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倾心

第142章 逃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晓晨 书名:异世倾心

?    “在家等着我,我会回来你身边的”,凌云染郑重而认真地承诺道,“你答应的,你一定要回来!”,穆言点头,顿了顿,又说道,“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ず米约?,平安回来!”。

    “你不许做危险的事!”,凌云染那头的声音有点激动,剧烈咳嗽着,断断续续说道,“我,现在,有事,你答应我,好好,呆在家里”,穆言刚刚应道,那头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知道凌云染处境不妙,但起码是安全的,穆言松了口气,想了想后,给马震天打去电话,表达想要让他牵线跟陈兆基见面谈判,马震天很为难,只给了穆言考虑考虑的答复,毕竟这些有权势的家族,并不想跟黑道有所牵连。

    在霍子清和方晨的陪同下,由警方护送穆言回家,警方继续展开搜查工作,而穆言请的保镖则守在穆宅附近,?;に陌踩?。

    在某个荒凉街角的房子里,墙壁上印着红色的大大的拆字,由于政府搬迁工程,此处的住户都搬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房子,在昏暗的路灯照射里,依稀可见的黑暗中,蜷缩在窗户下,背靠着墙的身影,犹如隐藏在丛林里的猎豹,显出一对漆黑发亮的眸子。

    凌云染背靠着墙,额头有血渍,手臂和小腹的伤口不断流着血,脸色苍白,她的车被那些人追逐,在街角撞墙后,几乎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她凭着强大的意志力,勉强清醒过来,看着手机里几十通的未接来电,连忙给穆言打去报平安。

    追着的十来个人,找着撞车的地方,拿着刀把凌云染连同车都包围起来,试图砸碎玻璃,闯进车里,凌云染勉强跟对方缠斗起来,慌忙中把手机遗落在车的角落里。车身狭隘,凌云染处于不利的地势,好在她身手敏捷,终是不容易地解决掉那些人。

    凌云染额头流着血,撞车时受到重击,意识浑噩,眼前模糊,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要不是凭借着她惊人的意志力,恐怕早就昏了过去。

    凌云染走到天桥上,脚步有些迟缓,她扶着栏杆,打算先找地方藏身,就在这时,后面追过来5,6个人,手里拿刀,居然还有带枪的,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凌云染,她不敢硬碰硬,正好看到天桥下驶过的卡车,从天桥上跃下,躺在大卡车蓬松的帆布顶上,逃走了。

    凌云染跟着大卡车走了快1个小时,趁卡车在加油站加油时,跳下车,借了旁人的手机给穆言回电话,她有直觉,这些人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此刻恐怕到处都布满了眼线,无论是她回去找穆言,还是穆言来找她,都有可能带来危险。

    所以,凌云染嘱咐穆言留在家里,不要外出,而她暂时不能回去,要想办法弄清楚这一切后,再做打算,凌云染给阎罗打去电话,但没人接听,她只好留言,同时告诉苏青玉,要是看到阎罗,立刻让他保持手机畅通。

    只要凌云染等着阎罗来,在青红帮的地盘,应该会暂时安全,可是,在加油站,凌云染却碰到了最棘手的对手,来自黑道的狙击杀手。

    最开始发现杀手,是源自凌云染与生俱来的对危险的敏锐察觉,就在那瞬间,她习惯性的往后靠到墙后时,一颗子弹射入到墙体,正好在她刚才所在的位置,而她每一次的移动,都险险躲过了随之即来的子弹,消声的,如鬼魅般,随时跟在她的身后,夺人性命。

    凌云染与杀手周旋了很久,始终没法摆脱他,最终给困在这栋拆迁的楼房里,而那人就在对面的楼顶蹲守着。凌云染因过多失血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拿起地上打碎的镜子片,举到窗台高度,往外看去,隐隐错错的对面楼顶,看不真切。

    凌云染本想等到天亮后再寻逃脱之计,可是现在因为胳膊和小腹受的伤,不断流血,失血过多导致她手脚发冷,在逐渐失去知觉,凌云染咬着唇,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她要是真的昏过去,恐怕明天就只有横尸在此了。

    穆言,你要等着我回去,一定会安全回去的,凌云染的眼神充满了执着和坚毅,看来,今晚,只有奋力一击了。

    凌云染把T恤扯下来一条布条,缠住受伤的胳膊,蹲在窗下,斜着往上看,夜空里的乌云逐渐散了,皓月跃出了云层,

    脱下头上的帽子,手拿着帽檐,缓缓地往窗台上方举起,一点点地移动着,沉闷的声音响起,一股巨力冲击而来,凌云染手里的帽子在空中划出弧线后掉落在地,留下一个弹孔,冒着白烟,还有淡淡的硝烟味道,凌云染皱着眉,看来对方是非要置她于死地了。

    凌云染四处张望了下,破旧的屋子里残存的物品,突然眼睛一亮,她把外套脱下来,匍匐在地,往里面挪去,扯着袖子把外套甩过去,再拉了回来,拿来外套,把罩在下面的火柴盒握在手心里,摇了摇,凌云染嘴角露出笑意,她靠着墙,把身边残破的窗帘扯下来,用火柴小心翼翼的点燃,在火势逐渐冒起来时,把半瓶矿泉水倒了下去,顿时浓烟四起,弥漫在房间里。

    火势渐大,浓烟滚滚,呛人喉鼻,凌云染把帽子放在窗沿上,匍匐在地,往外爬去,两声沉闷的枪响,帽子掉落在地,彼时凌云染已打开房门,往楼下而去,她顺手抄了块尖利的三角形碎玻璃,往对面的小楼跑去。

    凌云染贴着墙行走,避开屋顶的视线,飞奔着冲进楼里,往上跑着,这种老式拆迁的楼房没有电梯,只有唯一的楼梯通道,她必须要解决掉这个人。

    俯卧在屋顶的人,看着对面楼房里冒出了滚滚浓烟,凭着窗口隐约的动静,他击中了,四周传来喧哗的声音,不断有人聚集过来,杀手不慌不忙的收回手里的狙击枪,把枪放回黑色盒子里,背在身上,往楼下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回头看了眼对面,总觉得以交手的人的能耐,刚才似乎太过轻易的命中了,他把手放在后腰,往楼下跑去。

    刚跑下两层楼,突然消防门猛地推开,紧接着破风声响起,一道带着亮光的物体挥了过来,杀手身形敏捷地躲开,对方毫不犹豫的握着武器冲过来,杀手此刻放在后腰的手举起,握着黑色手枪,对着眼前的人,扣动了扳机,巨大的枪响打破了黑夜的寂静,硫磺的味道弥漫在楼梯间里,不知过了多久,楼梯里走下来一个人影,四处看了看后,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等到警方闻声赶来时,看到楼梯间里躺着一具尸体,脖子上有深深的割痕,流血而死。

    四周白雾弥漫,寂静无声,眼前什么都看不见,身体如飘在半空的轻盈,凌云染毫无意识地往前走着,她知道自己似乎又陷入了梦境,“染儿、染儿”,娘亲的声音在不断呼唤着,可这回凌云染再无犹豫,只是低声道,“娘,我不回去了,在这里,有我放不下的人”。

    “穆言...穆言!”,凌云染惊醒时,眼前却是一张熟悉而温润的脸,“青玉”,凌云染安下心来,隐约记得她迷糊间给阎罗打了电话,然后就躲在垃圾堆后面昏了过去。

    苏青玉的眼睛泛红,眼泪在眼眶里转着,阎罗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满脸自责,蹲在她身前紧张地问道,“血狼,你没事吧?!现在感觉怎么样?”,凌云染勉强笑着,感觉颈边火辣辣的疼着,她抬手摸去,那里包着厚厚的纱布。

    看到她的举动,苏青玉的眼泪哗的流下来了,快步走到外面去,隐约听见她低低哭泣声,“怎么了?我没事”,凌云染淡然说道,随手拿起苏青玉的手机,给穆言打去电话报了平安,只是没说两句就挂断了,她不想穆言担心。

    “血狼,你现在必须要去国外躲躲风头,现在道上都乱成一团了,每个人都想要你的命!”,阎罗满脸焦急地说道,凌云染摇头说,“我不想走,究竟是怎么回事?”,

    阎罗叹气道,“竹丰帮的老大陈兆基,给出100万悬赏的江湖追杀令,要你的性命,外界闹的沸沸扬扬”,阎罗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甚至连青红帮的人都..”,阎罗双眼通红,郑重说道,“不管怎样,大哥定会保住你的!”,

    凌云染试图坐起身来,她胳膊和小腹的刀伤都包扎好了,除了隐隐作痛外,并无大碍,只是撞车伤的头部有些发昏,另外还有脖子的伤,

    “你小心点,哎!差一点,幸好只是擦边!”,阎罗心疼而后怕地说道,过了会,苏青玉走进来,端着食物和水,“我正好饿了”,凌云染笑道,接过来就低头吃起来,尽管她吃的很斯文,可是动作很快,看来是饿极了。

    “在这里好好休息,有大哥看着,没人敢伤害你”,阎罗转头叮嘱道,他的手下在楼下盯梢。

    凌云染吃完东西,睡意袭来,她跟杀手周旋时,没法好好睡觉,此刻方安心地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没想到对小凌子还有一虐,亲妈么么哒

    我在想这篇文完结了是开古代的新文,还是唐心穿过来的双染会面呢,哈哈

    感谢大家的厚爱,特别感谢那嗯哼的笑佛,还有第一次丢弹的十一和小孩cp,咩哈哈

    无梦的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31 19:08:43

    十一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31 18:42:15

    卖笑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31 17:43:14

    小孩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31 16:54:46

    “在家等着我,我会回来你身边的”,凌云染郑重而认真地承诺道,“你答应的,你一定要回来!”,穆言点头,顿了顿,又说道,“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ず米约?,平安回来!”。

    “你不许做危险的事!”,凌云染那头的声音有点激动,剧烈咳嗽着,断断续续说道,“我,现在,有事,你答应我,好好,呆在家里”,穆言刚刚应道,那头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知道凌云染处境不妙,但起码是安全的,穆言松了口气,想了想后,给马震天打去电话,表达想要让他牵线跟陈兆基见面谈判,马震天很为难,只给了穆言考虑考虑的答复,毕竟这些有权势的家族,并不想跟黑道有所牵连。

    在霍子清和方晨的陪同下,由警方护送穆言回家,警方继续展开搜查工作,而穆言请的保镖则守在穆宅附近,?;に陌踩?。

    在某个荒凉街角的房子里,墙壁上印着红色的大大的拆字,由于政府搬迁工程,此处的住户都搬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房子,在昏暗的路灯照射里,依稀可见的黑暗中,蜷缩在窗户下,背靠着墙的身影,犹如隐藏在丛林里的猎豹,显出一对漆黑发亮的眸子。

    凌云染背靠着墙,额头有血渍,手臂和小腹的伤口不断流着血,脸色苍白,她的车被那些人追逐,在街角撞墙后,几乎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她凭着强大的意志力,勉强清醒过来,看着手机里几十通的未接来电,连忙给穆言打去报平安。

    追着的十来个人,找着撞车的地方,拿着刀把凌云染连同车都包围起来,试图砸碎玻璃,闯进车里,凌云染勉强跟对方缠斗起来,慌忙中把手机遗落在车的角落里。车身狭隘,凌云染处于不利的地势,好在她身手敏捷,终是不容易地解决掉那些人。

    凌云染额头流着血,撞车时受到重击,意识浑噩,眼前模糊,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要不是凭借着她惊人的意志力,恐怕早就昏了过去。

    凌云染走到天桥上,脚步有些迟缓,她扶着栏杆,打算先找地方藏身,就在这时,后面追过来5,6个人,手里拿刀,居然还有带枪的,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凌云染,她不敢硬碰硬,正好看到天桥下驶过的卡车,从天桥上跃下,躺在大卡车蓬松的帆布顶上,逃走了。

    凌云染跟着大卡车走了快1个小时,趁卡车在加油站加油时,跳下车,借了旁人的手机给穆言回电话,她有直觉,这些人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此刻恐怕到处都布满了眼线,无论是她回去找穆言,还是穆言来找她,都有可能带来危险。

    所以,凌云染嘱咐穆言留在家里,不要外出,而她暂时不能回去,要想办法弄清楚这一切后,再做打算,凌云染给阎罗打去电话,但没人接听,她只好留言,同时告诉苏青玉,要是看到阎罗,立刻让他保持手机畅通。

    只要凌云染等着阎罗来,在青红帮的地盘,应该会暂时安全,可是,在加油站,凌云染却碰到了最棘手的对手,来自黑道的狙击杀手。

    最开始发现杀手,是源自凌云染与生俱来的对危险的敏锐察觉,就在那瞬间,她习惯性的往后靠到墙后时,一颗子弹射入到墙体,正好在她刚才所在的位置,而她每一次的移动,都险险躲过了随之即来的子弹,消声的,如鬼魅般,随时跟在她的身后,夺人性命。

    凌云染与杀手周旋了很久,始终没法摆脱他,最终给困在这栋拆迁的楼房里,而那人就在对面的楼顶蹲守着。凌云染因过多失血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拿起地上打碎的镜子片,举到窗台高度,往外看去,隐隐错错的对面楼顶,看不真切。

    凌云染本想等到天亮后再寻逃脱之计,可是现在因为胳膊和小腹受的伤,不断流血,失血过多导致她手脚发冷,在逐渐失去知觉,凌云染咬着唇,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她要是真的昏过去,恐怕明天就只有横尸在此了。

    穆言,你要等着我回去,一定会安全回去的,凌云染的眼神充满了执着和坚毅,看来,今晚,只有奋力一击了。

    凌云染把T恤扯下来一条布条,缠住受伤的胳膊,蹲在窗下,斜着往上看,夜空里的乌云逐渐散了,皓月跃出了云层,

    脱下头上的帽子,手拿着帽檐,缓缓地往窗台上方举起,一点点地移动着,沉闷的声音响起,一股巨力冲击而来,凌云染手里的帽子在空中划出弧线后掉落在地,留下一个弹孔,冒着白烟,还有淡淡的硝烟味道,凌云染皱着眉,看来对方是非要置她于死地了。

    凌云染四处张望了下,破旧的屋子里残存的物品,突然眼睛一亮,她把外套脱下来,匍匐在地,往里面挪去,扯着袖子把外套甩过去,再拉了回来,拿来外套,把罩在下面的火柴盒握在手心里,摇了摇,凌云染嘴角露出笑意,她靠着墙,把身边残破的窗帘扯下来,用火柴小心翼翼的点燃,在火势逐渐冒起来时,把半瓶矿泉水倒了下去,顿时浓烟四起,弥漫在房间里。

    火势渐大,浓烟滚滚,呛人喉鼻,凌云染把帽子放在窗沿上,匍匐在地,往外爬去,两声沉闷的枪响,帽子掉落在地,彼时凌云染已打开房门,往楼下而去,她顺手抄了块尖利的三角形碎玻璃,往对面的小楼跑去。

    凌云染贴着墙行走,避开屋顶的视线,飞奔着冲进楼里,往上跑着,这种老式拆迁的楼房没有电梯,只有唯一的楼梯通道,她必须要解决掉这个人。

    俯卧在屋顶的人,看着对面楼房里冒出了滚滚浓烟,凭着窗口隐约的动静,他击中了,四周传来喧哗的声音,不断有人聚集过来,杀手不慌不忙的收回手里的狙击枪,把枪放回黑色盒子里,背在身上,往楼下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回头看了眼对面,总觉得以交手的人的能耐,刚才似乎太过轻易的命中了,他把手放在后腰,往楼下跑去。

    刚跑下两层楼,突然消防门猛地推开,紧接着破风声响起,一道带着亮光的物体挥了过来,杀手身形敏捷地躲开,对方毫不犹豫的握着武器冲过来,杀手此刻放在后腰的手举起,握着黑色手枪,对着眼前的人,扣动了扳机,巨大的枪响打破了黑夜的寂静,硫磺的味道弥漫在楼梯间里,不知过了多久,楼梯里走下来一个人影,四处看了看后,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等到警方闻声赶来时,看到楼梯间里躺着一具尸体,脖子上有深深的割痕,流血而死。

    四周白雾弥漫,寂静无声,眼前什么都看不见,身体如飘在半空的轻盈,凌云染毫无意识地往前走着,她知道自己似乎又陷入了梦境,“染儿、染儿”,娘亲的声音在不断呼唤着,可这回凌云染再无犹豫,只是低声道,“娘,我不回去了,在这里,有我放不下的人”。

    “穆言...穆言!”,凌云染惊醒时,眼前却是一张熟悉而温润的脸,“青玉”,凌云染安下心来,隐约记得她迷糊间给阎罗打了电话,然后就躲在垃圾堆后面昏了过去。

    苏青玉的眼睛泛红,眼泪在眼眶里转着,阎罗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满脸自责,蹲在她身前紧张地问道,“血狼,你没事吧?!现在感觉怎么样?”,凌云染勉强笑着,感觉颈边火辣辣的疼着,她抬手摸去,那里包着厚厚的纱布。

    看到她的举动,苏青玉的眼泪哗的流下来了,快步走到外面去,隐约听见她低低哭泣声,“怎么了?我没事”,凌云染淡然说道,随手拿起苏青玉的手机,给穆言打去电话报了平安,只是没说两句就挂断了,她不想穆言担心。

    “血狼,你现在必须要去国外躲躲风头,现在道上都乱成一团了,每个人都想要你的命!”,阎罗满脸焦急地说道,凌云染摇头说,“我不想走,究竟是怎么回事?”,

    阎罗叹气道,“竹丰帮的老大陈兆基,给出100万悬赏的江湖追杀令,要你的性命,外界闹的沸沸扬扬”,阎罗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甚至连青红帮的人都..”,阎罗双眼通红,郑重说道,“不管怎样,大哥定会保住你的!”,

    凌云染试图坐起身来,她胳膊和小腹的刀伤都包扎好了,除了隐隐作痛外,并无大碍,只是撞车伤的头部有些发昏,另外还有脖子的伤,

    “你小心点,哎!差一点,幸好只是擦边!”,阎罗心疼而后怕地说道,过了会,苏青玉走进来,端着食物和水,“我正好饿了”,凌云染笑道,接过来就低头吃起来,尽管她吃的很斯文,可是动作很快,看来是饿极了。

    “在这里好好休息,有大哥看着,没人敢伤害你”,阎罗转头叮嘱道,他的手下在楼下盯梢。

    凌云染吃完东西,睡意袭来,她跟杀手周旋时,没法好好睡觉,此刻方安心地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没想到对小凌子还有一虐,亲妈么么哒

    我在想这篇文完结了是开古代的新文,还是唐心穿过来的双染会面呢,哈哈

    感谢大家的厚爱,特别感谢那嗯哼的笑佛,还有第一次丢弹的十一和小孩cp,咩哈哈

    无梦的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31 19:08:43

    十一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31 18:42:15

    卖笑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31 17:43:14

    小孩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31 16:54:4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倾心第142章 逃亡》,方便以后阅读异世倾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倾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