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倾心

第146章 背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晓晨 书名:异世倾心

?    穆言切牛排的刀叉一顿,放在餐桌上,拿起餐巾抹了下嘴,说道,“我吃饱了,出去走走”,穆承风看她眼,淡淡道,“管家,让保镖跟着小姐出去”,管家应了,穆言脚步一顿,没说什么,往外走去。

    穆家坐落在湖泊边的山上,沿山而下的湖边风景怡人,这一大片地都是穆家的,保安严密,而穆承风依旧不放心。

    穆言两手插袋,闲散地走着,身后跟着四个保镖,黑夜降临,灯笼似的路灯,挂在树梢上,逐一亮起,如翠绿山间的点点萤火,湖边景色秀美,灯光勾勒出湖岸凉亭的轮廓,夜色迷人。

    穆言脸色微沉,有些心事地走着,路过一大片的竹林边上,在皎洁的月色里,竹影摇动着,哒哒,后面传出两声动静,

    “谁?!”,保镖警戒地喝道,两个保镖往声响处走去,两个保镖仍护在穆言身后,“站?。?!”,那两人同时喝道,忙的追了过去,剩下的两个保镖往回看了看,模糊的夜色里,隐约有人影在竹林间跑着,等再回头往穆言看去时,穆言的身影就不见了。

    “唔!唔!”,穆言的嘴巴被捂住,一股巨力把她拖向了竹林深处,她惊恐地睁着眼,试图呼救,抬起两手掰着捂嘴的手,

    纤瘦而有力的手指,细细的手腕戴着串手链,穆言的鼻子露出些,闻到那人身上的气息,顿时停止了挣扎,低着头,兀自红了眼眶。

    身后的人拖着穆言走了很久,确信对方找不到后,把穆言拖到块大石背后,把她制住,用力捏着她的下巴,通红的眼睛直直盯着她,愤恨地无声斥责着。

    “云染,你没事,没事,没事就好”,穆言抬手抱着她,眼泪流进凌云染的脖子里,滚烫的,烫的凌云染心尖微颤,

    凌云染推开她,脸上阴沉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嫁给别人?!你不要我了么?!不要了么???!”,

    “疼!”,穆言的手腕给她死死拽住,不由皱起眉头,轻哼道,凌云染松开手,又怕她跑,两手撑在石头上,把她困在其间,恨恨地盯着她,眼底的愤怒都快要淹没了穆言。

    穆言却不管不顾地搂着她的脖子,双唇贴上了她的唇,思念化作了渴望,焦急地吻着她,凌云染皱眉,抿唇不动,

    穆言翘着她的牙关,想要更贴近她,凌云染不让她如愿,往外推她,穆言挂在凌云染身上,咬扯着她的下唇,哼道,“让我进去”,

    “话先说清楚??!”,凌云染偏开头,把穆言往外扒着,穆言累的气喘吁吁,一点点吻着她的唇角,含糊道,“我要救你,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救你!”,

    凌云染惊讶,刚要开口,穆言趁机闯了进去,舌尖卷着凌云染躲闪的舌,含在唇间,用舌尖去舔凌云染舌根的连接处,来回扫着,

    凌云染两腿一软,乱了呼吸,一手扶着大石,一手把穆言紧紧抱在怀里,仿佛要嵌入身体似的,不留半分空隙,斥道,“不许做傻事!”。

    微咸的味道进入凌云染口中,她松开穆言,见到穆言已是满面泪水,穆言吻着她的眼角说道,“会没事的,我会?;つ愕?!我不能眼看着你丢了命!”,

    凌云染抬手抹着她的眼泪,斩钉截铁地说道,“穆言,我要你取消婚礼!我会自行解决的!”,

    穆言摇头,不想再说话,只是亲着凌云染的耳朵、脸颊、脖颈,细细密密的吻着,不舍、眷恋,

    “穆言??!我不要你这样??!”,凌云染摇着她的肩膀说道,穆言堵住她的唇,握过她的手放在胸前,扭着腰磨蹭着凌云染。

    凌云染作势挣开,岂能在野外胡来,咬牙切齿地喝道,“穆言!你胡闹够了没!听到没有?!我要你取消婚礼??!”,

    “云染,我想你..”,穆言咬着她的唇,握着她的手,放到胸前,再滑到裙底,隔着薄薄的阻隔,竟能感受到灼热和湿意,

    “话先说清楚!你要不答应,我立刻带你走!我不许你嫁人??!”,凌云染挣扎着要抽手,穆言喘着气,摊开她的手掌,贴着灼热处,两人同时身形一震,

    穆言抬眼望她,迷蒙的眼里,如万千星光坠落在那汪清泉里,波光熠熠,碎星乱影,恳求、委屈、想念、不舍的情绪都融进了如水的眼眸里,让人沉醉其中,

    凌云染眼底闪过恼怒,低头一口咬在穆言脖颈上,手指径直进去,指根没入,惹得穆言轻哼一声,顺势抬腿环在她腰间,两手挂在她脖子上,

    凌云染低头闷声动作着,每一次都又狠又重的撞击着,穆言的呼吸急促而破碎,万般柔情地吻着她的眉眼。

    “这就是,你要的,吗?!”,凌云染狠命抓着她的柔软,一手在身下用力进出着,咬牙切齿地问道,“这就是,你要的吗?!”,

    穆言两手抓进了她的头发,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她微仰的脸上,胸前的雪白在夜风里颤着,两腿挂在凌云染腰间,随着她的动作而起伏着,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只,有,结婚,才能,保住你,没人可以改变这,个,决定,也没人,能,改变,我爱你,凌云染”,

    凌云染顿了顿,眼睛红的滴血的看着她,强势地咬着她的唇,手捧着她的臀往下沉,另只手下不断往上顶着,穆言连话都说不出了,急促地喘息着,抱着凌云染的头,脚趾卷着,小腿绷了起来,

    “好像往这边来了”,隐隐的人声传来,还有电筒的光晃来,穆言一惊,绞住凌云染的手指,仓皇着要下来,

    凌云染搂着她的臀,不准动弹,往下压着,猛地抽出手指,再用力的进去,穆言差点尖叫出来,忙的咬住手背,气急地瞪凌云染。

    脚步声愈发近了,手电筒的光在周围晃来晃去,穆言浑身直颤,意识都快要飘离出去,死死咬着手背,身下愈发绞着,凌云染闷哼着,把穆言送上了浪尖,

    穆言只觉眼前白光闪过,嘴里的手给凌云染抓下来,一口咬在了她送来的手上。

    “我不会允许你嫁人的,等我回来带你走!”,凌云染定定地看着穆言,说道,“凌某许诺,必践之”,说毕,替穆言整理了下,闪身躲进了竹林里。

    穆言微喘着气,靠在大石上,手背搭在眼上,久久不动。

    陈兆基能成为竹丰帮的老大,其实是件出乎意料的事,当年,陈兆基不过是前任帮主沙虎放在身边玩的一条狗而已。年轻时候的陈兆基长的白净清秀,贪玩爱钱,就在网络上勾搭有钱人,后来给沙虎收来,在身边伺候着。

    当年沙虎手下有四大金刚,分管竹丰帮的重要产业,而陈兆基则是日夜围在沙虎身边讨好逢迎,沙虎性情阴戾,喜怒无常,陈兆基吃过很多苦头,无论怎样的羞辱,他都能笑着迎上来,所以,当沙虎死于黑帮仇杀时,大被看好的四大金刚,没有一人成功上位,反而是陈兆基坐上了竹丰帮龙头的位置。

    谁也不知道竹丰帮的老家伙们是怎么想的,陈兆基又用了哪些手段,可底下的兄弟没有一个人会服这个娘气的小白脸,笑他连端杯子都翘着兰花指。

    上位后的陈兆基,依旧带着那副和善的,有些娘气的笑容,以至于四大金刚敢公然向他叫板,各自占山为王,可随后,四大金刚逐一给人砍死在街上,那些不服的堂主都消失了,半年后,竹丰帮的势力扩大了三分之一,这下,不但竹丰帮的元老人物,包括所有堂主,都对陈兆基这个笑面虎心服口服。

    陈兆基不但内心阴险,而且狡诈多端,人说他狡兔三窟,且不说他身边的手下,就算要掌握到他的行踪,都是难上加难。

    这些就是凌云染搜集到的关于陈兆基的信息,她已经蹲守一周了,始终没能堵到陈兆基的人影,在她看来,是陈兆基下的江湖追杀令,只要把陈兆基除掉,那么事情就解决了。

    可要找到陈兆基落单的机会非常难,进出都有手下围在身边,让凌云染很难下手,眼看着离穆言的婚期愈发近了,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凌云染渐渐失去了耐性。

    这晚,终于有了机会,凌云染在外面蹲守了一夜,又冷又饿,冻的瑟瑟发抖,直到凌晨3点,陈兆基才喝的醉醺醺的,从钱柜里走出来,两个手下扶着他上了辆车,其他手下们各自上车散去。

    凌云染叫了的士跟着,到了后跟着陈兆基过去,此处偏僻,前方只有喝的醉醺醺的陈兆基和两个扶着他的手下,对凌云染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她从腰上拔出刀来,猫腰跟上去,已是险险贴在陈兆基后面,想要掰着他的头,一刀割断喉咙。

    走路摇晃着,缓慢走着的,毫无防备的三个人,突然转过身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凌云染的头,

    “早听说你四处打探我的消息了,拖了这么久才动手,不如我帮你一把”,陈兆基似笑非笑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的走向略偏..肉还行么,咩哈哈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我却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于是我饿了,咩哈哈。

    为了不离开大家,等异世完结,我就要开新文了,一篇是宫乱的下篇宫殇红颜,现在可以收藏了,一篇是两个凌云染的双染记,会更很慢,请收藏我,关注我,包养我,么么哒。

    异世出实体书的话,有没有人要???有需求的可以先跟我联系=3=。

    感谢亲们的支持,这文一直收获了很多满满的爱。

    想个蠢昵称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1-19 02:22:18

    放肆de寂寞只因为你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1-15 06:18:05

    13506484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1-15 05:57:15

    小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14 21:45:30

    小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14 21:41:41

    穆言切牛排的刀叉一顿,放在餐桌上,拿起餐巾抹了下嘴,说道,“我吃饱了,出去走走”,穆承风看她眼,淡淡道,“管家,让保镖跟着小姐出去”,管家应了,穆言脚步一顿,没说什么,往外走去。

    穆家坐落在湖泊边的山上,沿山而下的湖边风景怡人,这一大片地都是穆家的,保安严密,而穆承风依旧不放心。

    穆言两手插袋,闲散地走着,身后跟着四个保镖,黑夜降临,灯笼似的路灯,挂在树梢上,逐一亮起,如翠绿山间的点点萤火,湖边景色秀美,灯光勾勒出湖岸凉亭的轮廓,夜色迷人。

    穆言脸色微沉,有些心事地走着,路过一大片的竹林边上,在皎洁的月色里,竹影摇动着,哒哒,后面传出两声动静,

    “谁?!”,保镖警戒地喝道,两个保镖往声响处走去,两个保镖仍护在穆言身后,“站?。?!”,那两人同时喝道,忙的追了过去,剩下的两个保镖往回看了看,模糊的夜色里,隐约有人影在竹林间跑着,等再回头往穆言看去时,穆言的身影就不见了。

    “唔!唔!”,穆言的嘴巴被捂住,一股巨力把她拖向了竹林深处,她惊恐地睁着眼,试图呼救,抬起两手掰着捂嘴的手,

    纤瘦而有力的手指,细细的手腕戴着串手链,穆言的鼻子露出些,闻到那人身上的气息,顿时停止了挣扎,低着头,兀自红了眼眶。

    身后的人拖着穆言走了很久,确信对方找不到后,把穆言拖到块大石背后,把她制住,用力捏着她的下巴,通红的眼睛直直盯着她,愤恨地无声斥责着。

    “云染,你没事,没事,没事就好”,穆言抬手抱着她,眼泪流进凌云染的脖子里,滚烫的,烫的凌云染心尖微颤,

    凌云染推开她,脸上阴沉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嫁给别人?!你不要我了么?!不要了么???!”,

    “疼!”,穆言的手腕给她死死拽住,不由皱起眉头,轻哼道,凌云染松开手,又怕她跑,两手撑在石头上,把她困在其间,恨恨地盯着她,眼底的愤怒都快要淹没了穆言。

    穆言却不管不顾地搂着她的脖子,双唇贴上了她的唇,思念化作了渴望,焦急地吻着她,凌云染皱眉,抿唇不动,

    穆言翘着她的牙关,想要更贴近她,凌云染不让她如愿,往外推她,穆言挂在凌云染身上,咬扯着她的下唇,哼道,“让我进去”,

    “话先说清楚??!”,凌云染偏开头,把穆言往外扒着,穆言累的气喘吁吁,一点点吻着她的唇角,含糊道,“我要救你,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救你!”,

    凌云染惊讶,刚要开口,穆言趁机闯了进去,舌尖卷着凌云染躲闪的舌,含在唇间,用舌尖去舔凌云染舌根的连接处,来回扫着,

    凌云染两腿一软,乱了呼吸,一手扶着大石,一手把穆言紧紧抱在怀里,仿佛要嵌入身体似的,不留半分空隙,斥道,“不许做傻事!”。

    微咸的味道进入凌云染口中,她松开穆言,见到穆言已是满面泪水,穆言吻着她的眼角说道,“会没事的,我会?;つ愕?!我不能眼看着你丢了命!”,

    凌云染抬手抹着她的眼泪,斩钉截铁地说道,“穆言,我要你取消婚礼!我会自行解决的!”,

    穆言摇头,不想再说话,只是亲着凌云染的耳朵、脸颊、脖颈,细细密密的吻着,不舍、眷恋,

    “穆言??!我不要你这样??!”,凌云染摇着她的肩膀说道,穆言堵住她的唇,握过她的手放在胸前,扭着腰磨蹭着凌云染。

    凌云染作势挣开,岂能在野外胡来,咬牙切齿地喝道,“穆言!你胡闹够了没!听到没有?!我要你取消婚礼??!”,

    “云染,我想你..”,穆言咬着她的唇,握着她的手,放到胸前,再滑到裙底,隔着薄薄的阻隔,竟能感受到灼热和湿意,

    “话先说清楚!你要不答应,我立刻带你走!我不许你嫁人??!”,凌云染挣扎着要抽手,穆言喘着气,摊开她的手掌,贴着灼热处,两人同时身形一震,

    穆言抬眼望她,迷蒙的眼里,如万千星光坠落在那汪清泉里,波光熠熠,碎星乱影,恳求、委屈、想念、不舍的情绪都融进了如水的眼眸里,让人沉醉其中,

    凌云染眼底闪过恼怒,低头一口咬在穆言脖颈上,手指径直进去,指根没入,惹得穆言轻哼一声,顺势抬腿环在她腰间,两手挂在她脖子上,

    凌云染低头闷声动作着,每一次都又狠又重的撞击着,穆言的呼吸急促而破碎,万般柔情地吻着她的眉眼。

    “这就是,你要的,吗?!”,凌云染狠命抓着她的柔软,一手在身下用力进出着,咬牙切齿地问道,“这就是,你要的吗?!”,

    穆言两手抓进了她的头发,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她微仰的脸上,胸前的雪白在夜风里颤着,两腿挂在凌云染腰间,随着她的动作而起伏着,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只,有,结婚,才能,保住你,没人可以改变这,个,决定,也没人,能,改变,我爱你,凌云染”,

    凌云染顿了顿,眼睛红的滴血的看着她,强势地咬着她的唇,手捧着她的臀往下沉,另只手下不断往上顶着,穆言连话都说不出了,急促地喘息着,抱着凌云染的头,脚趾卷着,小腿绷了起来,

    “好像往这边来了”,隐隐的人声传来,还有电筒的光晃来,穆言一惊,绞住凌云染的手指,仓皇着要下来,

    凌云染搂着她的臀,不准动弹,往下压着,猛地抽出手指,再用力的进去,穆言差点尖叫出来,忙的咬住手背,气急地瞪凌云染。

    脚步声愈发近了,手电筒的光在周围晃来晃去,穆言浑身直颤,意识都快要飘离出去,死死咬着手背,身下愈发绞着,凌云染闷哼着,把穆言送上了浪尖,

    穆言只觉眼前白光闪过,嘴里的手给凌云染抓下来,一口咬在了她送来的手上。

    “我不会允许你嫁人的,等我回来带你走!”,凌云染定定地看着穆言,说道,“凌某许诺,必践之”,说毕,替穆言整理了下,闪身躲进了竹林里。

    穆言微喘着气,靠在大石上,手背搭在眼上,久久不动。

    陈兆基能成为竹丰帮的老大,其实是件出乎意料的事,当年,陈兆基不过是前任帮主沙虎放在身边玩的一条狗而已。年轻时候的陈兆基长的白净清秀,贪玩爱钱,就在网络上勾搭有钱人,后来给沙虎收来,在身边伺候着。

    当年沙虎手下有四大金刚,分管竹丰帮的重要产业,而陈兆基则是日夜围在沙虎身边讨好逢迎,沙虎性情阴戾,喜怒无常,陈兆基吃过很多苦头,无论怎样的羞辱,他都能笑着迎上来,所以,当沙虎死于黑帮仇杀时,大被看好的四大金刚,没有一人成功上位,反而是陈兆基坐上了竹丰帮龙头的位置。

    谁也不知道竹丰帮的老家伙们是怎么想的,陈兆基又用了哪些手段,可底下的兄弟没有一个人会服这个娘气的小白脸,笑他连端杯子都翘着兰花指。

    上位后的陈兆基,依旧带着那副和善的,有些娘气的笑容,以至于四大金刚敢公然向他叫板,各自占山为王,可随后,四大金刚逐一给人砍死在街上,那些不服的堂主都消失了,半年后,竹丰帮的势力扩大了三分之一,这下,不但竹丰帮的元老人物,包括所有堂主,都对陈兆基这个笑面虎心服口服。

    陈兆基不但内心阴险,而且狡诈多端,人说他狡兔三窟,且不说他身边的手下,就算要掌握到他的行踪,都是难上加难。

    这些就是凌云染搜集到的关于陈兆基的信息,她已经蹲守一周了,始终没能堵到陈兆基的人影,在她看来,是陈兆基下的江湖追杀令,只要把陈兆基除掉,那么事情就解决了。

    可要找到陈兆基落单的机会非常难,进出都有手下围在身边,让凌云染很难下手,眼看着离穆言的婚期愈发近了,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凌云染渐渐失去了耐性。

    这晚,终于有了机会,凌云染在外面蹲守了一夜,又冷又饿,冻的瑟瑟发抖,直到凌晨3点,陈兆基才喝的醉醺醺的,从钱柜里走出来,两个手下扶着他上了辆车,其他手下们各自上车散去。

    凌云染叫了的士跟着,到了后跟着陈兆基过去,此处偏僻,前方只有喝的醉醺醺的陈兆基和两个扶着他的手下,对凌云染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她从腰上拔出刀来,猫腰跟上去,已是险险贴在陈兆基后面,想要掰着他的头,一刀割断喉咙。

    走路摇晃着,缓慢走着的,毫无防备的三个人,突然转过身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凌云染的头,

    “早听说你四处打探我的消息了,拖了这么久才动手,不如我帮你一把”,陈兆基似笑非笑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的走向略偏..肉还行么,咩哈哈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我却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于是我饿了,咩哈哈。

    为了不离开大家,等异世完结,我就要开新文了,一篇是宫乱的下篇宫殇红颜,现在可以收藏了,一篇是两个凌云染的双染记,会更很慢,请收藏我,关注我,包养我,么么哒。

    异世出实体书的话,有没有人要???有需求的可以先跟我联系=3=。

    感谢亲们的支持,这文一直收获了很多满满的爱。

    想个蠢昵称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1-19 02:22:18

    放肆de寂寞只因为你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1-15 06:18:05

    13506484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1-15 05:57:15

    小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14 21:45:30

    小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1-14 21:41:4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倾心第146章 背叛》,方便以后阅读异世倾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倾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