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倾心

第145章 怒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晓晨 书名:异世倾心

?    穆承风眉头骤跳,怒气上涌,斥道,“唐心带坏了你!你知道的,我当年早就恨不得她消失!现在,有人要她的命,我求之不得!”,

    穆言跪着不说话,穆承风紧紧握着座椅扶手,气的身体发抖,质问道,“你回来,是想让我救她?!想都别想??!”,

    穆言艰难地、断断续续地说道,“只要爷爷肯救她,我,我愿意跟她分开...”,她以为这一路已经想好了,做好了决定,可是话一出口,那本来以为干涩的流不出泪的眼睛里,又蒙上了一层水雾,汇聚成水珠子,往下坠着。

    穆承风只想穆言回来求她,却没料到穆言竟开口要跟唐心分开,他沉着脸看穆言,似在辨别她这句话的真假。

    穆言和唐心的感情从最初看到现在,就算当年穆承风派人教训唐心,在他的强横镇压下,两人都从没退缩过,穆言更是不惜与穆家脱离关系。

    现在穆言主动提出回穆家,是真的想通了,还是想借他的手保住唐心,穆承风怀疑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穆言离开了穆家,但毕竟是穆家的人,从她和凌云染闹绯闻的事,到陈兆基发出的江湖追杀令,穆承风都有所耳闻,也没打算管。

    穆家的人,陈兆基不敢动,这就够了,而唐心的死活,穆承风并不关心,甚至巴不得她死了好。

    当初乖巧听话的穆言,就是捡回唐心那混蛋后,才性情大变的,叛逆、任性、爱女人,为了唐心不顾一切地离开穆家。

    “可我,不相信你会舍得,离开她”,穆承风沉声说道。

    凌云染这段日子很不好过,那夜逃离苏青玉的家后,淋雨受凉,不敢去医院,躲在小旅馆,发烧昏迷了几天,浑浑噩噩的,脸色难看的很,两颊苍白里,又带着异样的潮红。

    凌云染头疼欲裂地揉揉额头,从廉价而偏僻的小旅馆里走出来,警惕地看了周围,抬步往外走去。

    帽沿压的低低的,凌云染低着头,穿着黑色外套,两手环在胸前,手指触在腰间的刀柄,后背防备地弓着,往承德山庄走去,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环境,就算明知这里是埋伏的最好地点,可凌云染只能义无反顾,因为她答应了穆言,一定会回去的。

    凌云染低着头,想着待会把一脸惊讶的穆言抱在怀里,轻声说着,我想你了,不知穆言会是什么反应,想着想着,嘴角就忍不住翘起来,连全身伤口的疼痛都消失了,脚步都加快了些。

    小区的保安显然加强了守卫,看到穿着破旧的外套,徒步走来的消瘦身影,与高档小区格格不入,立刻警戒地拦住了她。

    凌云染抬头,对方看见熟悉的那张脸时,惊讶不已,恭敬地让她进去,却欲言又止。

    凌云染停住脚步看他,保安含糊说道,“穆小姐,有三天没回来了”,

    凌云染身形微顿,点了下头,加快脚步往里走去,打开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没有半个人影。

    凌云染坐在沙发上,周围是熟悉的气息,她轻吐了口气,好似那个人仿佛就在眼前,浅笑着看她,就这样,疲倦地蜷在沙发里睡了过去。

    等到凌云染醒来时,已到午夜,穆言仍旧没回来,凌云染到厨房去煮了面,大口吃掉,洗了澡,自己给伤口换好药,打开衣柜,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关上衣柜,她的手顿了下,打开穆言的衣柜,发现空了一半。

    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打湿了凌云染的肩膀,她坐在沙发上,拿座机给穆言打电话,响了两声,有人接了,凌云染顿了顿,听着电话里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说道,“穆言,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呼吸起伏过快,清晰的听进凌云染的耳里,她勾了嘴角,刚想说什么,那头就径直挂断了电话。

    凌云染摸不着头脑,给霍子清打了去,没人接听,凌云染挠了挠头发,走下楼,找着刚才的保安问话,大约是三天前的晚上,穆言站在楼下淋雨,然后上车后就没回来。

    凌云染耐着性子在屋里等了穆言一夜,第二天便再等不了,给sei公司打去,说是穆言三天没去上班了,凌云染这下有些忐忑了,再给霍子清打去,霍子清含糊的说不清楚,像是有所隐瞒,在凌云染的不停追问下,霍子清居然仓皇地挂了电话。

    凌云染再坐不住,到地下室开了自己的车出去,刚出承德山庄的大门,猛地一辆车撞了过来,车子打了个旋儿,往旁边歪去,凌云染脑袋受到巨震,发懵了几秒,尖锐的耳鸣声,她甩了甩头,回头看了去,三辆车围在后面,看来,行踪被发现了。

    油门一踩,凌云染猛打方向盘,开车往山下冲去,三辆车紧跟而来,在险险的山路上,马达轰鸣,那车竟然想冲过来,把凌云染的车撞向山崖,凌云染险险躲过,往山下开去。

    山脚路口堵着一辆大卡车,轮胎传来砰的声音,方向盘一歪,车子往旁滑去,凌云染死死把住方向盘,踩了刹车,打开车门,往外冲去。

    山上三辆加上山下围堵的面包车,下来几十号人,朝着凌云染追了过去。

    凌云染甩掉了好些人,最后仍给7,8个人逼到了巷子里,脏污的下水道,爬满屋檐的青苔,偏僻的不见人影,

    “还挺能跑的”,追的人喘着气,狠狠地看着凌云染,从腰后拔出了刀来,

    “不费些功夫,不然你觉得她能值那么多钱???”,旁边的人应道,环顾了下,从地上捡起根铁棍,敲了两下墙,

    “我就说她跟穆言有私情,埋伏对了吧”,尖嘴猴腮的人说道,“瘦猴,就你能?还不是老子眼尖看到的”,几人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着,手里都拿上了家伙,并不担心凌云染跑掉。

    “哎,同|性恋,你那姘头,把你给甩了”,尖嘴猴腮的家伙,闪着小眼睛,似笑非笑地对凌云染说道,

    “住口!”,凌云染脸色阴沉,因着他嘴里的污言秽语,眼底有了杀意。

    那尖嘴猴腮的人看着她这样,有些兴奋地大笑,“女人有什么好的,试试男人吧,比女人来劲一百倍”,

    旁边几人都跟着笑起来,邪恶的眼神在凌云染那张漂亮的脸蛋,高挑的身形上游离着,

    凌云染脚下没东西,握紧了拳头,冷冷地看着对方,抿唇不语,

    那尖嘴猴腮的男人还没戏耍够凌云染似的,从腰后摸出本杂志,佯装看了看,嘴里咂舌道,“没想到你还是个明星,啧啧,玩起来应该挺有趣的”,说罢,扔给凌云染,笑道,“你姘头甩了你,让哥好好疼你罢”,

    凌云染余光看去的杂志封面,赫然是一袭婚纱的丽影,就那么一眼,她就无比肯定是穆言,她弓着腰,往前挪了两步,拾起杂志来看,那几人交换了下眼神,悄无生息地操着家伙向凌云染靠过来。

    穆言重归穆家,与周家太子结婚,婚礼仓促,订在半月后,劲爆的标题,鲜红的字体映入凌云染的眼底,图片是穿着婚纱的穆言,挽着西装的男人,讲着两大家族的联姻,因穆家的要求,婚礼仓促举办,而角落里居然放了一张凌云染的图片,讲述两人曾经的绯闻。

    凌云染捏着杂志的指节发白,用力地似乎要捏碎,她的牙关咬的死死地,嘴里竟然有铁锈的味道,

    “上!”,那几人见凌云染低头没反应,立刻冲过来,手里的铁棍如风般朝她的脖子打去,

    铛,凌云染竖起小臂,硬生生地挡住挥来的铁棍,抬起眼来,脸色惨白,眼神凶戾,勃然的凛冽杀意席卷了全身,

    她的眼睛血红,没有丝毫感情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字一句地从紧咬的牙关里溢出来,“都、去、死、吧!”。

    凌云染虽然没答应穆言不再伤人性命的要求,可是在凌云染被追杀的期间里,除了被逼到绝境,如那个狙击杀手的情况下,她都只是逃开便是了,可此刻的凌云染,被彻底激怒了。

    嘶嘶的声音,尖嘴猴腮的人低头一看,脖子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错愕的下秒,身体倒在了地上,在他的最后视线里,凌云染如一头张着尖牙的黑豹,一口口地咬断了其余人的喉咙。

    穆言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扔下我?!凌云染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犹如一头频临绝境的野兽,绝望、失控、怒意滔天。

    穆宅

    “婚礼日子定好了,别的你不用管,只要准时出现就行了”,穆承风坐在餐桌上,说道,穆泽东和穆泽西都回穆家了,老爷子怕是要把穆家交给穆言,让这两兄弟坐立不安地回来,试图挽回一些既得的利益。

    “嗯”,穆言眼神发愣地低头吃着,穆承风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说道,“周家就世豪这个宝贝儿子,他不是做生意的料,两家联姻后,周家的家业会由你们共同打理?;橐鲋皇橇盗郊业呐Υ?,婚后你们怎么样,长辈们都管不着”。

    作者有话要说:真的回穆家结婚了,猜对了,肚子上的肉肉们...

    咳,不知该不该说,下一章有肉.

    感谢听雨和金主的支持,么么哒

    只为伱听雨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1-09 16:31:05

    只为伱听雨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1-09 16:26:50

    放肆de寂寞只因为你扔了一个手榴弹

    穆承风眉头骤跳,怒气上涌,斥道,“唐心带坏了你!你知道的,我当年早就恨不得她消失!现在,有人要她的命,我求之不得!”,

    穆言跪着不说话,穆承风紧紧握着座椅扶手,气的身体发抖,质问道,“你回来,是想让我救她?!想都别想??!”,

    穆言艰难地、断断续续地说道,“只要爷爷肯救她,我,我愿意跟她分开...”,她以为这一路已经想好了,做好了决定,可是话一出口,那本来以为干涩的流不出泪的眼睛里,又蒙上了一层水雾,汇聚成水珠子,往下坠着。

    穆承风只想穆言回来求她,却没料到穆言竟开口要跟唐心分开,他沉着脸看穆言,似在辨别她这句话的真假。

    穆言和唐心的感情从最初看到现在,就算当年穆承风派人教训唐心,在他的强横镇压下,两人都从没退缩过,穆言更是不惜与穆家脱离关系。

    现在穆言主动提出回穆家,是真的想通了,还是想借他的手保住唐心,穆承风怀疑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穆言离开了穆家,但毕竟是穆家的人,从她和凌云染闹绯闻的事,到陈兆基发出的江湖追杀令,穆承风都有所耳闻,也没打算管。

    穆家的人,陈兆基不敢动,这就够了,而唐心的死活,穆承风并不关心,甚至巴不得她死了好。

    当初乖巧听话的穆言,就是捡回唐心那混蛋后,才性情大变的,叛逆、任性、爱女人,为了唐心不顾一切地离开穆家。

    “可我,不相信你会舍得,离开她”,穆承风沉声说道。

    凌云染这段日子很不好过,那夜逃离苏青玉的家后,淋雨受凉,不敢去医院,躲在小旅馆,发烧昏迷了几天,浑浑噩噩的,脸色难看的很,两颊苍白里,又带着异样的潮红。

    凌云染头疼欲裂地揉揉额头,从廉价而偏僻的小旅馆里走出来,警惕地看了周围,抬步往外走去。

    帽沿压的低低的,凌云染低着头,穿着黑色外套,两手环在胸前,手指触在腰间的刀柄,后背防备地弓着,往承德山庄走去,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环境,就算明知这里是埋伏的最好地点,可凌云染只能义无反顾,因为她答应了穆言,一定会回去的。

    凌云染低着头,想着待会把一脸惊讶的穆言抱在怀里,轻声说着,我想你了,不知穆言会是什么反应,想着想着,嘴角就忍不住翘起来,连全身伤口的疼痛都消失了,脚步都加快了些。

    小区的保安显然加强了守卫,看到穿着破旧的外套,徒步走来的消瘦身影,与高档小区格格不入,立刻警戒地拦住了她。

    凌云染抬头,对方看见熟悉的那张脸时,惊讶不已,恭敬地让她进去,却欲言又止。

    凌云染停住脚步看他,保安含糊说道,“穆小姐,有三天没回来了”,

    凌云染身形微顿,点了下头,加快脚步往里走去,打开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没有半个人影。

    凌云染坐在沙发上,周围是熟悉的气息,她轻吐了口气,好似那个人仿佛就在眼前,浅笑着看她,就这样,疲倦地蜷在沙发里睡了过去。

    等到凌云染醒来时,已到午夜,穆言仍旧没回来,凌云染到厨房去煮了面,大口吃掉,洗了澡,自己给伤口换好药,打开衣柜,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关上衣柜,她的手顿了下,打开穆言的衣柜,发现空了一半。

    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打湿了凌云染的肩膀,她坐在沙发上,拿座机给穆言打电话,响了两声,有人接了,凌云染顿了顿,听着电话里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说道,“穆言,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呼吸起伏过快,清晰的听进凌云染的耳里,她勾了嘴角,刚想说什么,那头就径直挂断了电话。

    凌云染摸不着头脑,给霍子清打了去,没人接听,凌云染挠了挠头发,走下楼,找着刚才的保安问话,大约是三天前的晚上,穆言站在楼下淋雨,然后上车后就没回来。

    凌云染耐着性子在屋里等了穆言一夜,第二天便再等不了,给sei公司打去,说是穆言三天没去上班了,凌云染这下有些忐忑了,再给霍子清打去,霍子清含糊的说不清楚,像是有所隐瞒,在凌云染的不停追问下,霍子清居然仓皇地挂了电话。

    凌云染再坐不住,到地下室开了自己的车出去,刚出承德山庄的大门,猛地一辆车撞了过来,车子打了个旋儿,往旁边歪去,凌云染脑袋受到巨震,发懵了几秒,尖锐的耳鸣声,她甩了甩头,回头看了去,三辆车围在后面,看来,行踪被发现了。

    油门一踩,凌云染猛打方向盘,开车往山下冲去,三辆车紧跟而来,在险险的山路上,马达轰鸣,那车竟然想冲过来,把凌云染的车撞向山崖,凌云染险险躲过,往山下开去。

    山脚路口堵着一辆大卡车,轮胎传来砰的声音,方向盘一歪,车子往旁滑去,凌云染死死把住方向盘,踩了刹车,打开车门,往外冲去。

    山上三辆加上山下围堵的面包车,下来几十号人,朝着凌云染追了过去。

    凌云染甩掉了好些人,最后仍给7,8个人逼到了巷子里,脏污的下水道,爬满屋檐的青苔,偏僻的不见人影,

    “还挺能跑的”,追的人喘着气,狠狠地看着凌云染,从腰后拔出了刀来,

    “不费些功夫,不然你觉得她能值那么多钱???”,旁边的人应道,环顾了下,从地上捡起根铁棍,敲了两下墙,

    “我就说她跟穆言有私情,埋伏对了吧”,尖嘴猴腮的人说道,“瘦猴,就你能?还不是老子眼尖看到的”,几人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着,手里都拿上了家伙,并不担心凌云染跑掉。

    “哎,同|性恋,你那姘头,把你给甩了”,尖嘴猴腮的家伙,闪着小眼睛,似笑非笑地对凌云染说道,

    “住口!”,凌云染脸色阴沉,因着他嘴里的污言秽语,眼底有了杀意。

    那尖嘴猴腮的人看着她这样,有些兴奋地大笑,“女人有什么好的,试试男人吧,比女人来劲一百倍”,

    旁边几人都跟着笑起来,邪恶的眼神在凌云染那张漂亮的脸蛋,高挑的身形上游离着,

    凌云染脚下没东西,握紧了拳头,冷冷地看着对方,抿唇不语,

    那尖嘴猴腮的男人还没戏耍够凌云染似的,从腰后摸出本杂志,佯装看了看,嘴里咂舌道,“没想到你还是个明星,啧啧,玩起来应该挺有趣的”,说罢,扔给凌云染,笑道,“你姘头甩了你,让哥好好疼你罢”,

    凌云染余光看去的杂志封面,赫然是一袭婚纱的丽影,就那么一眼,她就无比肯定是穆言,她弓着腰,往前挪了两步,拾起杂志来看,那几人交换了下眼神,悄无生息地操着家伙向凌云染靠过来。

    穆言重归穆家,与周家太子结婚,婚礼仓促,订在半月后,劲爆的标题,鲜红的字体映入凌云染的眼底,图片是穿着婚纱的穆言,挽着西装的男人,讲着两大家族的联姻,因穆家的要求,婚礼仓促举办,而角落里居然放了一张凌云染的图片,讲述两人曾经的绯闻。

    凌云染捏着杂志的指节发白,用力地似乎要捏碎,她的牙关咬的死死地,嘴里竟然有铁锈的味道,

    “上!”,那几人见凌云染低头没反应,立刻冲过来,手里的铁棍如风般朝她的脖子打去,

    铛,凌云染竖起小臂,硬生生地挡住挥来的铁棍,抬起眼来,脸色惨白,眼神凶戾,勃然的凛冽杀意席卷了全身,

    她的眼睛血红,没有丝毫感情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字一句地从紧咬的牙关里溢出来,“都、去、死、吧!”。

    凌云染虽然没答应穆言不再伤人性命的要求,可是在凌云染被追杀的期间里,除了被逼到绝境,如那个狙击杀手的情况下,她都只是逃开便是了,可此刻的凌云染,被彻底激怒了。

    嘶嘶的声音,尖嘴猴腮的人低头一看,脖子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错愕的下秒,身体倒在了地上,在他的最后视线里,凌云染如一头张着尖牙的黑豹,一口口地咬断了其余人的喉咙。

    穆言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扔下我?!凌云染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犹如一头频临绝境的野兽,绝望、失控、怒意滔天。

    穆宅

    “婚礼日子定好了,别的你不用管,只要准时出现就行了”,穆承风坐在餐桌上,说道,穆泽东和穆泽西都回穆家了,老爷子怕是要把穆家交给穆言,让这两兄弟坐立不安地回来,试图挽回一些既得的利益。

    “嗯”,穆言眼神发愣地低头吃着,穆承风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说道,“周家就世豪这个宝贝儿子,他不是做生意的料,两家联姻后,周家的家业会由你们共同打理?;橐鲋皇橇盗郊业呐Υ?,婚后你们怎么样,长辈们都管不着”。

    作者有话要说:真的回穆家结婚了,猜对了,肚子上的肉肉们...

    咳,不知该不该说,下一章有肉.

    感谢听雨和金主的支持,么么哒

    只为伱听雨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1-09 16:31:05

    只为伱听雨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1-09 16:26:50

    放肆de寂寞只因为你扔了一个手榴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倾心第145章 怒意》,方便以后阅读异世倾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倾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