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倾心

第144章 妥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晓晨 书名:异世倾心

?    已经10天了,没有凌云染半点音信,她在电话里答应过自己,10天后会回来的,穆言茫然失神地站在窗前,夜色浓稠如墨,一滴水落在窗上,滑下,在玻璃上流下水痕,两滴、三滴...

    不一会儿,雨水就汇聚成小溪沿着窗棂流下,窗外雨势急了,此处且有屋檐遮头,可那人呢,是否在某处角落里,与人对峙着,雨水打湿她的全身,头发黏在脸上,模糊的睁不开眼,伤口裂开了,鲜血流出来,给雨水冲刷着,染红了地面,往下水道流去,那些可怖的伤口,爬满了她的全身,在雨水感染后发炎,惨白的肌肤,难耐的痛楚,亦或是....

    穆言打了寒噤,从骨子里透出的冰凉,艰难而痛苦地从想象里抽离出来,她不敢再想下去,仿佛每想一次,就犹如有刀在心尖割去,鲜血淋漓,浑身颤抖。

    穆言怔怔地走下楼,仰望着星光黯淡的夜空,冰冷的雨水落在她的脸上,沿着下巴滑落,两行温热的泪水混着雨水而下,“你答应了我的??!”,穆言小声说道,“你让我不许不要你,凌云染,我要你回来”,穆言对着空旷而寂静的周围喊道,“你答应了我要回来的??!我要你回来??!”,

    除了滴滴答答的雨声,四周安静的没有半点声音,漫天雨幕笼罩了天与地,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身影,站在雨中,任的雨水打湿了她,显得凄凉而落寞,

    “你答应了会回来看我的!”,不知是冷还是激动,穆言的牙关直打架,浑身克制不住地颤抖,她的眼底布满了血丝,声嘶力竭地喊道,“凌云染??!你不守承诺??!”,

    一道炫目的光亮闪过,天空响起惊雷,震的万物颤动,“你不回来,我就不要了你...”,穆言的声音淹没在惊雷声里,“你不守承诺,我就不要你了!你听到没有?!”,穆言的脸在雨水冲刷下,惨白的没有血色,泛白的手臂,青筋毕现。

    “穆小姐,外面不安全,回去吧”,身后的保镖,取了伞跑过来,遮住穆言头顶的大雨,穆言纹丝不动,摇摇欲坠地站在雨中,固执地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车在眼前停下,穆言眼里闪过亮光,却见着陈伯打着伞慌张地走来,穆言低头不语,眼眸黯淡如墨,与夜色融合在一起,“究竟怎么了?”,陈伯质问保镖,保镖不置可否,只是警惕地查视着周围是否有可疑的人。

    “陈伯,上车”,穆言往车子走去,保镖紧跟着给她遮伞,陈伯把伞放在车厢后,瞬间就淋的湿透了,冰冷地钻进车里,看着坐在后面的穆言,僵着脸,木然的没有表情,开口问道,“三小姐,你要去哪儿?”,

    穆言闻言一震,手环着胸前,蜷缩在角落里,喃喃地重复道,“三小姐..”,她浑身的雨水沿着座椅流下,打湿了垫毯,眼眸失神,吐出了轻微的几不可闻的三个字,“回穆宅”。

    陈伯惊讶地一时没有说话,眼神疑惑,穆言渐渐回神来,语气肯定了些,“回老宅子”,陈伯嘴唇颤抖了两下,终是什么也没说,把车启动,缓缓离去。

    在城郊的穆宅,占地不小面积,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历经数次修葺,临湖而建,景色怡人,可此刻在夜色里,却如盘踞而卧的巨兽,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口,似乎要把穆言吞没进去。

    雨势小了些,老陈打开车门,摁了门铃,就守在门口等着,不一会儿有人来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老陈,跟老陈低语几句,探着脖子望了望,看到车后的穆言,忙的抬手招呼着,身后跟过来几个打伞的佣人,在催促下,在雨中小跑起来。

    古旧的朱色大门缓缓开启,老陈回到车里,没有启动,却是轻微叹气,往后看了眼穆言,见她毫不动弹,又叹气,踩了油门往里开去。

    到了宅子前,已有好些人候着了,李管家打着伞,躬身在旁等着,穆言下车,李管家把伞举到她头顶,语气激动,“三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三小姐!”,两侧的人垂首躬身喊道,穆言眼神有些呆滞,愣愣问道,“爷爷呢?”,

    “老爷子在楼上休息,先进来吧,外面凉”,李管家躬身引着穆言往里走去,熟悉的一切晃过眼前,踩上厚实的地毯,挂着的壁画,摆设的古董,雅致而有内涵的装饰,不浮夸奢华,处处都透着古典韵味和岁月的沉淀。

    “呀”,身后有人低呼,李管家不悦地看去,见到地毯上一滩水渍从门边到脚下,低头看去,发现穆言浑身湿透了,“三小姐,先去换身衣服吧,免得受凉了”,穆言摇头说道,“不用了”,“三小姐的房间,一直都有打扫,里面东西都在的”,李管家说道,穆言愣了瞬,抿唇不语。

    “什么事那么大阵仗???连李管家都得亲自去门外迎接”,王倩挽着穆泽东走来,看到穆言后,脸色微变,穆泽东眼神惊了瞬,随即没有情绪地问道,“你来干什么?!”,“我记得是谁当初说再不踏入穆家半步的?”,王倩嘲讽地嗤道,暗地里却拧了下穆泽东,给他使眼色。

    “我来见爷爷”,穆言半响出声道,“穆家早跟你脱离关系了”,王倩抱胸笑道,直示意穆泽东赶她走,穆泽东上下打量着她,冷冷说道,“老爷子当初给你气的,心脏病拖着一直没好,你要真为了老爷子好,就别在他面前出现”,穆言没有搭理他,固执地站在原地。

    王倩还要开口说些什么,穆泽东拉着她走了,“你拉我干什么???她来到底想图什么???”,王倩嘴里还在不停说着,穆泽东知道穆言倔强的个性,懒得理她,反正她爱女人,老爷子是不允许她留在穆家的。

    “李管家,你去跟爷爷说声,我来了”,穆言淡淡说道,李管家站在原地没动,穆言抬眼看他,李管家叹气说道,“三小姐一来,我就跟老爷子说了,老爷子说,说,不想见!”,穆言的身体晃了下,她转身往外走,推开门,踏上了坚硬的地面,跪下来,说,“我在这里等他见我为止”。

    “三小姐,你淋了雨,跪在这里身体受不了啊”,李管家担忧地说道,他可是看着穆言长大的,自然心疼地不得了,她从小都是养尊处优,就算是当初闹的再大,穆老爷子都没狠心责罚过,她哪里吃过这种苦头啊。

    穆言不说话,跪的直直的,眼神坚毅,李管家叹气,往楼上走去,打算劝下老爷子,这爷孙俩都是一个脾气,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一劝就劝了两个小时,穆老爷子不松口,穆言浑身发冷的跪在外面,四肢都僵硬的没有知觉了,浑身克制不住地颤抖着,在夜风里摇摇欲坠,旁边的王妈看的直搓手,频频往楼下看去,穆家上下都很喜欢三小姐,温柔有礼貌,比她两个哥哥好多了。

    李管家从楼上急急走来,脸上露出喜色,扶着穆言说道,“老爷子让小姐到书房去”,穆言连忙站起身,两脚发麻,又跌了下去,李管家忙的扶住她,穆言一瘸一拐地往楼上走去。

    书房,是穆言小时候最喜欢呆的地方,房间里有淡淡的书香味,书架上放着满满的书,穆老爷子宝贝那些书,不让别人进来,只有穆言是例外。

    穆老爷子练字的时候,穆言会乖乖地研墨,砚台里散发着淡淡的墨香,一老一小,一个坐着认真地写、一个站着有趣地看。

    同样是书房里,穆老爷子气的捂住胸口,指着穆言,厉声要她滚出穆家,从此不准回来。

    眼前是熟悉的门,穆言吸了口气,推开,房里是昏暗的灯光,却难掩穆老爷子背对着门的满头白发,身形缩小一圈似的,挺拔的身体变得干瘦,后背岣嵝着,背影显得冷清而落寞。

    “爷爷”,穆言开口喊道,那背影震了下,顿了顿,转过身来,穆承风望向穆言,见她神情憔悴,眼睛红肿的跟桃子样,硬着声音说道,“舍得回来了?”,

    穆言直直跪下,恭敬地朝着穆承风磕了三个头,说道,“爷爷,我回来了”,穆承风看穆言浑身湿透的惨兮兮模样,又心疼又生气,“看看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穆言看着穆承风比以前更加苍老的容貌,眼底满是心疼,跪着过去,握过他的手,说道,“别生言言的气了”,

    小时候的穆言闯祸时,就会跪在他身前,把头枕在他膝上,柔软地撒娇道,“爷爷,别生言言的气了”,这一招总是有用的,穆承风再大的气都会消了。

    穆承风握着穆言的手,心肠就软了,听她认错,气也消了一大半,语气放缓说道,“先回房间换衣服,别着凉了,有话以后再说”,

    穆言跪着不动,话语在嘴边徘徊着,她明知此刻不是好时机,可她一刻都等不了,顿了顿,低声恳求,“求爷爷救唐心,她很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的确回穆家了,又被你们猜到了...这么了解我,是我肚子上的肉肉么?╮(╯▽╰)╭

    想看小狼爆发,咩哈哈

    感谢大家的支持,破费了,么么哒

    抱着監障淙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6 22:21:17

    放肆de寂寞只因为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6 08:19:29

    只为伱听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6 00:30:02

    强迫症患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9:31

    强迫症患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9:30

    强迫症患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7:07

    小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0:13

    已经10天了,没有凌云染半点音信,她在电话里答应过自己,10天后会回来的,穆言茫然失神地站在窗前,夜色浓稠如墨,一滴水落在窗上,滑下,在玻璃上流下水痕,两滴、三滴...

    不一会儿,雨水就汇聚成小溪沿着窗棂流下,窗外雨势急了,此处且有屋檐遮头,可那人呢,是否在某处角落里,与人对峙着,雨水打湿她的全身,头发黏在脸上,模糊的睁不开眼,伤口裂开了,鲜血流出来,给雨水冲刷着,染红了地面,往下水道流去,那些可怖的伤口,爬满了她的全身,在雨水感染后发炎,惨白的肌肤,难耐的痛楚,亦或是....

    穆言打了寒噤,从骨子里透出的冰凉,艰难而痛苦地从想象里抽离出来,她不敢再想下去,仿佛每想一次,就犹如有刀在心尖割去,鲜血淋漓,浑身颤抖。

    穆言怔怔地走下楼,仰望着星光黯淡的夜空,冰冷的雨水落在她的脸上,沿着下巴滑落,两行温热的泪水混着雨水而下,“你答应了我的??!”,穆言小声说道,“你让我不许不要你,凌云染,我要你回来”,穆言对着空旷而寂静的周围喊道,“你答应了我要回来的??!我要你回来??!”,

    除了滴滴答答的雨声,四周安静的没有半点声音,漫天雨幕笼罩了天与地,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身影,站在雨中,任的雨水打湿了她,显得凄凉而落寞,

    “你答应了会回来看我的!”,不知是冷还是激动,穆言的牙关直打架,浑身克制不住地颤抖,她的眼底布满了血丝,声嘶力竭地喊道,“凌云染??!你不守承诺??!”,

    一道炫目的光亮闪过,天空响起惊雷,震的万物颤动,“你不回来,我就不要了你...”,穆言的声音淹没在惊雷声里,“你不守承诺,我就不要你了!你听到没有?!”,穆言的脸在雨水冲刷下,惨白的没有血色,泛白的手臂,青筋毕现。

    “穆小姐,外面不安全,回去吧”,身后的保镖,取了伞跑过来,遮住穆言头顶的大雨,穆言纹丝不动,摇摇欲坠地站在雨中,固执地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车在眼前停下,穆言眼里闪过亮光,却见着陈伯打着伞慌张地走来,穆言低头不语,眼眸黯淡如墨,与夜色融合在一起,“究竟怎么了?”,陈伯质问保镖,保镖不置可否,只是警惕地查视着周围是否有可疑的人。

    “陈伯,上车”,穆言往车子走去,保镖紧跟着给她遮伞,陈伯把伞放在车厢后,瞬间就淋的湿透了,冰冷地钻进车里,看着坐在后面的穆言,僵着脸,木然的没有表情,开口问道,“三小姐,你要去哪儿?”,

    穆言闻言一震,手环着胸前,蜷缩在角落里,喃喃地重复道,“三小姐..”,她浑身的雨水沿着座椅流下,打湿了垫毯,眼眸失神,吐出了轻微的几不可闻的三个字,“回穆宅”。

    陈伯惊讶地一时没有说话,眼神疑惑,穆言渐渐回神来,语气肯定了些,“回老宅子”,陈伯嘴唇颤抖了两下,终是什么也没说,把车启动,缓缓离去。

    在城郊的穆宅,占地不小面积,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历经数次修葺,临湖而建,景色怡人,可此刻在夜色里,却如盘踞而卧的巨兽,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口,似乎要把穆言吞没进去。

    雨势小了些,老陈打开车门,摁了门铃,就守在门口等着,不一会儿有人来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老陈,跟老陈低语几句,探着脖子望了望,看到车后的穆言,忙的抬手招呼着,身后跟过来几个打伞的佣人,在催促下,在雨中小跑起来。

    古旧的朱色大门缓缓开启,老陈回到车里,没有启动,却是轻微叹气,往后看了眼穆言,见她毫不动弹,又叹气,踩了油门往里开去。

    到了宅子前,已有好些人候着了,李管家打着伞,躬身在旁等着,穆言下车,李管家把伞举到她头顶,语气激动,“三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三小姐!”,两侧的人垂首躬身喊道,穆言眼神有些呆滞,愣愣问道,“爷爷呢?”,

    “老爷子在楼上休息,先进来吧,外面凉”,李管家躬身引着穆言往里走去,熟悉的一切晃过眼前,踩上厚实的地毯,挂着的壁画,摆设的古董,雅致而有内涵的装饰,不浮夸奢华,处处都透着古典韵味和岁月的沉淀。

    “呀”,身后有人低呼,李管家不悦地看去,见到地毯上一滩水渍从门边到脚下,低头看去,发现穆言浑身湿透了,“三小姐,先去换身衣服吧,免得受凉了”,穆言摇头说道,“不用了”,“三小姐的房间,一直都有打扫,里面东西都在的”,李管家说道,穆言愣了瞬,抿唇不语。

    “什么事那么大阵仗???连李管家都得亲自去门外迎接”,王倩挽着穆泽东走来,看到穆言后,脸色微变,穆泽东眼神惊了瞬,随即没有情绪地问道,“你来干什么?!”,“我记得是谁当初说再不踏入穆家半步的?”,王倩嘲讽地嗤道,暗地里却拧了下穆泽东,给他使眼色。

    “我来见爷爷”,穆言半响出声道,“穆家早跟你脱离关系了”,王倩抱胸笑道,直示意穆泽东赶她走,穆泽东上下打量着她,冷冷说道,“老爷子当初给你气的,心脏病拖着一直没好,你要真为了老爷子好,就别在他面前出现”,穆言没有搭理他,固执地站在原地。

    王倩还要开口说些什么,穆泽东拉着她走了,“你拉我干什么???她来到底想图什么???”,王倩嘴里还在不停说着,穆泽东知道穆言倔强的个性,懒得理她,反正她爱女人,老爷子是不允许她留在穆家的。

    “李管家,你去跟爷爷说声,我来了”,穆言淡淡说道,李管家站在原地没动,穆言抬眼看他,李管家叹气说道,“三小姐一来,我就跟老爷子说了,老爷子说,说,不想见!”,穆言的身体晃了下,她转身往外走,推开门,踏上了坚硬的地面,跪下来,说,“我在这里等他见我为止”。

    “三小姐,你淋了雨,跪在这里身体受不了啊”,李管家担忧地说道,他可是看着穆言长大的,自然心疼地不得了,她从小都是养尊处优,就算是当初闹的再大,穆老爷子都没狠心责罚过,她哪里吃过这种苦头啊。

    穆言不说话,跪的直直的,眼神坚毅,李管家叹气,往楼上走去,打算劝下老爷子,这爷孙俩都是一个脾气,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一劝就劝了两个小时,穆老爷子不松口,穆言浑身发冷的跪在外面,四肢都僵硬的没有知觉了,浑身克制不住地颤抖着,在夜风里摇摇欲坠,旁边的王妈看的直搓手,频频往楼下看去,穆家上下都很喜欢三小姐,温柔有礼貌,比她两个哥哥好多了。

    李管家从楼上急急走来,脸上露出喜色,扶着穆言说道,“老爷子让小姐到书房去”,穆言连忙站起身,两脚发麻,又跌了下去,李管家忙的扶住她,穆言一瘸一拐地往楼上走去。

    书房,是穆言小时候最喜欢呆的地方,房间里有淡淡的书香味,书架上放着满满的书,穆老爷子宝贝那些书,不让别人进来,只有穆言是例外。

    穆老爷子练字的时候,穆言会乖乖地研墨,砚台里散发着淡淡的墨香,一老一小,一个坐着认真地写、一个站着有趣地看。

    同样是书房里,穆老爷子气的捂住胸口,指着穆言,厉声要她滚出穆家,从此不准回来。

    眼前是熟悉的门,穆言吸了口气,推开,房里是昏暗的灯光,却难掩穆老爷子背对着门的满头白发,身形缩小一圈似的,挺拔的身体变得干瘦,后背岣嵝着,背影显得冷清而落寞。

    “爷爷”,穆言开口喊道,那背影震了下,顿了顿,转过身来,穆承风望向穆言,见她神情憔悴,眼睛红肿的跟桃子样,硬着声音说道,“舍得回来了?”,

    穆言直直跪下,恭敬地朝着穆承风磕了三个头,说道,“爷爷,我回来了”,穆承风看穆言浑身湿透的惨兮兮模样,又心疼又生气,“看看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穆言看着穆承风比以前更加苍老的容貌,眼底满是心疼,跪着过去,握过他的手,说道,“别生言言的气了”,

    小时候的穆言闯祸时,就会跪在他身前,把头枕在他膝上,柔软地撒娇道,“爷爷,别生言言的气了”,这一招总是有用的,穆承风再大的气都会消了。

    穆承风握着穆言的手,心肠就软了,听她认错,气也消了一大半,语气放缓说道,“先回房间换衣服,别着凉了,有话以后再说”,

    穆言跪着不动,话语在嘴边徘徊着,她明知此刻不是好时机,可她一刻都等不了,顿了顿,低声恳求,“求爷爷救唐心,她很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的确回穆家了,又被你们猜到了...这么了解我,是我肚子上的肉肉么?╮(╯▽╰)╭

    想看小狼爆发,咩哈哈

    感谢大家的支持,破费了,么么哒

    抱着監障淙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6 22:21:17

    放肆de寂寞只因为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6 08:19:29

    只为伱听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6 00:30:02

    强迫症患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9:31

    强迫症患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9:30

    强迫症患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7:07

    小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05 23:00:1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倾心第144章 妥协》,方便以后阅读异世倾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倾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