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小农女

番外六:父子or仇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浊 书名:悠闲小农女

?    可汗的大帐奢华而空旷,一个人窝在白虎皮的宽大座椅上,少年的身影显得有些孤独。

    “可汗,要传晚膳吗?”有侍卫官小心翼翼的进来。

    没来由的一股怒火。

    “滚!”

    “是……”

    大帐里瞬间安静了,虎子气鼓鼓的摔了手边的东西,似乎依然不解气。猛的拽起身下的白虎皮,气鼓鼓的踩在脚下,狠狠的踩着,像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在赌气发泄。

    门外有动静,虎子心里一跳。

    像是做错了事情怕被发现的小孩子,虎子小心翼翼的跑到大帐门口。

    “大汗用晚膳了吗?”

    是小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虎子有些难过。

    明明是爹做错了事情,干嘛不理自己?难道他真的不要认他这个儿子了?

    想到刚被捉到突厥之初,听说了过往的那些事儿,他混账的写了一封信去质问……虎子有点儿心虚。

    爹不会真的生气不管自己了吧?

    起初他还担心爹来了会狠狠的揍他一顿,一直小心翼翼的躲着??傻戳擞幸换岫?,除了跟姐姐说话就是去休息,似乎压根忘了还有一个自己。

    这样被忽视的感觉,真的很恼人。

    小哥哥被门卫的侍卫劝走了,虎子在大帐里急的团团转。

    爹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眼里像是没有自己这个儿子似的,难道真的不要自己了?

    虎子有些郁闷。

    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好不好?

    当年自己问过,爹还说那些都是噩梦。却原来是骗自己年纪小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生气了。写信质问有错吗?爹到底知道不知道,一个人被捉来这陌生的突厥王庭是有多可怕。幸好大哥和小哥哥当时追来了,凌旭大哥和姐姐随后也到了。不然他一个人在突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那么需要的就是爹,谁都过来了,偏偏爹没来,而且一个字的书信都没有。他写信回去。也有赌气的成分。

    他就在想,哪怕爹气的跑来突厥胖揍他一顿也是好的。

    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年多的时间爹就像是把他这个儿子遗忘了。要不是姐姐大婚,估计爹也不会出现。

    越想越郁闷,虎子赌气的坐在地上,抱着腿哭了。

    门外又有动静。大概是小哥哥他们又来了,虎子没有理会。缩着身子躺在白虎皮上,瘦瘦高高的身体缩成一团,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可怜儿。

    梁守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虎子感觉到有人进来,没好气的吼了一嗓子?!肮龀鋈?!”自己是突厥的可汗。谁敢硬闯?

    大帐里半天没动静,虎子终于觉察出有点儿不对劲,猛的回头。就看到脸色铁青的梁守山。

    “爹!”虎子吓得一缩脖子,随即反应过来。爹已经不要他了,顿时有绷起脸,“您还来干什么?”明显带着赌气的成分。

    梁守山放下手里的食盒,挑了挑眉。

    还知道用敬称,脑子还没傻。

    说实话,看到小儿子脸上的泪痕,他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儿子,不是不心疼,不是不担忧??伤膊恢烙檬裁瓷矸堇疵娑?。

    他怕,怕虎子恨他,更怕失去这个儿子??吹侥欠庵饰实氖樾攀?,他是欣喜的??现饰?,是不是就等于他还肯认自己?

    可是,书信里满满的质疑和委屈却让他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也许,冷静下来对彼此都好。

    却不想,这一冷静就是一年多。

    五百多个日日夜夜,再看到这孩子,梁守山剩下的只是心疼。向来胖乎乎的小儿子,什么时候瘦成这样了?虎子向来胃口好,一定是突厥可汗的担子太重了,这孩子才会这么瘦的。

    想到他因为赌气,晚饭都没吃,梁守山又忍不住心底的怒火。

    满地的狼藉,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小儿子的杰作。

    梁守山强压着怒火,“可汗好大的脾气??!”他语气平淡,平淡的让人感到疏离。

    虎子咬着嘴唇,倔强的看着他,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

    大帐里的东西摔的乱七八糟的,梁守山索性坐在地毯上,冲儿子招招手,“过来?!彼急负煤锰柑?。

    虎子下意识的挪动脚步,突然想到什么,倔强道:“我凭什么听你的?”那口气,可真够糟糕的。

    梁守山挑眉,“恩?”

    虎子不怕死的犟嘴,“这里是我的突厥王庭……”你当客人的,可要有客人的自觉。这里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梁守山很容易的就理解了他的言外之意。

    因为理解,所以怒了。

    当爹的,可以宠着儿子可以护着孩子,却最不能惯着。

    爹的威严被一再挑衅,梁守山怒了。

    梁家的规矩,闺女是用来疼的,儿子,那都是用来教训的。

    虎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就落在了一个熟悉的位置?;姑坏人从?,下半身一凉……走光了。

    熟悉的位置,有力的大手,变态的姿势,虎子瞬间慌了。

    “你干嘛?”虎子挣扎。

    还敢大呼小叫的?

    梁守山怒了,抬起大手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虎子“嗷”的嚎了一嗓子。

    许是意识到自己的丢脸,虎子抿着嘴大声呵斥,“你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笨谄窳拥恼媸强梢粤?。

    梁守山哼了一声,还不服软吗?

    举起大手,毫不留情的砸了九下。

    虎子痛的脸都扭曲了,一年多不曾被爹重罚,他几乎忘记了这滋味儿。

    鼻涕眼泪争先恐后的涌出来。这跟丢脸不丢脸的根本没关系。任谁被他爹铁砂掌一样的巴掌打过,都不能再控制眼泪。

    虎子倔强的咬着唇,眼泪流的很凶。

    又是十下打过,梁守山突然停下了?!拔裁创蚰??”

    虎子一愣,意外这突如其来的休息。

    “说话!”

    屁股又挨了一巴掌,不重,却惩罚意味明了。

    十六岁了?;贡坏庋橇丝阕哟??;⒆佣偈绷澈炝?。

    “不说是不是,找打!”

    又是一组十下,虎子痛的脸都扭曲了。小屁股也红红紫紫的,绚烂极了。

    屁股滚烫滚烫的,像是被热油泼过,不用看也知道??隙ㄖ琢?。

    一来就打人,连句关心都没有。爹果然是不再心疼他了。没来由的想到分别前爹把自己抱到房间里搂着睡了一夜。那样的温馨似乎都不存在了?;⒆勇穆牡奈?,顿时哭出了声儿。

    头顶一声叹息,梁守山收了手。

    “都多大了,还哭鼻子?!?br />
    家长大人抱起哭的哆哆嗦嗦的可怜大汗。宠溺的拍拍他屁股,“还突厥大汗呢,谁家大汗哭鼻子???”

    虎子委屈的不行。依然嘴硬道:“也没谁家大汗被人扒了裤子打的?!本尤换古乃ü?,疼死了。

    “呦?;刮狭??!绷菏厣胶眯?,却故意板着脸,“打你错了吗?”看他这一副凶悍的模样,大有你说错一句就打烂屁股的霸道。

    虎子缩缩脖子,垂着头不吭声了。

    孩子已经服软了,家长大人自然不好继续吼着。

    “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赌气也要有个限度。都当大汗的人了,还这么任性,谁教你的规矩?”避开伤处揽住小家伙,让他趴在自己怀里,梁守山拖着他被打的红红紫紫的小屁股小心擦药。

    趴在爹的肩膀上,感受着爹一如既往的宠溺,虎子眼泪流的越来越凶,却安静的没有说话,很怕打破这难得的温馨。

    “恨我吗?”梁守山突然开口,有些惆怅。

    虎子咬着唇不说话。爹真的不要自己了吗?都不自称“爹”了。想到这,眼睛又红了。

    儿子没说话,梁守山手一顿,眼睛也红了。

    孩子这是真记恨了。

    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要说虎子会对他不利,梁守山不相信。怕是孩子伤心了,迷茫了,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吧。

    “记恨也是正常的,毕竟当年是我把你抱走的,还曾想过要杀了你?!彼氲降蹦?,虎子看他的目光,是那样戒备。如果以后儿子都那样的看着自己……只要一想,他就心口痛。

    虎子蹙眉,嘴角有血?;?。

    擦药的过程其实很快的,梁守山有些怅然。

    大概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虽说做了大汗,也不比在家里,凡事都要小心……”喜欢唠叨大概是所有家长大人的通病,梁守山一边帮他整理衣裳一边自顾自的交代着,似乎是“临终遗言”。

    爹看都不看自己,是不想看到自己?

    虎子终于受不了这气氛了,“爹,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

    梁守山浑身一震,那个久违的“爹”让他心颤了一下。

    他终于抬起头正视这个比自己还高了半头的儿子,“我还要的起吗?”声音有些苦涩。早在儿子知道身世的时候,自己就失去了这个儿子吧?

    虎子眼睛一瞪,吼道:“怎么要不起?”他这才知道爹在担心什么,紧紧的搂住爹的脖子,“我什么时候都是爹的儿子,就算是爹不要我也不行?!蹦茄涡远钠幕?,也只有虎子这种任性的孩子能开口。

    幸福来得太突然,把梁守山砸晕了。

    他傻傻的抱着儿子,“你不恨爹?”

    终于自称“爹”了?;⒆悠墓牡囊绨?,“我恨爹一年多都不管我,我恨爹忘了我这个儿子,我恨爹在哥哥姐姐们相继来突厥帮我的时候一个书信都没有,我恨爹……”

    梁守山搂住儿子,“是爹的错……”该死。他竟然以为儿子会恨他不认他,傻傻的互相猜忌了一年多,也让儿子难过了那么久?!笆堑拇?,爹认打认罚,虎子别恨爹了好不好?”

    “罚爹永远陪着我,不许不认我?!泵飨缘么缃叩慕谧?。

    梁守山这时候能说什么?自然儿子说什么是什么。

    “爹都依你,好不好?”

    “爹骗人。该家法打?!蹦橙涡酝抟跄钡贸训男?。

    梁守山哭笑不得的。这孩子,还有心情玩闹?!澳阏夂⒆印彼恢浪凳裁春?,照着小屁股就是一巴掌。结果痛的某熊孩子眼泪一大把,眼泪汪汪的控诉他。

    “爹不打爹不打了,我儿子还没吃饭呢,爹给你熬了粥?!?br />
    “爹欺负我?!被⒆泳镒抛??!暗梦刮页??!?br />
    “好,爹喂你。爹喂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任性,还可汗呢,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br />
    “在爹跟前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br />
    ……

    回忆的思绪一打开。就像是收不住的闸口。

    “可汗,客人到了?!?br />
    大帐里,虎子猛的起身。大步迎了出去。

    大帐外,梁守山风尘仆仆的赶来??吹蕉?,他露出笑脸?!凹珊??!彼?。

    虎子哪敢受他的礼,哪怕在外人面前也不敢。稍微让了一步,他笑着迎上去,“就等您来了?!泵Π讶擞舜笳?。

    进了大帐,外人全部被关在外面?;⒆用偷钠斯?,“爹,我想死你了,也不说来看看儿子?!?br />
    “多大了,还跟爹撒娇?”梁守山嘴上数落着,却把儿子紧紧抱住。

    虎子嘿嘿的笑着,“多大都是爹的儿子?!彼帕菏厣阶谥魑??!暗?,我接到小哥哥的信了,说爷爷逼婚,爹你这是到儿子这里避难的?”他一脸欠揍的笑,“不是我说,爹这么大年纪了,我们兄弟都长大了,姐姐也嫁人了,爹也是该找个伴了。您看凌伯父,家里小妾就三个,那日子多让人羡慕?!?br />
    “背后编排长辈,找打?!绷菏厣阶魇朴?,虎子嬉皮笑脸的躲开?!罢獠皇敲煌馊寺?,儿子也是担心您。爹这么年轻,是该找个伴?!?br />
    “我是来看我孙子的,别给我整那没用的?!焙貌蝗菀装谕蚜思依锬巡睦弦?,梁守山可不想被儿子唠叨。

    “果然是有了孙子忘了儿子?!被⒆有∩具嬉痪?,一招手,让人抱了两个小子进来?!暗?,梁积、梁薄,您老两个孙子?!彼γ忻械?,“不是我说,爹,您老可得再想几个新字,我听说大嫂又有了,这要再是孙子,可就剩下一个发字了?!钡背趿杭夷浅绲律醒?、厚积薄发八个字,他们兄弟还吓了一跳,没曾想小哥哥还不曾成亲,这名字倒是先不够用了。

    “谁让你小子一娶就是两个,把我们梁家的规矩都给破了?!绷菏厣秸账飞锨昧艘患?。两个孙子前后脚出生,别看不是一个母亲的,长得倒是像,虎头虎脑的,跟虎子小时候很像。

    “嘿嘿,还不是您儿子太好,人家姑娘抢着嫁吗?!北鹂椿⒆有Φ拿恍拿环蔚?。梁守山却是知道,儿子压力很大。突厥表面上看着暂时风平浪静,矛盾却不少。不然儿子也不会一下子娶了两个。好在两个姑娘都是真心喜欢儿子的,虎子对他们也好,这就足够了。

    “夫妻过日子就是要有信任,你也别太端着架子,平日里多跟他们沟通?!绷菏厣揭膊恢涝趺此?,总是希望孩子们都过得好。

    “爹放心,儿子心里有数?!?br />
    眼看着到了弱冠之年,做了几年的突厥大汗,虎子也只有在自家亲人面前才会表现出孩子气的一面。

    “知道你心里有数,可这女人多了心思也多,这方面你多请教请教你师娘,她懂得多?!彼傅氖呛稳?,宫里出来的女人,怕是没谁比她更明白这个了。

    “突厥不同于大乾,将来这两个小子没本事,就算是得了这汗位也守不住,莫不如老实的做个富家翁?!被⒆有Φ拿恍拿环蔚?,“我现在就指望他们快点儿长大,我好赶紧把这劳什子的汗位让出去?!闭饣耙侨猛回实淖用裉?,鼻子都得气歪了。

    梁守山知道这个儿子的心思,也不说他。抱着两个孙子依依呀呀的逗弄着,“左右你心里有数,爹也不说什么。漠南那边最近没生事端吧?”

    “早就消停了,他们哪敢?!钡背跻怀⊥缆?,不老实的都收拾了,如今自然就安逸了。

    儿子们都长大了,梁守山也就放心了。

    “对了,有你小哥哥的信儿没有?”球球突然离家出走,可让梁守山郁闷了好久。

    虎子眼珠一转,忙道:“没有?!庇值P牡P?,忙劝道:“爹也不必担心,小哥哥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身边带着的人都是得力的,肯定不会有事儿的。没准小哥哥这一次出去就能给我带回来个嫂子呢,爹也别催的太紧了,小哥哥还年轻呢?!彼幌氲叫「绺缇尤慌卤槐苹槔爰?,就觉得有趣。这世间除了姐姐还有小哥哥怕的,也真是难得。

    梁守山却没被他忽悠,“你怎么知道你小哥哥离家了?”

    虎子:“……”这算不打自招吗?

    眼看着爹脸色变了,虎子遁了?!暗?,我还有事儿,您老先让您孙子陪着吧?!?br />
    梁守山:“……”看看怀里两个流口水的小娃娃,这到底谁陪谁???

    把两个孙子交给奶娘,梁守山堵住了鬼鬼祟祟躲着他的虎子,“三天后日子不错,你准备一下?!?br />
    “准备什么?”虎子傻乎乎的问。

    照着脑门就是一个暴栗,“女子十五而笄,男子二十而冠。傻小子,你说准备什么?”贵族男子二十而冠,主持冠礼的一般是受冠者的父亲或兄长。梁守山特意选择这个时候来了突厥,可不是真为了避难的。

    这一刻虎子明白了爹的心思,眼睛有些湿润。

    父子凝眸,一切尽在不言中。(未完待续)

    ps:新书《夫君,来种田》欢脱种田文,木有虐待木有后妈木有极品亲戚打秋风,逗比喜剧风,喜欢的可以跳坑了吼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悠闲小农女番外六:父子or仇敌》,方便以后阅读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悠闲小农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