉看着秦铮,刻意地等了一会儿,这才笑起来:“好,好,此言甚佳。至于水师一事……”

    雍安帝略一沉吟间,秦铮主动开口了:“禀陛下,微臣马上步下都不打怵,但谈及水面,却是完全的门外汉。倒是越国公曾经在长江操练过水师,对行船作战极为擅长,微臣举荐越国公担当水师之事?!?br />
    “呃,微臣……”越国公实在没想到话这么快,秦铮就将他推荐上去。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地开口想要推辞,但开了口才意识到不合适,竟就此卡了壳。

    ------题外话------

    这一章有些偏了,貌似跟满儿的婚事不太相关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儿女成双福满堂番外十五 小儿女16》,方便以后阅读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儿女成双福满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