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倾心

150 15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晓晨 书名:异世倾心

?    凌云染为她们感到高兴,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两个女人亦能够拥有婚礼,拥有婚姻所给予的权利,不禁是感慨万千。

    穆言站在床前,抱着她的头,低头亲了亲发间,轻声道,“霍子清做的比我好多了”,说毕,搂着凌云染,就不再说话。

    两人安静的呆在病房里,凌云染感到她环着自己的手有些用力,虽不管这样软弱的姿态,心中却是安稳,直到感觉有一滴水落到头顶,凌云染拉开穆言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勾起她垂下的脸,睫毛湿湿的,沾着水珠,眼里泪光闪动。

    凌云染仰起头,亲了亲她的眼睛,轻声道,“你为了我,下跪求你爷爷,你为了我,答应穆家的要求,虽然有欠周全,却是你所能做到最大的努力了..”,

    “不够,不够”,穆言摇头说道,“我让你受伤,我总让你受伤,连?;つ?,我都做的那么差劲,更何况给你幸福,给你一辈子的承诺”。

    凌云染指腹抚去她的泪水,亲了亲她的脸,说道,“你说过的,两个人要相互扶持,才能一直走下去。所以,以后的日子里,就让我来呵护你、照顾你。如果两个女人可以有婚约的话,穆言,你愿意嫁我为妻吗?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穆言仓皇抬头,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子,表情错愕、惊讶、喜悦,蒙了水雾的眼里,绽放出了漫天姹紫嫣红的烟火,满目绚烂。

    凌云染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别扭的偏过头,耳根通红,对于她古人的呆板性格来说,这句话可谓是惊世骇俗,要耗尽她所有的勇气了。

    穆言蹭的跳下床,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反锁,一气呵成。

    听的动静,凌云染偏回头,看到床前空了,些许失落。

    抬眼见穆言匆匆跑来,捧着她的脸,笑如夏花,连声说道,“愿意!愿意!我愿意!”,

    凌云染赧然而笑,穆言亲她的额头,亲她的眼睛,亲她的嘴,急声说道,“凌云染!我爱你!我爱你!”,凌云染仰着脸,任她吻着,轻柔地哼了声,“嗯”。

    “嗯什么?快说,你爱我吗?”,穆言半个身子探着,咬着她的唇哄道,小手掀开她的病服,探了进去,

    “嗯,我也是”,凌云染别扭的低头,手指拽着被单,“也是什么?”,穆言没打算放过她,咬着她的下唇,稍用力的往外拉扯着,手准确的抚上了病服下的柔软。

    凌云染低呼,却见穆言眼眸明亮,闪烁着情火,烧的炽热。此时还是白天,在病房里,拒绝的话在凌云染的嘴里打了个滚,又咽下去了。

    假山那次相遇后,已经很久了,她们再没有如此亲密的贴近着。

    穆言寻着凌云染嘴里的香软,吮了吮,翻身上了病床,脱掉外套,两腿跨在凌云染身体两侧,弯下腰,两手撑着,不给她施加压力的俯身而下,亲吻着眼前的人。

    凌云染的手顺势爬了上来,轻巧解开扣子,顺利的把穆言剥光,两手往上举着,穆言美目流转的看她眼,捞着她的病服往上提,脱掉。

    穆言两手撑在凌云染两边,跟她的手,十指相扣,低下头,咬着她的唇,舌尖灵活的游走着,稍微俯了俯身,枝头坠着的成熟水蜜桃,就与青涩的小果子碰了碰,凌云染闷哼声,满脸通红,挣扎了两下。

    “你别乱动,小心伤口”,穆言握紧她的手,煞有介事地叮嘱道。

    究竟是谁先引发这项影响伤口的运动,凌云染反咬住她的上唇,开启了反攻的节奏。

    穆言低头细细密密地吻着凌云染的唇,胸前似有似无的擦过她的柔软,偶尔擦过敏感的红果,偶尔落下挤压,偶尔轻滑过边缘,感受到光滑肌肤带来的要命触感。

    凌云染咬紧了唇,身体难抑的轻颤起来,穆言低笑一声,香舌轻舔,柔软的攻陷着,凌云染微微仰头,就把倔强的下巴和弧度优美的脖颈展现在穆言眼前,如玉光洁的肌肤,上下起伏脖颈,破碎的喘息声。

    向来戒备、警惕的凌云染,此刻就如一头小狼,把她最脆弱的部分,心甘情愿的暴露在穆言的唇下,任由她在致命的部位,兴风作浪。

    穆言作势轻咬了口她的脖颈,随即舌尖舔过,沿着下巴滑到脖颈,再往下而去,落在早给撩拨的傲然挺立的顶端,凌云染嘤咛声,双眸迷离,手指往上爬去,扶住她的腰,“别动,影响伤口”,穆言重新摁住她不规矩的手,笑的眉目娇艳。

    凌云染磨了磨牙,微微挺起上身,凑近了穆言的唇,“别动”,穆言侧过脸,在她肋骨亲着,“那如何叫你快活?”,凌云染咬牙切齿地说道,顾不得脸红,只是恶狠狠盯着穆言。

    穆言媚眼斜睨着她,她仍是凌空俯趴在凌云染身上,不敢压住她,咬着唇,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腰,握过凌云染的手,探进唇中,舌尖轻舔了舔。

    凌云染挑了挑眉,指尖勾着她的小舌,任她用唾液沾湿了手指,再缓缓往下移去,“穆言..”,凌云染的嗓音有些沙哑,她似乎明白穆言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又羞又恼,却有带着一点点的兴奋和期待。

    “别动”,穆言握过她的手指放好,重新两臂撑着身子,胸前扫过她的□,翘起的臀部缓缓往下沉去,那早已湿滑的地方迅速容纳了手指的入侵,但是穆言仍是细腰一软,差点塌下去,连忙用两手撑住,胸前压了压凌云染,惹得她闷哼一声。

    穆言缓缓动起来,双眸迷离,樱唇微启,散发出诱人的光泽,万千青丝垂落,伴随着动作,在凌云染的颈间、胸前缠绕着,柔软相抵,就如此缠绵到死,竟也愿意。

    “等我好了,你看我怎么..”,凌云染张嘴咬住穆言垂落的一绺发丝,恨恨地说道,话没说完,却给穆言堵住了唇,把所有的喘息都吞落到了腹中。

    霍子清和方晨的婚礼非常唯美,蓝天白云,四面环海的小岛,沙滩泛着浅金色,白纱飘扬的婚礼现场,美不胜收的两位新娘子穿着圣洁的婚纱,许下了相守一生的诺言。

    典礼过后,轻柔的音乐声,宾客们捧着香槟,两位新娘子在满场的笑着。

    凌云染穿着白色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赤脚坐在沙滩上,眯着眼睛晒太阳,穆言在她旁边坐下,递给她一杯香槟,倚在她肩上,轻声说道,“你喜欢这样的婚礼吗?”,

    “好像还不错”,凌云染望着大海,嘴角勾出笑意,余光里半空飞来一物,长长的手臂,下意识的举高接住,一捧白色美人球落在手里,引来旁边的起哄声。

    “新娘子的捧花!凌云染,你可真走运!”,霍子清在后面叫道,偏头看了眼方晨,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唇。

    “为什么走运?”,凌云染握着捧花,不解地问穆言,“接住新娘子捧花的人,就会成为下一个走进结婚礼堂的人”,穆言嘴边是压不住的笑意,边笑边扶额,“完蛋,连这个也要我教你,怎么办???”。

    “本将军用你教吗?”,凌云染倔强的仰着下巴,望着眼前穿着粉色伴娘婚纱的人,明媚而娇艳的如沾了露水的玫瑰,诱人极了。

    穆言偏过头,在她脸颊亲了亲,柔声道,“我教你用热水器、洗衣机,我教你吃西餐、跳华尔兹,我教你接吻、拥抱和□做的事,以后呢,我还要教你如何疼我、爱我、宠我,如何和我厮守一辈子...”。

    凌云染抿了抿唇,竭力憋住眼角的泪,她拉过穆言到身前,抱在怀里,握着穆言的手指,在沙滩上画了个圆,缓缓道,“我有时很固执,总爱惹恼夫子,你可有耐心教我一辈子?”,

    “那我不如先教你第一件事..”,穆言兴冲冲地偏头要看她,“嘘..”,凌云染示意她噤声,低头玩着身前的沙子。

    “常说圆,代表着永恒,不会终止的爱..”,凌云染握着她的手,探入到沙滩上画着的圆圈,用力一挖,摊开的手掌里,沙子簌簌往下掉着,最后只剩下四四方方的盒子。

    凌云染松开穆言摊开的手,两手环着她,打开盒子,一颗熠熠生辉的钻戒躺在上面,“我想,求婚这件事,是不用教的”,凌云染笑道,凑近她耳边说道,“穆言,嫁给我”。

    “................”,穆言望着眼前的钻戒,呆了呆,眼里盛满了泪,嘴唇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支吾着,“那,那..求婚要下跪的...”,

    “...............”,“本将军上跪天子,下跪高堂,哪有跪老婆的?”,凌云染犯倔,穆言侧过身拧她耳朵,气呼呼的说,“以后要罚跪搓衣板的”,

    “搓衣板是何人?本将军绝不跪她!”,凌云染一身傲然正气,让穆言失笑,躺在她怀里,玩着她的手指,嗔道,“不跪搓衣板,不许上床”,

    凌云染挑挑眉,说道,“也好”,穆言转头瞪她,“床下也可以做的,还有沙发..”,凌云染一本正经地说道,穆言嘴角抽了抽,后悔莫及,她把凌云染教坏了。

    “我想好了..”,凌云染抱着穆言,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回去后,我就开个武馆,教小孩子练武,挣的钱都交给你。我会学着做饭,每天你回来的时候,家里有温暖的灯光,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还有我,在等着你...拥抱你、倾听你...”,

    身后是凌云染温暖而结实的怀抱,眼前是辽阔蔚蓝的大海,耳边是海浪声,还有她温柔的呢喃声,穆言微眯着眼,眼前闪过她描绘的美好场景,放任身心沉浸在美好的时光里...

    不管相隔数千年的岁月,不管经历多少磨难,庆幸的是,在最好的时光,能够遇见你。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终于写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被锁,加紧看,(づ ̄ 3 ̄)づ 么么哒。

    番外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当然不排除实体书会加料了,咩哈哈哈

    凌云染为她们感到高兴,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两个女人亦能够拥有婚礼,拥有婚姻所给予的权利,不禁是感慨万千。

    穆言站在床前,抱着她的头,低头亲了亲发间,轻声道,“霍子清做的比我好多了”,说毕,搂着凌云染,就不再说话。

    两人安静的呆在病房里,凌云染感到她环着自己的手有些用力,虽不管这样软弱的姿态,心中却是安稳,直到感觉有一滴水落到头顶,凌云染拉开穆言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勾起她垂下的脸,睫毛湿湿的,沾着水珠,眼里泪光闪动。

    凌云染仰起头,亲了亲她的眼睛,轻声道,“你为了我,下跪求你爷爷,你为了我,答应穆家的要求,虽然有欠周全,却是你所能做到最大的努力了..”,

    “不够,不够”,穆言摇头说道,“我让你受伤,我总让你受伤,连?;つ?,我都做的那么差劲,更何况给你幸福,给你一辈子的承诺”。

    凌云染指腹抚去她的泪水,亲了亲她的脸,说道,“你说过的,两个人要相互扶持,才能一直走下去。所以,以后的日子里,就让我来呵护你、照顾你。如果两个女人可以有婚约的话,穆言,你愿意嫁我为妻吗?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穆言仓皇抬头,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子,表情错愕、惊讶、喜悦,蒙了水雾的眼里,绽放出了漫天姹紫嫣红的烟火,满目绚烂。

    凌云染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别扭的偏过头,耳根通红,对于她古人的呆板性格来说,这句话可谓是惊世骇俗,要耗尽她所有的勇气了。

    穆言蹭的跳下床,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反锁,一气呵成。

    听的动静,凌云染偏回头,看到床前空了,些许失落。

    抬眼见穆言匆匆跑来,捧着她的脸,笑如夏花,连声说道,“愿意!愿意!我愿意!”,

    凌云染赧然而笑,穆言亲她的额头,亲她的眼睛,亲她的嘴,急声说道,“凌云染!我爱你!我爱你!”,凌云染仰着脸,任她吻着,轻柔地哼了声,“嗯”。

    “嗯什么?快说,你爱我吗?”,穆言半个身子探着,咬着她的唇哄道,小手掀开她的病服,探了进去,

    “嗯,我也是”,凌云染别扭的低头,手指拽着被单,“也是什么?”,穆言没打算放过她,咬着她的下唇,稍用力的往外拉扯着,手准确的抚上了病服下的柔软。

    凌云染低呼,却见穆言眼眸明亮,闪烁着情火,烧的炽热。此时还是白天,在病房里,拒绝的话在凌云染的嘴里打了个滚,又咽下去了。

    假山那次相遇后,已经很久了,她们再没有如此亲密的贴近着。

    穆言寻着凌云染嘴里的香软,吮了吮,翻身上了病床,脱掉外套,两腿跨在凌云染身体两侧,弯下腰,两手撑着,不给她施加压力的俯身而下,亲吻着眼前的人。

    凌云染的手顺势爬了上来,轻巧解开扣子,顺利的把穆言剥光,两手往上举着,穆言美目流转的看她眼,捞着她的病服往上提,脱掉。

    穆言两手撑在凌云染两边,跟她的手,十指相扣,低下头,咬着她的唇,舌尖灵活的游走着,稍微俯了俯身,枝头坠着的成熟水蜜桃,就与青涩的小果子碰了碰,凌云染闷哼声,满脸通红,挣扎了两下。

    “你别乱动,小心伤口”,穆言握紧她的手,煞有介事地叮嘱道。

    究竟是谁先引发这项影响伤口的运动,凌云染反咬住她的上唇,开启了反攻的节奏。

    穆言低头细细密密地吻着凌云染的唇,胸前似有似无的擦过她的柔软,偶尔擦过敏感的红果,偶尔落下挤压,偶尔轻滑过边缘,感受到光滑肌肤带来的要命触感。

    凌云染咬紧了唇,身体难抑的轻颤起来,穆言低笑一声,香舌轻舔,柔软的攻陷着,凌云染微微仰头,就把倔强的下巴和弧度优美的脖颈展现在穆言眼前,如玉光洁的肌肤,上下起伏脖颈,破碎的喘息声。

    向来戒备、警惕的凌云染,此刻就如一头小狼,把她最脆弱的部分,心甘情愿的暴露在穆言的唇下,任由她在致命的部位,兴风作浪。

    穆言作势轻咬了口她的脖颈,随即舌尖舔过,沿着下巴滑到脖颈,再往下而去,落在早给撩拨的傲然挺立的顶端,凌云染嘤咛声,双眸迷离,手指往上爬去,扶住她的腰,“别动,影响伤口”,穆言重新摁住她不规矩的手,笑的眉目娇艳。

    凌云染磨了磨牙,微微挺起上身,凑近了穆言的唇,“别动”,穆言侧过脸,在她肋骨亲着,“那如何叫你快活?”,凌云染咬牙切齿地说道,顾不得脸红,只是恶狠狠盯着穆言。

    穆言媚眼斜睨着她,她仍是凌空俯趴在凌云染身上,不敢压住她,咬着唇,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腰,握过凌云染的手,探进唇中,舌尖轻舔了舔。

    凌云染挑了挑眉,指尖勾着她的小舌,任她用唾液沾湿了手指,再缓缓往下移去,“穆言..”,凌云染的嗓音有些沙哑,她似乎明白穆言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又羞又恼,却有带着一点点的兴奋和期待。

    “别动”,穆言握过她的手指放好,重新两臂撑着身子,胸前扫过她的□,翘起的臀部缓缓往下沉去,那早已湿滑的地方迅速容纳了手指的入侵,但是穆言仍是细腰一软,差点塌下去,连忙用两手撑住,胸前压了压凌云染,惹得她闷哼一声。

    穆言缓缓动起来,双眸迷离,樱唇微启,散发出诱人的光泽,万千青丝垂落,伴随着动作,在凌云染的颈间、胸前缠绕着,柔软相抵,就如此缠绵到死,竟也愿意。

    “等我好了,你看我怎么..”,凌云染张嘴咬住穆言垂落的一绺发丝,恨恨地说道,话没说完,却给穆言堵住了唇,把所有的喘息都吞落到了腹中。

    霍子清和方晨的婚礼非常唯美,蓝天白云,四面环海的小岛,沙滩泛着浅金色,白纱飘扬的婚礼现场,美不胜收的两位新娘子穿着圣洁的婚纱,许下了相守一生的诺言。

    典礼过后,轻柔的音乐声,宾客们捧着香槟,两位新娘子在满场的笑着。

    凌云染穿着白色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赤脚坐在沙滩上,眯着眼睛晒太阳,穆言在她旁边坐下,递给她一杯香槟,倚在她肩上,轻声说道,“你喜欢这样的婚礼吗?”,

    “好像还不错”,凌云染望着大海,嘴角勾出笑意,余光里半空飞来一物,长长的手臂,下意识的举高接住,一捧白色美人球落在手里,引来旁边的起哄声。

    “新娘子的捧花!凌云染,你可真走运!”,霍子清在后面叫道,偏头看了眼方晨,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唇。

    “为什么走运?”,凌云染握着捧花,不解地问穆言,“接住新娘子捧花的人,就会成为下一个走进结婚礼堂的人”,穆言嘴边是压不住的笑意,边笑边扶额,“完蛋,连这个也要我教你,怎么办???”。

    “本将军用你教吗?”,凌云染倔强的仰着下巴,望着眼前穿着粉色伴娘婚纱的人,明媚而娇艳的如沾了露水的玫瑰,诱人极了。

    穆言偏过头,在她脸颊亲了亲,柔声道,“我教你用热水器、洗衣机,我教你吃西餐、跳华尔兹,我教你接吻、拥抱和□做的事,以后呢,我还要教你如何疼我、爱我、宠我,如何和我厮守一辈子...”。

    凌云染抿了抿唇,竭力憋住眼角的泪,她拉过穆言到身前,抱在怀里,握着穆言的手指,在沙滩上画了个圆,缓缓道,“我有时很固执,总爱惹恼夫子,你可有耐心教我一辈子?”,

    “那我不如先教你第一件事..”,穆言兴冲冲地偏头要看她,“嘘..”,凌云染示意她噤声,低头玩着身前的沙子。

    “常说圆,代表着永恒,不会终止的爱..”,凌云染握着她的手,探入到沙滩上画着的圆圈,用力一挖,摊开的手掌里,沙子簌簌往下掉着,最后只剩下四四方方的盒子。

    凌云染松开穆言摊开的手,两手环着她,打开盒子,一颗熠熠生辉的钻戒躺在上面,“我想,求婚这件事,是不用教的”,凌云染笑道,凑近她耳边说道,“穆言,嫁给我”。

    “................”,穆言望着眼前的钻戒,呆了呆,眼里盛满了泪,嘴唇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支吾着,“那,那..求婚要下跪的...”,

    “...............”,“本将军上跪天子,下跪高堂,哪有跪老婆的?”,凌云染犯倔,穆言侧过身拧她耳朵,气呼呼的说,“以后要罚跪搓衣板的”,

    “搓衣板是何人?本将军绝不跪她!”,凌云染一身傲然正气,让穆言失笑,躺在她怀里,玩着她的手指,嗔道,“不跪搓衣板,不许上床”,

    凌云染挑挑眉,说道,“也好”,穆言转头瞪她,“床下也可以做的,还有沙发..”,凌云染一本正经地说道,穆言嘴角抽了抽,后悔莫及,她把凌云染教坏了。

    “我想好了..”,凌云染抱着穆言,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回去后,我就开个武馆,教小孩子练武,挣的钱都交给你。我会学着做饭,每天你回来的时候,家里有温暖的灯光,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还有我,在等着你...拥抱你、倾听你...”,

    身后是凌云染温暖而结实的怀抱,眼前是辽阔蔚蓝的大海,耳边是海浪声,还有她温柔的呢喃声,穆言微眯着眼,眼前闪过她描绘的美好场景,放任身心沉浸在美好的时光里...

    不管相隔数千年的岁月,不管经历多少磨难,庆幸的是,在最好的时光,能够遇见你。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终于写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被锁,加紧看,(づ ̄ 3 ̄)づ 么么哒。

    番外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当然不排除实体书会加料了,咩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56书库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倾心150 150》,方便以后阅读异世倾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倾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免费言情小说 | 苹果m4r铃声 | 懒人听书 | tom游戏大厅 | 喜剧电影国语 | 真人娱乐亚洲首选288x | 博狗官方网站bogou.net | 伟德国际 | 三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 搞笑图片 | 北京快乐8 | 北京赛车免费计划网站 |