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小农女

762奉旨泡妞【大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浊 书名:悠闲小农女

?    梁田田又跑了,她说要去前世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地方去看看。梁守山虽然舍不得女儿,却也知道这个女儿的脚步不是自家能束缚住的。

    到底还是放她离开了。

    凌旭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又在躲着自己,不过他这一次打定了主意,天涯海角都要把她追回来。

    一个月的闭门思过期限到了,凌旭的伤还没好利索他就整日里赖在梁家,软磨硬泡岳父大人打听丫头的下落。

    梁守山被他烦的没办法,打也打不得,骂人家脸皮厚也不怕,干脆就躲出去了。

    凌旭打着“脸皮厚到底,只要打不死就磨到死”的原则,压根都忘记自己还有个家,整日里就是赖在梁家。

    梁守山气的没办法,恼怒道:“你现在虽然被陛下免职,却还是朝廷的官员,吏部那边的任命不定哪天就下来。就算是我告诉你她在哪儿,难道你能千里迢迢去找?”

    千里迢迢?

    凌旭暗自磨牙。

    果然,这丫头又躲到千里之外去了。

    “我已经写好了辞呈,前几日已经递到了吏部?!绷栊褚涣彻夤?,既然那丫头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份,那自己还何必这样拼搏。没有了官职又如何,就凭他一个救驾之功,陛下就是再抠门也会给一个闲散爵位吧。只要能保证他跟那丫头将来生活无忧,凌旭现在才懒得去管其他的事儿呢。

    “辞呈?”梁守山怪异的盯着他,“你什么理由?”刚刚被皇帝打了一顿板子就敢递辞呈,落在有心人眼里那就是对皇上心存怨怼,这样的后果谁都承受不起。梁守山不相信凌旭看不清楚这一点。

    “告老还乡?!绷栊褚涣车?,“如今内卫已经步上了正轨。凌旭该做的也做了。我该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相信陛下会理解的?!?br />
    理解个大头鬼吧!

    上书房里,刚刚看到吏部转递上来凌旭那封奏折,玄治帝气的把那奏折摔在地上。

    “反了他了!”打一顿还敢闹脾气,就是打的轻了??蠢凑庖桓鲈碌乃脊坏挥行Ч?,还让凌旭这小子恃宠而骄了。

    “来人啊,传旨。凌旭闭门思过一个月……不。是三个月……”

    玄治帝话还没说完,那边刚看过奏折的六皇子玄庆烨忙道:“父皇,且听儿臣说一句?!笔琢焯嗝ν肆讼氯?。这个时候也就六皇子还敢说话。

    “你要说什么?可别是给那家伙求情?!彼衷谘垢幌胩剿笄?。

    “儿臣巴不得父皇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顿,怎么会给他求情?!毙祆切Φ囊涣辰亢?,“只是父皇,这一次凌旭为什么这么做。儿臣大概是猜到几分。虽然不敢确定,也知道他肯定不是心存怨怼才这样做的?!?br />
    玄治帝冷静下来。也知道凌旭不是那种恃宠而骄之人,笑骂道:“还说不是给他求情,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关系这么好了?!?br />
    “哪有?!毙祆谴展?。亲热的帮父皇捶肩,“儿臣只是不想好好的一个臣子被人冤枉。这朝廷里面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可不少。如今父皇让凌旭思过一个月。刚放出来他就递交辞呈,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可不就是凌旭心存怨怼……儿臣却知道。凌旭是断然不敢有这样的心思的?!备富氏M栊窀愫霉叵挡患?,可他也要把握分寸。跟大臣来往过密,落在有心人眼里他也有毛病。

    玄治帝笑,这孩子,还说不是为凌旭求情。别看他整日里对凌旭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当初凌旭在这上书房里挨打,可把这孩子急坏了。凌旭是他给儿子培养的肱骨之臣,他们之间能有这番情意,他也就放心了。

    “那你说说,凌旭既然不是心存怨怼,那是为了什么?”他也好奇,好好的官不当,凌旭这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

    “为了我姐?!毙祆切⌒囊硪淼年镒鸥富实牧成?,见他没有撂脸子才松了口气。他就是想让父皇明白,梁田田于他而言是特殊的,是他玄庆烨心里永远的姐姐。这样父皇才会**屋及乌对梁家有更多的包容。

    “父皇知道,当年两人定亲,却因为一些误会分开了几年。这一次凌旭受罚,茶饭不思。姐姐都快到戈壁了,知道后千里迢迢赶回来照顾……如果说两人之间没有感情怕是父皇都不会相信。也不知道这凌旭是想通了还是怎么的。听说前些日子姐姐又走了,他这估计是想去追了?!?br />
    玄治帝当然知道凌旭感情上的糊涂账。却不高兴他最看重的臣子为了一个小女子失了方寸?!安痪褪侨プ犯鱿备韭?,至于递辞呈?”凌旭也太没出息了。

    玄庆烨苦笑,“父皇怕是不知道,当初姐姐可是一气之下走了两年多。凌旭翻遍了大乾朝也没找到人。怕是被吓坏了,怕姐姐一走又是一个两年?!比松钟屑父隽侥昕梢哉庋踊裟?。

    玄治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天才道:“这么说他还有理了?”怎么听这话都像是在找茬。

    “当然……不会?!毙祆谴蟠眯话炎约罕锼??!八淙幻挥欣?,也不值得同情,却是情有可原。父皇试想,一个人,如果为了升官发财连救命恩人和青梅竹马都可以抛下,这样的人,是不是太可怕了?儿臣始终觉得,选人,才华不是最重要的,德行才是。像是那些德行有亏之人就不该录用。谁知道他哪天会不会为了利益出卖家国?!彼挥傻孟氲搅四羌颈ι?。背后告状,如果不是他,球球和虎子怎么会远走西域??髁肆菏厣降蹦昊咕裙?,真是忘恩负义。

    玄治帝假装没有听明白玄庆烨的话里有话,“既然如此,就宣凌旭觐见吧?!彼蚕肟纯?,这小子肯为那小女子做到哪一步。

    凌旭再次被宣。京城里得了信儿的人不禁惴惴。

    果然,人人都传这凌旭不是一般被皇帝宠**,这才晾了几天,就又被传召了。

    有人想着,前些日子好像没有落井下石吧?

    京城里人人都以为走了好运的凌旭,到了上书房,门都没进去。就被勒令在上书房门前跪着反省。

    伤虽然好的七七八八了。到底是大病了一场,凌旭这身体虚弱的很。才跪了一个时辰,就开始摇摇晃晃的。路过的大臣看到。却愈发的羡慕凌旭。

    人人都知道,玄治帝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皇帝。如果他肯罚谁,那只能证明这个人在皇帝心中还有作用。如果你犯了错皇帝连罚都不罚,直接扔给其他衙门处置。那才真是问题呢。

    凌旭活了两世,自然也知道这玄治帝的喜好。因此哪怕难受也硬撑着跪好。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太阳眼看着都要落山了,凌旭身上却被冷汗打透了。

    首领太监上了一杯新茶,玄治帝放下奏折,随意道:“怎么样了?”太监一愣才反应过来问的是外面那位。忙道:“奴才瞧着跪的倒是认真,就是这……”

    “什么时候说话还学着吞吞吐吐了?”玄治帝不悦。太监忙道:“就是凌大人看着可不大好,这脸白的跟纸似的。那衣裳都湿透了。奴才想着,这早晚天气凉??杀鹪俣巢×??!闭绽锔诨实凵肀?,他自然清楚陛下对这凌旭的赏识,试探道:“要不奴才给送件衣裳过去?”

    “让他进来跪着?!毙蔚鬯坪跛嬉夥愿懒艘痪?,“拿个垫子?!?br />
    玄庆烨在旁边的书案上整理奏折,心道:这果然是在父皇跟前得宠的人,这待遇,啧啧。

    凌旭进来,“罪臣凌旭叩见皇上?!彼淙患四堑孀?,也没敢跪上去。实在是跪的太久了,膝盖刚沾到地上疼的就是一咧嘴,那小动作被玄治帝看了个分明。

    “行了,下去换身衣裳,一会儿再来?!钡降资欠2幌氯チ?。本来挺好的孩子,这才一个月不见,都瘦脱相了。

    摸不准皇帝脾气的凌旭小心翼翼的告退,还拿眼睛偷瞄了玄庆烨一眼,希望能得到一点儿暗示??上?,什么都没看到。

    “让人传五皇子过来,你先回去吧?!?br />
    玄庆烨一愣,五哥?

    “从正门出去,一会儿再过来?!?br />
    玄庆烨不敢迟疑,忙道:“那儿臣告退?!毙睦锶春霞谱?,父皇叫了凌旭,又叫了五哥,是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不成?可是如果父皇属意五哥,应该不会在自己面前提起。他就想不明白了,凌旭和五哥之间能有什么事儿?

    让身边的小太监注意着点儿上书房的动静,玄庆烨回了自己的院子。

    那边五皇子玄庆琢到了上书房,就看到凌旭也在那杵着,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凌旭,你胆子不小吗?!毙蔚弁蝗豢?,吓得两人同时膝盖一软。玄治帝乐呵呵的,行,看来还挺知趣的。不过三皇子的事儿既然玄庆波自己都不提,他自然也不会追究,不过这敲打却是必不可少的。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凌旭惶恐?!惫蛟诘厣闲睦镌诖蚬?,凌旭并不多言。

    “你惶恐,敢给朕上这样的折子?”玄治帝把那封请辞的奏折摔在他脸上,怒道:“告老还乡?你多大年纪了,要告老还乡?”他这一把年纪还没嫌自己老呢,凌旭也真敢说。

    凌旭算是看明白了,在皇帝面前你就别想着玩花样。他不戳穿你,那是还宠着你。要是什么时候皇帝的耐心没了,估计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揽月楼的事儿当时就那么几个人知道,玄治帝都得了信儿,可见陛下除了内卫和锦衣卫,肯定还有另外一批人马为他服务。

    这样想着,凌旭就不敢再有小聪明。他知道陛下一向把他当成子侄一般宠着,当即委屈道:“臣要是说追媳妇去,怕是陛下会更生气的?!彼舨淮?,可上书房这会儿除了皇帝就是五皇子和他,自然听了个真切。

    玄治帝都被气乐了?!案星槟慊故俏穗蘅悸??”这个凌旭,胆子倒大,什么话都敢说。不过看他那病病歪歪的样子,玄治帝还真有几分不忍了?!捌鹄窗?!”他语气不好,眼里却满是宠溺。

    凌旭动了动膝盖,小声道:“臣还是跪着吧,怕一会儿惹了陛下生气?;沟霉蜃??!蹦潜咝熳粮找牌鹕?。听到这话鼻子差点儿气歪了。结果又老实跪回去了。他心里碎碎念着:怪不得那丫头不要凌旭了,这么缺德,换成他也不要。呸呸呸。他是男的,自然不会要凌旭。

    玄治帝还真被凌旭这副“委屈小媳妇”的模样逗乐了。

    “行了,没在朕跟前也没少做那不着调的事儿,现在跑这装什么良臣贤将的?!闭饣坝行┲?。不过任谁都听得出玄治帝语气里的揶揄,因此凌旭也就没再坚持。顺势起身,还下意识的揉了揉膝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惹得玄治帝心中柔软一片。当初凌旭冒死替他挡刀的情景就出现眼前,当年那么柔弱的少年,那样义无反顾。当时以为必死的玄治帝说不出的震撼,也暗暗发誓,只要这孩子将来不背叛他。他就许他一世荣华。

    凌旭也是争气,这些年带着内卫立下多少汗马功劳。也不枉费玄治帝这么多年的苦心了。要知道,当年设置内卫,虽然给了凌旭三年的缓冲时间,可一个少年,骤然间成为朝廷的三品大员,哪怕是有着救驾之功,玄治帝也是没少费心思的。

    玄治帝坐在龙案上,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凌旭?!澳阏馕艘桓雠?,连朝廷大事都抛下了。罢了,朕看你也无心政事,索性就给你赐婚?!背闪饲?,总该安分了。

    赐婚?

    凌旭一愣,怔怔的看着皇上,有点儿摸不到头脑。

    玄治帝从书案上拿起一卷圣旨,示意凌旭上前。

    凌旭满心的忐忑,打开一看,傻眼了。

    赐婚凌旭和承平县主,一年后成亲!

    “陛下!”凌旭噗通一声跪下,“求陛下收回成命,凌旭已经心有所属,断然不会属意其他女子?!?br />
    五皇子玄庆琢心咯噔一下。

    遭了,父皇插手凌旭的婚事了。那梁田田怎么办?

    别看他整日里不着调,对待属下和朋友却是极好的。他有点儿着急,刚要开口,被玄治帝一瞪,吓得立马闭嘴。

    “你这是想抗旨?”谁都听得出玄治帝语气不善,凌旭此时要是聪明的就该应承下来。毕竟是皇帝赐婚,对方还是一个县主,哪怕那女子是个丑八怪,也够凌旭出去显摆的了?;识骱频?,被皇帝亲自赐婚的,可是不多。

    “微臣不敢?!绷栊窕炭?,五体投地,却把那圣旨高高举起?!傲栊褚丫挠兴?,不敢耽误承平县主一生,更不想欺骗承平县主。凌旭给不了她一份完整的**,求陛下收回成命?!彼家潘懒?。这跟前世不一样,差的太多了。那承平县主是哪儿冒出来的?是圆是扁他都不知道,他才不要娶呢。

    “女子出嫁从夫,什么**不**的,那都是戏文里的东西。那承平县主贤良淑德,腹有诗书气自华,跟你乃是良配。你就当真不考虑?”玄治帝似笑非笑盯着凌旭,眼里满是戏谑??上?,凌旭五体投地状,根本看不到。

    “陛下赐婚,这承平县主定然是极好的,可她再好,凌旭也不能娶?!绷栊穸倭硕?,“不敢欺瞒陛下,凌旭早已经心有所属。也曾经发下过誓言,这一生一世只娶梁家小姐一个,不纳妾不养外室,更不可能休妻?!弊约憾挤⑹牧?,哪怕是皇帝,也不能逼迫他吧。

    果然,玄治帝半天没吭声。突然道:“那如果梁家那姑娘不幸殒命呢?”他想看看,凌旭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丝毫没有犹豫,“那凌旭就孑然一身,纵然一辈子不娶,也不会对她不起?!?br />
    玄治帝暗自点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么做,可曾想过凌家?!北砻嫔衔?,心里却认可了这段感情。正如六皇子所说,一个人连青梅竹马、救命恩人的感情都能舍弃。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他重用。现在看来,凌旭果然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凌旭半天没言语,就在玄治帝几乎等的不耐烦时,凌旭垂头道:“凌旭可以从家族中过继一个养在膝下,凌家不会断后的?!毖酝庵?,哪怕他凌旭没有所出也没关系。

    玄治帝嘴角抽了抽,终于没话说了。

    凌旭恭敬的道:“陛下赐婚凌旭感激陛下怜惜之意。奈何凌旭早已心有所属。求陛下再怜惜凌旭一次,收回成命?!?br />
    “朕是怜惜你,所以才下了这道圣旨。你小子别不识好歹?!毙蔚劾浜咭簧?,看着一脸迷糊的凌旭道:“你当那承平县主是谁?可不就是梁家那位小姐。你如果再抗旨,那朕就真的收回成命?!?br />
    几乎是下意识的,凌旭抱紧了圣旨。像是骤然得了糖果的孩子怕人抢似的,一脸警惕。

    玄治帝一愣。随即笑骂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br />
    凌旭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也不请罪,只是红着脸道:“陛下故意吓唬微臣,还让微臣失态。陛下真是……”他想惹陛下怜惜,却终究不敢太放肆,只红着脸做一脸委屈状。

    “好了。起来吧?!毙蔚坌那榇蠛??!半薷阋荒晔奔?,如果自己找不到媳妇?;赝冯拚娴氖栈爻擅?,你可别胡闹?!?br />
    玄治帝对凌旭的宠**可见一斑。奉旨泡妞,纵观整个大乾朝历史,也只有凌旭有这个殊荣。

    “微臣谢陛下隆恩?!绷栊襁低?,“微臣定不辱皇命?!币荒旰笠欢ɑ岚涯切⊙就纷坊乩吹?。不,就是捉也要捉回来。

    “记住,就一年的时间?!?br />
    凌旭躬身领命?!拔⒊冀骷?!”

    书房里就剩下父子二人,玄庆琢小心翼翼的道:“父皇怎么突然封了梁家那丫头做县主?”难道父皇知道了什么?他心里打鼓,七上八下的。

    “青山书院她做了女先生,于教化有功?!毙蔚圩约呵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对六皇子的教育有功,当然,这样的理由无法宣之于口。

    玄庆琢纳闷,感情那丫头还做过女先生,胆子可真够大的,也不怕那些迂腐的御史言官弹劾。不过父皇既然用这样的理由封了她做县主,想来那些御史言官不会这样没眼力见。

    “父皇明智?!毙熳涟底郧煨?。

    “如果只是这一件事儿,也不至于封她一个县主?!毙蔚鄱⒆潘?,似笑非笑?!八攘穗薜亩?,这样的功劳,朕总该赏赐吧。老五你说,在大海里救了大乾朝五皇子,免得大乾朝丢脸丢到南洋去,这样的功劳,赏个县主是不是都太寒酸了?”

    噗通!

    玄庆琢老实的跪下,以头触地。

    “儿臣有错,父皇责罚!”感情父皇什么都知道了。该死,也不知道自己身边谁是父皇的眼线,回头肯定得好好排查一下。

    “你在那儿又合计什么呢?是不是准备把朕派给你的暗卫都换了才觉得安心?”知子莫若父,五皇子玄庆琢一直是玄治帝当年看好的一个儿子。偏偏这个儿子自幼聪慧却对帝位无心,很小的时候就明里暗里的表示过。玄治帝试探多次,渐渐的对他也就死了心。

    “儿臣不敢!”玄庆琢这次彻底老实了。偷偷跑出去,还谎称生病,一走就是大半年,父皇如果想要惩处,也够他受的。最可怕的是,如果父皇再也不许他出京,那才是真惨。他倒是也可以偷偷跑出去,然后弄个假死脱身??傻惫吡撕舴缁接甑耐跻?,谁愿意再做普通人啊。

    “你不敢?还有什么是你五皇子不敢的?带人行刺自己的皇兄,事后竟然包庇凶手。玄庆琢,你胆子不小??!”

    遭了遭了,父皇果然知道这件事儿了。

    玄庆琢叩头,“儿臣有错,父皇喜怒。莫要跟不争气的儿子气坏了身子?!彼故枪郧?。知道父皇既然知道这件事儿,却此时才提出来,定然有其用意,因此也不是真的害怕,不过做个惶恐的样子罢了。心里还在腹诽着:这一次指不定有什么难缠的差事呢,不然父皇也不必把两件事儿放在一起说了。

    他想起上一次父皇这样算计他的时候是因为西疆不稳,父皇一通威胁最后还不是让他去安抚外祖一家。这一次指不定是什么事儿呢。

    玄庆琢很清楚,早早的他就表示无意于皇位。父皇对他这个整日里游手好闲的儿子已经失去了信心,只要他不作出类似于叛国的事儿,父皇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这人吧,虽然偶尔护短不靠谱那么一下,多数时候还是奉公守法的,这样的规矩在皇亲里堪称楷模了。如果这样父皇还不满意,那可真是逼着他远走海外了。

    “既然知错了就好。朕同样给你一年的时间。你要是能把这件事儿办好了。以后你**去哪儿去哪儿,朕也不管你?!毙蔚鬯坪跤行┎缓靡馑?,随手扔给他一张纸?!翱赐旰笊樟??!闭庋龈?,让玄庆琢愈发摸不到头脑。

    等玄庆琢看完那上面的内容,顿时郁闷了。

    “父皇就算是偏心,也不带偏成这样的。这心思都偏到南洋去了。我们几个难道是父皇过继的不成?”父皇果然又算计他,竟然让他在一年之内肃清二哥和三哥所有势力。不仅如此,连外祖父一系的官员也要相继打压。父皇可真是打的好算盘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不靠谱,父皇才把主意打到六弟头上?

    玄庆琢在心里默默的为六皇子玄庆烨默哀。

    小老六啊,不是五哥不照顾你。实在是这皇位太无聊了。五哥在皇宫里憋了十四年,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才过了几年逍遥日子。这辈子都不想再住进去了。

    要是让二皇子和三皇子知道,他们争破头都要抢到手的皇位。被五皇子弃之如敝履,还不知道怎么个郁闷呢。

    “朕答应你,办好了这件事儿,天下之大随你去。你永远都是我大乾朝的宸王殿下?!倍杂诙拥男乃?,玄治帝怎么都猜了个**分。

    玄庆琢想了想,“儿臣要六弟也许诺?!北鸸炙嘈?,父皇这么着急给六弟铺路,只怕离六弟登基的日子也不远了。

    玄治帝瞪着他,“你信不过朕?”

    玄庆琢忙不迭的摇头,笑话,这种事儿怎么能承认?!岸贾皇堑P?,自己这么**闯祸,怕将来闯下什么弥天大祸六弟被那帮多事的御史言官唠叨着不得不办了儿臣……这只是一个,恩,护身符!”想让马儿走,自然就得让马儿吃草。

    玄治帝拍拍手,“庆烨,你来给你五哥保证?!毙蔚叟员叩氖榧芡蝗欢?,玄庆烨从里面走出,一脸严肃的看着玄庆琢?!拔甯?,我答应你?!闭庖豢躺倌昃偈滞蹲慵渌挡怀龅钠?。

    玄庆琢眨眨眼,再眨眨眼。他突然明白了,为何外面都传六皇子不得宠,父皇却还能把皇位传给六弟。感情人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都是带在身边亲自教导的。

    有了玄庆烨的许诺,玄庆琢自顾自的去准备对付二哥和三哥的法子。另一边,凌旭收拾好了东西,又跑到梁家来软磨硬泡。

    这一次凌旭没有多废话,只把陛下那道圣旨拿出来。

    “梁叔看看,这可是陛下的圣旨。官府那边田田的名字已经登记在册。梁叔也不希望一年后田田被压着上花轿吧?!笨醋旁栏复笕四钦乓跚绮欢ǖ牧?,凌旭笑的一脸得意。

    ------------------------------------

    这是大乾朝东北部一处小山村。

    清晨,朝霞升起,平静了一夜的小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

    刚进入十月份,当京都等地还是秋天的时候,这里已经一片银装素裹。

    这里几乎没有春秋两季,每年九月到来年的三月份整整七个月的时间,这里都是被大雪覆盖的,是名副其实的雪城。

    前世梁田田在这里当了三年的支教教师,这一世,她再次回到这里,建了一个小小的书院。

    村子不大,只有三十几户人家,村民说不出的质朴。

    “梁先生,这是我家那口子起早包的饺子,是狍子肉馅的。庄户人家没啥好吃的,给先生当早饭吃?!?br />
    “张大叔,您家里也不富裕。好不容易猎到一个袍子,留着给孩子打打牙祭吧?!绷禾锾锩ν拼?。这个村子不大,又是在山沟沟里,交通不便。村里普遍比较穷,大家伙平日里打猎自家都舍不得吃,她哪里好意思。

    “梁先生可别这么说,您建了书院?;姑夥蚜艉⒆佣潦?。我们也没啥好东西。就是一口吃食,梁先生可别跟我们客气?!?br />
    有人背着小山一样的柴禾过来,也不知道几点就起来砍柴了。走的头上呼呼冒气?!傲合壬?,我昨儿看你们柴火垛不高了,起早打的柴禾。天冷,你们可劲烧火?;赝凡还涣宋以偎屠??!?br />
    “宋大叔,您老都这么大年纪了。山路滑,可别给我们打柴禾了?!绷禾锾锩θ么薨补创畎咽?,“我们三个人都年轻呢,能打柴禾。下次可不许这样了?!贝迕裉惹?,弄得梁田田都不好意思了。

    “说啥呢?大叔孙子在你这免费读书,还给纸笔?;共恍砦艺飧忝谴虻愣窈塘??”宋大叔大嗓门,一嚷嚷开老远都听到了?!懊挥姓饷此档?。没有银子我们还有手脚呢,没有巧使唤人的?;赝肺揖透镎?,以后这书院的柴禾和杂活大家伙一起做了,可不能让先生白天教孩子,晚上还出去捡柴禾?!?br />
    “就是就是,这一天两顿饭我们也管了?!闭糯笫逡财鸷?。

    梁田田头都大了,一大早就碰上这样热情的村民,好说歹说把人劝走了。梁田田和绿柳一起把那饺子煮了,崔安则把那些柴禾装到柴房里,免得被大雪盖住。

    “主子,咱们也好久没打猎了。正好今儿放假,咱们也去吧?!贝薨惨彩歉鱿胁蛔〉男宰?,难得今儿不用教孩子们,就想出去走走。

    “不许?!绷禾锾锬某宰沤茸?,不时的给绿柳夹菜。

    “小姐,您别管我,我够吃?!甭塘顾?,却拦不住。

    崔安这个郁闷啊。平日里小姐最好说话了,今儿是怎么了?

    梁田田抬脚踹了崔安一下,“你这个笨蛋,绿柳今早吐了,你都不知道照顾她,我把身边人许配给你,就是伺候你的???”踹了他一脚兀自不解气,“回头去镇上请个大夫,看看绿柳是不是水土不服?!绷饺烁粘汕?,本来梁田田是不想带着他们过来的。绿柳却死活不肯让她再一个人走,哭着闹着到底是跟来了。这里的环境太艰苦,哪怕是她偶尔拿出空间的东西,依然怕他们吃不消。

    “媳妇你是不是病了?”要说崔安对绿柳真是没的说。这两年他们随自家小姐走南闯北的,那感情不是一般好。一听说媳妇病了,崔安顿时饭都吃不下了?!拔艺饩腿フ蛏?,媳妇你好好歇着,等着我回来啊?!?br />
    “哎呀,没事儿?!甭塘棺∷?,“小姐,我真没事儿,您别担心?!彼车昂炱似说?,欲言又止。

    梁田田眨眨眼,崔安突然道:“媳妇,你不会是有了吧?”这话说完,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才成亲几天啊。

    绿柳却红着脸点点头,“我跟娘学过简单的医术,应该是了?!彼谥械哪镒匀恢傅氖谴奁牌?。

    崔安呵呵傻乐,“我要当爹了?!?br />
    梁田田也惊喜万分,“崔安,快,去镇上。请个大夫来把把脉,绿柳可不许再做活了。你顺便买两个丫头回来伺候着?!闭饫锘肪巢缓?,梁田田愈发后悔带他们小两口过来。

    “小姐都没让人伺候,我哪里有那么金贵?!甭塘棺?,“我自己就是半个大夫,不会有事儿的?!?br />
    “医不自医,这事儿得听我的?!绷禾锾锖芗岢?。

    小小的书院里顿时洋溢着喜气。大夫来把脉,胎像很稳,大家都放心了。绿柳到底没让买下人,她知道小姐不喜欢跟前人多,书院的活计不多,她多注意些就是了。

    梁田田却不让绿柳再做粗活,就连做饭她都亲自动手,只让崔安把食材准备好就是了。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又到了书院休息的日子。梁田田很喜欢这里的氛围,依着山坡,跟前世记忆中没有太大的区别。

    留下崔安在家里照顾绿柳,梁田田背着弓箭上山。

    张开手臂深深吸了口气,跟前世一样??掌玫牟坏昧?。顺着记忆中的方向她缓缓向前,不知不觉间就踏上了一条森林密布的路。

    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梁田田叹了口气,走了两个多时辰也没有到记忆中的山崖。她默默估算,只怕走上两天才能到吧。

    算了,前世在那殒命,难道现在过去就会回去不成?

    就算是真的能回去,又回去做什么?被那些所谓的亲人继续追杀吗?

    或者。自己还能舍下这里的一切吗?

    想通了。也就罢了。

    梁田田慢慢往回走,不知道是不是思绪激荡,一不小心竟然掉入了一个雪洞。

    脚脖子崴了。梁田田痛呼。

    可真是够倒霉的。

    刚想借着空间出去,远处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随即就是慌乱的叫声,“丫头。你没事儿吧?”

    在这充满了痛苦回忆的路上,突然听到这样关切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梁田田突然想哭。

    凌旭那张脸出现在雪洞上方,也不知道是不是跑的太剧烈了,他满脸通红?!把就?。丫头,你还好吗?”看到梁田田抱着脚,他自顾自的道:“是不是崴到脚了。别怕,我这就拉你上来?!?br />
    身上没带绳子。凌旭干脆把腰带解开。

    从雪洞里爬出来,梁田田始终没说话,就低着头揉着脚。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很怕一开口泄露了心底的秘密。前世那些可怕的记忆随之而来,她现在特别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煽吹搅栊?,不知道怎么的,这心里又别扭的可以。

    凌旭小心翼翼的帮她看脚伤。

    “遭了,流血了?!彼统雠磷影锼?,“先这样吧,回去我给你找大夫。来,我先背你回去?!?br />
    梁田田没有拒绝,现在她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强壮的依靠。

    趴在凌旭背上,少年呼呼喘着白气,却走得又快又稳?;故辈皇钡乃狄痪?,“别担心,很快就到了;放心,这伤我有经验,很快就会好的;丫头,你疼不疼啊……”

    梁田田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这场景似曾相识。蓦然她想起,当初遇到凌旭的时候,可不就是在高粱地里捡到满头是血的他吗。

    没想到这一次是凌旭捡到了满脚是血的她。

    一报还一报,他们之间,也算是有因有果了。

    梁田田想到孙维仁那段话,“人人有自尊,个个有苦衷。想法、做法和活法都不同。理念不同,做法不同,活法也不一样,不必去改变他人,只需自己做好就行?!彼蝗徊幌爰绦鹋ち?。

    于是她说:“你怎么来了?”许是许久没说话,有些口干。她声音涩然。

    凌旭浑身一震,以为她还在怪他。犹豫片刻才道:“来还债?!?br />
    梁田田下意识的以为他说的是“情债”,就没吭声。

    一路上凌旭紧紧的抱住她大腿,时不时的把手臂往上抬一抬。多次摸到她的小屁股,又烫手一样的躲开。少年脸蛋通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梁田田好笑的看着少年时而纠结、时而傻笑、时而烦恼的表情,心里甜滋滋的。

    路,终究是有尽头的。

    当凌旭背着梁田田回到村里,梁先生受伤惊动了整个小山村。有人自告奋勇去请大夫,当绿柳亲自帮梁田田看伤的时候,凌旭却渐渐隐没在人群中。

    崔安看了他一眼,发现凌旭竟然自顾自的去了一间厢房。

    闹腾了一下午,书院终于安静了。下午吃饭的时候梁田田突然道:“他呢?”

    崔安奇怪道:“下午去了厢房就没出来过。我去看看?!?br />
    梁田田头都没抬,却在崔安临出门前道:“叫他来吃饭?!甭塘忠欢?,满脸惊喜。

    “唉?!贝薨灿α艘簧?,乐颠颠的出去了。等他回来,却一脸怪异。

    “怎么了?”绿柳显得比梁田田还着急。

    “小姐,您亲自去看看吧。凌大人他……”崔安欲言又止。

    到底是心里担忧那家伙,梁田田在崔安的搀扶下去了厢房,崔安却死活都不肯进去。

    刚一进门,身体陡然一轻,就被人打横抱起来。

    “凌旭。你……”眼看着到了炕边,梁田田惊呼。

    凌旭却把他放在床边的矮凳上,梁田田这才发现,凌旭只穿着中衣。

    “你疯了?”这屋子里即使烧着炕也要零下。

    变戏法似的摸出一跟藤条塞到她手里,凌旭趴在她身前的炕上?!把就?,我是来还京城那二十板子的。不过我没找到板子,你拿这个对付一下?!彼熳帕?。似乎要把最后的中衣也除了。

    梁田田羞怒。扔了藤条就走,结果忘了脚上的伤,疼的她差点儿摔倒。

    “怎么了怎么了?”凌旭忙抱起她?!笆遣皇怯轴肆私?,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他小心的除了她的鞋袜,跪在地上细心的帮她看伤。

    屋子里这么冷。凌旭只穿了中衣。梁田田甚至能看到他脖子上冻出来的鸡皮疙瘩。

    “好了好了,一会儿就不疼了。没流血,别怕……”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动作更是放轻了又轻,捧着她嫩白的小脚丫。像是捧着这世上最精致的宝贝。

    梁田田突然心酸的想哭,眼泪扑簌簌而下,止都止不住。

    凌旭慌了?!把就?,是我不好。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几下吧?!彼烟偬跞?,“随你打多少?!?br />
    梁田田拍打他,“凌旭你个混蛋!”像是要把这几年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死死拍打他。

    凌旭咬着牙硬撑着,“我混蛋,我混蛋,我该死,我该打,丫头,我让你打,随便打,想怎么打都行?!彼驳娜犯盟?,害的她伤心难过这么久。

    梁田田打累了,被凌旭拥在怀里,咬牙道:“打一万下?!?br />
    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

    凌旭半天没动静,梁田田哼了一声,“怎么,你不愿意?”

    “没……怎么会?!绷栊翊鹩Φ奶乇鸸夤?,突然觑着她的脸小心翼翼道:“能不能别一次性打完???”

    她惊呼,“你还想分期付款?”

    凌旭福至心灵,“只要别一次性打完,随你打好不好?”他漂亮的凤眼里氤氲着水汽,明明说着玩笑一样的话,却满是忧虑。

    梁田田突然笑了,“那我给你个期限?!?br />
    凌旭点头,心里愈发忐忑。

    她轻声道:“就一辈子吧!”

    凌旭觉得自己的心跳与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在这致命的时刻偏偏正在崩溃。

    “什么?”

    他泪流满面,轻轻拥住她,“丫头,我没有听错吧?”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

    “傻瓜,我说期限是一辈子啊……”梁田田回抱他,从所未有的安心。

    冰冷的厢房里,两颗心渐渐靠近。

    门外有整齐的脚步声,小康子那熟悉的声音响起。

    “大人,京城密报,满硕少爷被捉回了突厥王庭,登位大典定在了来年二月二?!?br />
    虎子被人捉回了王庭?

    梁田田惊呼。

    凌旭悄然握住她的手,“放心,有我!”

    梁田田回握住他的手,“这一次,让我们再闯一次突厥草原……”(未完待续)

    ps:小农女完结,感谢大家一年多的支持和理解。感谢那些支持正版订阅的亲们,感谢姑娘们的粉红票,感谢亲们的打赏,感谢我人生中第一个盟主【涳谷~茗杺】。

    感谢一浊,你完整的叙述了想要说的故事。

    凌旭和田田何时成亲?球球是否会考状元,虎子的草原之行如何?梁家在不久的将来会不会功高震主?三叔可否找到了亲人......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但我愿意心存一份美好,祝福天下所有常含善心的人一生平安喜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悠闲小农女762奉旨泡妞【大结局】》,方便以后阅读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悠闲小农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