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世界

第十八章 “战神”vs“鬼神”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0未来0 书名:空之世界

?    天空突然一阵红一阵紫的剧烈变化起来,就像老天在不停的快速变脸……

    “那两个人打起来了吗?再多点时间,差不多快开始了吧!”琉璃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出来,消失在寂静中。

    “特意选到离学校这么远的地方,真是恶心啊?!蔽匆槐咚狄槐卟煌5某焖尤ブ本兑幻鬃笥业拇蠡鹎?。但没有一个火球能燃烧着来到潇睡面前,所有的火球在途中熄灭,然后自己爆炸粉碎。但即便如此,未还是乐此不疲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我没有你那种变态的杀戮嗜好,但如果只是单单针对你的话,我想我还是有点兴趣的。你全身都散发着令我作呕的味道,当初就应该杀掉才对?!变焖宄嗬自笠坏?,他连同他的火球都在一瞬间被弹飞出去。

    “躲开了??此剖俏一鞣闪四?,其实是你利用火焰作为?;そ约旱顺鋈?,了解的很清楚额?!变焖⒆欧沙鋈サ某嗬自蟮乃档?。飞出去的赤雷泽在空中翻转了几下稳稳的停在上空,他裂开嘴稍微得意的笑了笑:“当然,拥有难以置信的破坏力的你,潜能的本质是厌恶。任何陷入你潜能范围的人都会对自己产生自虐的心理想法。而且操作这种潜能的你可以将之无限的放大,一瞬间的释放可以让人的内脏都被毁坏,真是极度美妙的潜能呢!我可不会被你打败一次两次还有第三次?!?br />
    “但事实会证明,你必须在这里败北。而且。不单单像你说的那样,我的……”

    “没错,厌恶的情绪被你的潜能和智能转化为了另一种能量。那就是斥力。就算是没有思维和情绪的非生命体,你也能在其中产生无比强大的斥力将其分解,这就是你强大破坏力的本质所在?!背嗬自蟠蚨狭虽焖?br />
    “知道得很清楚嘛!所以呢?”潇睡的眼神变得暗淡起来,紫色的浑浊的光越来越明显。

    “所以啊,今天败北的人将是你!”赤雷泽飞到更远的高空,手中举起巨大的火焰聚合体,居高临下的他:“轮机动性你是赢不了我的。在远处压制的话……”

    “看来你根本还是不明白呢,我的机动性……”潇睡闭眼冷笑了一声,睁开眼狠狠的瞪了赤雷泽一下。

    “噗!”的一声。赤雷泽瞳孔猛地一缩,吐出一口鲜血。他手中已经聚集起来的巨大火球,慢慢消失不见。

    “我的机动性就是我眼睛所能看到的距离,而这副特殊的眼镜则可以帮助我看到正常视线数倍以外的地方。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将你瞬间秒掉?!彼低?。潇睡的眼神变得不断深沉,充满厌恶。

    上空的赤雷泽就像是饮下了毒药般痛苦的挣扎起来,失去重心和一半意识的他从空中向下坠落。下方的潇睡慢慢的移动到赤雷泽掉落的路线上,在落下来时单手一抓捞到眼前:“为什么这么多次,你都不肯学乖点儿呢?依你的能力本来是继我之后的又一位星皇,为什么要走上和这个世界为敌的道路,那个人就那么值得你效仿吗?”

    “效仿?我只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走我自己想走的路而已。而且。作为他曾经的挚友,让他潜入星人类基地人不就是你吗?把他送上与世界为敌的道路的人不就是你吗?”赤雷泽不屑的看着潇睡喘着气说。

    “我?”潇睡露出少有的惊讶表情。不过也仅仅是一瞬就消失了,他冷冷的说道:“知道自己没救了,所以已经口不择言了吗!”

    “咳咳……咳,咳,咳咳……”赤雷泽又猛咳了几声说道:“堂堂星皇竟然否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吗?那颗巨大香樟树下给他送行的人不就是你吗?虽然兵非我所愿,那场景我不小心看到了,而且之后也从他那里证实了。因为你们对这个世界的怀疑,他才决定一探究竟,但没想到,自己曾经的只有竟然对自己刀剑相向?!?br />
    潇睡瞪着眼睛,质疑和惊讶的光闪烁其中,他想从赤雷泽的话里找到谎言的依据,但是那双眼睛完全不是在说谎的样子:“怎么可能……我?给他送行?还让他潜入星人类基地?如果是那样,我怎么可能没有印象???死到临头,想用谎言混淆视听吗……”

    “额!”赤雷泽一下挣脱了潇睡的手,退后了几步说道:“真是可悲呢,堂堂星皇竟然连自己做的事都不敢承认?哈……额啊……”

    “死吧!”潇睡冷冷的打断了赤雷泽的声音,随后,布雷泽的身体像是触电了般剧烈的暴动起来,七窍流血,手脚,全身破裂喷血……就像是被无数机枪从四面八法扫射一样,短短十几秒他的身体就变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失去意识的他从空中坠落下去,狠狠的摔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把你的谎言带到地狱去后悔吧!”潇睡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似乎有一块巨大的阴云在慢慢散开(六凯不是那种不告而别的人,更别说连我和梦米都……不,梦米在他走之前还有见面。而我,连我见面都不能见面吗?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说我教唆六凯去星人类研究基地绝对是不可能的,我的记忆力完全没有那样的画面,如果真是那样到能说得通他为什么会不辞而比。而且他那时的话也很让人在意……)

    “难道我失忆了吗?不太可能……额……说不定吧?毕竟,有谁知道,就是现在这样的我,曾经也是一位诗人呢……曾经……”

    曾经……诗人……诗人潇……睡……

    这片大地已经旱了太久,

    久到没人记得是何时开始的。

    土地的裂缝弯延至远方,

    像一张巨大的嘴。

    嘲笑着那已经干涸的河床。

    烈日炙烤着大地,

    在没有后弈的今天耀武扬威。

    本就贫脊的土地已是寸草不生,

    白骨与土地的黄已经融为一体。

    死亡变得充满诱惑。

    更多的人开始翘首以盼。

    这片大地已经旱了太久,

    没人知道还会持续多久。

    我所追求的,

    是风的自由,

    火的热情。

    我所追求的,

    是石的笃定,

    树的坚韧。

    我所追求的,

    是天的开阔。

    海的无垠。

    我所追求的,

    若只是空中楼阁,

    就让我筑起高台。

    让梦如蒲公英一般。

    飘落的地方,

    就会有希望盛开。

    整个冬天我都在沉睡,

    直到有一天,

    我在午夜醒来 。

    房间里的一切。

    就像浸泡在福尔马林中。

    在深不见底的空洞中,

    扭曲成奇怪的形状。

    镜子里是谁的笑,

    充满腐朽的味道,

    散在空气中,

    让人呼吸困难。

    我不认识你,

    就像我不认识自己,

    别让我看到,

    你的笑容。

    那只会让我恶心。

    也许,

    你不会为我驻足。

    那么,

    让我先说再见吧,

    我本该漂泊。

    就在这里告别吧,

    前方是未知的海,

    它只会会让你迷失其中。

    那里的浪汹涌澎湃,

    我所想要的,

    只是汹涌后,

    片刻的宁静,

    哪怕颠沛流离,

    满身伤痕。

    能感受到痛的灵魂,

    才会不朽。

    而我已然忘记,

    疼痛的感觉。

    离开了树,

    我只能漂泊,

    在漂泊中寻找,

    在漂泊中腐朽。

    子弹上膛,

    枪口所指的方向,

    又一个灵魂飞回到躯体,

    死亡正有条不紊地进行,

    每个人都在等待那声枪响,

    等待着走出坟墓。

    墓中的人在低声吟唱,

    躯干在死亡中生出血肉,

    灵魂在月光下跳舞,

    身体却还在沉睡。

    坟墓之外的世界,

    是否真的存在,

    也许,

    它只是墓中人的

    ----一个梦。

    我愿做一棵树,

    听夏虫放声高歌,

    看花开花落。

    我愿做一棵树,

    历经风雨蹉跎,

    依旧在月光下静默。

    我愿做一棵树,

    用恒久的静默,

    看万物的繁荒,

    用静默等待年轮。

    夜色渐浓,

    夏虫不甘寂寞的鸣唱,

    伴随人们进入梦乡。

    小河顺着月光,

    静静流淌,

    流进我的血液和心房。

    夜色渐浓,

    风中的田野沙沙作响

    萤火虫是蜿蜒小路的街灯,

    微弱的光,

    将我回家的路照亮。

    毁灭与重生。

    这里早已是一片废墟,

    索性来场大火,

    将废墟也烧个干净。

    呵,

    让雷声再响一些吧,

    唤醒那些沉睡的耳朵。

    闪电更刺目些,

    才能划破天地的混沌。

    大雨,

    不要停,

    只有洪水,

    才能净化这污浊。

    大水过后,

    希望,

    才能像雨后春笋般生长。

    毁灭吧,

    只有毁灭,

    才能重生。

    崩塌吧,

    只有崩塌,

    才能筑起新的乌托邦。

    一个月前,

    他从梦中惊醒,

    后来的日子,

    他开始彻夜失眠。

    尝试了各种方法帮助睡眠,

    都无果而终。

    看了医生,

    医生却说他身体状况良好。

    他开始害怕看到夕阳。

    害怕看到夜幕降临。

    失眠的夜愈加漫长。

    他开始回忆过去,

    一遍又一遍。

    他甚至回忆起,

    某天下午云朵的形状。

    因为缺乏睡眠。

    他越来越虚弱,

    最后昏迷在回家的路上。

    他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中他失眠了一个月。

    太多的花朵尚未绽放,

    就要凋零。

    彼此还未相知,

    就行同陌路。

    梦还没做完,

    就要醒来。

    生活像是一杯咖啡,

    一饮而尽。

    不解其中滋味。

    快点走吧,

    一寸光阴一寸金,

    时间容不得浪费。

    于是。

    我们在仓促中仓促着。

    仓促地长大,

    仓促地老去。

    仓促地相识,

    仓促地告别。

    仓促地生,

    仓促地死。

    死神又叩响了谁的窗?

    乌鸦还在聒噪。

    死亡总是让人生厌。

    没人知道,

    它下一次会盯上谁。

    也没人知道,

    那黑色的面纱下,

    隐藏着怎样一副面孔?

    死亡是终结,

    还是另一个开始?

    没人知道。

    你是刺,

    用伤痛让我铭记。

    我是路人,

    心却羁留于昨日。

    而我不能停留,

    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我唯有放逐自己。

    用空荡的躯壳,

    走完剩下的孤独。

    停止思考的时候。

    一切,

    都回到了洪荒。

    天地混沌,

    万物在大脑中死亡。

    死亡在身后引诱

    -------停止吧,

    你将从痛苦中解脱。

    不,我不能停。

    让死亡,

    在大脑中爆炸吧,

    看它,

    炸出个怎样的世界。

    虚伪和争吵,

    充斥着耳朵,

    音乐声也无法掩盖,

    人类的聒噪,

    总是让人头昏脑涨。

    于是,

    我放弃了听力,

    成了一个聋子。

    从此,

    伪善者的喋喋不休,

    情人的甜言蜜语,

    人们的嬉笑怒骂,

    都与我无关。

    我杀了一个人,

    可是所有人都不相信。

    告诉朋友x时,

    他认为我太过疲劳,

    需要好好休息。

    吃晚饭的时候,

    我告诉了家人,

    他们都以为我病了。

    我只好去找警察自首,

    警察却说我疯了。

    没有人相信-------

    我杀了人。

    那个人,

    曾在我耳边不停嘲笑,

    这让我日夜失眠,

    什么事也做不了。

    照镜子的时候,

    却看到了那个人的面容,

    我恐惧起来,

    我杀的是谁?

    抑或又是谁杀了我?

    回家路上,

    我和一个陌生人相遇。

    “你看到了我的昨天么?

    我把他弄丢了?!?br />
    他问。

    我沉默片刻,

    告诉他不用担心,

    昨天没有丢,

    他不过在和你玩捉迷藏,

    也许就藏在今天的某个角落,

    也许明天,

    你就能找到。

    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看到一个灵魂 。

    蜷缩在角落,

    用卑贱的表情,

    看着我,

    这让我厌恶 。

    可是,

    一个声音却告诉我,

    那是你的灵魂。

    为什么他如此卑微?

    我问,

    却没有人回答。

    人总是孤独的,

    孤独地生,

    孤独地死。

    夜是催化剂,

    黑暗的降临,

    让孤独更加肆无忌惮。

    痛是导火索,

    一点点回忆的火星,

    就让孤独,

    爆发出毁灭一切的力量。

    人总是孤独的。

    从来没有感同身受。

    所谓的感同身受,

    只是人的自以为是,

    就像上色粗糙的塑料花。

    只会让人感觉虚假。

    当人们患上孤独,

    谎言乘虚而入。

    被麻痹的心仍旧空洞,

    却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

    每个人的脸上,

    都挂着的笑容,

    在月光下,

    却更显疲惫。

    困顿的灵魂,

    在午夜被释放。

    审视着每个过往的影。

    镜子上的面孔,

    扭曲出诡异的表情,

    嘲笑着自己。

    随后没入黑暗。

    渴望有一双翅膀,

    不必有雄鹰那般健壮,

    只要能够展翅飞翔。

    飞过黎明和黑夜,

    飞过广袤和荒凉。

    然而。

    我只拥有想象。

    思绪漫无边际地游荡,

    飞过山川,

    掠过海洋。

    穿越时空的隧道,

    听历史沉重的叹息。

    我没有翅膀,

    但却更接近天堂。

    ---撑一只长槁,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而我却没有一叶小舟,

    能让我在夜晚前行。

    那个丢了的梦,

    是浸泡在水中。

    膨胀成夸张的形状。

    抑或在风中矗立,

    最终归于滚滚黄沙?

    我找了太久。

    甚至忘记了它的模样,

    忘了它的颜色和重量。

    也许它是对戈多的等待,

    又或只是冬日漫天的风霜。

    我想要一双翅膀,

    无论它是什么颜色,

    ----哪怕像蝙蝠一样。

    我早已习惯,

    习惯了每一个独自前行的夜,

    习惯了每一条没有灯光的街。

    我想要一间小屋,

    无论它是否破败,

    ----哪怕遍布蛛网,

    只要能在黎明之前,

    让我的灵魂在此安放。

    我想要一颗心脏,

    无论它是否冰凉,

    ----哪怕冷若冰霜,

    只要能填补,

    我空荡的胸膛。

    咖啡加入少许月光,

    搅拌出一个难眠的夜。

    咖啡与夜,

    混合出诱人的味道,

    吸引着我。

    思绪在黑暗中摸索,

    寻找那双黑色的眼。

    我热爱光明,

    也沉迷黑暗。

    我钟情咖啡,

    却害怕无眠。

    我敬畏生命,

    却也渴望死亡。

    人总是那么矛盾,

    与其在选择中痛苦徘徊,

    不如让黑暗与光明同在。

    多加些月光,

    梦也能和咖啡一样醇香。

    管它晴朗还是阴霾,

    都是生活,

    最真实的色彩。

    管它欢愉还是无奈,

    都是发自-----

    内心的独白。

    为黄昏写一首诗,

    把夕阳的温存带入夜晚,

    温暖每一个荒凉的梦。

    为冬天写一首诗,

    把夏的炽热带入寒冬,

    融化每一个冻结的心。

    为每天写一首诗,

    为每一片落叶,

    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让秋风,

    不再离索。

    把一段回忆,

    埋进时光的土壤,

    等待它,

    长出希望。

    拾一片落叶,

    看它纵横的脉络,

    如何被秋风,

    雕镂成金黄。

    写一封信,

    托大雁带去南方,

    让思念,

    在梦中弥漫馨香。

    梦中,

    我变成了一棵老树,

    粗糙的树皮,

    光秃的枝干。

    以恒久的姿态站立,

    守护着一片荒芜。

    我梦到自己重新焕发生机。

    枝叶繁茂。

    乌鸦却吵醒了我的美梦,

    用让人厌恶的聒噪告诉我

    ---我已垂暮。

    赶走他我再次入梦。

    梦中,

    我看到那片我曾仰望过的星辰,

    而我,

    成为了繁星中的一颗,

    看着那片荒芜中孤独站立的老树。

    原来,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抵挡一句嘲笑;

    原来,再怎么拼命也是被人遗忘的小丑;

    原来,人心可以这么贪婪,学会知足会被人认为是不知上进;

    原来,最痛苦的不是敌人的阴谋与陷阱,而是身边最亲近的人的一次次欺骗;

    原来,你们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

    原来,我的理由是借口,你们的借口却是不可抗拒的理由;

    原来,一朵小小的乌云可以遮蔽整片蓝天的美丽;

    原来,所谓的美好的未来只是自己用想象来欺骗自己;

    原来,所谓的誓言不过是一时的失言;

    原来,解释可以变成借口而如此苍白无力;

    原来,一个人可以如此绝望。(未完待续。。)

    ps:  潇睡诗篇由潇睡原型之一,伟大的自娱自乐诗人流年若睡独家赞助提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我是诸天金属核心电影世界开拓者科学家修神记快穿之炮灰逆袭上位史末日神车黑暗降临之时无限仙武大道我的仙武大世界我有一个时空门原子裂变我在末世有个锅穿越末世之安宁

如果您喜欢,请把《空之世界第十八章 “战神”vs“鬼神”》,方便以后阅读空之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空之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