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祸妃

第338章 大结局(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千山茶客 书名:重生之嫡女祸妃

    桂嫂让人隔壁年轻的小媳妇熬得红糖鸡蛋很快就端上来了,只是蒋阮此刻正是痛的狠了,哪里还有心思吃得下东西。架不住桂嫂一次又一次的劝道:“阮娘子好歹吃一点,咱们都是生过孩子的人,知晓其中的厉害,这生孩子可是件力气活,阮娘子等会生的时候不吃点东西哪里有力气。在者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生,我看就在这几日,阮娘子难不成要饿几日肚子。别把肚里的孩子给饿坏了?!?br />
    蒋阮本事无心思吃东西的,待听到桂嫂最后一句话时却是忍不住心中一惊,想着如论如何都不能饿着孩子,便又强忍着不适将桂嫂端来的食物吃了个干净。只是即便如此,腹中的疼痛却还是没有丝毫减轻。结果一晃就这么一夜过去了。

    这一夜,疼到后半夜蒋阮也是不疼了,因着太累便睡着了。清平村的父老乡亲,有些生育经验的婶子媳妇都在桂嫂家门口守着,也有不少年轻的小伙子。蒋阮生的美,这些小伙子多半心存爱慕,平日里送些小礼物什么的,此刻也忍不住为她担心。不顾自家爹娘的责骂愣是跑了出来,巴巴的在桂嫂家门口守着。

    一个年级略大些的婆婆道:“今晚看是不会生了?!闭馊苏谴謇锏慕由磐跗抛?。

    “我看就在这两日,那肚子可大哩?!惫鹕┯行┑S?,这些日子的相处,她也喜欢上蒋阮。蒋阮性情温和,待人接物有礼周到,人还生的美,这里没外世那么多的高门规矩,人们性情也很淳朴,桂嫂也是将蒋阮当做女儿真心疼爱,此刻就忍不住为她担忧起来:“那么大的肚子,也不知道好不好生?!?br />
    “我看阮娘子的身子还有些虚?!蓖跗抛拥溃骸爸慌抡庖淮我膊换崮敲慈菀拙蜕吕吹??!?br />
    “哪能不虚呢,”一个年轻的小媳妇道:“从前就吃了那么多苦,怀了身子还被自己的夫君追杀,只怕是身子早就虚了。哎,怪可怜的?!?br />
    这话自然就是在责骂蒋阮那个狼心狗肺的夫君了,在场的女人无不是心中痛恨如此薄情的男人,在场的小伙子也恨不得将那负心人痛打一顿,怎么舍得伤害如此善良美好的姑娘。

    刘朦朦是村里刘夫子的女儿,今年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刘夫子是村里最有学问的人,自然,刘朦朦也就是这个村里最有才的姑娘,她生的也是玉雪可爱,在蒋阮没有到来之前,她是这个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不过蒋阮来了之后,村里原先喜欢给她献殷勤的那些小伙子便纷纷转向了蒋阮,刘朦朦自然是憋着一肚子气。

    今日她也来了,是跟着刘大婶来的。刘朦朦一眼就看见坐在桂嫂家门口神情紧张地大山两兄弟。大山今日看见蒋阮即将生孩子的时候也是吓呆了,看蒋阮痛的那么厉害心中也是难受得紧,恨不得自己能够代她疼一般??家晕估锘嵘?,结果到最后也没生,大山的一颗心便吊在了肚子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好和那些爱慕蒋阮的小伙子一起坐在门口干瞪眼。

    “大山,”刘朦朦走到他身边,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他:“我从家里带的茶花饼,你在这都坐了半宿了,吃点东西吧?!?br />
    周围的小伙子都纷纷扭头看向她,刘朦朦被盯得有些面色发红。全村人都知道刘朦朦对大山特别好,只是因为有一次刘朦朦在山里和小姐妹挖草药的时候遇到了豹子,是大山打猎的时候遇到,救了她一命。小姑娘总是崇拜英雄的,大山长得也是英俊儿郎一个,自然会博得刘朦朦的好感,只是刘朦朦也是剃头担子一头热了,大山好似并不在意这些。

    果然,这一次大山也没有注意,只是结果那纸包的茶花饼笑道:“没事,我不饿。小山你也半宿没吃了,吃点东西吧?!毙∩绞钦娴亩隽?,随手就接过来,掏出茶花饼啃了一大口,还对刘朦朦道:“真好吃,谢谢你啊?!?br />
    周围的小伙子便哄得一声笑了,也不知道是在笑大山的不解风情,还是笑刘朦朦的示好又白费了。刘朦朦气的直跺脚,一扭头干脆气的跑远了。大山很是不解,倒是被一边的桂嫂看在眼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刘朦朦是个好姑娘不错,不过自己的儿子心思自己自然清楚得很,大山分明就是喜欢上了蒋阮。的确,蒋阮这样的姑娘哪里有人能不喜爱的,连她都恨不得蒋阮当自己的女儿,大山喜欢蒋阮,若是想娶蒋阮过门桂嫂是一点意见也没有的,只是她也是女人,看的清楚,蒋阮对大山可是一点情意也无,更别说其他的了。大山这一腔柔情注定要付诸东流,不过……桂嫂心中又转念一想,蒋阮曾经受过那么大的伤害,自然会因此而变得不再轻易相信男人。日久见人心,说不定日子久了,蒋阮也许会改变自己的心意也说不定,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时间就在满村人焦急的等待中过去了,一直到了第二日午后,都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问题。村中人就都各自走散了。

    蒋阮醒来后倒是觉得十分抱歉,惹得众人百忙一场,倒是桂嫂安慰了她几句,道:“生孩子本就重要,哪里是百忙一场,你也辛苦了。不过这肚里的孩子倒是挺调皮的,这样逗娘亲玩,大约是个小子?!?br />
    蒋阮就也笑了。

    ……。

    却说另一边,萧韶带着亲信正马不停蹄的往这边赶来,一天一夜,手下的人马都累死了好几匹,却也没有喊一声苦一声累,因为萧韶根本就是铁了心的不会休息。蒋信之也一样,齐风本想劝几句,不过倒也能理解两人的心情,况且找到了蒋阮的消息,自然就是好了的。

    那间流传出蒋阮首饰的当铺老板回忆道,那一日是个山里猎户打扮的半大少年来当东西的,并且还是活当。这好端端的做什么活当,只能说首饰的主人还活着,或许这少年是日后想要替首饰的主人赎回来,或许这本就是首饰的主人默许甚至主动放出的信号。

    这一路上锦衣卫打听消息,终于通过重重内幕才知道了原是有一处避世的场所。这地方要找也是实在难找的很了,当初所有人都以为蒋阮已经不在人世,只有萧韶还坚持着打听蒋阮的消息,如今但凡有一点希望,他又何尝能放弃?

    待到了悬崖边上便是无路了,却听闻要下悬崖,外头只有藤条,手下人跟着萧韶翻身下马,留了几个人守在此处,萧韶和蒋信之开路,他们两人武功高强,率先下去,很快,齐风他们也跟了上来。待几人落定,却发现是一从一丛的山,根本分不清那里是哪里,绵延不绝。齐风便叹了一声:“难怪别人找不着了,如此隐蔽的地方要找到一处村落,怕是没有人领路,只会迷路困死在其中?!?br />
    “困死也要找到?!毕羯氐溃骸胺挚??!?br />
    “等等,”蒋信之却是突然伸手出声道:“你们看,那是谁?”

    在绵延的山丛当中,有一个少女正挎着篮子不知道在干嘛,这本事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这少女穿着一件桃色的夏褂子,看起来便分外惹眼,几人一眼就注意到她了。锦一道:“诱饵?”

    “避世之处,哪里有诱饵?”齐风道:“或许是村里的人,要不要去问一问?!?br />
    萧韶与蒋信之对视一眼,道:“好?!?br />
    刘朦朦正在山丛中采草药,一个人出来采草药是很不安全的,可今日她也就是赌气了。昨天夜里大山可是将她里子面子全部都丢光了,她喜欢大山许久了,大山长得英俊勇武,箭术又超群??墒谴笊酱永炊级运畈焕淼?,不过刘朦朦一点也不担心,她是村里长得最好看的姑娘,也是最有学问的,大山一定会喜欢上她。谁知道自从蒋阮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蒋阮生的也美,即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蒋阮的美好像天上的太阳,太过艳丽鲜明,让跟在她周围的人都显得黯然之色,况且她性情也好,一举一动都看起来像是贵门出来的优雅。最重要的是,她也很有学问,甚至有时候会给村里的孩子们讲些刘朦朦不知道的东西,连自己的爹都夸阮娘子是一名学识渊博的女子。

    嫉妒,刘朦朦嫉妒蒋阮,最嫉妒的还是大山对蒋阮那样好。她从来没见过大山对别的女子这样体贴过,刘朦朦看得出来,大山是喜欢蒋阮的??墒俏裁茨?,蒋阮都是有过夫君的女人,她越想越难过,尤其是昨日夜里看见大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满眼都是屋中即将生产的蒋阮,眼里根本容不得别人,刘朦朦只要想到就觉得委屈,一大早就进山来挖草药了。她任性的想,要是自己在山里不幸遇到野兽,大山会不会来救她呢?要是她受了伤,大山会不会也像看蒋阮一样的守着她呢?

    她百无聊赖的想着这些事情,根本没有心思采草药,正想着,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唤她道:“这位姑娘?!?br />
    刘朦朦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去,一名俊逸的年轻男子就站在她面前,这男子穿的华贵,身上有一种勇武之气,看着她笑道:“姑娘,请问清平村怎么走?”

    刘朦朦虽然进山,却从来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一直以来,她的生活都是在村里过的,所以见过的人都是村里的熟人,突然来了一群人,也不免吓了一跳。

    紧接着,从英武男子的身后又走出一名紫衣男子,这男子也生的十分俊俏,声音也十分温和有礼:“这位姑娘,我们不是坏人,敢问姑娘可是清平村的人,可否为在下几人带路?”

    刘朦朦后退一步,这一行人穿的都富贵非凡,且各个看上去都气度斐然,刘朦朦毕竟也是个小姑娘,况且这几人都温和有礼,又生的好看,不自觉的就多了几分好感,只是想着自己村里好像极少进来外人,便还是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一次,又从英武男子的身后走出一名黑衣青年,这青年容貌生的极好,比前面的两个男子生的还要好些,眼如点漆眉如墨画,一瞬间刘朦朦只想到爹教给自己的这句话,这青年身上还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冷冰冰的气度。他的话也是淡淡的:“我接到线索,我妻子流落至清平村,所以来寻。姑娘是清平村的人,村中是否有陌生妇人流落至此?!?br />
    只一句话,刘朦朦就脑子一顿,瞬间就从对面前黑衣青年的惊艳中回过神来。她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蒋阮,清平村里现在多出的外人就是蒋阮。这黑衣青年竟然说蒋阮是他的妻子,那这个人岂不是就是那个负心薄幸的男人!

    刘朦朦也是听过蒋阮的故事的,知道蒋阮所嫁非人,最初的时候,她还为蒋阮感到愤愤不平,事实上,任谁一个女子嫁了这么一个男人都是凄惨至此。虽然刘朦朦嫉妒大山对蒋阮这么好,可是看到眼前的男人,立刻就想着千万不能让他发现蒋阮的踪迹。

    “姑娘?”见她久久不说话,齐风忍不住开口问道,以为是哪里将这位小姑娘吓到了。殊不知刘朦朦却是一个劲儿的盯着黑衣青年看,她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况且骨子里又有种行云流水的优雅,怎么看都看不够,这么一个人,竟然是霸占别人家产,最后还要追杀自己妻子的负心人,刘朦朦心中又是感慨,想着便是自己,怕也是不能一眼就认出这青年的野心。

    她收回看萧韶的目光,装傻道:“我不是清平村的人,这山里可有好几个村子呢。我也是第一次进山来玩,不知道清平村在什么地方,最近也并未听到有什么妇人流落至此,几位大哥只怕是听错了吧?!?br />
    “怎么可能?”锦二道:“这线索分明就没错?!彼溃骸靶∶妹?,你莫不是在诓我们吧,我们不是坏人?!?br />
    好容易找了这么一条线索,若是是假的,萧韶不知道会有多难过,众人都相信这一点,这小姑娘的话哪里肯信。蒋信之见状,便又对她道:“我是她的大哥,我们已经找了她很久,姑娘千万别隐瞒,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br />
    刘朦朦心中嗤之以鼻,想着蒋阮分明就早说过了,他们家根本就没什么大哥,这分明就是谎话。这些人看上去人模狗样,没想到还要赶尽杀绝,这时候她倒是也顾不得与蒋阮的那些恩怨了,眨巴眨巴眼,道:“对不住,我也很同情你们,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清平村在什么地方,各位大哥不如再去找找吧,告辞了?!彼蛋兆砭鸵?。

    “哎——”齐风想要伸手拉住她,却被萧韶制止,众人不解的看向萧韶,萧韶低声道:“她说谎,跟上她?!?br />
    那姑娘的模样根本就不是第一次进山,况且锦衣卫的线索绝对不会有错,此处只有一个清平村,哪里还有别的清平村。那小姑娘方才看他的目光极其古怪,最初似乎是痴迷惊艳,随即在听到自己说的那番话之后就变得有些奇怪,然后态度突然就变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萧韶知道,自己的那番话一定会那个小姑娘有了什么反应。既然如此,与其在这里纠缠,倒不如在背后悄悄跟着,早已找到蒋阮。小姑娘毕竟涉世未深,若是知道点什么,必定会第一时间回村里通风报信,只要跟着她,一定会找到清平村。

    萧韶的话众人都没有反驳,依言行事。

    倒是刘朦朦走了一截路之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没有看到黑衣青年那一行人,心中才松了口气。果真是如同自己爹说的,外面的世界太复杂,便是她也没有想到,那个俊美的好像画一样的黑衣青年竟是那么一个狼心狗肺之人,想到这人还想找到这里对蒋阮赶尽杀绝,又忍不住有些同情蒋阮了。

    不过,刘朦朦突然想到,这些人如此凶残,势必会不找到蒋阮不罢休,既然他们已经得到了线索,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故窃绲慊卮謇锔謇锵缜姿狄幌麓耸?,让蒋阮早有个准备,最好是藏起来不被发现。

    刘朦朦又转头确认了一下,没有人跟着,这才挎着篮子匆匆忙忙的往回村的方向跑。这山里到回村也要好几个时辰,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刘朦朦努力跑得快一些,只怕自己落在了那群恶人的身后,却不知萧韶他们远远的跟着她。

    “果真是狡猾的小姑娘?!逼敕绲溃骸爸皇撬裁匆颐??”

    “避世之所,必然不想被人发现?!苯胖?。这么说倒也有理,众人便不再多言,继续跟着刘朦朦。

    ……

    却说一日本就过得很快,本来众人都以为是虚惊一场,不想到了傍晚天色近黄昏的时候,蒋阮又开始腹痛难忍,且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厉害许多。桂嫂进屋的时候看见蒋阮身下的毯子湿了一大块也吓了一跳,连忙冲外头烧柴的大山道:“大山,快去把王婆子叫过来!阮娘子要生了!”

    大山丢下手里的柴火闷头就往外跑,这一日以来他的心都是十分惊慌的,谁也不知道蒋阮什么时候生。大山听别人说,女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上走一趟,王婆子说蒋阮身子虚更是有些凶险,十分怕出意外,大山心中也是惴惴不安。

    王婆子很快就跑了进来,还带了两个有接生经验的婶子,外头早已烧好了一大锅热水,桂嫂早早的将大山赶出了屋外。于是这一次又如同昨夜一般的情景,许多年轻的小伙子和年轻的媳妇婶子都等在桂嫂屋外,焦急的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动静。

    只是今夜与昨夜又有不同,昨夜里蒋阮腹痛却可以忍受,最后也是安稳了下来。今夜那屋里传来的声音却是听的凄厉的很。只见不时的有妇人将一盆一盆的血水端出来,看的令人心悸。而屋里产妇的叫声也让每个人都忍不住捏紧了自己的掌心。

    “啊——”蒋阮奋力的握紧了身下的床单。王婆子道:“阮娘子,别紧张,放轻松,女人生孩子都是这么过来的,你不要害怕,来,用力——”

    “好痛?!苯疃钌喜悸撕顾?,头发一绺一绺的沾湿在一起,面色苍白的要命,嘴唇还在发抖。另一名身子将桂嫂拉到一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不行,阮娘子这胎凶险的很,孩子头太大,卡着出不来,她身子虚,这会儿又出不了力气……”

    桂嫂一听就急了:“那怎么办?”她也不是头一次见人生产,看见蒋阮这个模样自知凶多吉少??墒墙钆懔怂饷淳玫氖奔?,这些日子因为蒋阮,就仿佛多了一个女儿,桂嫂心疼蒋阮这么年轻就吃了这么多苦,若是今日出什么意外,她不敢想……。

    “只有再试试了…?!蹦巧糇犹玖艘豢谄?,转身又去帮忙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里的呻吟也在逐渐的虚弱下去,就连一向调皮的小山也忍不住正了脸色,诺诺的问大山道:“哥,她不会有事吧?”

    “不会有事的?!贝笊洁?,也不知这话是说给小山听,还是在安慰自己。

    正在这时候,却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

    众人回头一看,不是刘朦朦又是谁,刘大婶便骂道:“死妮子,去哪里疯了?这么晚才回来!”

    “娘,不好了,”刘朦朦气喘吁吁道:“我今日进山,在山里遇到了阮娘子的丈夫,他们带了好多人,大概是要来抓阮娘子的。我怕他们知道了这里,就胡乱将他们骗走了,怕他们跟过来,还特意多绕了路,现在才回来?!?br />
    “阮娘子的丈夫?”大山问道。

    “恩,”刘朦朦比划着:“个子高高的,长得很好看,穿着一身黑衣服……啊——”刘朦朦尖叫一声,指向夜色中的一人:“你怎么在这里?”

    站在那里的人个子高高,模样俊美,一身黑衣,不是刘朦朦嘴里描述的蒋阮的丈夫又是谁?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些人,俱是没见过面的。清平村的村民们全部都站起身来,大家伙对蒋阮的身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对面前这个负心薄幸的白眼狼自是痛恨的很,大山挡在黑衣人面前,道:“你想干什么?”

    齐风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个村的村民们对他们报以很大的敌意,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还是道:“诸位,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只是来找府上的夫人罢了,找到了之后我们立刻就走,不会叨扰你们,也不会将这儿的消息透露出去?!?br />
    “假心假意的白眼狼,滚!”小山抄着扁担就冲了过来,蒋信之手轻轻一勾,那扁担就被挡到了一边,他疑惑道:“什么意思?”没缘没由的,怎么就成了白眼狼?看着模样,这村里的人果真是对他们有诸多不满。

    大山制止了小山的动作,他看了一眼周围,确定穿黑衣的才是蒋阮的丈夫,这人看上去器宇轩昂,谁知道是个人面禽兽,他硬生生的道:“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夫人,都是自己村里的人,公子怕是找错地方了?!?br />
    话音未落,便听见亮着灯的屋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呻吟:“啊——”

    这声音众人都不陌生,正是蒋阮的。萧韶和蒋信之面色齐齐一变,叫道:“阿阮——”就要往屋里冲。

    王婆子的声音也焦急的响了起来:“阮娘子要不行了,没力气了,怎么办?”

    大山拦住萧韶,怒道:“你别想伤害她,你要是伤害她,我要你的命!”

    萧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大约此刻心情也是不悦至极,竟然伸手攫住大山的手臂,下一刻,大山就从眼前飞了出去。

    周围的村民们一下子叫了起来,全部都围了上来。齐风感到十分苦恼,这事儿也不是非要弄得这么火气大的,也可以和平解决,怎么就成了这样。萧韶看也没看这群人一眼,立刻就要往屋里冲。蒋阮已经虚弱的叫不出声来了,却在此时,模模糊糊好像听到了萧韶的声音,原本有些意识不清的神智竟又清醒了过来,她道:“阿韶——”

    萧韶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瞬间就破门而入,周围的村民想拦也拦不住,大山见状就要翻身起来抓萧韶:“你想干什么?”

    “你才想干什么?”锦二一巴掌将他打趴下,本来就看这个少年十分不顺眼了,做什么和少夫人很熟的模样,平白惹得自家少主生气,他笑了笑:“人家夫妻的事,关你什么事?”

    屋里的几个妇人看见突然闯进来的人都是尖叫一声,蒋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萧韶,眼泪一下子就要下来了,她道:“阿韶,阿韶,你终于来了……”

    “我来晚了,”萧韶三两步半跪在床前,紧紧拉住她的手,道:“对不起?!?br />
    “我……。救我们的孩子…?!苯畹溃骸澳憔染人奔较羯?,蒋阮的整个心都放了下来,唯一的念头就是保住腹中的孩子,她感觉浑身的力气和生命都在流逝,只要萧韶能保住自己的孩子,这是她和萧韶的孩子,她不想失去。

    “阿阮,坚持住,你和孩子都好好地,我来了,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怕,别放弃?!毕羯匚兆∷氖?,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青年,眼眶竟然红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是语气却是十足坚定,道:“阿阮,坚持住?!彼房聪蚰潜咭讶痪袅说募父龈救?,一向高傲的青年第一次恳求道:“保住她的命!”

    那王婆子和桂嫂几个先是被闯进来的人惊了一跳,吓得六神无主,看那模样这人也应当是蒋阮的夫婿才是??山畹姆蛐鍪歉龈盒谋⌒业暮苄某Φ娜?,这青年看上去却不像是对蒋阮无情,她们都是过来人,这青年看蒋阮的目光已经是疼到心尖子上去了。至于蒋阮,来清平村这里这么久,她总是一副微微笑着的模样,可还是她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蒋阮,好像一直以来默默扛起的包袱全部都放了下来,全身心的信赖着眼前的人。

    萧韶握住蒋阮的手,他在她的耳边道:“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阿阮,我错过了你的一世,这一生不想再错过了,等这一切都尘埃落定,我陪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陪着你。不要离开我……”他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让人惊讶,冰冷的青年的泪水竟然如此滚烫。

    蒋阮的眼圈也红了起来,她舍不得萧韶。人或谢有在走错一次路之后才会发现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有多珍贵。这一生,萧韶是她最意外的礼物,何其有幸遇到他,如果自己死了,萧韶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世上,他也会很痛苦吧。蒋阮闭了闭眼,重新捏紧了拳头。

    在一边的桂嫂几个也都忍不住红了眼眶,王婆子眼尖,一眼便看出蒋阮的不同来,连忙高声道:“阮娘子,不错,就这样,使劲儿!”她一手帮着蒋阮接生,一边出声鼓励她。萧韶亦是紧紧握着蒋阮的手,一直在给她鼓励。

    这一夜似乎过得分外漫长,当东方天既白的时候,第一声婴儿的啼哭响彻天际,屋里屋外的人同时松了口气。

    大山和村民们都被锦衣卫围着不能近前,却是听到王婆子惊喜的声音从里面响起:“是龙凤胎哪,阮娘子真有福气!”

    “阿阮……”蒋信之心下一松,连忙就要朝屋里走去,紧接着便见桂嫂走了出来,吩咐着几个小媳妇去熬点糖水过来,蒋阮生了一夜的孩子,大约都以为是凶险至极了,最后这么死里逃生,也是让众人的心都跟着紧了一紧,若非最后有那黑衣青年,只怕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下来。

    桂嫂叹了口气,想起方才孩子生出来后,那青年竟是一眼都没有看向孩子,目光只落到了蒋阮的身上。那副紧张的模样看的人心中发酸,当时她便知道,这青年和蒋阮的关系匪浅,只怕事情并非蒋阮说的那般。若这人是蒋阮夫婿,定是个心疼自己妻子的。

    屋里,襁褓中的婴儿方被擦拭干净身子,裹在早已做好的襁褓中煞是可爱。是哥哥和妹妹,就放在蒋阮身边。蒋阮的身子还很虚弱,萧韶一直握着她的手,蒋阮笑道:“我想看看孩子?!?br />
    “别动?!毕羯刂迕贾浦顾?,自己抱起孩子来给她看,他的动作还很笨拙,抱得姿势也不对,好在两个孩子不娇气,倒也没有哭。只是刚生出来的孩子皱皱巴巴,小脸团成一团,萧韶看到也是愣了一下,啧了一声,道:“这么丑?!?br />
    刚出生就被自己亲爹嫌弃了,蒋阮瞪了萧韶一眼,萧韶将孩子抱到蒋阮眼前,蒋阮伸手逗了逗孩子,满心都是欢喜。那一夜的疼痛在此刻全部得到纾解,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生命是如此奇妙,这是她和萧韶的孩子。她道:“我还没给他们取名字呢,一直想等着你来取?!泵患羯鼗卮?,蒋阮抬头一看,萧韶正深深的看着她。

    “你看我做什么?”蒋阮问道。

    “对不起,”萧韶低声道:“这么久,你一个人,定是很辛苦。我来的太晚,差一点……”差一点,就失去她了。萧韶的手抚上蒋阮的头发,若是失去了蒋阮,他不敢想。

    蒋阮微微一笑:“这有什么,这里很好。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太喜欢这两个孩子?”蒋阮的心中也有了一丝紧张,萧韶从进来后对孩子的表情都是淡淡的,他为何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是因为他本身不喜欢孩子?

    萧韶迟疑的看了一眼襁褓中两只皱巴巴的小猴子,将头埋进蒋阮的肩窝,深深嗅了一口,好似要将她的气息镌刻在心中一般,他道:“阿阮,以后……。不生了吧?!?br />
    看着她生产,一脚踏入鬼门关的那一刻,这一生再也不想再来一遍。那种无能为力混合着巨大的惊恐,知道自己心爱的人正在受难却不知道能做什么。孩子又怎样?只要蒋阮活着,他不希望蒋阮再受这样的苦了。

    蒋阮心中一松,倒是有些好笑,却又有些感动,知道这一次大约也是吓着萧韶了,便骂了一声:“幼稚!”

    到底是安定了下来,萧韶一直守在蒋阮身边,孩子也在蒋阮身边,正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模样。跟着蒋信之也到了屋门口的大山见状,脚步便倏尔顿住,他便不是傻子,何时见过蒋阮有这般快乐轻松地神情,这样不设防的,发自肺腑的开怀,一定是因为那个男人。

    锦二拍了拍大山的肩,只道:“兄弟,先出去吧,我们少夫人和少主好久没见,这屋留给他们自己就行了,啊?!?br />
    蒋信之也跟着走了出去,只要蒋阮平安,他就放下心来,虽然现在也很想进去看看蒋阮和自己的两个小外甥,可是如今蒋阮身子虚弱,怕是更需要萧韶陪在身边??銮艺庑┤兆?,他也亲眼见到了萧韶是如何折磨自己的。叹息一声,蒋信之便转身掩上了门,走了出去。

    齐风还在不遗余力的给清平村的众人解释蒋阮和萧韶的关系,当时便觉得村民们待他们的态度十分奇怪,后来终于才明白蒋阮竟是说了这么一个谎。其实齐风也很奇怪蒋阮为何要这么说,只怕萧韶听到了不知道作何感想。那些村民们本来对他们将信将疑,只是桂嫂出来后又对村民们说了萧韶当日在屋里的表现,许多年轻的媳妇儿都听得感动十分,后来的一段日子又看见萧韶处处事无巨细的照顾蒋阮,那些怀疑便也就散了。

    刘朦朦十分生气,她没想到蒋阮竟会骗了她,也没想到长得那样好看的男人竟不是坏人,还对蒋阮那么好。不过她看了看最近失魂落魄的大山便也就释然了,蒋阮有那么好看又体贴的夫君,想来是不会看上大山的。

    蒋阮的身子恢复的倒是比想象中的快,因为此地利于身子静养,便也就在此多留了许多日子。一直到了一个月后才准备告辞。告辞当日,蒋阮对桂嫂和大山小山兄弟道:“当初我是欺骗了你们,情非得已,抱歉,这些日子承蒙收留,蒋阮感激不尽?!?br />
    “日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毕羯亟涌诘?。

    看着这两人夫唱妇随的模样,大山心中便闪过一丝酸涩。他有多喜欢蒋阮他自己心中清楚,只是他也看得清楚,蒋阮和萧韶感情极好,根本就没有外人插手的地方,况且他又有什么资格去争。只是尽管如此,少年还是忍不住道:“你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这里住的?!?br />
    “你”自然是指蒋阮了,萧韶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只道了一声:“她不会?!本退担骸案娲??!弊砝沤钭吡?,蒋阮瞪了他一眼,又忙跟大山兄弟和桂嫂告辞,这才跟着萧韶的人走了。待人走了许久后,大山都还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桂嫂叹了口气,只想着自己这个傻儿子,怕又是得好好伤心一段日子了。

    蒋阮出了山之后就乘坐马车回京,马车里,蒋阮抱着孩子靠在萧韶身上,萧韶的神情还是不怎么好看,便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萧韶没答话,蒋阮笑了笑,便将孩子往萧韶眼前凑:“你还没说取什么名字呢?!?br />
    萧韶的神情这才有所缓和,道:“鸣笙,南絮?!?br />
    “恩?鸣笙起秋风。街南绿树春饶絮。名字很好听,原来你早就想好了?!苯畹溃骸澳阍趺凑饷幢鹋?,想好了也不说。不过这谁是哥哥的名字谁是妹妹的名字?”

    “都行,等他们长大后自己挑?!?br />
    “……”

    ……

    蒋阮平安无事回到京城的消息当日便传遍了整个京城,蒋阮也曾是弘安郡主,算起来如今便是皇帝的姊妹,这生下的锦英王府的小少爷和小小姐自然就成了香饽饽。蒋阮回到锦英王府,赵光一家,赵瑾一家,文霏霏几个,蒋信之,但凡有点交情的几乎都来了。这可是头等的大事,每个人来了后都会将这对龙凤胎夸一遍,林管家自是笑的合不拢嘴。露珠和连翘天竺也是放下心来,每日都高兴得很。

    这自然不是单单因为此事高兴地,还因为宣离的造反兵败如山倒。

    这或许很是奇怪,可转念一想,却又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宣离的人马虽然多,可分散的地方都太过远了,距离京城不近,而宣沛的人马并非一味的只是军权,在很多方面,譬如商户,他也能有其中势力拉拢。所以当宣离的人还在为自己的兵马粮草不足而感到焦头烂额的时候,宣沛却是轻轻松松的解决军饷问题。

    跟着宣离的人也并非是一众死忠,不时的也有转头投诚的。宣离的力量越来越小,萧韶和蒋信之的人却是因为蒋阮的关系形势十分凶残,这样一来,将宣离的人一网打尽,不过是时间问题。

    因为蒋阮的身子还没有全好,大约也需要在静养一段时间,而宣沛忙着宫中的事宜,也不能出宫来看她。两人倒是许久没有见过面。不过蒋阮的回归,在京城百姓中还是掀起了一层不小的风浪,大家都知道蒋阮是被人掳走之后逃了出去,又被好心人所救,不仅保下了一条性命,还抱住了腹中的一双骨肉。便纷纷说道是蒋阮福大命大,好人有好报。原本背负着乱臣贼子的锦英王府,也因为这段日子对抗乱臣而在百姓中有所改变。

    一晃三个月便过去了,三个月中,京城中的乱党也渐渐地被平复下来,其余的分散在各地的南疆和宣离的人,也只是强弩之末,不过是故作挣扎。不过琦曼和宣离却始终没有露头。

    蒋阮正在屋里哄孩子,哥哥是鸣笙,妹妹是南絮,萧鸣笙,萧南絮两兄妹总算是脱离了刚出生时皱巴巴的猴子模样,变得玉雪可爱。只是哥哥长得如蒋阮一般明艳,一双眼睛动人得很,性子却与萧韶如出一辙,生的再可爱也不爱笑,小小的一团倒有了矜持的模样。妹妹长得像萧韶些,却是个甜甜的性子,看见谁都喜欢伸手要抱抱,萧韶便是更喜欢女儿些,每日每日的抱,对自己那个臭脾气儿子却是不怎么热络,蒋阮最习惯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两父子坐在床上互相干瞪眼,每次都能被萧韶气笑。

    晚上刚哄完孩子睡着,就见萧韶回来,蒋阮起身还未说话,就被萧韶堵在墙上,他的唇就落了下来。

    “孩子……”蒋阮提醒他道。

    “别管?!毕羯氐挠锲械阄骸澳阒还俗藕⒆??!?br />
    “你多大了还和孩子计较?”蒋阮好笑,推了推他:“明天是满月席,你也好好准备一下?!?br />
    这两孩子本就是如今众人都看在眼里的宝贝,满月席也是要办一办的,否则林管家也会一直说到此事。其实白日早已经过了,拖到现在,也不过是如今事情太多。萧韶倒是有个好处,那就是自从蒋阮回来后,每日倒是几乎整日整日的陪她,蒋阮有时候让他不必管自己萧韶也还是守着她。大约也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蒋阮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第二日一大早,蒋阮便将萧鸣笙和萧南絮抱了出来,林管家如今也是上的朝堂入得厅堂,把个朝臣和管家的两处身份做的是无比自然。对于府中新添的两个小宝贝更是呵护备至,比萧韶这个当爹的看的还紧。亲自让南风苑的人量身订做了两套小衣裳,一粉一蓝,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那粉色的给了鸣笙,蓝色的给了南絮。南絮从来乖巧的很,穿什么都乐呵呵的,倒是鸣笙板着个脸,自己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裳看着粉雕玉琢,蒋阮托着下巴却觉得好像看到了一张和萧韶一模一样的脸,此刻小小人儿心中正是十分不爽快。

    萧韶来看他的时候鸣笙就爱搭不理的,南絮伸出手要爹抱抱,萧韶抱得很自然。鸣笙看着看着,再转头看看蒋阮,蒋阮会意,就把鸣笙抱了起来,鸣笙啪叽一口,软软的含着奶香的唇就亲在了蒋阮的唇上,萧韶扭头看见,就淡淡的看了鸣笙一眼,鸣笙脑袋一缩,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假装没看见自己亲爹的眼神。

    习惯了这两父子隔三差五就来这么一遭,蒋阮耸耸肩,道:“先出去看看,等会儿人都来了?!?br />
    萧韶便抱着南絮和蒋阮一块出去,到了厅中,果真已经有心急的人先等着了。锦英王府的小世子和小小姐的百日宴,自然是要轰动全京城的。谁都知道当今圣上和蒋阮关系好,讨好了这两个宝贝,就是讨好了皇帝,那源源不断的礼都不要钱的往锦英王府抬,林管家抬着下巴,也十分犯愁这多出来的礼物又该往哪个柴房堆。

    将军府的人来得早,赵光和李氏对这两个孩子爱不释手,赵家的几个奶奶亦是如此。登时是送的礼一个比一个贵重,赵光哈哈大笑,只道鸣笙一看就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日后定要好好培养。

    林自香却是看着对蒋阮道:“这哥儿生的跟你一样,怎地表情活脱脱的跟你夫君一个巴掌印下来的,这么小就开始这么高傲,日后还得了?”

    蒋阮也跟着笑:“南絮脾气好?!?br />
    南絮确实脾气好,乐呵呵的就往齐风怀里钻,她长得可爱得很,肌肤白皙,眼睛和萧韶一样若点漆,却又比鸣笙讨喜,见人就带着笑,此刻搂着齐风的脖子就要亲,齐风笑眯眯的正等着,就被萧韶一把将孩子夺了过去,看了他一眼走开了。

    “……什么意思这是?喂老三,你不是这么小气吧!那也是我干闺女!”齐风怒道。

    “你生的?”萧韶反问。

    齐风哑然,萧韶已经抱着女儿走开,一边走还一边训诫:“以后不要随便和人亲近,坏人多?!?br />
    “什么人啊这是?!逼敕缇醯米约汉芪?。

    宾客陆陆续续都到齐了,便是百日宴那些顺水的流程,萧鸣笙和萧南絮模样生的太好,虽然萧鸣笙冷冰冰的,倒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在场夫人们对他的喜爱之情。尤其是许多年轻的妇人,想着若是萧鸣笙日后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就好了。

    蒋阮自也是笑眯眯的迎人,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她整个人都看上去更加温和,许是更加幸福,所以那些棱角都磨平不见了。

    这一场百日宴一直办到晚上,锦英王府车水马龙,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萧韶对蒋阮的体贴众人都看在眼里,俱是十分羡慕。却就在最后蒋阮和萧韶站在门口送宾客的时候,只听得抱着孩子的奶娘一声尖叫,众人心中一惊,还未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萧韶身影一闪,蒋阮惊了一下,立刻发了疯的往回跑回去。

    却见奶娘倒在地上,另一边站着的是琦曼,而倒在地上的,竟然是宣离。

    萧韶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蒋阮快步走上去,什么也顾不得,鸣笙和南絮都没什么大碍,南絮眨巴着眼睛看着她,好似还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夜枫道:“他们突然冒出来,下手太快,琦曼要杀孩子,宣离……挡了一刀?!币狗闼档酱舜?,自也是感到十分困惑,谁都知道宣离与锦英王府是死敌,为何会替孩子挡了一刀,这是谁都看不明白的事情。

    萧韶将孩子护的很好,众侍卫都挡在琦曼身边,琦曼也不可置信的盯着宣离,她问:“为什么?”紧接着,琦曼的声音突然拔高,几乎尖锐的让众人的耳朵都跟着受不了,她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她今日混进此处,为的就是杀了这两个贱种,这是萧韶的儿子,就是向小园的孙子,她恨,这一场南疆夺占大锦朝已然是不可能的了。只要杀了这两个贱种,她就不算白来。好容易将所有的筹码都押了上来,要潜伏进来给自己的身子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可是全都被眼前的宣离毁了。为什么在最后的时候他会突然冲出来替那贱种挡了一刀!为什么为什么!

    蒋阮垂眸看向宣离,宣离半个人卧倒在地上,看上去十分狼狈,那一刀正中他的心口。蒋阮的目光里有怀疑,有警惕,有不解,惟独没有一丝情意。那是一种决绝的看向死敌的疑惑的眼神,宣离苦笑一声,为什么,他能说为什么,他吐出一口血,道:“原来……你真的恨我?!?br />
    蒋阮猛地瞪大眼睛,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看向宣离,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浮现在脑中。

    “你真的恨我……”宣离又道。

    “我一直不懂,为什么最后会成为这个样子,这本来是不该发生的,为什么是宣沛。后来我明白了,你才是那个变数?!毙氲?。这番话落在别人耳中或许听不明白,可是蒋阮却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重生,他说的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他知道了。

    蒋阮盯着宣离没有说话,却是那厢的琦曼一计不成便又要冲上前来,只是她神情变得有些焦灼。闻讯赶来的夏青看着琦曼有些癫狂的模样竟是十分吃惊,道:“她怎么看上去如此反常,倒像是得了失心疯?”

    琦曼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得了失心疯,既然今日能蒙混进来必然就不是省油的灯。只是夏青却是越发来劲,道:“我没有看错,她的确是服用了蛊虫。这是子母蛊,她服用了母蛊,刚才的刀——”他猛地看向地上的宣离:“幸好!”

    短短的几句话,众人便明白过来,琦曼想将子蛊种在孩子们身上,齐风问道:“那是什么蛊?”

    “噬心蛊?!毕那嗟溃骸叭羰潜凰檬?,便不得不留下她的性命,否则她一死,子蛊的人也会死去。并且此蛊十分毒辣,被种蛊的人痛苦万分,唯有自己配置解药。一旦被控制……”一旦被控制,岂不是鸣笙和南絮都要落入琦曼的手中。

    “好毒辣的妇人!”林管家怒道:“果真和当年一个模样!”

    萧韶抱着孩子,紧紧蹙着眉头,南絮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何时,反而好似觉得很有趣般咯咯笑起来,这笑声却好似突然触怒了琦曼。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南絮,突然扬声一笑,道:“向小园,你很得意嘛!”

    向小园这个名字众人都不陌生,只是萧韶的身世只有极少几个人知道,琦曼对着南絮叫向小园还是有些奇怪。萧韶面色一冷,琦曼却是不管不顾的继续道:“我偏就不如你愿,你再如何得他欢心,我说过,终有一日我要将他从你身边夺走!现在好了,他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噬心蛊开始反噬了?!毕那嗟溃骸安还烤故鞘芰耸裁创碳??怎么好似突然激动了起来?”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蒋阮却心知肚明,琦曼今日本就是抱了必死之心来这里,谁知道千钧一发的时候却被宣离搅黄了好事,眼看着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却什么都没得到,以琦曼刚硬的性子如何能接受。再加之看见萧韶怀中安然无恙的南絮,只怕也是触动了心中最恨的地方。

    诸位侍卫都防着琦曼突然出手,不过眼见着琦曼已经失心疯,并且此刻也似乎失去了本事,倒像是一个疯妇一般。

    “你想害我的孩子,却也要看我答不答应?!苯罾渖溃骸爸徽庖坏?,你死一万次都不足够?!?br />
    对于想要伤害自己孩子的人,蒋阮从来不会手软。琦曼却好像渐渐又清醒过来,仔细的看着蒋阮,看了好半晌才明白过来,她道:“是你啊蒋阮,我知道你,当初尚书府中,你娘最后死的那样容易,还是多亏了我?!?br />
    “你说什么?”蒋阮一怔,上前两步厉声问道:“说清楚!”

    “阿阮,”萧韶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别激动,琦曼带笑的声音传来:“我看你娘也是个痴情女子,跟了蒋权那样的人也是可怜。不过我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痴情,所以你们府上的夏研想要除了她的时候,我就送了一味药。本来那药可以将你也一并药死的,谁知道最后却教你逃过一劫。也是你运气好,不然的话,如今哪里还有这个你!不过你也得感谢我,若非是我的那味药,夏研整死你娘的手段,只怕是比这更凶残一万倍!”

    “你——”蒋阮心中一冷,当初她就觉得那毒如此无声无息,便是夏研再如何手眼通天也有些奇怪,如今倒像是想明白了。她平静了一下,才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这么做?琦曼隐性瞒名留在尚书府,不过是因为想要借此一个安静的地方来实行自己的计划,在这样的情况下,最是无声无息才好。怎么还会暗中掀起波澜,在尚书府,她并没有和任何势力有敌对的地方。

    琦曼又是一笑,这么多年了,她用了彻底改换自己的容貌的药水,早已变成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哪里还有原先艳光四射的公主模样??墒羌幢阏庋?,南疆公主的风采还是留在了她的骨子中,这一刻,这一颦一笑,似乎又回到了那些光鲜肆意的年华,几乎有些妖媚起来。她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大约也无趣了些,我最讨厌痴情人,痴情有什么好?那女人既然如此执迷不悟,我倒不如让她付出性命的代价,岂不是很好玩?正房又如何?还不是只能落得一个自凋零的下???”

    这话萧韶却是明白的,向小园当初可不就是太子妃,可是琦曼一心想要嫁入东宫,可向小园本就在民间名声极好,更是当着琦曼的面亲自告诉洪熙太子,这世上她只知道一生一世一双人,无侧室无姬妾,这才是人生。大约也就是在那一刻,对于正室的恨便深深地镌刻在了琦曼心底。这么多年了,她竟然从来没有忘记过。

    “这世上的痴情人太多,即便是受到惩罚,也有天注定,你却不能代表天意?!苯罾淅涞?。琦曼也是害死她娘的凶手,也是害死萧韶爹娘的凶手,更试图伤害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人,即使再悲惨再可怜,都不值得同情。她哂笑一声,眼角眉梢全是讽刺:“更何况,你要知道,洪熙太子从未爱过你,你所谓的自怨自艾,都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何必要让自己过的这般不堪?”

    “你胡说!”琦曼一下子像是被蒋阮戳到了痛楚,立刻骂道,似乎还想要起来伤害蒋阮,锦二一个闪身将她动作制住,琦曼差点跌倒,扶着一边的桌子才阴冷的一笑道:“你懂什么?你有他宠爱,过的高高在上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勾一勾手指头就有无数人为你赴汤蹈火。你没有过一个人挣扎的时候,你没有感受过爱而不得的滋味,你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有过?!苯钇骄驳溃骸拔矣泄桓鋈嗽诤诎抵星笊氖焙?,有过被背叛的时候,有过所有的人都不可信看不到前路的时候,有过爱而不得最后发现自己是个笑话的时候。你所谓的被背叛,我只能说,我曾经托付终生的信赖,最后让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拜他所赐,有了你现在看到的我。我现在得到的有所少,当初失去的就有多少。这全都不可能成为理由?!苯畹溃骸澳闳羰窍胍玫饺缥蚁衷谡饷炊?,这一世,你大约也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行?!?br />
    萧韶握着蒋阮的手一紧,他知道蒋阮说的是什么意思。琦曼却是不明白,她突然惨笑一声,捂住自己的心口,那一处蛊虫已经开始活动,于此同时,地上的宣离面上也显出了痛苦的神色。

    子母蛊一同开始发作,琦曼的眼睛瞪得很大,似乎是要哭,可是眼眶干涩,根本没有一滴眼泪。她在京城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无非就是要报仇。当初洪熙太子不仅羞辱了她,还害得她成为了国灭的罪魁祸首。她要拿回原先失去的尊严和土地,可是自从她和宣离合作的第一日开始,她就知道,这个盟友一点也不可信。

    宣离狡猾而多疑,两人都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而南疆国虽然恢复了一些势力,要和大锦朝分庭抗礼还是有些苦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琦曼比丹真看的清楚,可是她为什么还要坚持,那是因为,若是不坚持着报复的这个信念,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她知道就算帮助宣离夺得大业,宣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会过河拆桥??墒晴故亲隽?,她看着萧韶爱上了蒋阮,她心中冷笑。她看的清楚,蒋阮是比她还要冷血的人,蒋阮能对自己的生父如此虚以委蛇,这女子心上已经没有一点情了。她想要看萧韶的悲剧和笑话,可是萧韶竟然成功了,蒋阮竟然嫁给了萧韶,他们伉俪情深的模样深深的刺痛了琦曼的心,她甚至因此而加快了自己报复的步伐,也就将本就有诸多不对的计划暴露出更多的漏洞。

    这一次,她也只是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最后能做的无非就是杀了蒋阮的两个孩子。没有一个女人不会疼爱自己的孩子,当初向小园和洪熙太子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即使是这样他们都留下?;は羯氐娜?。若是孩子走了,萧韶和蒋阮这一生都将活在痛苦之中。

    可是这最后一个愿望,也都落空了,琦曼没有想到的是,最后挡了那一刀的竟然是宣离。是这个一直和她同仇敌忾,如今已经被锦英王府弄得失去一切的宣离,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救了蒋阮的儿女?琦曼想不明白,也不再想要想明白了,这个蛊没有解药,她知道除非自己死亡,就要日日接受这样棰心刺骨的疼痛。她凄惨的笑了,有些不明白这一生究竟在做什么。从爱上洪熙太子那一刻开始,这一生就开始了错误,她回不了头了。她知道自己是错的,可是没有办法,她不能回头了。

    于是到了最后,南疆国公主的身份没有了,南疆过也没有了,她的一生就此葬送在陌生的过度,虚度了花一样的年华,爱过的男人至死都没有看过她一眼,更别提放在心上。她恨的女人虽然死得早,可是至死都拥有那个男人的爱。她一开始就输了。

    琦曼惨叫一声,突然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把烟雾一样的药粉,夏青忙叫道:“小心有毒!”南疆人本就是最善于施毒,众人连忙捂住口鼻。萧韶一下子挡在蒋阮面前,将她和孩子们的头按在自己怀中。待烟雾散尽,地上哪里还有琦曼的踪迹。

    “逃了。少主,现在去追?”锦一道。

    “不必了,她中了蛊,这子蛊在这里,就等于控制住了她?!毕那嗫戳艘谎鄣厣系娜?。

    宣离也受了琦曼那一把毒烟的影响,整个人显得痛苦不堪。齐风好奇的打量着宣离,道:“这是真正的宣离嘛?怎么突然做了好人?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毙氤鍪志攘肆礁龊⒆?,到底都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宣离便不是滥好心的人,更何况这还是仇人的孩子。

    蒋阮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宣离,他是知道了前生的事情吗?那他现在是什么意思?是在愧疚所以才这样做?这未免也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所有的事情并不是可以这样轻易就被原谅的。

    她微微一笑:“方才多谢八殿下出手了?!?br />
    宣离有些茫然的将目光转移到蒋阮身上,他喃喃道:“阮儿?!?br />
    蒋阮后退一步,萧韶将她护在身后,手中的匕首已然亮了出来。齐风惊讶的看着宣离,宣离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也曾从别人嘴里听过宣离似乎从前也打过蒋阮的主意,可是这样亲密的称呼……倒是有些奇特了。

    他道:“你……很恨我吧?!?br />
    恨他吧。恨他前世曾经那样对待过她,利用她伤害她,最后害得她死于非命。宣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长久以来,一直感觉蒋阮好似对他含着深深的恨意,原来那都不是错觉。兵败如山倒,他抛弃了原先光鲜亮丽的皇子生活,东躲西藏,背负着骂名,直到睡了一觉,好似梦到了十年春秋,猛地醒过来,世上已经沧海桑田。

    那个梦里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他得到了一切,得到了皇位,高高在上,那个位置却是以牺牲了一个人为代价。那个梦里的蒋阮,温柔美丽,笑的很甜,一心一意的爱他,然后被他利用的再也不剩一滴利用价值。

    那个梦里的最后,他大业已成,却还是时时感到孤寂,只要想起从前那个温柔美丽的倩影,便觉得莫名心痛。

    他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因此而愧疚,为什么会心痛,无非是因为他发现在那些利用她的日子里,逢场作戏中竟也不知不觉付出了一些真心。这些真心看上去微不足道于他也无足轻重,却在后日的梦魇中一日日的折磨他,待他发觉这真心的时候,斯人已去。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人了。

    他想那大约并不是一个梦,或许是预示着什么。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一生自己看见蒋阮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觉得她是属于自己的。蒋阮的确是属于他的,不过那是曾经。被伤害过的梦里如是,这一次,不仅是他梦醒了,蒋阮也醒了,所以她清醒的投入了萧韶的怀抱,她不遗余力的对付他,将他视为死敌,最后得到了一个和梦里截然不同的结局。

    宣离跟着琦曼来到这里,他知道琦曼是想要杀了蒋阮的两个孩子,他也想要抢回蒋阮。到了现在,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已经没有了卷土重来的机会,宣沛把机会把持的紧紧的,他还剩下什么?他什么都不剩下了,可他是宣离,他是从来都不会认输,懂得隐忍蛰伏的宣离,若是梦里的蒋阮,即使是他一无所有,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他吧。

    所以他不甘心,他什么都没有留下,如果能留下蒋阮呢?那个女人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可是当他看到琦曼要对蒋阮的孩子下手的时候,突然想到梦中最后看到蒋阮的场景,她跪在九重高的台阶之上,披头散发,美丽的脸上充满绝望,而她怀中的孩子傻傻的呆着,那是宣沛。她将孩子护的很紧,即使是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她也不会放着自己的孩子不管。

    如果蒋阮的孩子死了,她也会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的吧。宣离突然想,梦里蒋阮什么都没有了,这一次,又要再毁了她一次吗?

    他突然犹豫了起来,而琦曼已经出手,那一刻,宣离什么都没想,自己迎了上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倒下去的时候,他的眼神甚至还有些茫然。

    “我当然恨你?!苯畹溃骸凹词鼓阆衷诰攘宋业暮⒆?,我还是恨你?!彼览龅难劬锟床坏揭凰恳缓恋那嵋?。宣离突然就想起来了,是的,蒋阮在梦中,从未用过这样冷的眼神看他。她总是微笑着,温柔的与他说话,她总是无条件的顺从他的主意。

    “阮儿,我不是故意的……”他想说什么,他想说自己不是故意要利用她的,可话出口,他却突然发现自己词穷了。从梦中到梦外,每一次见到蒋阮,他的心思都是利用。利用她得到名利,得到天下无双的那个位置??墒亲詈蟮玫降氖焙蛉从址⑾?,一切并未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好,他后悔了,苦果只有往自己肚里吞。

    “宣离,你什么都不必说。你欠我的,我已经自己讨了回来,你的江山,你的筹谋,你的大业,如今都已经毁了。现在,只要你的命,你我之间便已经两情,日后黄泉路上相见,也是路人,再无瓜葛?!彼档木鼍?,却还是清晰地说明,要宣离的一条命。

    曾经的温柔缱绻现在只剩下刀枪相对了吗?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动容,宣离想,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罢了。那是在他人生尽头,无比荒谬的一个梦。其实他宁愿那只是一个梦,如果蒋阮一开始就与他是仇敌,一开始就想着如何扳倒她,一开始就没有对他有过别的情意,那该多好。没有那些利用和伤害,也没有遗憾和后悔,从一相见手中持着的就是刀刃而非花朵,这才是正确的。

    可是他也知道,那的确不是一个梦。她曾经是属于他然后又离开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他道:“我爱过你?!?br />
    萧韶额上青筋一动,夏青和齐风都看傻了,这宣离是活腻歪了还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当着萧韶的面给蒋阮表白心上情意??尚胧钦饷炊嗲榈娜寺??

    蒋阮微微一笑,偏着头看他,目光中竟也有几分天真的艳丽,只是瞳孔深处却是透出冷意来,嘴里吐出的话更是残酷无情,她道:“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的确,这与她何干?宣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他的身子变得很重,他想,那个梦里的最后,他的确是发现自己爱过一个女子的,只是面前的女子眉目冷艳,定与当初的不是一个人了。

    要么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梦,要么,梦里的女子早已死了,面前的这个女子,不过是另一个人。他突然自嘲的一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笑些什么,只是笑着笑着却又有泪落下来,成王败寇,这一局,是他输了。而他至死,都不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或许那个梦可以给他启发,他却不愿意相信那个梦。

    “萧韶,我不如你?!彼?。

    “带下去?!毕羯孛嫔焕?,转身拉住蒋阮的手,低声嘱咐道:“小心身子?!?br />
    ……

    三日后,失踪了的前南疆国公主琦曼被人找到,她竟是自己站在城门之上,穿了一身嫁衣,噬心蛊的原因令她的容颜苍老憔悴的厉害,甚至看上去有几分可怖。然而这样的情况下,仍扔做出少女的举动,让人看着便觉得诡异而不寒而栗。

    琦曼站在城墙之上,笑容肆意飞扬,也不知是在笑什么,最后从城墙上一跃而下。倒也有几分南疆公主的刚烈模样,只是她作恶太多,百姓们对她从来没有好感,自是没有一句好话,纷纷是骂恶人有恶报的,与此同时,被关在牢中的宣离因为子母蛊发作,同时死去。

    宣离因为身为乱党,又是害死先皇的凶手,是没有资格入皇陵的?;实廴蚀?,允他下葬,只不过下葬之时请了天师,却不知是什么意思。有人猜测,是年轻的小皇帝为了封住宣离的灵魂,不让他投胎转世才这般做的。有人认为此举太过残忍,毕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有人却认为这一举动很好,毕竟宣离这样弑父造反的举动实在是十恶不赦。

    紧接着,皇帝便封了锦英王妃为一品诰命夫人,又给了锦英王府世袭的继承爵位。萧鸣笙和萧南絮小小年纪便就成了大锦朝谁也不敢动的身份,比皇孙贵族还要不为过。

    当初跟着少年天子的一众大臣也都有了新的前途,尤其是年轻的朝廷新贵,譬如柳敏莫聪之流,俨然已经成为新一代的中流砥柱。至于林尉,辅佐了皇帝登基之后,便又渐渐地退隐了,只说要回去当管家。众人只当他是又玩多年前的一招,也就懒得管了。

    蒋信之和赵瑾的亲事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夏青和林自香却是没那么顺利了,林自香对夏青尚且没那么满意,夏青的追妻之路还任重而道远。露珠和连翘和亲事也在筹备之中,总之府里是一片喜气洋洋,不过最让人开心的,大约还是两个小家伙了。

    萧鸣笙和萧南絮长得很快,又生的十分可爱,萧鸣笙平日里总是学着自己亲爹一般冷酷,除了蒋阮,谁逗都是板着一张脸。林管家说和萧韶小时候脾气一模一样,至于南絮总是笑眯眯的,却是个暗地里使坏的主。这两宝贝整天在锦英王府里把众人都闹得个人仰马翻,直教人哭笑不得。蒋阮也忙个不停,一晃就到了开春的时候。

    这一日,蒋阮正在屋里收拾鸣笙和南絮撕碎的碎纸,小孩儿正是长身子的时候,也学着开始抓东西,到处都是撕碎的纸。蒋阮弯腰收拾着,冷不防就被一双手圈住了腰。

    “干什么?”蒋阮回过头,萧韶就蹭了蹭她的脖子,这人如今倒是越发黏人了,尤其是和鸣笙较上了劲儿,两父子在家明争暗斗,蒋阮安抚了大的还要安抚小的,也是头疼。

    “过几日跟我去江南?!毕羯氐溃骸盎噬吓扇斯パ布??!彼凳茄布?,其实是去游玩。宣沛特意安排的,萧韶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就接受了。

    “孩子怎么办?”蒋阮道:“带着去只怕是不方便了?!?br />
    “不带?!毕羯芈У母袅诵?,低声道:“那么大了,留在府里,我们两人就好?!?br />
    “那么大了?”蒋阮笑骂:“这才多大?你也好说这种话!孩子还不会说话呢!听说这个年纪最是容易学会说话的时候,我还想听孩子叫娘?!?br />
    正说着,就见一边的小床上“扑通”一声,两人同时看去,本来睡着的两兄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萧鸣笙冷冷的盯着萧韶,萧韶盯回去,就见南絮突然咧嘴一笑,甜甜道:“爹——”

    ------题外话------

    最近开学更新的比较不稳,文文到这里就正文结束啦,祸妃写了大半年,感谢正版读者们的支持,这是茶茶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接下来会陆陆续续更一些番外,初步有向小园和洪熙太子的故事,亲们想看谁的番外也可以留言,茶茶会看着写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嫡女祸妃第338章 大结局(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嫡女祸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嫡女祸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