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才鬼医

【470】,大结局之终章幸福美满全是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逍遥游游 书名:重生天才鬼医

    “哈哈,哈哈,哈哈……”即墨青魇那猖狂的大笑声如同滚雷一般的在天空中扩散开来,那笑声得意非常,听在人的耳朵里只让人觉得心惊胆寒。

    “哈哈,哈哈,苏凌,即墨青冥就算是现在你们两个舍了肉身,舍了灵魂,但是那又能如何呢,你们所想要?;さ囊磺?,我都会帮你统统毁掉的,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即墨青魇那志得意满的声音不断地响了起来,他的那张疯狂得已经近乎于扭曲的脸孔却是浮现在了惨绿色的伪九重之上。

    “吼,吼,吼……”九重浮屠塔身之上九头巨龙与那黑虎,谛听十一头巨兽同时仰天咆哮,那咆哮声声之中一尊巨大的昆仑胎却是自那九重浮屠塔内缓缓地浮现而出,这段日子以来昆仑胎在九重浮屠塔内经过那灵液的不断滋养,还有众兽的吐息已经再次恢复成形了,此时此刻这昆仑胎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婴孩一般。

    惨绿色的伪九重之上那张属于即墨青魇的大脸,在这昆仑胎现身的一刻却是微微怔了一下,昆仑胎被苏凌收走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才短短的时间罢了,这昆仑胎居然可以恢复到如此的程度。

    就在即墨青魇犹疑不定的时候,那巨大的婴孩般的昆仑胎却是已经缓缓地张开了双眼,那双明亮的眸子如同被春雨洗后的竹叶净若明溪,又如那空谷的幽兰一般的明澈而宁静。

    不得不说如此这般的澄清干净得不杂纤尘的眸子除了刚刚出生的婴孩却是再难寻得了。

    而随着这具昆仑胎睁开了双眸整个儿天地之间的气息也跟着陡然一变,那天地之间的一切能量似乎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汇聚之所居然向着这昆仑巨婴汇聚而来,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在巨婴的头顶上形成了一道能量的漩涡。

    那漩涡飞快地旋转着,而随着能量的不断进入,巨婴的皮肤却是越发的白晳而光亮了起来。

    即墨青魇那张脸孔这个时候却是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唇角,丫的,苏凌那个女人明明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可是却还是可以给自己添麻烦,果然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克星不成吗?

    昆仑胎……

    先不说他即墨青魇到底能不能打过这个巨婴,如果自己真的把这个巨婴给毁掉那么自己还有个屁的福报了,天罚一定会等着自己的,因为这昆仑胎根本已经具备了灵智,已经活了好不好。

    心念急动着,即墨青魇那双狰狞的眸子里一片阴沉之色。

    但是即墨青魇就是即墨青魇,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已经有了主意。

    于是众人只见那惨绿色的伪九重这个时候却是绿芒闪动,接着即墨青魇的身影便出现了。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却是带着无与伦比的笑容,接着他的一双大手向前伸出,声音也是带出了几分略显生硬的宠溺:“孩子,我是你的爸爸啊,快点过来到爸爸这里来……”

    听着即墨青魇的声音,那昆仑胎所化的巨婴却是眨巴着一双眼睛扭头看向他,那双明亮的眸子如同银河般的闪动着。

    于是即墨青魇的声音却是变得更加温柔了起来:“孩子,我是爸爸啊,怎么了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吗?”

    下方的伽蓝,伽楼罗,池田秀一,轩辕夜月,步清尘,介沉,伊藤等人听到了这话,一个个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极度愤慨之色,特别是伽蓝,伽楼罗,步清尘,池田秀一,轩辕夜月几个人,要知道那地狱门可是他们几个人随着苏凌与小阎王即墨青冥进入的。

    现在看到即墨青魇居然可以做到如此这般的不要脸,真真是让人无语以对。

    “孩子,他不是你的爸爸!”伽蓝虽然平素里绝对不是一个急性子,但是现在苏凌与小阎王即墨青冥两个人已经尽数殒落了,而又目睹了即墨青魇居然恬不知耻地勾引昆仑胎,他如果不再急的话,那么他就不是伽蓝了。

    于是伽蓝怒喝出声:“他才不是你爸呢,他是一个混蛋,一个大混球,你的爸爸还有妈妈就是被他生生逼死的,你的爸爸叫做即墨青冥,你的妈妈叫做苏凌,我是你的舅舅我叫伽蓝!”

    伽蓝这个家伙居然还顺便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巨婴歪了歪可爱的大脑袋,将一根胖乎乎的手指含到了口里,然后喃喃道:“苏凌,即墨青冥,伽蓝……”

    嗯,似乎好像有点熟悉的样子。

    于是这个胖胖的巨婴便又抬手指向即墨青魇:“你是坏人!”

    说着那胖胖的小拳便向着惨绿色的伪九重砸了下去。

    只是一拳,于是那惨绿色的伪九重居然生生地被砸得倒飞出去。

    即墨青魇目光微沉,但是嘴角处却是勾起一抹极淡的浅笑,不过就是一尊昆仑胎罢了,只要他能控制这尊昆仑胎,那么伽蓝那些混蛋便都可以直接死在昆仑胎的手上。

    昆仑胎虽是天生地养的奇宝,不容人破坏,但是如同昆仑胎沾血伤命,那么便会被天地所弃,而到时候自己便可以吸收干净昆仑胎体内的一切能量,也不用再担心天罚了。

    没有人发现一道淡淡的如同丝线一般的绿芒却是已经在那巨婴与伪九重接触的时候进入到了巨婴的体内。

    而那昆仑胎在一击得手之后居然又一连挥出了几拳,而且每一拳都重重地轰在了伪九重之上。

    伽蓝等人起初的时候看着还直叫好,但是看着看着他们便也觉察到了几分不对劲儿,即墨青魇实力他们可是已经看到过的,就算是这昆仑胎再如何的强大,可是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攻击上毫无技巧可言,完全就是直来直去,虽然看起来是虎虎生风,可是如果想要躲闪开来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是为什么那伪九重却可以次次都被巨婴轰中呢?

    众人的心底里可是万分的不解,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大家想不明白!

    步清尘一双眸子目光转睛地看着巨婴再次挥出的一拳,依就是重重地轰在了伪九重之上,接着他便看到了一丝极淡的绿芒在巨婴的胖手与伪九重接触的那一刻进入到了巨婴的体内。

    “不要再攻击了!”步清尘的心头一动,立马便明白了即墨青魇的意思,这个王八蛋果然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居然连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孩子都算计。

    如果被即墨青魇知道了步清尘的心思,那只怕他会直接问:你的眼神得多差啊,才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小孩子,你看看这个家伙哪里小了,而且我不算计他,我还等着被你们算计吗?

    “不好,即墨青魇想要控制昆仑胎!”步清尘开口了。

    他的声音一入众人的耳中,众人一个个的脸色都不由得大变。

    可是现在他们再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因为那昆仑胎巨婴的手臂却是已经被那一道道的绿丝扯住了,在即墨青魇的狞笑声中,那昆仑胎巨婴的手臂居然生生地被扯得与伪九重牢牢地贴在了一起,于是伪九重塔身上的绿芒涌动,当下大量的绿芒便直接涌入到了昆仑胎巨婴的身体里,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那昆仑胎巨婴的一条手臂便已经完全变成了惨绿色了。

    “啊,啊,啊,妈妈救我,妈妈救我……”昆仑胎巨婴不由得嘴巴一张便哭出了声音。

    伽蓝愤怒地向着即墨青魇道:“即墨青魇你真是一个混蛋!”

    伪九重上即墨青魇的那张脸孔却是越发的得意了起来,他哈哈大笑着:“哈哈,哈哈,赢才是最重要的,而我会继续好好地活着,但是你们一个个却都必须要去死!”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那伪九重之内绿色的光芒却是越发疯狂地闪动了起来,与此同时进入到昆仑胎巨婴身体里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了。

    “嗡,嗡,嗡……”九重浮屠塔有些焦急地嗡鸣着。

    现在的九重浮屠塔看起来应该很想要冲过去击退伪九重而?;だヂ靥ゾ抻?,可是即墨青魇却操纵着伪九重吸附住昆仑胎巨婴的手臂无论九重浮屠塔想要从那个角度袭向自己那么就将那昆仑胎巨婴挡在哪里。

    所以不得不说现在的九重浮屠塔也是对于即墨青魇有些无可奈何起来了。

    “哈哈!”即墨青魇的笑声越发的刺耳了起来,昆仑胎巨婴现在整个儿已经有半边身子都已经被惨绿色给荼毒了。

    而再看的时候,却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昆仑胎巨婴现在那两只眼瞳一个依就是婴孩般的清纯,而另一只眼瞳却是已经生生地变成了诡异的绿色。

    “哈哈,哈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孩子!”既墨青魇大声地咆哮着,而接着他却是已经将伪九重催动到了极致,于是那绿色迅速地将昆仑胎巨婴的身体整个儿都包裹了起来,终于昆仑胎巨婴的两只眼睛都已经彻底地变成了惨绿色,就如同那地府里的鬼火一般,闪动着让人心悸的诡异。

    “好孩子,下面的那个人就交给你了,至于这尊黑塔,就让爸爸来收服好了!”即墨青魇这个时候却是自那伪九重中浮现出身形,抬手指了指下方的众人道:“去吧,我的孩子,去杀死那些小小的蝼蚁吧,哈哈,哈哈,让你的手上沾染上鲜血吧,让你的心上背负起无辜的亡魂吧!”

    伽蓝,伽楼罗,步清尘,池田秀一,轩辕夜月,介沉几个人当下都是脸色大变,然后几个人也顾不得商量直接便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现在他们唯可以做的就是激活之前苏凌为众人留下的那道防护罩,这样至少可以挡得住那昆仑胎巨婴的几拳头吧。

    否则的话就凭着那昆仑胎巨婴的拳头还有力量,他们这些人只怕要不了几拳便会都化为肉泥。

    诚然,其实以他们几个人的本事来说想要逃跑亦是很容易的,可是既然之间苏凌与小阎王即墨青冥,宁可自己失去肉身,燃尽灵魂也要?;ふ饫锏乃腥?,那么他们又岂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逃走呢。

    虽然他们也知道那道防护罩不过只能挡得下昆仑胎巨婴的几拳罢了,当那防护罩碎裂之后,他们的命运依就是化为肉泥。

    说白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的。

    但是……

    能拖延一下也是好的,说不定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想到什么办法呢?

    惨绿色的昆仑胎巨婴挥动着拳头向着下方的众人狠狠地砸来。

    “嗡!”九重浮屠塔的身上黑芒飞快地一阵闪烁,接着那九重浮屠塔便化为了一道残影,然后那厚重的塔身便重重地撞到了昆仑胎巨婴的手臂上。

    不得不说昆仑胎巨婴的身体可是一般的强横,九重浮屠塔这尽全力的一撞,居然没有撞断他的手臂,只是将昆仑胎巨婴的手臂撞得偏离了开来。

    于是众人只听到“轰”的一声,接着又是一声凄厉的鬼哭狼嚎之声,却是昆仑胎巨婴一击正好轰到了那些黑雾之人的队伍中,于是一团团的黑雾腾起,但凡被昆仑巨婴拳头击中的黑雾中人一个个都散去了黑雾,然后化为了一团黑烟而去。

    “哼,九重浮屠塔我说了你的对手是我!”不过就在九重浮屠塔想要继续对昆仑胎巨婴再次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即墨青魇的身体却是再次与伪九重融合到了一起,接着那惨绿色的伪九重便挡在了九重浮屠塔与昆仑胎巨婴之间。

    于是一黑一绿两尊同样的大的九重塔便在半空中形成了对峙之势,两尊巨塔都在缓缓地转动着,然后又同时动了起来,重重地撞击在一起。

    “呯,呯,呯……”那种沉闷的撞击声,声声震耳。

    而与此同时那惨绿色的昆仑胎巨婴那硕大的拳头却是也一次又一次地重重地落到了伽蓝等人重新激活的防护罩上,虽然如此三五拳之下那防护罩依就是好好的,可是众人却都惊骇地发现,随着那昆仑胎巨婴每一拳的砸下那防护罩上的光芒都会微微一暗上一份。

    虽然伽蓝等人并没有说明,但是这里也没有什么傻子,所以他们的心里也是明白的,当头顶上方的防护罩彻底地失去了光亮,那么也就是防护罩碎裂之时,同样的也是他们损命之时了。

    在这种时候众人的心里却升起了一股近乎于苍白的绝望,他们一个个目光无力地看着头顶之上,看着那昆仑胎巨婴的拳头再次抬起,然后再次落下。

    每一次拳头落下来的时候,他们都觉得自己已经与死亡无比的接近了。

    当再看到拳头抬起来,他们便又觉得自己虽然逃过了一次大难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的喜悦。

    “死在这里,倒是不用麻烦黑白无常上去拘魂了!”苏阳这个时候却是开口道。

    众人听到了这话只是一阵苦笑,是??!

    不过黑无常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不一样,如果你们在阳间死了,那么你们还有魂可拘,可是如果被这个昆仑胎巨婴的拳头砸到了,那么魂也会碎的!”

    你的意思就是说直接彻底灭亡了,就连神马轮回转世之类的希望也同样的被消灭了,瞬间感觉不再爱了,黑无常,你知道不有的时候实话实话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但是现在众人却没有谁再说纠结这件事了,他们已经看到了头顶上的防护罩现在已经摇摇欲坠了,只怕再有一两拳那么那道防护罩就会真的碎掉了。

    希望神马的完全看不到昂!

    但是这个时候天空中正在激烈碰撞的九重浮屠塔与那惨绿色的伪九重却是终于停了下来,或者更准确地来说是因为那惨绿色的伪九重停下来的关系。

    “啊,啊,啊……”那一直很是得意嚣张的即墨青魇这个时候却是不断地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痛苦的声音。

    众人将目光稍稍地向着那惨绿色的伪九重上移去,却是可以看到在那惨绿色的伪九重的塔身上即墨青魇那张扭曲的脸孔上现在已经完全被痛苦布满了。

    特么的这是神马情况!

    众人一时都不明白了,话说现在不是即墨青魇占据着上风吗,话说现在不是他们这群人的小命危在旦夕吗,怎么那个混球居然会如此的痛苦呢……

    谁能来给解释一下呢?

    即墨青魇身体一点一点地离开了那惨绿色的伪九重,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一张脸孔已经不复英俊与潇洒,而众人更是可以看到在他的身体里似乎正有着两个什么东西拼命地想要与他分开一般。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即墨青魇的声音里充满着不甘:“怎么会这样……”

    叫着,叫着,他的脑子里却是突然间浮现出之前苏凌突间掏出一把手枪,在自己的身上直接便打光了一膛的子弹,那个时候他并没有留意,因为子弹神马的根本就不可能会伤到他。

    可是现在他却是突然间想了起来,苏凌所打出的子弹命中的都是自己身体的不同部位,而当时自己并没有发现,那些子弹重重击中都是自己身上的几处大穴,而且那些子弹的弹头上似乎也经过了很特别的一些处理,在击中自己的时候自己就会觉得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

    那个时候的不在意,但是在现在想起来,却是不得不在意的事情。

    那子弹上符咒!而且绝对不会是一般的符咒!

    即墨青魇眼瞳迅速地狠缩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苏凌,苏凌,你居然会有这样的心机,在活着的时候,便留下了这道算计,苏凌,该死的女人!

    “苏凌,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即墨青魇再也忍不住了他仰头咆哮着,那声音里充斥着疯狂的不甘与怨恨,没错现在的即墨青魇对于苏凌的怨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无与伦比的。

    他那双腥红色的眼瞳恶狠狠杀机毕露地望向下方的众人,特别是苏凌所在意的众人的身上扫过,如果,如果他一巴掌拍死那些人的话,那么就算是苏凌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应该也会心疼的吧。

    想到这里即墨青魇不由得扯着嘴角笑了起来,那阴冷的笑容里杀机闪现。

    不过就在他想要动手的时候,他身体里的那两个东西却是已经生生地把他身上的那层人皮给拱了起来大半,众人看那人皮隆起来的轮廓应该是两道人形。

    “??!”而随着那两道人形的轮廓不断地用力向外挣扎着,即墨青魇所感觉到的痛苦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他大声哀号着,那痛苦的声音让人有些侧目,可是众人却没有哪个对他抱以同情的态度,甚至大家更希望的就是这个王八蛋可是就如此这般的生生痛苦死才是最最好的!

    “轰!”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巨大的昆仑胎巨婴却是再次一拳挥下,这一次却是生生地将众人头顶上的防护罩给拍成了碎片。

    众人的眼上那绝望之色却是一闪而过,人在距离死亡还有一定距离,或者说也许软弱,也许眼泪还可以令得死亡来得再慢点的时候,那么众人心头便会恐惧,可是当现在死亡已经站在他们的面前时,那种对于死亡的恐惧却是已经完全烟销云散了。

    甚至众人都已经再也没有人去关注那硕大的昆仑胎巨婴接下来的拳头会在什么时候落下来了,他们现在只是希望自己在临死之前,可以看到即墨青魇被他身体里的那两个东西折磨死!

    “噗,噗!”但是不管即墨青魇如何的挣扎,他身体里的那两个人形却是终于破体而出,然后立在了半空之上。

    “那是……”当看清楚那两道人影的样子后,众人一个个都不由得大吃一惊,话说那两张熟悉的脸孔,他们之前才刚刚见过,而且还吃不小的苦头呢,并且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存在所以小阎王之前才会身受重伤,所以苏凌才会被逼到走投无路舍身入魔。

    那两道人形的两张脸孔赫赫然正是老阎王与老王妃两个人。

    真是没有想到即墨青魇不但杀了自己的父母,而且还将他们两个人的灵魂融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丫的这个王八蛋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他怎么下得去的手,见过丧心病狂的存在,但是像即墨青魇如此这般的丧心病狂的存在,还真的是头一次见到。

    而这个时候那昆仑胎巨婴的拳头却是再次举了起来向着下方的众人再次狠狠砸下。

    但是就在这个危急的关头,老阎王却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抬起一根手指向着昆仑胎巨婴一指,于是那昆仑胎巨婴势在必得的一击便生生地顿住了,再也砸不下去了。

    “呼!”众人一个个都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丫的,得救了,只不过不知道现在那老阎王,还有王妃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伽蓝!”还不错老阎王还没有达到老眼晕花的地步,居然还认得伽蓝,于是他开口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地府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要知道整个儿地府那可是老阎王的全部心血啊,现在看着地府里的满目疮痍,老阎王是真的只觉得一阵心疼不已。

    “还不是你的那个好儿子即黑青魇干的好事儿!”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到这事儿,伽蓝可是一肚子的怨气:“而且如果不是即墨青冥与苏凌两个人舍身,舍魂只怕现在地府都已经没有了,不存在了!而且这些事情你们在那个混蛋的身体里不是也都看到了吗,怎么着到了这个时候你们两个还想要包庇这个混蛋,还想要继续无视他的所做所为吗?”

    伽蓝的话令得老阎王的脸色沉了下来,他转头看向即墨青魇,这个曾经他与王妃最最喜欢,最最重视的孩子。

    他们为了这个长子,生生挖出自己小儿子的七窍鬼心换到了他的心窝里,可是这个长子却又是如何回报的呢,他居然杀死了自己与他的母亲,而且还将他们两个的灵魂吞噬了。

    如果不是之前有着十几道的符箓被打入到即墨青魇的身体里,只怕他与王妃两个到现在都没有办法离开即墨青魇的身体。

    看到老阎王投到自己身上来的眼神,即墨青魇却无所谓地扯着唇角笑了笑:“老家伙你已经活得够久的了,而且你们两个的灵魂在我的体内呆了那么久,你们的力量也被我吸收的差不多了,现在你们除了可以阻止那个昆仑胎的攻击应该再也做不了什么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说到最后即墨青魇又是一阵大笑:“苏凌,你不是精于算计吗,哈哈,哈哈,如果现在你知道你救出来的这两道灵魂不过就是两道废柴的话,那么你之前是不是还会这么做呢!”

    一听到苏凌这个名字,老阎王与王妃两个人却是同时对视了一眼,话说刚才他们从伽蓝的口中也听到了这个名字,而且在即墨青魇身体里也同样的看到了这个女子,她与即墨青冥可以说是有着夙世姻缘。

    “老家伙,你们两个早就已经死了,就算是现在你的灵魂离开了我的身体,只怕也存留不了多少时间就会消失的吧,哈哈,哈哈,而现在即墨青冥也同样已经死了,你们两个的儿子只剩下我一个了,你们不会是想要让即墨一族彻底的断子绝孙吧!”即墨青魇很清楚老阎王的软肋在哪里。

    一听说老阎王与王妃两个灵魂根本就不会存在太长的时间,于是伽蓝等人的脸色再变了,他们还以为老阎王与王妃的灵魂出现,便可以制住即墨青魇了呢,如果,如果……那后果他们是真的不敢去想了。

    “我们错了!”老阎王扭头看向自己的王妃。

    “是??!”王妃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青冥是一个难得的好孩子,可是咱们两个却从来都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我们不是合格的父母!”老阎王道:“但是现在知错改错还不算晚!”

    王妃很显然已经听明白了老阎王的意思,于是她微微一笑:“是啊,现在改错还不算晚!”

    随着声音,老阎王与王妃两个身形便迅速地掠到了九重浮屠塔上站定。

    接着众人便看到老阎王的一只手缓缓地抬起直指向天,而另一只手却是直指向地:“以我之魂换我子即墨青冥魂兮归来!”

    而这个时候王妃也是如老阎王一般,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以我之魂换我媳苏凌魂兮归来!”

    “你们,你们……”即墨青魇的眼睛瞪大了,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老阎王与王妃两个灵魂被鲜红色的火焰包裹?。骸澳忝蔷尤桓椅思茨嘹つ歉黾踝龅秸庖徊?,你们给我看清楚了,我才是你们的长子,我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地府主宰,即墨青冥只不过就是我七窍鬼心的载体罢了,我要他活,他便活,我要他死,他就得去给我死,而你们现在居然还想要救他,我不允许,我不答应……”

    一边说着即墨青魇一边操纵着那惨绿色的伪九重狠狠地向着九重浮屠塔的塔身狠狠地撞去。

    “吼,吼,吼,吼……”十一声兽吼之音惊天动地,与此同时九头九色巨龙,还有黑虎以及谛听居然同时自九重浮屠塔上纵身跃出,以他们的身体生生地扛下了那伪九重的一击。

    虽然一时之间九龙鳞片飞扬,黑虎与谛听的身上也变得鲜血淋漓,但是这个时候既然鬼医大人苏凌与小阎王大人即墨青冥可以魂兮归来,那么他们受点儿伤又算得了什么呢,而现在他们有志一同地清楚着,明白着一点那就是绝对不可以让即墨青魇打扰到现在的老阎王还有王妃两个。

    “该死,该死,你们这些畜生给我滚开!”即墨青魇咆哮着,这一次不只是伪九重再次向着那十一头兽兽的身上撞去,他也是扑了过来。

    于是金银双龙那硕大的龙目之中杀意毕现,大黑二黑同时一摆巨尾便向着即墨青魇拍了过去。

    可是即墨青魇到底还是即墨青魇,他居然双臂张开,然后竟然生生地将金银双龙的龙尾夹住,然后猛地大喝一声,便将金银双龙的身子重重地向着地面上甩去。

    “轰,轰……”两声巨响,金银双龙的身子生生地将那坚实的大地砸出了两道深深地沟壑。

    但是还不等即墨青魇再前进一步呢,起司与三煞却是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被砸到沟壑里的大黑二黑一口龙血喷出,却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居然再次挣扎着飞上了天空向着即墨青魇扑了过来,至于其他的七头巨龙却是死死地缠住那绿色的伪九重不让这座破塔砸到九重浮屠塔之上。

    “嗡,嗡,嗡……”但是在即墨青魇地狞笑中那刚才被老阎王一指定住的昆仑胎巨婴却是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这一次巨婴却并没有再继续向着下方的众人攻击而去,他竟然迈动着肥肥壮壮的小腿向着九重浮屠塔这边而来。

    “不好!”伽蓝惊呼一声,接着便纵身而出,以一种悍不畏死的决绝之势向着昆仑胎巨婴迎了过去,他明白现在九龙,起司,三煞都已经被缠住了,如果自己不能缠住这昆仑胎巨婴,那么一切便会真的结束了。

    不可以,他绝对不会让一切就这样结束,就算是他伽蓝死在这里,他也要挡住这昆仑胎巨婴。

    而在他的身后,轩辕夜月,池田秀一,步清尘,伽楼罗四个人也都是腾身而起,几个男子的脸上都带着赴死的悲壮,都带着明知必死却依就是冲上前来的悲怆!

    介沉取出一道纸符往自己的身上一贴,刚想要跳起来,但是却被伊藤直接按住了肩膀:“也给我一张!”

    “还有我!”

    “还有我!”

    “还有我!”

    ……

    而接着无数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介沉点了点头,将自己身上那些可以让人暂时飞起来的纸符统统取了出来:“时间只能持续三十分钟!小心别掉下来摔着!”

    对于这句提醒众人却只是微微一笑,掉下来摔着……这一点他们根本就不纳入考虑的范围内,升到半空去,阻挡那昆仑胎巨婴,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再回头落地!

    于是一道一道的身影便又升到了半空中,明知道他们的力量在面对那昆仑胎巨婴的时候不过就是杯水车薪罢了,但是他们还是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冲了过去。

    一道道的身影冲天而起,同时又有一道道的身影被重重地从半空中拍落下来。

    如果侥幸未死,那么用衣袖抹一把嘴角处的鲜血便再次跃起来。

    老阎王与王妃静静地立在九重浮屠塔上,他们两个看着这一幕幕无比的惨烈的场景,看着那九龙的身上鳞片寸裂,鲜血如同小溪一般的不断地流下来,但是那九龙却依就是不肯退后半步。

    起司与三煞两货的身上都已经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但是他们的攻击却依就是凶猛而且疯狂。

    那边,那边的那些凡间的人类,可以说在从前的时候老阎王与王妃根本都不会用正眼看他们一眼的,但是现在这些凡间的人类,却是在用他们鲜血,他们的生命在谱写着一曲壮怀激烈的悲歌!

    他们是英雄,同样的他们也是鬼雄。

    老阎王的眼瞳被狠狠地震动着:“那两个孩子可以让地府变得更好!”

    “是??!”王妃点了点头,王妃毕竟是女人,看着这样的惨烈终究是流下了泪水:“他们都是为了我们之前犯的错误,这些代价不该他们来付的!”

    “是??!”老阎王长叹了一声,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落寞:“但是现在我们两个却也只能将这里的事情交给青冥还有苏凌了,相信他们会处理这里的一切的!”

    “嗯,我也相信息”王妃道:“苏凌那个孩子比我强,比我优秀!”

    “是啊,青冥那小子,是我们太忽略他了,他很优秀,比我还要优秀无数倍,真不愧是本王的儿子,本王以有青冥这样的儿子而骄傲,所以青冥你就你怨本王,那么这个烂摊子你也得扛下来!”老阎王说着伸出大手与王妃的手掌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接着老阎王与王妃便化为了两道血光冲天而起。

    血光一下子照亮了这一方天地,但是现在众人却没有谁再继续观注这里,他们每一个都只是专注地自己眼前的敌人,他们在心底里不断地告诉着自己,再坚持一下下,再坚持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可以了……

    没有人注意到在那血光之内又是两道身形缓缓地出现了,那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男子白衣黑发飘飘洒洒之间发欲仙欲幻,女子紫发红裙眼波流转之间却是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魔性美丽。

    “这是……”当两个人看清楚眼前的这血淋淋的惨状后,两个人不由得同时大吃一惊。

    当下两个人也顾不得去深究自己明明都已经融魂给九重浮屠塔了,为什么现在居然又活了。

    而这个时候已经融合了老阎王与王妃两个灵魂的九重浮屠塔这个时候那通身却似乎又覆上了一层金芒,黑金色的光芒万丈,一股淡淡的皇者之威却是从九重浮屠塔上不断地传来。

    苏凌与小阎王两个人立于九重浮屠塔顶之上,他们两个人双手交握,金色的耀日,银色的圆月自他们两个人的脑后升腾而起,然后当那金阳银月合而为一之时,九重浮屠塔却是塔身一震,接着那九重浮屠塔上的九层九门再次洞开,九道光柱便喷薄而出。

    那光柱射在九龙身上,射在了起司,三煞的身上,射在了众人那伤痕累累但是却依就是顽强不退半步的身体上,于是众人众兽一个个都惊喜地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口居然在瞬间便已经彻底愈合了。

    “小凌,小阎王!”池田秀一眼尖地看到了那九重浮屠塔上并肩而立的一对男女。

    “哦,小凌活了,小阎王也活了!”

    这个事实让众人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他们大声地欢呼着,他们张开嘴大笑着,只是笑着笑着那泪水却是也止不住地落下,太好了,太好了是不是,只不过这一刻虽然等得不是很久,但是却好艰难。

    还好,还好他们谁也没有认命,他们谁也没有放弃!

    就算是老阎王与王妃两个人做了再多的错事儿也好,但是这最后一次他们总算是没有再做错了,他们总算是还做过一件好事儿!

    当那九重浮屠塔内的光芒笼住了昆仑胎巨婴的身体时,昆仑胎巨婴身上的那惨绿的颜色便如同春雪一般的消融了。

    “妈妈,爸爸,妈妈,爸爸,那边有个坏人,那个坏人欺负我!”而刚刚恢复正常的昆仑胎巨婴一眼便看到了九重浮屠塔上的苏凌与小阎王两个人,当下这个家伙便扭动着自己那绝对是相当壮硕的身体,而以一种与这样庞大的身体极不相匹配的速度向着苏凌与小阎王冲了过去,看着这个大家伙伸开双臂的样子,似乎是想要一个拥抱!

    咳,咳,话说昆仑胎巨婴,你确定你只是想要一个安慰的拥抱吗,而不是想要压死某两个人。

    还好,在扑向苏凌与小阎王即墨青冥的过程中昆仑胎巨婴的身体却在那九重浮屠塔九色光芒的照射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当扑到苏凌与小阎王近前的时候已经变得如同一个阳间四五岁小孩般大小了。

    “妈妈,妈妈……”小家伙一头便扎到了苏凌的怀里。

    苏凌抱着这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小家伙倒是有些回不过神来,妈妈?这是从何说起啊。

    小阎王却似看出了苏凌心头的疑问:“之前为我疗伤的时候,已经几乎把昆仑胎的能量尽数用光了,而你却将昆仑胎收入到了九重浮屠塔内,用灵液滋养,要知道那九重浮屠塔可是你的宝贝,所以也可以说是你让他这么快便又重新恢复了完整的样子,而且也获得了灵识,不叫你妈妈又叫你做什么呢!”

    苏凌扯了扯嘴角,这算是一个惊喜吗?

    而这个时候小家伙又一抬头向着小阎王伸出了小手:“爸爸!”

    “嗯,乖儿子!”小阎王倒是立马从善如流伸手从苏凌的怀里把昆仑胎抱了过去,事后小阎王大人表示,这货叫自己爸爸必须要答应啊,否则的话一旦这货跑去叫别人爸爸,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爸爸,就是那个坏人欺负我!你要帮我欺负回来!”昆仑胎的脑袋在小阎王的怀里蹭蹭,然后抬手向着即墨青魇指了过去,小家伙的脸上一脸的愤愤然。

    “好的,小昆仑爸爸知道了,你好好地站在这里看着,爸爸和妈妈现在就替你出气!”小阎王一边说着,一边将小昆仑……好吧,这是咱们的小阎王大人为昆仑胎起的名字,真的好贴切有木有。

    即墨青魇此时此刻已经将伪九重收回到了自己的脚下,他立于伪九重之上,遥遥地与苏凌还有小阎王即墨青冥对立着。

    只是看他一脸怨恨怨毒的样子,似乎全天下的人都欠他一般。

    “该死,那两个老家伙到底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会救你们,一个两个居然都拖我的后腿!”即墨青魇咬牙切齿地道,现在他的心底里已经是恨极了,没法不恨,自他出生以来,老阎王与王妃可以说对他绝对是有求必应,只要他说想要什么,那么无论付出怎么样的代价老阎王与王妃也会为他办到。

    但是这一次却是老阎王与王妃唯一一次没有按着他的心意去做。

    不过也恰恰就是这一次便足矣将他逼入到绝境了。

    他现在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无论是苏凌,即墨青冥还是那九重浮屠塔,他们的气息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比之前更强了,比之前更难与之相抗了!

    “妈妈,我也可以帮忙的!”小昆仑这个时候却是伸手拉住了苏凌的裙子:“因为小昆仑可以与妈妈的九重浮屠塔合体的,到时候绝对就是无坚不摧了!”

    说着小昆仑也不待苏凌有所反应便直接身形便向着九重浮屠塔里沉了下去,不过片刻之后小昆仑居然与九重浮屠塔真的合而为一了,接着众人就听到那强大庄严地九重浮屠塔里却是响起了小昆仑那奶声奶气的声音:“坏人,小昆仑不喜欢你,小昆仑讨厌你!”

    随着声音九重浮屠塔居然在小昆仑的操纵下直接向着即墨青魇与他脚下的伪九重便冲了过来,那气势汹汹的感觉,就好像是下山的猛虎一般。

    即墨青魇的眼神闪了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该死的昆仑胎居然可以与九重浮屠塔融合,早知道的话刚才在昆仑胎还被自己控制的时候,便让他与自己的伪九重融合多好!

    可是这天下间的事本来就是有钱难买早知道。

    即墨青魇的心思不过就是微微一闪罢了,但是就在他想要将伪九重与自己同时转移的时候,却是惊骇地发现那九重浮屠塔居然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昆仑胎与九重浮屠塔融合在一起居然会拥有这么快的速度,真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那呼啸而来的劲风让即墨青魇难得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都已经有些发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底里居然生出了一股恐惧的感觉,是的,没有错,现在他居然有些害怕了。

    于是一时之间即墨青魇也顾不得稳定自己的心神了,当下也顾不得伪九重了,他忙身形一动便向后急退而去。

    就在他的双脚刚刚离开伪九重的时候,那九重浮屠塔却是已经雄纠纠气昂昂地与伪九重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当下响成了一片,接着众人便看到那惨绿色的伪九重塔身迅速地被无数条裂缝布满了,然后当第一块碎片掉落下来之后,于是接着又是第二片,第三片……然后终于整座伪九重轰然而碎。

    “哇,哇,哇……”因为之前即墨青魇已经与伪九重合而为一,所以伪九重被撞碎了虽然他不至于也跟着一起死掉,但是却是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一连数口鲜血喷出来,即墨青魇的一张脸孔却是已经变得一片苍白,其上没有一点的血色。

    而这个时候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即墨青魇!”

    这个声音很熟悉,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孪生弟弟即墨青冥的声音。

    抬了抬手掌,即墨青魇却是吃惊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现在居然已经使不出一点力气了,伪九重被打碎的对他自身造成的伤害终于要比他自己的估计还要更大。现在的他竟然与一个凡人无异,这该如何是好,如果,如果现在他还有一丝丝一点点的力气,那么他也可以突然间暴起,然后制住小阎王用来威胁苏凌。

    可是现在……

    于是他扯着嘴角哀求着:“弟弟,你要知道这一次你与苏凌可以重新回来,都是爹和娘用他们自己的灵魂来代替了你们,他们为了你们两个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所以你们不可以杀我的,因为一旦你们杀了我,那么爹和娘会很伤心的!”

    不得不说即墨青魇这个人还是很了解小阎王的,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弟弟很重感情,无论自己何的害他,但是一旦当自己放软态度,那么他就下不去手,更何况这一次老阎王与王妃两个还是舍了他们自己的灵魂才救回小阎王即墨青冥,还有苏凌的。

    所以以即墨青冥的性子来说,他现在心里一定不怎么好受,甚至会对爹娘心存些愧疚,所以现在他只需要再加一把火,那么他便不会再为难自己了!

    而一旦让自己有了可以恢复的机会,那么自己一定可以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但是就在即墨青魇都已经将自己的未来全都计划好,然后张开嘴巴想要再和即墨青冥说几句什么的时候,却是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一痛,接着他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儿身体都已经麻木了。

    他呆呆地低下头,却是对上了苏凌那冰冷的笑脸,女子的一只纤纤玉手此时已经伸入到他的心口处,时间不大便将那还在跳动着的七窍鬼心给拿了出来,然后也不待面前的即墨青冥和即墨青魇有任何反应便又将那七窍鬼心送入到了小阎王的心口中,原物奉还!

    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即墨青魇所欠的东西还有一样,那就是苏凌自己的天品灵脉,于是苏凌的手掌再一次伸入到了即墨青魇的心口里,这一次所花费的时间略微有些偏长,但是也不过就是一刻钟的时间罢了,看着自己手中的天品灵脉,苏凌满意地微微一笑,而且她居然可以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天品灵脉再次回到自己的手上那种喜悦,看来这天品灵脉应该也早就已经不愿意再继续呆在这个王八蛋的身体里了。

    任由着天品灵脉自动进入自己的身体里,而苏凌却又笑眯眯地取出了一个小瓶子,在即墨青魇的眼前晃了晃:“喂,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即墨青魇现在虽然已经没有心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瓶子里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现在他也看明白了,就算是小阎王即墨青冥可以对自己心软,但是苏凌这个女人却绝对不会对自己心软。

    于是即墨青魇便扭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小阎王哀哀地道:“弟弟,我知道一切都是我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而且现在七窃鬼心我也还给你了,天品灵脉我也还给苏凌了,求求你,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我再也不敢了!”

    “喂,即墨青魇,你知道不知道我非常喜欢做一件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但是根本不用小阎王即墨青冥表态,苏凌便接过了话头。

    既墨青魇的目光很是有些阴晴不定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带着魔性美的女子,只不过这种美丽现在看在他的眼里却是带着森然的杀意,还有女子脸上的笑容,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修罗的微笑。

    “呵呵,猜不到吗?”即墨青魇不开口,苏凌也不介意,她依就是自顾自地往下说着:“那就是痛打落水狗!”

    声音才刚刚落下苏凌手中的那个小瓶却是直接被她捏碎了,然后一颗已经完全变成了漆黑色的心脏便已经出现在苏凌的手掌中。即墨青魇的眼瞳在这个时候狠狠地缩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觉得这个卖相很是难看的黑色心脏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应该没有见过才对??!

    苏凌的五指轻轻合拢在那漆黑色的心脏上狠狠一捏,于是那颗心脏居然再次跳动了起来,只不过在那每一次的舒张收缩之下都有着一股刺鼻难闻的腐烂之气传来。

    “即墨青魇即使七窍鬼心还有天品灵脉都已经物归原主了,那么现在这颗心脏也应该物归原主了!”

    听到了这话,即墨青魇的身体不由得狠狠一颤,他瞪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苏凌手中的那颗黑色的心脏,这一刻他已经想起来了,他也明白为什么在这颗心脏才刚刚出现的时候他便觉得有些眼熟,话说这颗心脏根本就是他自己自出生之时起的原装心脏。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呢,这,这,这,这颗心脏不是早就已经被扔掉了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即墨青魇终于慌乱了起来:“不要,不要,快点把他拿走,我不要看到他,我宁可只当一个没有心的人,我也不要再看到他……”

    “胡说什么啊,这可是你的心脏你现在这么说他也会伤心的,感谢我师傅吧,如果不是他兢兢业业地保存了这么多年,你还真的没有机会再看到你自己的心脏了!”苏凌说着居然一抬手便将那颗黑色的心脏塞到了即墨青魇的心窝里。

    即墨青魇的脸色不由得大变,他的脚步接连退后了几步,然后他的一双手却是飞快向着自己的心口处摸去,他想要再将那颗心脏取出来。

    但是当他的手掌碰到自己心口处时却是只摸到了一片平滑的皮肤,而这个时候他却感觉到在自己的心口里那颗黑色的心脏却是狠狠地收缩了一下,然后又舒张开来。

    “啊,啊,啊……”而紧接着一声接着一声无比凄楚而惨烈的叫声便自即墨青魇的口中传出来了。

    那颗黑色的心脏里不知道到底压出来的是什么,现在即墨青魇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在自己的身体里那颗黑色的心脏所压出来的液体根本就不是血,而是一种可以让自己的肉身还有灵魂都完全腐烂的东西。

    他伸出手向着苏凌与小阎王即墨青冥两个人抓去:“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我真的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吧……”

    不过苏凌却是直接将小阎王挡在身后,女子的一双美眸冷冷地盯着即墨青魇:“哼,放过你,但是你之前可曾想过放过冥,放过你的爹娘,放过他们,放过我,你没有,你一点儿都没有,你根本就是那种自私自利只知道为自己着想的人渣,在你看来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应该围着你转,都应该为你付出,都应该为你牺牲,凭什么啊,现在来求,我告诉你不可能,所以即墨青魇你去死吧!”

    听到了这话即墨青魇不由得恶狠狠地盯着苏凌,但是即墨青冥却是已经将苏凌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他是男人,所以是不会躲在自己女人的身后的,

    即墨青冥的目光灼灼:“即墨青魇你必须要为你之前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即墨青魇面露狰狞,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再去与苏凌和小阎王即墨青冥争辩些什么了,现在他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将自己心口处的那颗黑色的心脏掏出来。

    于是他的手指居然直接发狠地划开了自己的心口,然后伸手进去,已经完全变成黑色的血液顺着他心口处的伤口不断地流了出来,但是那黑色的血液才一碰到即墨青魇的皮肤,便发出了一连串的“滋滋滋”的声响,于是众人便吃惊地看到即墨青魇身体上的皮肤却是已经迅速地*并且化成黑水继续向下流淌侵蚀其他完好的皮肤。

    “啊,啊,啊……”即墨青魇一边痛苦地大叫着,一边将自己的手掌从自己的心口处取出来,他的手掌紧紧地握着,但是此时此刻他手掌上的皮肉却是已经迅速地褪去,只余下白森森的骨头,但是在那黑水下就算是骨头却是也正不断地冒着气泡,那是骨头也正在融解着,只不过速度却要比皮肉更慢了一些。

    “??!”当看清楚自己小心翼翼掏出来的居然不是那颗黑色的心脏而只是一把黑色粘稠的液体时即墨青魇不由得再次叫了起来,这一刻他明白,他败了,他输了,他败得毫无疑问,他输得一塌糊涂。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对璧人,盯着他们两个人那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掌,他恨,他恨极怒极,凭什么,他要死,可是这两个人却还可以继续活着,而且还是两个人在一起幸福地活着,凭什么,凭什么,他即墨青魇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凭什么他没有得到的东西他们却可以得到。

    死,真正的消亡,那又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死,我即墨青魇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即墨青冥,苏凌,你们两个注定要有一个陪着我去死,注定只会有一个人孤单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后手,对啊,我还有一个后手在呢。

    “即墨青冥,我们可是孪生兄弟,你知道不知道只要我愿意那么……”即墨青魇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眨也不眨一下地紧紧盯着小阎王即墨青冥,然后残忍地开口了。

    哈哈,哈哈,他要先把他那不可抗拒的后手说出来,然后再在苏凌那个女人悲伤的目光中拉着即墨青冥一起死,哈哈,哈哈,完美!这一切果然还是得按着他订下的规则来。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却是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正气愤愤地吼了出来:“坏人,我砸死你??!”

    随着声音那巨大无比的九重浮屠塔却是直接重重地砸在了即墨青魇的身上发。

    于是一时之间黑水四溅,即墨青魇还有他那没有说完的话,没有用完的恶毒却在这一刻完完整整地被画上了终结的句号。

    “啊,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太好了,太好了!”

    众人先是都呆住了,然后好片刻后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于是那一声接着一声的欢呼声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大家一起跳着,叫着,欢呼着,哭着,这一场的战斗的太艰苦了,太难了,现在他们所有人几乎都已经不愿意再去回忆了,他们只要知道他们赢了,他们是最后的胜利者便可以了。

    小阎王即墨青冥,还有苏凌两个人并肩立在半空中的,看着下面的众人彼此拥抱着,彼此在泪水中欢笑着,他们笑了,笑得很开心,笑是很满足……

    他们两个人扭头对视,浓浓的爱意在他们两个人的眼瞳里涌动着,接着小阎王张开双臂,紧紧地将面前的人儿揽进怀里,太好了,太好了,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们两个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一转三年的时间便已经过去了,在这三年里众人却都没有再见过苏凌与小阎王,倒是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经常来到阳间,而且也专门在青冥会所内开通了前往地府的通道。

    所以苏秦两家的人,还有苏凌的那些好朋友们,倒是经常往返于阴阳两界,呃,这种时候就当做是旅游玩耍好了。

    只是今天整个儿青冥会所里却一派的喜气洋洋,大红的灯笼高高挂着,大红色的喜字贴在门上,今天在这里可不只是一对新人,而是几对新人的集体婚礼。

    两年前秦老爷子和苏老爷子在看到黑白无常的时候随口抱怨了一句,就是那群小子居然一个个都不肯结婚,害得他们几个老家伙天天到底抓那些混小子们去相亲。

    于是黑白无常当时就说,这事儿他们会汇报给阎王大人知道的,说不定夫人也知道了,就会说动阎王大人去请月老帮忙,不就是绑个红线的事儿吗,分分钟就能搞定。

    想来黑白无常一定是说了,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快,短短两年的时间,这群小子们居然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而且对方姑娘几位老爷子也都是非常满意。

    只不过还有一点遗憾那就是苏凌与即墨青冥两个人居然没有来参加婚礼。

    “外公,外公……”就在集体婚礼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一个依就是奶声奶气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着众人便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粉妆玉琢般的小男孩却是从天而降。

    秦墨枫,第五亚泽,苏辰,苏楠,苏游等一众新郎倌都冲了出来。

    “小昆仑,你来了,你爸爸和你妈妈?”

    对上众人那期待的目光,小昆仑却是咧着小嘴嘿嘿一笑:“我爸爸和妈妈正忙着呢,所以我就来祝田众位舅舅新婚快乐,百年好合,快快造人!”

    众人齐齐地黑线,那最后四个字快快造人是谁教他的?

    “呃,那个我爸爸和妈妈最近都很忙,因为今天妈妈肚子疼,听爸爸说妈妈的肚子里四个小弟弟和一个小妹妹都要出来了!”小昆仑掰着手指头一脸认真地道。

    “什么?!”

    “小凌要生了?!”

    “居然还是五胞胎?!”

    于是众人也没有谁还有心思继续举行与参加婚礼了,大家居然有志一同地轰隆隆地进入了青冥会所内的与地府相连的大门内。

    小昆仑眨巴着眼睛不解地看着空空荡荡地大厅,然后自言自语道:“我好像没有说爸爸,妈妈在地府??!他们为什么都去地府了呢?”

    而此时此刻的地府里,三年前刚刚上任的新地府十王:步清尘,轩辕夜月,伽蓝,伽楼罗,池田秀一,黑木凯,韩弦,介沉,伊藤,该隐。

    还有三年前同时上任的地府十大阴帅:西米,起司,三煞,大黑,二黑,重极,黑无常,白无常,牛头,马面。

    二十人正忙得头晕脑涨呢,话说那个无良的即墨青冥,三年前宣布完他们二十个人的任职之后,便直接拉着苏凌就离开了,整整三年除了很少几次会悄悄地找到黑白无?;蚴桥M仿砻嫜室幌碌馗那榭?,根本连面都没有露过一下下,靠,真的是把他们这群人当成老黄牛了,狠命地压榨着他们的剩作价值。

    “妈蛋的!”伽蓝终于一拍桌子跳了起来:“老子不干了,老子还是回老子的须弥山上逍??旎畹暮?!”

    步清尘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可是小凌的哥哥,这也算是帮小凌的忙!”

    于是伽蓝立马就蔫了下去,好吧,为了自己的妹妹自己就算是真的变成了老黄牛也是心甘情愿的。

    “起司,起司!”随着一个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只花屁股的小黑母猫却是迈着优雅而急促的步子走了进来。

    “花花,你怎么来了?”起司忙一脸紧张地闪身到花花的身边,然后小心地扶住她:“小心些,小心些,你的肚子里可有着咱们的小宝宝呢!”

    花花一脸幸福地笑了:“外面来了很多人,都是主子的家人!”

    花花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那一群人便已经冲了进来。

    “小凌呢,快说你们把小凌藏到哪里去了?”苏辰,秦墨枫,第五亚泽三个人的速度最快。

    “小凌?”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由得一脸奇怪:“小凌和即墨青冥那个无良的家伙自从三年前离开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实话,这绝对是大实话。

    于是一群隆隆而来的众人听到了这话,一个个不由得大眼瞪小眼起来,怎么这样,那小昆仑不是说……

    好吧,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想起来了,人家小昆仑根本就没有说过苏凌与小阎王两个人在地府!

    而此时在昆仑山的一处龙脉灵气最充足的地方,却是有着一座漂亮的二层小楼,但是此时此刻那小楼里却是不断地响起一个男子担心而又惊慌的声音:“哎呀,小凌啊,你说这宝宝怎么还不出来呢,五个宝宝先出来一个啊,你看看你现在都已经疼得满脸是汗了!”

    “哎呀,宝宝啊,爸爸求求你们了,快点出来吧!”

    “宝宝啊出来吧,出来吧,你们的妈妈好辛苦??!”

    ……

    苏凌看着那个不断的在地上走来走去的男人,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话说生孩子的那个是她好不好,怎么现在无论怎么看那个不生孩子的男人都要比自己更紧张呢。

    “即墨青冥,你先出去,我看你走来了走去的眼晕!”终于苏凌有些忍不住了。

    “别啊,小凌你可千万别赶我出去啊,我舍不得你!”

    “一会儿孩子生下来你再进来!”苏凌说着却看到即墨青冥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什么,于是她干脆把眼睛一瞪。

    于是某人立马高举白旗投降了:“好,好,好,小凌你别生气啊,我这就出去,我这就出去!”

    当房间里终于传出了小孩儿的啼哭声,某位阎王大人刚想要迈步推门进去的时候,却是只觉得自己的双腿一软居然华丽丽而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爸爸,你怎么了?”赶回来的小昆仑一脸好奇地问道,然后还不忘了对着房间里喊一声:“妈妈,我爸爸摔倒了零轮!”

    苏凌一阵无语,孩子生下来自己倒没有什么,居然把孩子爹给紧张到摔倒的地步,话说这事儿如果传出去的话,只怕堂堂阎王大人的脸儿都要被丢光了。

    当小昆仑听到房间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当下也顾不得自己正将自己的爸爸扶到一半,这小子居然直接放开双手,然后迈着欢快的小步伐便冲到了房间里:“妈妈,我要看看弟弟和妹妹!”

    小阎王一脸的苦笑,这个熊孩子就不知道扶着自己的爹一起进去吗?

    终于扶着墙缓缓地站直了身体,小阎王这才一步一步地挨进了房间里。

    他看到的却是床上正含笑逗弄着几个刚出生宝宝的妻子,还有五个粉嫩嫩的小包子,那水水的样子越看越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在他们的小脸蛋上亲一口。

    这是他的妻子,这是他的孩子,他那一直都不圆满的人生终于变得圆满了。

    而这一切都是他最爱的妻子苏凌带给他的。

    他真的好幸福。

    “啪!”而就在这个时候小昆仑却是将自己的小嘴巴凑到了那小女娃的脸蛋上,然后便亲了一口,在小女娃的脸上留下一脸口水:“爸爸,妈妈,我喜欢妹妹!”

    言下之意就是你已经将那四个弟弟完全无视了。

    “小昆仑,爸爸和你商量件事儿,那个你看能不能拜托你把你的四个小弟弟还有小妹妹都送到你外公那里去???”小阎王笑得一脸的阴险,话说自从小凌怀孕了,他都不能与小凌亲热了,现在孩子总算出来了,虽然好看又好玩,但是他更想过的却是二人世界。

    苏凌不由得嗔怪道:“即墨青冥,他们可是你的儿子,女儿,而且才刚刚出生,你就想把他们打发掉!”

    “呃,老婆,我亲亲的老婆小凌,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发誓我真的不是那个意,那,那,那等到他们满月后就送回去……”

    看着自家亲亲小凌那有些阴测测的目光小阎王忙吞了口口水改口道:“那就是一周岁的时候送回去……哦到时候咱们一家一起回去看看如何?”

    一听到一家人一起回去看看,于是苏凌的眼睛亮了,她点了点头,她是真的有些想念自己的家人了。

    小阎王轻轻地揽着苏凌的肩膀:“嗯,咱们一起回去!”

    然后离开的时候把那五个小包子,还有小昆仑这个熊孩子全都留下,嗯,嗯,就这么办!

    ------题外话------

    “呼!”敲完了最后一字,游游终于可以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了,鬼医终于完结了!

    鬼医可以说是游游所有作品中花费心血最多的一本书,因为光是资料,游游的老公便为游游打印出了一百多页,放在那里可以说是厚厚的一叠。

    而在鬼医的更新过程中,游游的身体又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有一段时间双手连字都不能敲了,但是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亲们依就是在默默地支持着游游,没有人知道其实那段时间里游游的心情是灰暗的,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鬼医不会有这般圆满的结局。

    请跳坑到《重生鬼瞳天医》此书会在九月的二十号到二十五号更新,一样的精彩纷呈,一样的完美呈现。

    《天才痞女要逆天》欢迎大家先收藏,这本书的资料也很多,长文,爽文,绝对好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天才鬼医【470】,大结局之终章幸福美满全是爱》,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天才鬼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